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脸红,耳赤?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脸红,耳赤?

    乘洁露卡还在准备那个超难吃的烙摩根饼,我带着小黑炭来到上次那条小河,给她重新洗干净,拿出一套新的……呃,打了不少补丁的朴素衣服穿上。

    看来,的确得将找工作提上行程了,不然以小黑炭的警觉心,绝对会对时不时出现在自己手中的来历不明的破旧衣服,感到惊疑。

    吃了晚饭以后,不用我和洁露卡勒令,体力已经快要燃烧殆尽的小黑炭,就趴在桌子上小声呼呼的睡着了。

    我和洁露卡对视一眼,将小黑炭搬上床去以后,各自交流了自己的看法,结果最后勉强得出一个最有可能的结论——小黑炭原来的父母,是外人看上去和善平凡,但暗地里却逼着小黑炭干重活的恶毒夫妇,不然小黑炭为什么要那么卖力,为什么要怕我们呢?洁露卡如是气呼呼的下定了结论。

    虽然感觉她有点感情用事了,不过的确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看到小黑炭回来那副样子,说实在的,我也很想将突然在眼中变成了象征着资产阶级压榨劳动力的万恶矿场给轰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再三吩咐小黑炭绝对不许再去做挖矿拉矿那种重活,让她安安心心的像个普通孩子一样玩耍,虽然还是很介意她究竟会怎么样做,不过很可惜,我和洁露卡都走不开,因为如果昨天那封信顺利寄到了精灵族的话,那么大概,那些精灵法师们今天就能赶过来。

    对于如此高的行动效率,实在不得不让人感叹,传送阵而绝对不是避孕药,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

    等我和洁露卡感到法师公会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来晚了那么一点点。

    公会门口,一群穿戴斗篷,将自己完全笼罩在里面的神秘人,站在门口处,和里面站着的一排联盟法师虎视眈眈,有几个甚至在破口对骂,神秘的打扮也变得不那么神秘了。

    不用说,这些就是远道而来的精灵族法师,她们一大早就已经赶过来了,然后被联盟这边的法师拦住,看站在门口里面的法师,也全都是拯救人类计划之那啥那啥小组的成员,抱歉,因为名字起的实在太长了,几乎昨天前脚刚刚踏出公会门口,我就将名字给忘光了。

    “这是怎么了?”

    眼看预料之中的火药味浓重,我连忙走上去,明知故问道。

    “是亲王殿下。”

    “卡露洁大人”

    站在门口的精灵法师回过头,见是我们,立刻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高兴的嚷嚷起来。

    “感谢诸位远道而来的协助,满足我的任性要求。”

    我朝精灵法师们含笑点着头,这次的确是联盟这边的法师不对,无论如何,哪有将远道而来的客人堵在家门口的道理?

    “长老大人,这就究竟是怎么回事?”

    联盟法师这边,一个法师老者抖着胡子尖声问道,就连拄着的拐杖都不那么淡定,在颤颤发抖了。

    哦,有点印象,这家伙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人类拯救计划之那啥那啥小组的负责人,麦哲伦法师。

    我不会吐槽这个名字的,绝对不会。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我昨天不是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吗?”我眨了眨眼睛,颇为不理解对方的激动从何而来。

    “可是……可是这也太快一点了吧。”

    麦哲伦法师颤抖手指指着对面的一群精灵法师,样子感觉就像刚点下确定订单按键外面就传来门铃声开门一看发现是快递员已经将订购的货物送上门来了,因此目瞪口呆的网购狂人。

    “抱歉,是你们说至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有收获,当时我也说的十分清楚了,我们等不了这个时间,所以会从精灵那边邀请她们的法师过来协助。”

    叹了一口气,我冷静的解释起来,看来,想要让这两帮人磨合,共同合作研究,还真是一个大难题呢,说不定会产生反效果,拖慢研究进度,当初决定向精灵族求援,是自己把两族,尤其是两族的法师之间的关系,想的太乐观了吗?

    “可……可恶。”

    麦哲伦一拳打在门框上,明明是已经拄着拐杖的年纪这出离愤怒的一拳却格外有力,坚固的法师大门都微微颤抖了一下,让人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起老当益壮这个词,凯恩和法拉也是,拐杖难道是时下老人的流行装饰?你们这些至少还能继续活个四五十年的老头也给我收敛一点吧混蛋

    “本来还以为这些家伙起码还要过个三两天再来,这几天不休不眠,也要拿出点成果炫耀一下,没想到……”

    结果,麦哲伦老头却喃喃自语着说出了一些让人压根本无法对他内心的愤怒产生同情的目的。

    “麦哲伦队长,节哀顺变。”

    身后一群法师也是垂头丧气,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太可耻了,这真的是我们联盟的法师队伍么?

