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妹之力的中阶补充方式
    狂奔狂奔,闪一下的功夫,离阿卡拉小黑店不远的莱娜的帐篷,就出现在视线之中。

    “哦哦哦哦”

    两眼通红,发出类似斗牛一样的沉重音节,鼻孔喷着粗气,我一点儿也没有减速,将上半身的重心微微一沉,在身后扬起一阵铺天盖地的灰尘,直冲了上去。

    “凡长老,请留步”

    门口处突然山来一道身影,是克罗蒂亚。

    哦哦哦,是阻碍,没有错,和任何rpg游戏里一样,想要达成目的,路上必定会有强制性的关卡,只有打败敌人才能继续前进。

    “克罗蒂亚,想要阻止我吗?就算你是莱娜的护卫,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面对克罗蒂亚的阻挠,我发出了奔迈豪情的宣言。

    没错,现在就连上帝也阻止不了我的野心……哦不,是决心了,妹控之魂必将战胜规则,为了部落

    克罗蒂亚,只不过是区区一个伪领域级的佣兵,就凭这点力量,也想阻止我吗?

    “看招吧”

    保持着冲锋的速度不变,脸色一沉,我的两只手呈虚抓状,在空中比过一个天马星座的轨迹。

    克罗蒂亚的动作丝毫不变,甚至连背上的长弓也没有取下,是在小看我吗混蛋?

    愚蠢的罗格哟,为你的无知和自大而后悔吧,看我的天马……

    “那个,莱娜大人在换衣服,凡长老真的非要冲进去不可吗?”

    克罗蒂亚露出困扰的表情——莱娜大人似乎没有说过换衣服的时候不许凡长老进入吧,不,普通来说,女孩子换衣服,就算不特地说明,也是理所当然不能让男人这样冲进去,但是对方却是凡长老……

    一时之间,脑筋有点转不过弯来的克罗蒂亚蒙在了原地。

    “冲击……咦?”

    巨大的呆愣中,脚下刚好踩到一颗石头,直接一滑,带着天马座的绚丽轨迹,我从克罗蒂亚身旁飞扑过去,华丽的来了个五体投地,身体铲着地面前进了好几米才停下来。

    “抱……抱歉,您没事吧,凡长老?”

    克罗蒂亚被一声沉闷的摔倒声所惊醒,回过神来,便看到了那个被冒险者所敬仰,有着许多高不可攀的称号,当然与之相对应的实力也强大到一个不可思议地步的凡长老,以夸张的姿势,在地面摩擦出一条人形轨迹,趴到在终点,一动不动。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不过克罗蒂亚下意识的,还是道歉了。

    “不……算了。”

    好一会,从深埋在泥土中的那张脸庞里,才传出这样有气无力的回应。

    该死的,我怎么就给忘记了?莱娜也应该才刚刚回到家吧,自然是要换了刚才会议上的正式衣服,躺在床上休息。

    面无表情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

    不好,失去了妹控之魂的光环加持,全身的力量流失,刚才一阵狂奔来带的疲倦感立刻涌上身体,自己现在可是虚弱之躯呀,没有洁露卡补魔的话,就连一般的冒险者也难以对付。

    “凡长老,您没事吧。”看出了我的不适,克罗蒂亚关心的问道。

    “要不先进来坐坐。”

    “好……好的。”

    在克罗蒂亚的带领下,两人进入了帐篷,在外厅坐下。

    “那我先告辞了。”

    克罗蒂亚微微鞠躬,转身离开,想来又是找附近的草地趴着警卫去了,真服了这个死板的罗格弓箭手。

    “哥哥,我已经好了,进来吧。”

    屁股还没坐热,从莱娜的房间里便传来轻柔的声音。

    心里难免有些激动,我推开房门,再次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房间,以及倚靠着在洁白的床上,新雪一般白皙柔弱的脸庞迎着窗纱飞舞,如同梦幻之中走出来的狼人女孩。

    精致小巧,简朴之中带着淡淡的女孩子可爱气息的房间,充满了莱娜的味道,周围流淌着她的恬静和安详气息,就仿佛跨入房间内的那一刻起,周围的时间流动变慢了一样,就连从开了一半的窗户外吹进来的带着少许暴躁的草原寒风,似乎也突然变得柔和起来,将那窗纱轻轻吹拂飘舞,点缀着莱娜出尘美丽的气质。

