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5+2+1
    西雅图克这货一入帐篷,被法拉用简单的空间魔法扩展过的小黑店,都显得有些拥挤了,这要是让那些新人们过来买冒险消耗品,见我们七人挤在一张桌子上,还以为是在开忍耐大会呢。

    据说阿卡拉正在考虑让法拉再次扩展她的小黑店空间,当然,这只是据说,联盟的头头阿卡拉,她不去八卦别人的**就算好了,哪还轮得到别人去八卦她的想法。

    “咳咳~~~”

    阿卡拉拄着拐杖,在旁边踱了几步,轻轻一声咳嗽,顿时,原本有些吵闹的帐篷安静下来。

    “这次让大家来,想必目的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和以往一样,是惯例的重要任务完成后的总结会议。”

    泛白的眼睛,轻轻颤动了一下,阿卡拉继续说道。

    “这一次任务,虽说比不上前几次浩大,但却至关重要,连窝在营地几十年不肯离开的卡夏,也要派出去了,具体的情况和内容,我想大家都已经了解,我就不多啰嗦了。”

    这样说着,阿卡拉的眼睛有意无意落在老酒鬼身上,可惜这厮脸皮贼厚,面对大家调侃的目光,竟然面不改色,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嚣张气焰。

    “这一次任务的情况,通过书信,我这边都已经有大致的了解,并且也总结起来,将整个任务的情况,都发给大家了,所以,对于其他人的情况,想必各位都已经有所了解,这次总结会议,其实开不开也罢。”

    说到这里,阿卡拉呵呵的笑了起来。

    “就是就是,昨天才刚刚回来,身心疲惫,困死我了,既然能不开的话,就免了吧,大家洗洗睡去。”

    老酒鬼在一旁嚷嚷起来,让我们几个是大翻白眼,身心疲惫?昨晚来蹭饭的时候,可不见你身心疲惫,分明是再来个哈里路都能将它打趴下的气势,困?是吃太饱,酒喝太多了,所以很困吧。

    翻着白眼,我们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这老酒鬼,还真不会审时度势呀,阿卡拉是那种没事开开会的领导人吗?既然将大家一起叫来,自然就有她的道理在。

    “咚————”

    果然,直直一记拐杖,敲在老酒鬼的额头上,让她伤上加伤。

    “听我把话说完,你这酒鬼。”阿卡拉没好气的重重瞪了老酒鬼一眼。

    “那些在群魔堡垒勒索敲诈的事,我等会再跟你算账。”

    “你……你怎么会知道……不……我的意思是说,根本没有这回事,您是从哪里得来的虚假情报。”

    老酒鬼一惊,整个人抖索起来,光看她说到最后,既然学人恶心兮兮的用“您”这样的敬语,就知道她有多心虚了。

    “您说我是从哪里得来这些【虚假】的情报呢,卡夏大人?”阿卡拉的笑容高深莫测。

    老酒鬼的眼睛极速骨碌转了几圈,突然勃然大怒。

    “臭小子,你打我的小报告”她的目光瞪向我。

    “你现在连让我打小报告的资格都没有了。”我不屑的回了一记白眼。

    “那么就是你们两个家伙了。”

    见我不似说假,老酒鬼目光转向西雅图克和卡洛斯。

    “一定是对我那天把你们绑在杆上晾了一天一夜的事怀恨在心,所以才打小报告的吧,混蛋,我怎么就教了你们几个没良心的学生呢?”

    看了看我们三个,脑海之中大概还想起了莎尔娜姐姐,老酒鬼一脸的痛心疾首,仿佛我们真的愧对了她多年的循循善导一样。

    众人:“……”

    呼呼,原来还有这么回事啊,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竟然被老酒鬼在杆上晾了一天一夜,真感兴趣呢,回头一定要问个明白。

    我的两眼开始闪烁起名为八卦……不,我这是关心队友,关心队友知道不,不能再让节操流失了呀混蛋

    话说回来,老酒鬼这下还真可谓不打自招呢,这家伙,要是有一天被敌人俘虏,我敢保证,她绝对是第一个——根本不需要拷问,只要刺激几下就能把我军所有机密拱手道出的傻瓜叛徒。

    “原来还有这回事呀,卡洛斯,西雅图克,你们还真是跟了个好老师呢。”阿卡拉的笑容更加温和,以我对她的性格了解判断,老酒鬼可能会在神诞日前一天活活被奴役累倒。

    “哪里哪里,多亏了有我这样的老师,他们才有今天。”

    没有注意到阿卡拉的笑容,以及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的微妙表情的老酒鬼,把胸膛一挺,得意的不得了。

    “哼,你以为你的所作所为,还需要别人打小报告吗?现在整个第二世界的群魔堡垒,哪个冒险者不知道您卡夏长老的风采,可把我们联盟的名声给大大张扬了一番。”

    阿卡拉也被老酒鬼的不知廉耻气坏了,再也保持不住老狐狸式的笑容,哼声怒道。

    “这个……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啊哈哈哈~~~~”终于发现情况不妙的老酒鬼,缩了缩脖子,开始装傻,虽然她平时不用装就已经很傻了。

