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重塑——强敌现身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重塑——强敌现身

    “可恶啊,你们这群卑贱的东西,明明只差一点……”

    黑色光芒四射,从小黑炭的额头之中,突然喷出一股黑雾,迅速扩散,升上天空,即使是在夜幕之中,那层浓黑如墨的雾气,依然显眼的如同朗天下的一团乌云,轮廓和蠕动的姿态清晰可见。

    “只差一点……就可以完成世界之力的融合了,都是你们坏了我的好事,哼哼,不过也罢……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只需再过几天,我一样能够完全融合力量……”

    但是,从天空之上散发出强大威压的乌云中,散发出的这道声音,却完全被我和洁露卡无视掉了。

    我们只是呆呆的搂着小黑炭,看着她安详逝去的容颜。

    不是悲哀,而是欣喜若狂。

    没……没有,没有竟然没有真的没有

    小黑炭的尸体,竟然没有被破坏掉,还完完整整的躺在我们怀里

    我和洁露卡那一掌,是在完全没有对小黑炭的身体造成任何破坏情况下,将她杀死,而那只痛苦蠕虫,又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联盟法师和精灵法师下的双重封印魔法阵起了作用,还是说在最后一刻,紧缚着小黑炭多年的黑暗壁垒瞬间破灭,将痛苦蠕虫一下子逼了出来。

    不……这些都不重要,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痛苦蠕虫出现的时候,会吸食脑髓,破脑而出,或者将里面的**内脏啃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一具皮囊,这些最令我们害怕的东西,都没有出现。

    “快……快快……”

    我以哆嗦的声音,将小黑炭塞到洁露卡怀中,她还犹自激动个不已,完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的歪头看过来。

    “快将小黑炭的尸体送去法师公会,冰封起来呀,傻蛋,要是呆久了,灵魂全部扩散了,就算龙魂草也救不活了”

    我朝洁露卡大声吼道,这傻蛋侍女,怎么老喜欢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呢?说不定她意外的是个看起来十分精明但是实际上是个无论性格大脑还是行动,都非常笨拙的家伙。

    “但是……但是你呢?”

    洁露卡拉着我的衣角不肯放手,真难为她了,到这时候还惦记着我的安全,真不知道该夸她还是骂她傻蛋好。

    “我没事的,快点去”

    我将她的头发揉的乱糟糟,按着她的肩膀向群魔堡垒方向推攘起来。

    “我……我会回来的……”

    洁露卡犹豫了一瞬,身影飞掠出去,还不忘记回过头这样说道。

    “别回来了傻蛋。”

    我向她恶狠狠的挥了挥拳头,威胁道,面对这种级别的敌人,你回来送死吗?

    “哼~~反正……我可是贴身侍女……别想抛下我。”

    这小侍女还嚣张不听话了。

    “哼无视我的存在吗?想跑,没那么容易”

    天空上的乌云发出一声有如惊雷的哼响,那吞吐不定的乌云伸展出来,化作一个巨大的拳头,向洁露卡那边轰击过去,看似竟想将她和小黑炭连着一起锤成肉饼。

    几乎是直接跨过了空间距离,这包含着能将洁露卡这样的伪领域高手一拳重伤力量的拳头,落了下去,洁露卡的速度并不慢,但是在那一拳的威势笼罩下,额头渗出汗水,别说逃离,竟然连穿上传承套装的机会都没有。

    “轰————”

    一拳狠狠落下,洁露卡将小黑炭紧紧护在怀中,弯腰驼背,宁愿让自己的背脊接下这一击,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怀中的小黑炭的尸体受到丝毫损伤。

    但是,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只听见一声剧烈撞击,头顶上乌云化成的拳头立刻烟消云散,而同时亦有一道黑影从她头顶飞了出去,掉落在地,瞬间就在荒野上开了一个巨坑。

    “还不快点走?”