    “莱娜,我来看你了。”

    受到这股恬静而温馨的气息影响,我的心情不知不觉平静下来,轻轻呼出一口气,笑着说道。

    “哥哥……”

    目光从窗外移动过来,那有着淡灰色轮廓的美丽眼睛,虽然看不见,却充满了灵气和睿智,让人丝毫不敢小视。

    “先坐下吧,哥哥。”

    指着床边的凳子,莱娜温柔笑道。

    哦哦哦,这才是我的妹妹呀,这才是以前的莱娜呀,刚才在小黑店里的时候,难道是我梦游了不成?

    我感激莫名的上前几步,坐下,伸手轻轻抓住了莱娜的交叠在被子上的光滑小手。

    “莱娜,最近过的还好吗?身体好了点没有,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或者说有人欺负你了。”

    我尽量压低的,用轻柔的声音问道,眼前这个让人怜爱的妹妹,感觉就像是用冰雕成的绝世艺术品一般,美丽,但是脆弱,生怕声音大一点也会对她造成伤害。

    “哥哥看呢?”

    莱娜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用那双被我握着的柔软小手,轻轻的反握一下,脸庞微偏,露出安静甜美,但是又有点小小撒娇俏皮的笑容。

    我再次激动了,作为哥哥的那部分灵魂,得到了春雨似的滋润。

    “嗯哼,既然莱娜这样说的话,那我可要认真看看~~~”

    鼻音轻哼,我伸出另外一只手,在莱娜雪白艳丽的长发上轻轻抚摸,尤其是那双尖尖的,毛茸茸的柔软狼耳,更是细细揉摸了片刻,转而到那带着冰凉触感的白腻柔软脸蛋,小心翼翼的捏了捏,最后在圆润的鼻尖上轻轻一点。

    “嗯嗯,我知道了,这几个月,我家的莱娜日子过得像小猪一样,滋滋润润。”

    “哥哥才像小猪呢。”

    莱娜抿嘴柔柔一笑,那温和的性格,终究是无法生气起来。

    “不过,这是为什么呢?咦咦,嘴巴好像有点鼓鼓的,是在心里气恼谁呢?”

    我故意在她脸颊上轻轻捅了一下,开玩笑道。

    “哥哥说呢?”

    岂料,莱娜眨着大大的,充满灵秀之气的双眼,却是这样反问。

    “呃……让我想想。”

    “难道是说……生气阿卡拉奶奶,打乱了你原本的计划?”我想起临走的时候阿卡拉的说辞,不由机灵一动,说道。

    “咦?”莱娜有点小意外,难道说被我猜中了。

    话说回来,被我猜中了是一件很值得惊讶的事情吗?果然,上次为我占卜的【哥哥变聪明了】的预言,你也没有相信过吧。

    作为一个资深妹控,在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我心里感到微妙的难过。

    “生气到不是~~~~”

    愣了一小会,莱娜总算完全撇开了平时的那股文静少女气质,可爱的微微鼓起脸颊,摇了摇头。

    “只是觉得很可惜罢了。”

    “咦,可惜?可惜什么?”我不懂了。

    “难道哥哥不想见我吗?”

    莱娜的脸颊似乎又鼓起了一分,是我的错觉吗?

    “当然不是,我可是会议刚刚结束就赶过来的,到是莱娜,为什么在会议的时候不愿意理我呢,我可是伤了好一会儿的心啊。”

    回想起会议的时候,莱娜基本上无视自己的态度,我现在还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叽~~~~~”

    莱娜紧紧的盯着我不放,我刚刚的话有什么不对吗?