    “迟点再和你算账,幸好,本来还愁着神诞日的筹备人手不足,老天立刻就送来一个大大的苦力,你说对吧,卡夏长老。”

    “愿……愿为联盟赴汤蹈火。”

    阿卡拉的老狐狸笑容,和老酒鬼此时的战栗笑容,形容了鲜明对比。

    “好了好了,说正事,其实这次让大家来,是想让大家帮个忙,从现在开始,为我们联盟的下一代人才,创造一个磨练的机会。”

    就在大家为阿卡拉这番话而满头雾水的时候,阿卡拉轻笑着,将手心拍了拍,不一会儿,从远处传来熟悉的滚动声,然后,帐篷被掀开,从门外突然投进来的晨曦白光,将原本略显阴暗色调的小帐篷内部照亮,大家都不由的被这股白光晃了一下眼。

    然后,在那朦胧白色之中,一张轮椅缓缓被推了进来,带着让人心旷神怡的文静与恬静气息的白皙少女,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面。

    莱娜?

    我瞪大眼睛,先是不可思议,然后立刻理解了阿卡拉那番话,恍然的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作为阿卡拉的下一代接替人,莱娜终于获得了认可,可以加入到这样级别的会议之中。

    宛若雪山上圣洁柔弱的雪莲一般,莱娜的到来,给整个小帐篷增添了一股清新气息,那文文静静的气质,恬静美丽的笑容,以及一种病弱的怜惜属性,都不由的深深渲染着周围的气氛,让整个小帐篷安静下来。

    当然,也并不是说阿卡拉的感染力不如莱娜强,只是一来大家已经习惯了阿卡拉的气场,二来,像这种内部会议,阿卡拉也根本不会张扬她的感染力,以强调自己的身份,而是让我们尽情发挥,从这一点看来,莱娜想要做到阿卡拉这种程度,还有一段非常远的路要走。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来的人是莱娜,莱娜,我的宝贝妹妹呀

    我激动的几乎要一把站起来,脑海之中模拟着兄妹久别重逢之后的感人场面,来吧,扑到哥哥的怀里尽情撒娇吧,我的妹妹。

    话说推轮椅的家伙是谁?哦,我记起来了,是阿卡拉派遣给莱娜的专属护卫,叫克罗蒂亚,是个性子有点死板的罗格弓箭手,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答案很简单,每次我去看莱娜的时候,她都会趴在附近的草丛里面等候,明明可以去更加舒服的地方等我离开的说,是个脑筋有点死板,把护卫当成比自己性命更加重要的高傲弓箭手。

    实力也有伪领域级别,加上这样的性格,我对阿卡拉安排的这个护卫,颇为满意。

    只是啊……只是那轮椅的推手上面,不是已经贴了吴凡专用的标签吗?能这样推着自己可爱的妹妹外出,只能是我一个人呀混蛋

    我在内心里流着悔恨的泪水,虽然明明知道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自己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莱娜,这个让人又怜又爱的病弱文静的狼人族少女。

    算了,先暂时撇开那些悔恨,迎来温馨感人的兄妹重逢吧。

    我转过身,张开双手,正好,轮椅从自己旁边经过,经过……

    过头了呀混蛋

    莱娜像是没有发现我一样,径直由克罗蒂亚推着从旁边经过,来到对面的阿卡拉身旁。

    为……为什么,究竟是哪里的打开方式错了,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冷漠

    我开始转动大脑,思索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莱娜,或者做过让她生气的事情,但是想来想去还是没有任何头绪,反正自己这种傻蛋,就算毫无自觉的惹莱娜生气也不奇怪,莱娜不理自己的话,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各位,想必大家都已经认识了吧,我就不多介绍了。”阿卡拉轻轻抚着莱娜的头,对我们笑道。

    “认识认识,当然认识,莱娜,我在这里,这里啊。”

    该不会刚才没有察觉到我吧,虽说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我还是闹腾起来,结果惹来了所有目光的奇怪注目。

    “……”

    莱娜似乎微不可察的吸了一口气,转眼之间,就朝我这边投来一抹完美的笑容,只是……

    我要的不是这种完美的笑容啊,我要是只属于哥哥的温柔和撒娇的笑容啊

    果然自己做错了什么,惹莱娜生气了。

    我挫败的抱着头,泪流满面。

    “莱娜,近来还好吗?”

    “好久不见,身体还好吗?”

