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悲催的爆落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悲催的爆落

    “哟~~~~~”

    果然,这家伙一坐上来,就立刻摆出一副东道主的姿态,将二郎腿高高翘起,并打了个响指,让侍者送上以坛为计量的美酒。

    我在想,如果这家伙也有作为东道主而买单的觉悟,那到还能忍受一下。

    “小毛头们,今天把你们伟大的老师叫来这里,究竟有什么事要商量,要知道,我可是很忙的,这一时半会耽误了,可是几十万金币的损失。”

    我:“……”

    突然发现,其实我这个无节操大魔王,在老酒鬼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那是魔王与上帝之间的距离。

    “咳咳,卡夏老师,其实这次找你过来,是为了商量一下水晶碎片的事情。”

    卡洛斯咳嗽几声,好不容易还是忍住了控诉九天前他的“伟大的老师”将他和西雅图克忘记在城墙一角的事情。

    “咕咕……咕噜……水……水晶碎片……咕……”

    能一边仰角六十度喝酒,还能说出话来的老酒鬼,能力已经突破天际了。

    “哈~~~~水晶碎片么?你们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足足喝下半坛酒,这酒鬼才哈出一口浓重的酒气,稍微有那么点认真的问道。

    “哦火焰之河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带上这玩意,逛上老半天也没有动静了,继续下去纯粹是浪费时间。”

    西雅图克在一旁粗声粗气的插嘴道,从手中翻出一块充满了盗版的可疑气息的金属骷髅饼干。

    咦?

    精灵族那边……库拉斯特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吗?

    我回过头,眼角瞥了洁露卡一眼,最近沉迷于和这黄段子侍女没羞没躁的补魔之中,竟然忘记了问她库拉斯特那边的任务怎么样了。

    目光所及,只见她微微点了点头,这个同样沉迷的情报头子,总算还没有误工。

    想想也是,三千斯巴达……咳咳,三千精英精灵士兵,都拥有着这种搜索半径可达十公里以上的骷髅饼干,就算库拉斯特区域比其他区域要大上好几倍,这两个多月时间里,也应该差不多让她们翻了个地底朝天了吧,而且还有联盟冒险者在一旁协助……呃,希望真的是协助才好。

    看了看西雅图克,再看看他大掌上面那块小的可怜的骷髅饼干,我突然虎躯一震,醒觉到自己一开始想说的并不是这些。

    想想……骷髅饼干得佩戴在头上才能起作用吧,而且还非得佩戴在左侧才行,这是什么鸟规定呀那帮混蛋精灵法师

    但是,如果是西雅图克的话……

    我开始在大脑想象起来,光溜溜的脑袋左侧带上骷髅饼干的西雅图克,挥舞着魔法扫帚,转动着魔法少女变身舞,身上的盔甲在彩虹包裹之中变成一套粉红色的缎带魔法连衣裙,宛如钢铁一样的爆炸肌肉,粗大如象的结实躯体,将连衣裙撑得直欲破裂,闪亮的大光头在骷髅饼干衬托下越发刺目,宛如太阳拳一样的效果,脑门后面的风骚小辫子在舞动中华丽散开,被一道道延伸过来的粉红缎带所萦绕,最后在发末绑成一个可爱的缎带蝴蝶结形状,叮铃一声,小小的金色铃铛系于其上。

    并且口中念念有词。

    “噗呢噗呢噗呢……最喜欢战斗了,战斗野蛮人少女西雅图克,华丽登场喵~~~~

    “哦哦哦哦哦哦”

    我泪流满面的狠命用额头撞着桌角,这是一副多么不祥的景象啊这种重口味而又让人捧腹大笑的场面比当年在精灵族惨遭ps的法拉跳变身舞更让人喷饭

    “这家伙……是怎么了?”