    “哼,原来是这么回事。”

    为首的精灵族法师将鼻子一哼,发出高傲的声音。

    “真丢脸,这就是冒险者联盟的法师么?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是……是啊……

    被这样说,我这个联盟长老也只有捂脸的份了,这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像个幼儿园的小孩一样,实在让人看不下去……

    “竟然在暗地里筹划如此卑鄙阴险的阴谋,试图打击我们,我维多利亚实在看不下去了。”

    将笼罩在头上的斗篷帽子掀开,露出一张年纪约莫五十多岁,保养极好,尚且依稀的带着年轻时美丽轮廓的女性面庞,尤为突出的是那双尖尖的耳朵,在展示着其精灵族的身份,有着些许眼角纹的眼睛上,戴着一枚贵族式的单眼镜片,将精灵族的优雅,还有法师的醇厚气质衬托出来。

    是呀是呀,看不下去了……

    “咦?”

    等回过神来,发现精灵族以维多利亚为代表,联盟法师以麦哲伦为代表,已经宛如战场上对峙的两支大军一样,各自上空仿佛浮现出了龙盘虎踞,一触即发的险恶气势。

    “……”

    大家快来看呀,这里有两队幼儿园的小孩。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维多利亚突然回过头,面对着我。

    “亲王殿下,本来这次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才勉为其难过来,和这帮无聊的家伙合作。”

    叹一口气,维多利亚朝身后怒目中烧的联盟法师投以一记鄙视目光。

    “但是现在看来……”

    咦——咦咦?

    难道说,她不想干了?合作失败?本来除了尽快为小黑炭寻找制约痛苦蠕虫这个目的外,我也是想借着这次机会,让两族里面关系最差的法师,能够通过合作彼此相互了解,减少对立,没想到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现在看来,比起听从亲王殿下的号召,我们有了更加优先要做的事情。”

    哈……咦?

    事情似乎朝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没错,得让这帮只会耍小手段的联盟家伙瞧瞧,两族法师的水平差距究竟有多大”

    这样说着,维多利亚将左眼上的单片镜摘下,优雅的用洁白手帕擦了擦,重新戴上,然后将从明亮镜片里透出的高傲目光,伴着冰冷的微笑,投向对面的联盟法师。

    “正合我意,就让你们这帮骄傲自大的精灵们,看看你们与我们的水平,差距究竟有多大吧。”

    麦哲伦皮笑肉不笑的应道,他没有戴单片镜,但是为了不甘示弱,便将手中的拐杖耍了一个棍花,从口中发出“呼~喔~”的恐吓声音,颇有点凯恩的韵味在里面,难道说两人年轻时又是同窗?

    “请吧,希望从这道门走出去的时候,你们不是哭着才好。”

    麦哲伦阴森森的说道,伴随着他这样说完,堵在门口的法师让出了一条路,通往里面的漆黑入口,配合法师们的怪异笑容,将气氛衬托的俨然如同勇者斗恶龙里面最后的魔王大殿入口一般。

    “哼,我到是觉得,你们不用走出这道门就会哭出来了。”

    维多利亚法师将鼻子重重一哼,带着身后一群精灵法师,毫不犹豫的跨了进去,当然,她们现在看起来,扮演的是勇闯魔窟的勇者角色。

    随后,麦哲伦带着一群联盟法师紧跟其后,也消失在了门口。

    “那个……这也在你的意料之中吗?”

    站在门口外面,吹了冷风许久,我才僵硬的回过头,看着神色不变,仿佛早有预料的洁露卡。

    “呼哼哼~~”

    直到这时,洁露卡才宛如结束了工作的女秘书一样,摘下刚才认真严肃的面具,嘴唇微微一翘,露出得意神情。

    “那还有什么不简单,现在阶段,想要两族的法师放下成见,通力合作,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在我目瞪口呆中,她将手中的小黄本一合,再次露出狡猾的笑容,侃侃而谈。

    “所以说,既然无法合作的话,那么竞争关系,也是个不错的促进效率方法,而且,如果在竞争的过程中,能够彼此了解和认同,将这种竞争带向良好的竞争与沟通并存的情况,不但能同样达到原来的目的,效率起码也会提升五倍以上。”

    “嘶~~~~~~~~~~”

    洁露卡现在的模样,让我仿佛在她背后看到了老狐狸阿卡拉偶尔会露出的一面——那只有在剥削和压榨别人的劳动力时才会不经意流出来的“温和”笑容。

    如果让这黄段子侍女去当资本家,那么所开设的工厂,一定会充满工人无处控诉的血泪。

    “算了,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摇了摇头,将心中升起的,洁露卡的笑容在某一瞬间和阿卡拉重叠在一起的战栗凉意甩掉,我说道。

    “我还是担心这两伙人会按耐不住火药味,等会会继续去监督研究的情况,你呢?”