    “算了,反正哥哥是个大木头。”

    这样无奈的轻轻叹了一口气,莱娜的神色松懈下来,重新露出恬静微笑,一副“我就知道哥哥是傻蛋”的了然温柔神色。

    虽然微妙的被设定成了傻蛋,不过我却被莱娜的笑容治愈了。

    “因为是傻蛋哥哥,所以这种事情,还是直接说就好了。”莱娜似乎在小声的自言自语,然后将炫目的面庞重新凑上来,淡灰色的瞳孔上闪烁着一层异样光彩。

    “那是因为我啊,我可是很期待……期待和哥哥的独自重逢呢。”

    我呆了几秒,脑海之中突然想起昨晚琳娅和我说过的话。

    莱娜昨晚晚饭没有过来,据琳娅的解释,是想将今天的事情全部处理掉,然后独自和我进行感人的兄妹久别重逢。

    就跟琳娅没有和维拉丝她们一起来传送阵接我一样,都是带着小小的私心,不同的是,琳娅带的是作为妻子的小小私心,而莱娜是作为妹妹的小小私心。

    话说这两者有什么不同之处呢?应该有吧,我表示暂时无法理解,琳娅的行动好解释,毕竟作为同为妻子的还有维拉丝、莎拉和小幽灵,偶尔动点纯洁的小私心,争争小宠,也是十分怡情的美事,但是莱娜的话……难道说我竟然还有连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别的妹妹?

    算了,姑且不去烦恼这件事,总之只要知道莱娜很想和自己单独进行久别重逢的仪式就对了。

    昨晚的晚餐特地没有过来,而且应该忙的很晚,才将今天的事情也一并处理掉,一切就是为了等今天的重逢,没想到却被阿卡拉一个召唤,去旁听会议,在意想不到的,可以说十分糟糕的气氛下,兄妹相见了。

    我理解了为什么会议结束以后,阿卡拉要向莱娜道歉了,还有之后对我说的那些话,也是恍然大悟。

    真是的……那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我这爱撒娇的妹妹。

    相通这一切以后,我神色越发的温柔,轻轻的,充满感情的抚着莱娜的脸庞,心里感动的无法言语,原来是这样,这样的话,莱娜当时的冷漠态度,就好解释了。

    “所以,才在会议上故意无视我,制造出一股没有见过面的感觉,为的就是现在和哥哥撒娇对吧,呵呵,我家的莱娜,真是个让人没办法放心得下的妹妹呀。”

    “所以,哥哥要好好照顾我一辈子……”

    莱娜温顺的将脸颊贴了上来,任由的享受着我的轻抚,声音格外温柔和带着……带着一种奇异的让我无法理解的甜腻。

    “放心吧,我一定我把莱娜养的健健康康,肥肥白白的,嗯嗯”我点头许诺道。

    嗯?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好像这话说完以后,莱娜微不可察的发出了一声悲鸣,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吗?没有吧,应该是错觉吧。

    我困惑的抓了抓后脑勺,最近的女孩,真是越来越难以看透了。

    “对了,你可别因为这个,埋怨阿卡拉哦,她也是为了你好。”困惑之下,我转移了话题。

    “嗯,我知道的,这次会议极为重要,不然阿卡拉奶奶,也不会明知道我有计划,还让我过去。”

    莱娜轻点了点头,这次会议的内容虽然不多,大多是总结性质,但光是从法拉口中听到的从第三世界返回第二世界的可能性消息,如果传出去,就是一桩惊天动地的事情。

    “放心吧,哥哥,我对阿卡拉奶奶只有感激,怎么可能埋怨她呢,说到生气的话,也是生哥哥的气。”

    “咦咦?我……我又做错了什么?”

    莫名有一种躺着也能中枪感觉的我,发出高昂的惊疑声。

    “还记得临走的时候,我我给哥哥的预言吗?”莱娜仰起头,那双淡灰色轮廓的美眸,看的我有些心虚。

    “记得,当然记得,我家莱娜的预言,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我连忙点头应是。

    “明明都已经说了,会遇到悲哀的事情,会遇到危险的事情,却还是……却还是那么冒失,哥哥真是的……什么时候能让我省心一点……”

    说着,莱娜轻轻靠上前来,伸出洁白小手,在我的脸庞上柔柔抚摸着,脸上满是担忧和怜惜,就仿佛我已经少了一条胳膊大腿回来似地。

    “我……我这不是没事吗?你看,还能活蹦乱跳的。”耍了耍胳膊,我安慰莱娜道。

    “不行,就是因为哥哥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才会遇到那么多危险,要对哥哥施予一定的惩罚,以后才会将妹妹的话铭记于心。”

