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封印魔法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封印魔法

    小黑炭观察日记之三:

    今天是工作的第四天,前两天,按照马大奥大叔的说法:既然一场在我手下打杂了,也就稍微学点铁匠的本领吧,以后说不定能用上。

    当然,想学高深的话是不可能的,应该说不花上个十几二十年是不可能登堂入室的,铁匠这门手艺,和它要干的活一样,靠的就是锤炼,不断的锤炼,合格的铁匠都是锤炼出来的,然后再依据资质不同,出现分水岭这道坎子。

    马大奥的意思是,你跟我学一阵子,至少勉强能修理一下装备耐久这种程度,能做到就不错了,别浪费青春呀,少年,技多不压身。

    说着还很是老气横秋的拍打着我的肩膀,看来这几天做铁匠铺老板,是把他的优越感给做出来了。

    不过,马大奥的建议也不差就是了,据我所知,还的确有一部分冒险者,会学上那么点铁匠手艺,其中以圣骑士和野蛮人为甚,毕竟,虽然城市里有的是帮你修理的铁匠,但总会有你恰好要用到这件装备但恰好耐久又不多这种时候。

    这时候,如果队伍里有个会点铁匠修理活的,随便敲打敲打,就不用回城去让铁匠帮忙修理了,不仅是省了那么点钱,而且还延长了可历练时间,因为一般历练结束的原因,除了身心疲惫,或是收获巨大,身上的主力备用装备耐久都所剩不多这一点,也是之一。

    当时我眼睛骨碌一转,觉得马大奥大叔提的这个建议还成,不愧是负责人之一,心思缜密,嗯,于是就认认真真跟他学了起来,反正打杂也是打杂,不如学学铁匠锻炼力量。

    直到后来,我才猛然惊觉一件坑爹的事情——那些学了修理手艺的冒险者,都是在最开始学员的时候学的,然后伴随着一路历练,先从最初级的白板装备,甚至是损坏类的装备开始修理起,随着历练推进,获得的装备逐渐变好,自身的修理手艺也在同步跟进。

    而我,到现在才拾起这门功夫,身上的装备多半已经是扩展级,品质至少是金色,就算学会了,也修理不了这么高级的装备,想想当年恰西,多有资质,多勤快的小姑娘呀,见我拿出高级装备不一样面露难色?更何况是自己这种半路出家的。

    坑爹呀坑爹,每当想起这事,我都不由愤愤感叹,可惜当时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是被剃光了半个头,逼上贼船了。

    话题好像说偏了,这可是小黑炭的观察日记呀,我在自恋的记录自己个啥劲呀真是的。

    咳咳,小黑炭的话,这几天能说的东西并不多,因为不能让她一个人呆在家里,那样的话又得劳烦法师公会的哪位老兄暗中保护了,过意不去,还是少麻烦别人的好,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让小黑炭看到她父亲工作的伟岸身影,嗯嗯。

    于是,我们就都将她带来铁匠铺了,本来按照常理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想想你去公司工作老板允许你天天带上女儿一边照顾吗?

    无奈这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公司,说是皮包公司也未尝不可,这样做的目的都只有一个,为了拯救小黑炭而已,所以不可能的事情也就变得可能了,说起来小黑炭也就罢了,洁露卡你为什么也要跟着来?给我摘野菜或者缝衣服去呀混蛋

    我一脸黑线的看着坐在小黑炭旁边,一副若无其事样子的洁露卡,嘴角没少抽搐过,这家伙,还真是完全不顾忌小黑炭在一旁就将懒人属性暴露出来了,你就得瑟吧,再得瑟几天,将连野菜都懒得去摘的母亲这个称号给坐实了。

    说起野菜的话,得谈谈最近几天的伙食,从马大奥那里抠到一小袋金币以后,终于可以和黄连一样的摩根粉道别,可以买点正常人吃的东西,和一些日常用的佐料,比如说最基本的盐油,作为一天三餐了。

    可惜的是,尽管在吃的方面,算是从地狱重回人间,但小黑炭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消瘦,只是小脸上的光泽多了一点,我们是多么希望小黑炭能够一天胖一斤啊。

    另外有一件事情,我和洁露卡非常非常的介意。

    第一次带小黑炭来铁匠铺的时候,她充满了怕生和胆怯,哪怕是从后面看父亲我的辛勤工作背影一眼,都是小心翼翼,只是以几乎察觉不到的角度微微抬起头,迅速隔着密密的刘海瞅上一眼,又立刻低了下去。

    大概是因为马大奥大叔在一旁吧,说实在的,这肌肉结实,寸头并留着小胡子的大汉,对于小孩来说还是很有杀伤力的,我有点后悔没有将他的外貌变得更加人见人爱一点。

    比如说在头上插朵花,或是干脆面部打码……嗯,这个不行,更会吓坏小孩的,咳咳,总之,虽然有点对不起马大奥本人,不过如果能将他变成让小黑炭快一点放下戒心的模样,这点怒气我到是不介意承受。