    西雅图克指着不断用自己的额头和尖锐桌角死磕的某个家伙,疑惑问道。

    “我也不知道,吴师弟偶尔会突然做出奇怪的举动,你又不是没见过,大概是在告诉我们他身体很好吧。”

    卡洛斯也是满脸不解。

    “喂喂喂,都给我正经一点,你们伟大的老师的时间,可是正在被你们浪费着呀”

    卡夏见两个学生在自说自话,一个学生想不开的和桌角死磕,完全就是一副不良中二少年班级的样子,不由不满的拍了拍桌子,说话间还不忘记再喝几口。

    简单来说,这一桌子,就是由不良老师教出来的一帮不良少年,或许卡洛斯应该除外。

    “咳咳,卡夏老师,我们的意思是,是不是是时候,应该回营地了。”

    卡洛斯脸色一正,那双沉稳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难以抑制的兴奋,这家伙,大概已经是迫不及待想回去见他的宝贝女儿卡洁儿了吧,何必呢?根本不用猜,基本上这对关系怪异的父女,一见面必然是瞬杀结局——我指的是只要一见面,爱心暴走的父亲立刻就会被女儿一拳揍成流星。

    西雅图克到是无所谓,他在营地没有牵挂的人,不过神诞日的吸引力到是不小,所以听卡洛斯这样一说,他也直把头点。

    “回营地啊……我是想回,但是……但是组织交给我的任务尚未完成,我有什么脸回去呀”

    老酒鬼喃喃起来,突然就摆出了一副有家归不得的思乡浪子的沧桑嘴脸。

    “回营地啊……我是想回,但是……但是还没有在群魔堡垒喝够,回去又要被阿卡拉逮住做苦力了,我有什么理由回去呀”

    我漠然无表情的在一旁将老酒鬼刚才那句话,重新诠释了一遍,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看着自己老师的目光,在下一刻突然变得冷漠起来了。

    “等……等等,你在说什么呀混蛋小子”

    老酒鬼慌慌忙忙的在我脑袋上敲了一记,最后看了看卡洛斯,又看了看西雅图克,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起来。

    “好吧,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三人相视一笑,终于把最难缠的家伙给搞定了。

    “剩余零星的水晶碎片该怎么办?”

    回营地的事情敲定下来了,彼此之间的话题也轻松之极,想到毕竟只有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老酒鬼三人负责群魔堡垒,不像精灵族那样,有三千兵力,还配备了最先进的搜索工具,难免会有遗漏下来的水晶碎片没有发现,我不由的问道。

    “这个简单,我和阿卡拉大人商量过了。”

    一桌子里面最靠谱,最沉稳的卡洛斯笑着应道。

    “等我们离开后,届时,联盟这边将会派出侦察部队,和精灵族借上一些这样的追踪魔导器,在群魔堡垒区域内展开搜索,一旦确认了水晶碎片的反应,他们会先侦察情报,确认水晶碎片的数量和强度,然后根据这些情报,在法师公会制定相应的任务,再由群魔堡垒的冒险小队接领任务,消灭怪物,将水晶碎片回收。”

    “这到是个好主意。”

    听了卡洛斯一通详细解释,我不断的点着头。

    这种做法,既能保证冒险者的安全,也能让冒险小队根据相应的难度,磨练自己,同时能够获得不菲的任务奖励,如果对方是第三世界而来的怪物,说不定还会有额外的装备收获,那可是有可能是第三世界的精华级装备呀,就算穿不上,拿回群魔堡垒炫耀一下,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所以,估计等任务一发布,群魔堡垒的所有冒险者都会为之疯狂,或许就连神诞日也顾不上了,也有这样的狂热队伍也说不定。

    “不过,在任务奖励方面,阿卡拉大长老还是希望我们这边,能够按照实际情况拟定。”

    说完,卡洛斯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咦,我?”