    吐出一口血,我瞪着洁露卡大声喝道。

    笼罩着洁露卡的威压已然消失,她的反应并不慢,在我大喝出声时就已经抱着小黑炭掠了出去,眨眼功夫就在视野之中变成一个小点。

    终于,能够安心下来战斗了。

    仰起头,目光落到天空那团蠕动不定的巨大乌云上面。

    明明应该和夜空融为一体,难以察觉到的黑色,但是那团乌云给人的感觉,却像是黑夜之中的一颗繁星那么显眼,似乎并非是夜空将它包裹起来,而是它将夜空给吞噬掉了。

    强大的敌人。

    从欣喜之中回过神来,真正正视眼前的敌人,仅仅是看了一眼,我的手心就渗出了汗水。

    这股庞大的气息……即使是魔化之后的再生妖塞尔森,我以前所遇到过的最强敌人,依然没有任何可比性。

    魔化的再生妖塞尔森,是领域巅峰,离世界之力只有一步之遥,而眼前这团由痛苦蠕虫形成的黑雾,则是由原本即将步入世界之力领域之中功亏一篑。

    前后两者对比,乍一看似乎十分相近,但是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却不可同日而言,如果将世界之力比喻成一扇大门,或许,再生妖塞尔森和眼前的这团黑雾,都是可以再向前一步就能跨过大门的强者,但是区别在于,这团黑雾跨入的大门已经没有任何障碍,而再生妖塞尔森,它的大门,却摆置着一扇看不见摸不着的防弹玻璃。

    这种区别,便造成了能量相近的情况下,境界的巨大差距,仅仅是这一道差距,便让这团黑雾,有着更强大于再生妖塞尔森几倍的实力。

    “愚蠢,你以为这样就行了吗?”

    在我观察着这团黑雾的时候,它似乎也在看着我,然后发出不屑的哼声。

    “等把你解决掉以后,我会立刻追上去,不但那两个人,甚至前面整个城堡的人类,都将被我屠杀的一干二净,你这样做,只不过是在做垂死挣扎而已。”

    这只痛苦蠕虫形成的黑雾,发出雷鸣一样沉闷威严的声音,冷静判断道。

    “谁解决谁,还不知道呢。”

    活动着肩膀,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不得不说,刚才那一拳的确强大,就算我现在是不擅长力量的月狼状态,接下刚才那一拳的时候,丢了半条命,也十分恐怖了,只是洁露卡还没走,强忍下来了而已,大概……就算是地狱格斗熊的力量都无法和它抗衡。

    “愚蠢,就算还差一点才能达到魔王级别,你认为这个世上还有能阻挡得了我的人吗?”

    “当然有”

    脑海之中浮起老酒鬼的猥琐背影,我想都没想就立刻回答道。

    “什么——?”

    大概是被我理所当然的姿态给吓了一跳,黑雾高叫的声音略为尖锐起来,惊讶无比。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乘着黑雾惊讶的一瞬间,我取消了月狼变身,完成了到地狱格斗熊变身的转变。

    没办法,由不得我不谨慎,这只痛苦蠕虫,从人人喊打的地狱里面,能够以弱小的姿态混到这种程度,无论从哪方面解释,都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从月狼变身到地狱格斗熊,虽然只是一瞬间的转变,但是对于一个即将跨入世界之力级别的敌人来说,却有可能把握住这一瞬间的时间,在我褪下变身这层坚实铠甲的瞬间发动攻击,那可是真正的一击绝杀。

    这也是为什么阿卡拉她们总是在催促我,让我尽快将自己未变身的原本形态强大起来的原因之一,这不是小说动画,战斗的时候,可没有谁会给你充足的变身时间。

    “原来还隐藏着这么一手,作为一个弱小的人类来说,你的确有资格冠以强者的称号。”

    黑雾之中,似乎有一双细眯着的眼睛,打量着此时的我,缓缓说道,那种波澜不惊的态度,就好似掌握了绝对力量的高高在上的帝王一样,让人有些火大。

    “不如做我的手下如何,这样我可以答应你,不杀那两个人。”

    “哈?”