    三天下来,似乎发现这肌肉大叔不是个坏人,目光也少了几分胆怯,虽然依然很戒备就是了,至少能够一直看着我或者洁露卡发呆而不用介意旁边有个彪悍的大叔了。

    但是偶尔,小黑炭的目光会穿过所有人的身体,甚至是周围密集的平民建筑,投向那不知名的地方,就算看不到也能察觉出来,小黑炭此时的瞳孔,一定是呈现出一种死灰色的无神状态。

    不知在想什么,慢慢的,从这具发呆的瘦弱身体里面,散发出一股强大到能感染周围其他人的浓浓阴沉和悲哀,就连大多数时间都陷入锻造中的入神之境的马大奥大叔,都察觉到了。

    这些强烈的负面感情,应该就是那条痛苦蠕虫的食物来源,也是它选择小黑炭的身体作为寄生的原因之一。

    看样子,我们要走的路还很远。

    每当察觉到小黑炭露出那副让人悲哀的表情,我们就会暗中唉声叹气的摇起头。

    但是,又是什么能让小黑炭散发出如此强烈的负面气息呢?如果说是失去父母的话,那我们的出现,应该多少能够让她开心起来。

    是这么多年积累的孤独、疲惫和痛苦吗?如果真是这样到还好,接下来的幸福日子,可以慢慢磨灭这些伤心回忆,我们就怕不仅仅是这样,小黑炭给我们的感觉,总是有七分胆怯畏缩,两分成熟,其中最后一分,是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如果能解开这一切,让小黑炭彻底敞开心扉,或许就可以推着镜框说: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工作第五天,本以为又会是继续平淡的一天……不不不,怎么说也不能用平淡形容,因为今天我要去法师公会一趟,按照当时的说法,今天他们就应该给我捣鼓出一点成绩出来了。

    于是,中午的时候,马大奥大叔借口自己有事,提前结束了工作(当然这是我吩咐他这么做的)。

    洁露卡先带着小黑炭回家,我则是取消了幻术,向法师公会方向走去。

    还没进大门,就听到了吵吵闹闹的声音。

    “长老大人,你来的正好。”

    “亲王殿下,你也给我们说说理。”

    这帮家伙,赶我的时候到是那么干脆,现在有需要了,又在东拉西扯。

    我暗暗翻了个白眼,好不容易才让两边的人都安静下来。

    “好吧,我都听着,至少给我先说明白是怎么回事。”

    等领头的麦哲伦和维多利亚一说完,我顿时也拿不住主意了。

    原来,这两帮家伙,既然凭着这几天的功夫,各自拿出了一个方案,捣鼓出两个封印魔法阵,现在正争论着究竟用哪个呢。

    “先给我说说,你们的封印魔法阵各自有什么不同。”眼看两伙人又要吵起来了,我连忙压下手,插嘴问道。

    气氛一时沉默,这个……怎么突然都不说话,低下头去了。

    “咳咳,是这样的,长老大人。”还是麦哲伦先开了口。

    “虽然我们和这帮家伙,都研究出了封印魔法,不过都有那么点副作用……”

    “你说什么?”我瞪着麦哲伦。

    “咳咳,这也不能怪我们呀,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创造出一个新的魔法阵,我们都已经尽力了,长老大人你也知道,一个魔法阵,就算创立起来容易,但是要真正走到成熟,也必须通过不断观察校验修改,花上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站在另外一边的维多利亚也微微点着头,看来这应该是大众常识了。

    “因为时间紧迫,我们也只能尽量从安全性方面着手,保证封印魔法的稳定性,让它不出现任何意外,但是效果,特别是产生的一些副作用,却无法尽善尽美。”

    “那给我说说都有什么副作用?”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首先,效果方面,为了保证安全性,老实说,我们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自己的封印魔法阵能够完全封印那只痛苦蠕虫。”

    “有多少把握?”

    “七成。”

    “副作用呢?”

    “可能会对受法者的身体造成一定影响。”麦哲伦小声回答道。

    “究竟什么影响?”

    “那个……还不大清楚,总之可以肯定不会威胁到生命就行了,当初没有将这个副作用考虑在解决范围之内,一方面是时间不够,另外一方面也是想到,如果这个封印过程只是持续几个月的话,并不会造成多少影响。”

    “也就是说,等那只痛苦蠕虫出来以后,还能将施加的封印魔法阵解除掉是吗?”我理解麦哲伦的意思了。

    “是的是的,因为长老大人也说过,要在一两个月之内解决这件事情,如果只是一两个月的话,我想是不会对受法者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的。”麦哲伦拼命点着头。

    “那你们这边呢?”