    我指着自己,愣愣的看着卡洛斯轻轻把头一点。

    “这个嘛……”我苦思起来,

    阿卡拉为什么会让我做这种事情,难道因为我是罗格第三吝啬?不不不,这里不是还有罗格第二吝啬在么,也不对,老酒鬼这家伙不靠谱,难保不会中饱私囊。

    “阿卡拉是以为你现在还躺在床上,怕闲着无聊,所以才指派些不用行动的事给你做。”

    大概是见我怎么也想不通的样子,卡洛斯在一旁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话说回来,吴师弟,你究竟是怎么才能恢复的那么快,刚刚被抬回来的时候,看那副凄惨的模样,至少也喝了四瓶以上的精力药剂吧。”

    提起这事,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和老酒鬼一样,用看从深海冒出来的、触手一旦被切掉就会立刻长出来的深海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这个嘛……”

    我目光躲闪,无意间和洁露卡对视了一眼,脸色都是发烫起来。

    好在,就算三人将这一幕尽收眼中,也绝对不会想到补魔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哈……啊哈哈,总而言之就是那样吧,也……也多亏是洁露卡的悉心照料,是吧。”

    “亲……亲王殿下过奖了。”

    我们两个都结结巴巴起来,恨不得将脸埋到地下去,老酒鬼三个一脸狐疑的看着我们这些可疑举止,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原因,更不可能想到【那方面】去,在他们的认知中,做那种事情可是要浪费体力的,怎么可能还越做越精神呢?

    “咳咳,关于奖励方面的事情,的确要好好斟酌一下,每个区域的冒险者强度不同,同样的任务难度,相应的任务奖励也必须不同,不能一竿子打死,就算是同一个区域,同样一个难度的任务,最好也要根据任务之中出现的究竟是被水晶碎片的力量所魔化的怪物,还是第三世界传送而来的怪物,这两种不同的可能性,制定不同的奖励,这件事,卡洛斯,今天下午你和我去找格力欧,还有这边的法师公会会长,大家具体商量一下。”

    为了掩饰我和洁露卡之间的空气弥漫着的困窘和暧昧的气氛,我咳嗽几声,有模有样的说道。

    “这自然是好,这种事情,还是必须联盟长老出马。”

    卡洛斯一脸赞同的点点头,他和西雅图克虽然在联盟分量很重,但并没有长老这个唬头,很多事情也就不方便出面,这种时候,我这个打杂长老就能派上用场了。

    总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悲哀呀……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看就定在……定在三天以后回营地,你们看怎么样?”

    我迟疑了一下,眼角余光触及一旁的洁露卡,那在酒吧昏暗的阴影之中,同样黯然的俏脸,将明天延迟到了三天之后。

    “我这边没问题。”

    “我随便。”

    “走的时候叫上我就是了。”

    卡洛斯三人纷纷应道,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了。

    “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回过头,瞪着老酒鬼。

    “听洁露卡说,那场战斗之后,你是最先赶到现场的,对吧。”

    “没错,怎么了?”

    老酒鬼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应道。

    “虽然或许大概可能要感激一下你能那么快赶到,但是……”

    我将手向老酒鬼一伸,摆出索债气势。

    “我欠你钱了?”老酒鬼将眼前的手拍开,醉眼惺惺的嚷道。

    “别装傻,那只痛苦蠕虫爆落的装备呀混蛋,你想独吞么?”我不依不饶的继续伸手。

    “哈,爆落装备?”

    老酒鬼将眼一瞪,接着用手中拎着的酒壶子敲起了我的脑袋。

    “你这家伙还有脸说,你知道我给你挡最后那一击能量,花了多少工夫吗?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最后那招可是能在整个暗黑大陆上划下一道,死伤无数呀混蛋。”

    “咦,有那么严重吗?”