    我一时之间蒙了,来到暗黑这么多年,遇到过无数强敌,其中不乏比当时的自己要强的,但是,眼前这样的敌人却还是第一次遇到,竟然在招揽人?它以为它是狗血小说里的男主,抖一抖身上散发出霸王之气就能让人臣服吗?

    “你这团恶心的垃圾,从刚才开始就在说些什么鬼话,脑子坏了吧。”

    身上爆发出一圈暗红色的能量罩,我果断的向对方投以鄙视目光。

    “你认为你还有活下去的可能性吗?”

    “凭我现在的实力,为什么不能活下去,我会活着,并且活的好好的,甚至可以在一天之内将这片区域的人类屠尽。”

    黑雾发出张狂的声音,大声狂笑起来。

    “当然不能,因为……我会杀了你,老实说除了贝利尔之外,你还是第二个能惹我那么火大的家伙,不过,看在你没有破坏小黑炭的尸体的份上,我会留你一具全尸。”

    双手抱胸,或许是因为内心愤怒杀意的影响,我用同样充满了自信和张狂的语言,回应了眼前这个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的笑声。

    “贝利尔……大人……”

    黑雾的声音,在瞬间带上了一丝畏缩,仅仅是提起这个名字,就能让魔王级别的怪物发出畏惧声音,贝利尔在地狱怪物里面的声威,竟然恐怖到了这种程度。

    “哈哈哈哈哈,就凭你?我承认,你的确很强大,但是在贝利尔大人面前,你连一只蚂蚁都不如,说白点,你现在连发贝利尔大人的火的资格都没有。”

    黑雾好像听到什么有趣荒谬的事情,放声大笑起来。

    “是吗?为我担心之前,你还是先好好担心一下自己吧,无论我能不能打败贝利尔,你都没有看到的那一天。”

    握了握拳头,身上暗红色的光芒大盛,逐渐向外扩张出去。

    “哼,拖延时间的目的达到了吗?那两个人已经走很远了,终于能够安心下来战斗了?”

    黑雾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一语便揭破了我的目的。

    “很不巧,其实我刚才也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老实说,刚刚得到这股力量,还有些不习惯,无法很好的凝聚起来,重朔身体,多亏刚才那一点时间,让我找到了感觉。”

    这样说着,那团黑雾忽然剧烈蠕动起来,紧紧是一瞬间,就由刚才遍布天空的庞大,凝聚成了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黑色球体。

    一双龙翅,突然从黑色球体上面展开,然后是一个黑色的狰狞龙头,下面连接着结实的脖子,和宛如巴罗格一样强壮巨大的人形躯体。

    “临死之人,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哈里路。”

    双手抱胸,有着龙翅龙头,强大的巴罗格躯体的怪物,漂浮在头顶上,居高临下的目光直射过来……

    暗黑小剧场:

    “傻蛋洁,我们可是和爸爸亲嘴了哦。”

    “而且……而且是舌头伸进去那种……”

    某天,一脸羞涩的西露丝,和一脸得意的艾柯露,正乱揉着卡洁儿的脑袋,欺负的这样说道。

    “叽叽~~叽叽叽叽~~~啪啪~~叽~~~~”除了“叽~”之外,只能说出“啪啪(爸爸)”这个词的卡洁儿,眼睛委屈不甘的湿润起来。

    “哼,还真是败家之犬的表情呢,知道我们的厉害就好,以后不许和我们抢爸爸了。”双胞胎骄傲的挺起胸膛。

    这时,正好小黑炭路过。

    “莉莉斯,正好,大家正在分享和爸爸的美好回忆呢,你和爸爸在一起最宝贵的回忆是什么?”

    艾柯露从后面一把亲昵的抓住了小黑炭,笑眯眯的在她耳边问道。

    “和爸爸……最宝贵的回忆……”水银色刘海之中,掠过追忆的目光,然后幸福一笑。

    “大概是……被爸爸杀死过这件事吧。”

    西露丝和艾柯露那两张一模一样的俏脸,顿时僵硬,呆呆的看着小黑炭的身影从视线中消失,然后和卡洁儿一起,三人以otz的败家之犬姿势,跪倒在地。

    “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