    我将目光落到维多利亚和她身后率领的精灵法师上。

    “我们的状况也差不多,只不过我们的封印魔法不会对受法者的身体造成任何影响。”说到这里,维多利亚得意的瞟了对面的麦哲伦一眼。

    “是呀,只不过会有其他更加糟糕的负面作用而已。”麦哲伦脸色一冷,立刻反驳道。

    “有什么副作用?”

    “那个……会一定程度上压制受法者的精神力……”

    维多利亚的人仿佛跟着她的声音一起小了下去。

    “又是什么意思?会对对方造成什么影响?”

    “不大清楚,现在只看出来了有少许的情绪压制作用,会让受法者变得不善于表达感情,如果是在几个月之内解除掉的话,并不会对受法者造成任何影响。”

    “不善于表达感情?”

    我把头歪起:“是不是会变成这样……”

    这样说着,我摆出了一个三无公主经典式的三无表情,因为一直有在观察所以自认为做的还是挺像。

    “对对对,就是这样。”

    维多利亚连忙点头,接着所有人一起回过头去,偷笑。

    咦?难道说……我摆出三无表情的样子很奇怪?

    封印魔法存在的副作用让我担忧,不过这种时候也实在无法去责怪法师们不努力,仅仅在这一点时间研究出成果,对他们来说已经是超越极限了。

    而且也不能等,就得乘着小黑炭现在的负面感情还算强烈,尽快对她施展,这样,痛苦蠕虫才会抱着一丝“你们暂时将哥的行动封印了也没关系,食物来源那么充足,等哥吃饱了,晋级到魔王级别,到时候神马封印都是浮云”这样的想法。

    不然的话,等小黑炭内心的负面感情变淡,再施展封印魔法,那条痛苦蠕虫肯定不会乐意——我去,断了我的粮,又想封印我的行动,我跟你拼个鱼死网破算了。

    而且,麦哲伦和维多利亚也说了,完善封印魔法,并不是一两个月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实在是等不起这个时间。

    是把筹码压到这两个不怎么靠谱的封印魔法上,还是期待那只痛苦蠕虫,在小黑炭的负面感情变得淡薄,打算离开她的身体的时候,会“看在你提供了那么多能量给我的份上,我就留你一条小命,不伤害你”这样想?

    痛苦蠕虫无论在大陆或是连地狱,都是恶名昭彰,臭不可闻,我要是期待后者出现的可能性,那我上辈子肯定是痛苦蠕虫它儿子。

    “对了,你们刚才还说了,为了安全起见,封印的效果并不是十分理想,对吧。”我突然说道。

    “是的,无论是我们优秀的魔法阵,还是这帮家伙乱七八糟的魔法阵,都只有七八成的把握,这才是最危险的事情,万一失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麦哲伦点点头,还不忘记调侃对面的精灵法师一把。

    “那么将两个魔法阵一起用上,能提高到十成把握吗?”

    听我这么一说,麦哲伦和维多利亚同时愣上了,因为彼此不对眼的关系,他们或许并没有去考虑将彼此研究出来的封印魔法合在一起,或者说即使是想到了也会立刻抹去。

    “如果是同时使用的话……”

    “研究的时候也交流了不少意见,两个封印魔法阵的大体架构是一样的……”

    面对这样的难题,同时间,两方法师都跨越了种族的成见,各自喃喃自语起来,这就是魔法的魅力么?

    “不是不可能。”

    考虑片刻之后,猛地,麦哲伦和维多利亚抬起头,异口同声道。

    “需要多长时间?”

    “如果只是将两个魔法阵同时施加到受法者身上,让它们各施其职而不会互相干扰的话,只需要稍做调整,只要给我们一下午的时间,封印的成功率也的确能提高到九成九以上,只是……”

    维多利亚沉默起来。

    “只是什么?”

    “只是……老实说,魔法的深奥领域并非是我们所能触及到的,我不大确定,在没有经过任何预先实验的情况下,两个类似的魔法施加到同一个人身上,会不会产生什么其他效果……”

    目光落到麦哲伦身上,他的老脸沉重,微微点了点头。

    “只要能够尽快完成任务,将这两个封印魔法解开,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吧。”

    沉思片刻,我睁开双眼,凝重的扫视着眼前这些法师,大声问道。

    “如果只是停留在受法者身上一两个月的话,我敢保证,解开之后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回应我的,是麦哲伦和维多利亚坚定的声音。

    “那好吧,劳烦诸位下午准备一下,今天深夜,我会将小黑炭带来。”

    罢了罢手,我抬起头,看着眼前一双双疲惫的眼睛,这一定是整整五六天没有合过了吧。

    “劳烦大家了。”

    为自己,同时也是代小黑炭,我深深的向这帮可爱的家伙鞠了一躬。

    啊啊,已经受够了工作上的烦琐事了,大不了就不干了,实在太能折腾人了,明天开始努力尝试恢复压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