    莱娜出乎意料的,有些强硬的瞪着我,接着恬静一笑。

    “不过,今天是特殊的日子,惩罚就放到以后再说。”

    这样说完,她轻轻展开两只小手,静静的望着我。

    “是呀,今天可是特殊的日子。”

    脸上同样洋溢着幸福满足的微笑,我挪动着位置,坐在床沿上,将莱娜轻轻搂入怀中,低声喃喃道。

    “莱娜,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一路辛苦了,哥哥。”

    莱娜挪动了动弱质娇柔的躯体,让其更加紧密的嵌入自己怀中。

    “哥哥~~~~”

    怀里,莱娜仰起头,动情的轻声呼唤。

    “嗯,我在呢。”

    陶醉在这股兄妹重逢的温情之中,我用鼻音轻轻应道。

    “我可是……”

    莱娜的气息呼在脖子上,传来一阵温温的,痒痒的舒服感觉。

    “我可是一直忍耐……忍耐……”

    “从昨天……哥哥回来那一刻开始……就在忍耐……”

    逐渐的,打在脖子上的呼吸变得微微急促,并且炙热和滚烫。

    “莱娜,你……”

    我以为莱娜的身体又发热了,刚刚来到的时候,莱娜几乎一直是处于低烧的状态,直到调养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恢复过来,不过依然是很容易发烧的体质,刚刚又打开窗,吹了一会寒风。

    我将莱娜搂起来,担忧的看着她,大手伸向她的额头探了探,嗯,似乎的确有点发热,不过不大咬紧。

    “放心吧,哥哥,我没事。”

    一双冰凉柔软的小手,轻轻拉着,将我放在额头上的手拉至白皙脸庞,莱娜轻吐着炙热香甜的气息,仰头望着我,雪白的脸蛋上,浮起一层健康的酡红色,那双充满灵动感的眼睛,在这一刻,里面的灵气似乎浓郁得化成了一层涟漪水光,更显美丽脱俗之余,甚至还能感受到……感受到一股润物细无声的妩媚诱惑?

    “哥哥~~~~”

    带着一丝甜腻娇媚的声音,丝丝的钻入耳中。

    我连忙一个激灵,醒过来,该死的,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呀。

    “妹之力哦~~~”

    更加娇腻的声音,传来过来。

    “哦哦……恩……咦?”妹之力?

    有些僵硬的大脑,转动了好一会儿,我才终于想起还有这样的设定。

    “离开了那么久……和那么强大敌人战斗……哥哥的妹之力……一定缺乏到了极点……是吧~~~”

    “嗯……啊,是这样没错。”

    我困惑的歪着头,始终搞不懂,为什么莱娜那么聪明的女孩,竟然会将妹之力信以为真,让原本只是想开开玩笑的我,陷入了极大的危机之中。

    不过……也没什么吧,大不了就是亲吻额头,兄妹做这种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吗?

    “真是的,难怪在门外会摔倒呢,竟然已经衰弱到了这种程度,真是拿这样的哥哥没有办法。”

    和往常文静恬淡,总是带着知性和甜美笑容的莱娜有些不同,今天的莱娜……该怎么形容呢,似乎格外的爱撒娇和热情和……妩媚?

    “啾~~~”的一声,额头上传来一阵柔软冰凉的触感,莱娜的嘴唇已经印了上来。

    然后又是啾啾几下,似乎打算一口气给我补足妹之力似地,莱娜的吻接连不断。

    好一会儿,微微喘着气,莱娜停了下来,我以为已经结束了,微妙的有些遗憾的松了一口气。

    打算……

    “果然……这次战斗的消耗太大了,这样做,恐怕一整天也无法补充足够呢。”

    莱娜仰着头,眼睛里有一层波光荡漾。

    “没办法,只能这样给哥哥补充了。”

    带着甜腻,撒娇,而又有一股让人觉得“真的非这样做不可”的认真语气,莱娜轻轻伸手,环着我的脖子,将脸庞的高度拉下一分。

    然后,闪烁着诱人光泽的粉嫩嘴唇,贴了上来,“啾”的一声,嘴唇相叠……

    作为资深妹控党,咱是流着羡慕嫉妒恨的泪水码完这章的……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