    完全狂暴之后的事情,我已经不大记得,看老酒鬼气愤的样子,又不像在说假,我不由将询问的目光掠向其他三人,结果都是得到了点头回应。

    “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见大家的态度,我不由感兴趣了,该死的,到底自己最后一记做了些什么,竟然会让老酒鬼都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四人到底还是陪我走了一趟,离开酒吧,出了群魔堡垒,被老酒鬼拎着,向当天离开的方向——那个荒芜战场疾速掠去。

    “这里就能看到了。”

    无需花费太多时间去那千里之外,光是跑出百里远,跃上一座高高的山头,从顶端俯视过去,就能看到那条巨大的,一直延伸至地平线的鸿沟。

    现在,这条巨大鸿沟已经填满了水,远远看去,阴沉沉的雾气之中闪烁一丝水光,宛如一条延伸至大海的巨大湖泊。

    “看到了吧,要不是我将你最后那一招推向空中,这条巨沟说不定要一直延伸到库拉斯特那边,到时候多少生命会因此消失。”

    老酒鬼洋洋自得的抬起下巴。

    “辛……辛苦你了……”

    由一开始看到自己禽兽制造的这条鸿沟的震惊,到微微有些自得,再到听到老酒鬼的话之后的后怕,我这次算是真心实意的和这家伙道了一声谢。

    “这下你知道了吧,在这种强大的攻击下,爆落装备什么,就算没有被摧毁,也被不知道刮到哪里去了,还在怀疑我私吞了你的装备吗?”

    将我心虚,老酒鬼更是步步紧逼。

    “没有怀疑了,真的没有怀疑了。”我连忙摇头。

    “那么,我帮你挡住那招的谢礼呢?”老酒鬼开始蹭鼻子上脸。

    “应该的,应该的,十坛精灵族的好酒怎么样?”

    “什么呀,身为精灵族的亲王,竟然连一点萨克水晶酒都弄不到吗?”老酒鬼表示不满。

    “等等”

    洁露卡这时候站出来说话了。

    “的确,如果不是卡夏长老的话,说不定亲王殿下已经酿成大祸了,作为我族的亲王,请允许我代替殿下向卡夏长老赔礼吧。”

    说着,洁露卡恭敬的将一整坛酒递了过去。

    “哦哦哦,这是……”

    接过酒坛的卡夏,就算再怎么苛刻,这时候也满足的无话可说了,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一整坛,而并非小气巴巴的一瓶啊

    “老……老师,那个……我们也帮了不少的忙吧。”西雅图克腼着脸凑了上去,鼻子嗅了又嗅。

    “那是当然,来,你过来……”卡夏眼睛骨碌一转,朝西雅图克勾了勾手,然后乘着他靠近狠狠一记黑手,将西雅图克敲的七晕八素,才转身掠走,瞬间便无影无踪。

    “……”

    人性的丑恶呀。

    好歹,受伤不浅的西雅图克,最后还是从洁露卡这里又获得了几瓶萨克水晶酒,喜滋滋的就差没把洁露卡奉为送酒观音了,就连卡洛斯,虽然没有开口要,但也一样塞了几瓶。

    “你还真有管家妻子的觉悟。”

    老酒鬼跑路了,回去的路上,只好由洁露卡负责背我,虽然速度慢了,不过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吃人嘴软,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于是,靠在洁露卡的香背上,我贴着她那尖尖耳朵,轻声笑道,这傻蛋,人都还未嫁过来,就这样维护自己了,有点小感动。

    “妻……妻子什么的,才不会做,只是怕这样的傻蛋亲王,把家败了,作为贴身侍女的自己也不得不跟着喝西北风,无奈之下才这样做而已。”

    对妻子丈夫这些敏感词语特别没有抵抗力的洁露卡,脸红耳赤反驳道。

    “哈,你呀,如果能够稍微诚实一点,就更可爱了。”

    在那散发出淡淡幽香的发鬓上,轻吻一口,我暗地里笑道。

    这傻蛋侍女,还说怕我败家,你才是最败家的吧,就刚才送出去的那些酒,都能换几件暗金装备了。”

    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败家,这样着紧和维护自己的心上人的胆小腹黑毒舌傻蛋无节操黄段子侍女……

    下一章就要回营地了,持续三至五天的神诞日,届时大部分角色都将纷纷登场,小七能不能写好呢?唉唉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