    几大长老,还有西雅图克和卡洛斯,都纷纷的打起了招呼,就连老酒鬼都不敢怠慢,这些人自然都是认识莱娜,毕竟她不但是我的妹妹,现在也是内部公认的阿卡拉第一接替人。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的身体还好,不然阿卡拉大人,也不会让我来参加这次会议了,还有,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哪里哪里,如果是莱娜你在的话,那再枯燥的会议也会变得有意思。”

    最先回话的竟然是老酒鬼,依我们对她的性格估计,这厮一定是想先和莱娜打好关系,然后……然后借钱

    “呵呵呵,一直对着我这个老婆子,自然是比不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来得赏心悦目了。”

    阿卡拉也在一旁笑了起来,投予莱娜的目光,满是喜欢和满意。

    “哪里,阿卡拉大人还年轻呢。”

    莱娜被夸的不好意思,雪白吹弹可破的俏脸微微泛红,轮椅后面的狼尾巴,也微微摇晃起来,哦哦哦,好可爱,不愧是我的妹妹。

    我在对面,宛如某个狂热的追星族一样,内心欢呼起来。

    “莱娜,你在一旁坐着,用心听。”阿卡拉说完,回过头,朝我们看了一眼。

    “那么,会议就从现在开始吧。”

    然后,从负责罗格营地的卡洛斯开始,毫无营养的汇报就开始了,这些内容,我都从阿卡拉的来信上知道了,只不过卡洛斯说的要更具体一些,也没精彩到哪里去,不过,这家伙果然也遇到了领域级的敌人,虽然对整个战斗过程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不过连傻子都能猜出来这个过程有多惊险。

    毕竟,卡洛斯不是我这样的外挂党,别的不说,光是敌人所释放出来的领域,对它造成的威压就非同一般,实力至少要削弱个百分之二三十,在只剩下百分之七八十实力的情况下,卡洛斯依然能够将敌人打败,要么,这家伙被从天而降的上帝超人牌内裤给套着了脑袋,要么,在那一次战斗中,他借着压力,成功的突破到了领域境界。

    至于是前者还是后者,你说呢?

    “喂喂,西雅图克~~~”

    在卡洛斯的唠叨声中,我暗中踢了踢西雅图克。

    “换个位置。”

    “?”

    无聊打着哈欠的西雅图克,投来疑惑的目光。

    “你看你这么大块头,小心把莱娜吓坏了。”我努了努嘴,示意在她旁边的莱娜。

    现在众人的位置是这样的,我在阿卡拉正对面,莱娜在阿卡拉旁边,阿卡拉的另外一边是凯恩,而莱娜的另外一边则是西雅图克,中间夹着另外三个人。

    西雅图克想了想,随即露出奸诈的笑容,朝我比了比三个指头。

    这混蛋……老酒鬼的德性到是学了个十足。

    我暗地里咬牙切齿,但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没办法,只能狠下心答应下来,两人悄然无声的换了位置,看得众人是直瞪眼睛。

    接下来是鲁高因,可惜莎尔娜姐姐尚未回来,据那边的法师公会传来的情报,鲁高因的水晶碎片回收工作,也于一个月前基本回收完毕,剩下一些零星的碎片,就如同群魔堡垒的解决办法一样,以发布任务的方式回收,实在没有再浪费莎尔娜姐姐的时间的必要了。

    然后,完成任务的莎尔娜姐姐并没有回来,带着小雪它们,又消失在了大漠之中,查无音讯,虽然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独行侠方式,已经是姐姐的一贯作风,但是其中也未尝没有尽力帮我磨练小雪它们的意思,能让高傲的罗格女王做到这种程度,实在让我感动莫名。

    接下来就是负责库拉斯特的本人,因为还涉及到精灵族一方,所以我唠叨的时间也长了一点,对面的莱娜,则是用认真无比的模样聆听着,还做着笔记。

    地狱骑士什么的,只是战斗力只有5的小喽啰,再生妖塞尔森比较麻烦,但依然无法造成太大威胁,所以库拉斯特这边,我主要还是把重点放在精灵族上面,当然,黄段子侍女的情报要小心,千万小心,隐瞒是肯定无法隐瞒,但是要尽量淡化。

    我偷偷看了莱娜一眼,来自冒险者对危险气息的敏感,让腿肚子开始微微打颤,话说和黄段子侍女那些事,面对维拉丝她们还好,为什么在莱娜面前,我一样能感受到那股类似于【要是老老实实的全部交待出来,自己绝对会在将来的一个月都要在帐篷外的羊圈里睡】的危险气息呢?

    还是说自己多心了?

    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我还是果断顺着男人的第六感,将黄段子侍女给一笔带过了去,以后等有合适的机会再和莱娜慢慢解释,反正对于她来说,嫂子这种东西,已经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说到群魔堡垒,就比较惊险了,小黑炭的遭遇让莱娜泪光泛滥,而与哈里路的战斗,更是让她本就呈病态白皙的脸蛋,更添一份苍白,秀弱的拳头下意识握得紧紧。

    对于莱娜来说会不会太刺激了点呢?我心里有些担心,不过也有些得意,你看,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生我的气,但还不是很关心我这个哥哥嘛,什么时候莱娜的属性,从病弱文静转职成病娇了?

    就连卡洛斯、西雅图克他们,也露出了专注神情,毕竟他们对这场战斗也不甚了解,而且对方是世界之力的敌人,两人也是第一次接触,所有人,除了老酒鬼以外,都静静的,细细的聆听着那一场战斗的经过。

    最后就是负责哈洛加斯的西雅图克,有了我之前那一场精彩的述说,大家已经对这段了解甚多的情况丝毫不感兴趣,就连西雅图克自己也是说的无精打采,哈欠连天……

    答案是第一个抢答出来呢,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