    “老样子,图书馆。”

    洁露卡简洁应道,看来是想在那里继续寻找更多有关于龙魂草的资料。

    两人分头行动,然后,在片刻之后……

    “可恶,这伙也是,那伙也是,一个个都把我当成路障。”第二次被从研究室里踢出的某人,在长廊上愤怒嚷嚷起来。

    明明是势同水火的两伙人,但是在对待我的问题上却出奇一致,毫不犹豫的就通过全票否决,将我赶了出来,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是偶尔翻动了几个瓶子而已,又没爆炸

    无奈之下,我只好去图书馆找洁露卡,帮她找资料去了。

    “哈哈哈,洁露卡,快来看看,这本书蛮有趣的,你看看这行,这里写着……”

    结果,陷入书中世界不可自拔,迎来了洁露卡冷淡的目光。

    “亲王殿下如果不想帮忙的话,回去照看小黑炭如何?”洁露卡生气的瞪起眼睛。

    “我到是想,可是总放心不下那群家伙呀,你说要是他们突然打起来该怎么办?”我挠挠头,苦笑起来。

    “只能守一天看看,如果今天一整天都相安无事的话,那大概是说明双方还能够勉强和平共处,再说,小黑炭那边也专门派了一个法师暗中跟随,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那就请亲王殿下不要打扰我工作。”

    将手中的书本合上,放回书架,洁露卡拿起旁边用来拍打灰尘用的鸡毛掸子,不断扬起灰尘向我这边胡乱挥来,摆明一副赶人的架势。

    “咳咳,我走就是了,咳咳,喂,你这家伙,明明只是个侍女咳咳,不要太过分了,咳咳咳——”

    被扬起的漫天灰尘呛的咳嗽不止,洁露卡却似越玩越开心一样,真的追着我不放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牙根一咬,我突然转身回头,一把抓住后面拍来的鸡毛掸子,用力一扯夺了过来,措防不及之下,抓着掸子另外一头的洁露卡,也被这股力道猛地一拉,向前踉跄几步,扑到了突然转过身来的我怀里。

    软玉投怀,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一瞬间,我产生了将一朵轻盈柔软的云朵搂着的错觉,并且这朵云彩,正在散发出让人怦然心动的幽香。

    哼哼,以为免疫了怀中抱妹杀就没事了吗?

    我在心里得意的轻哼几声,决定让洁露卡好好见识一下,男人可不止怀中抱妹杀一招而已。

    乘洁露卡突然扑倒在自己怀中,还没有从这种突发事件之中回过神来,我低下头,伸手轻捏向怀中细腻光滑的下巴,将洁露卡的脸蛋强行抬起,和自己的目光对视着。

    “我说,洁露卡,难得在这种安静无人的地方,比起寻找资料,不是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打发时间吗?”

    以紧密相贴的暧昧姿势,垂首在那精灵族尖细的耳朵上轻轻呵气说完,我微微抬起头,几乎是以脸贴着脸的距离,和洁露卡的紫色眸子深深对视着。

    宛如蛋糕一样的完美艺术品,余光打量着洁露卡的脸庞,我不禁暗暗赞叹。

    白皙俏脸的脸蛋,不正像那奶油一样,细腻光滑,同时散发着香甜气息,湿润的嘴唇,则是点缀着白色的嫣红樱桃,小巧的俏鼻,形状宛如线条圆润的草莓一样,那深邃美丽的紫色瞳孔,则是饱满的葡萄。

    无处不是散发着诱人在上面咬上一口的诱人气息,并且像犯规一样,不仅仅的模样相似,就连香味,也是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甜美芬芳,让人忍不住想化身变态,做出在这张脸上不断轻嗅舔舐这样的奇怪举止。

    糟糕,真的有点糟糕,原本只是打算吓一吓这黄段子侍女,没想到有点过于高估自己的抵抗力,或者说低估了这傻蛋侍女的魅力,竟然真的有点心动了。

    就在大脑逐渐恍惚发热的事情,洁露卡宛如洋娃娃一般,冷静的目光,却是如同一盆冷水浇下,让我立刻清醒过来。

    “反正……反正亲王殿下就是个色狼,禽兽,竟然想着乘着别人来不及吃避孕药就用强的,果然是有着将后代散播遍布整个大陆和所有种族的野心吗?”

    “……”

    被这样吐槽,让我情何以堪,而且为什么会有点心虚的感觉?

    我松开洁露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身离去。

    为什么呢?明明都做到了这种程度,好歹也给我害羞慌乱一下吧,明明昨天只是牵手就一个劲的脸红害羞了,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呢?就算是免疫怀中抱妹杀,也免疫的太过头了吧。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摇晃着脑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果然,想来想去原因也只有一个——因为自己不是帅哥,就算被那样贴近,对方也不会有脸红心跳的感觉。

    当然,转身离去的某人绝对不会想到,当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的一瞬间,原本还保持着一副冷静面孔,看起来就仿佛在上面打了一层蜡,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凝固起来的洁露卡,紧紧是在对方身影消失的瞬间,蜡层破碎,整张白皙脸蛋露出夸张无比的害羞表情,涨红发热。

    她迅速将斗篷帽子戴上,将整个如同蒸虾一般熟透的脸蛋遮盖起来,但是如果靠近的话,依然能够感觉到从那张被掩盖起来的脸蛋传过来的惊人热量,估计将鸡蛋打在此时的洁露卡脸上,都能瞬间煮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