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想要任性的黄段子侍女
    总而言之,最基本最基本的必备生活用品,现在应该是准备齐全了。

    看看父亲背上背着的一箩筐东西,母亲的目光明显在偷着乐,似乎在说,哇,这是哪里来的拾荒者,今天大丰收呀。

    可……可恶,这家伙,在这种时候也不忘记用眼神调侃吗?不过我也没办法抗议,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现在的形象,的确和拾荒者没什么大的区别。

    干瘦结实的体型,皱巴巴的脸上留着一些营养不良的胡渣子,几乎没怎么整理过的头发蓬乱散开着,刘海微微沾到眼睛,从里面透露出贫穷者特有的无神目光,干涸的嘴唇似乎总是对食物和金币充满着渴望。

    不得不说,月狼的幻术十分到位,经过三番五次的修正以后,已经将一个处于贫民阶级最普遍的中年大叔形象完美勾勒出来。

    然后,就是背后经典的大箩筐,在经过一番努力之后,终于装满了东西,有从某个脏兮兮的老头那里买来的装水罐子,据说是他的得意之作,不过,这歪歪扭扭,外表宛如发育不良的枣子一样,让人怀疑它能不能在平地上安然的直立起来,然后表面海量的裂缝硬被说成是特地做出来的花纹,这样一个水罐子,无论我怎么看,都像小孩子随便用陶土捏出来加上出窑失败的超级究极失败作。

    每次目光落到水罐上,我心里都会不自觉的涌起一种想法:“一个倒霉蛋贫苦悲惨的一生”如果要用超现实主义艺术手法以实物表现出来,大概就是像这个罐子一样的形态,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拿到精灵族去的话,或许的确能让哪个眼光独到的傻瓜艺术家看上并花大价钱买下。

    很可惜的是,我们买下的理由并非出于艺术,而是因为便宜,因为这个水罐子是最便宜的一个,而且够大,最重要是就算表面裂缝多的像一个人身上的神经血管,但是无论如何,它不会漏水,或许这又是一道惊世的艺术。

    然后是三个大碗,是在同一处地方买的,虽然我一再表明就算随便找块大小合适的石头,在上面挖个坑,做出来的碗似乎都要比这好一些,不过看在只要再加五个银币就能买一送三的份上,还是算了。

    然后是棉被,这家什,对于一个贫苦人家来说可是极为重要的家产,有了一件好的,至少睡觉的时候不用挨冻,以此为由,母亲硬是买了一件新的——而真相是这家伙的洁癖发作,说什么也不肯买别人用过的。

    因为这样,原本就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钱袋子,立刻瘪的似乎只剩下一层空气,让接下来买锅子勺子的钱变得十分拮据,可惜群魔堡垒这边几乎没什么树木,不然的话,其实很多都可以自己做,别看我这样,至少削出一张平平整整的凳子,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然后是购置食物,有预感又是一场大战的父亲和母亲,脸庞严峻的皱到一块,就仿佛是即将要踏上战场的死士,以这样的气势,步入下一个市场。

    怎么说好呢,果然和料想的一样,充斥着从来没有见过的食物,喂喂,那是什么玩意?用树枝串起来的……老鼠干?呃。

    难道我们得吃这些玩意?母亲摇摇欲坠中,父亲表示淡定,并很自豪的小声告诉母亲,在洞穴环境历练的时候,曾经吃过类似的玩意,结果遭到了母亲的隔离。

    一个个简陋的木摊子上,摆放着各种野菜,或是一些来历不明的植物根茎,肉类的话,除了老鼠肉以外,还能认出一些虫子之类的东西,反正就是一些光看外表就让人难以升起食欲的肉类,就算如此,也因为低廉的价格而受到许多贫民追捧。

    “爸爸,妈妈,你们在干什么,这里,这里。”

    小黑炭在不远处招着手,母亲的心脏剧烈一跳,然后低头默默祈祷着什么,大概是希望小黑炭的味觉不要太过于特殊吧,当初可是说好了,除了外貌以外,其他一切都要做到真实,也就是说小黑炭吃什么,我们两个就得跟着吃什么。

    顺便一说,这个提案是母亲自己提出来的,尝到了什么叫作茧自缚了吧,哼哼。

    走过去一看,小黑炭正在和一个一脸黄瘦的商人讨价还价着,而两个人的目标,是装在袋子里面……嗯,比较难形容,和饲料一样碎碎的形状,颜色介乎于褐黑之间的玩意。

    最后,小黑炭的讨价还价技能施展成功,花掉最后一个银币,我们买下了一小袋,大概四五斤这样的黑色饲料(?)。

    入手了最后的食物后,小黑炭的神色警惕起来,总是有意无意的将被我提着的袋子护在身后,尤其是在人群中穿梭的时候,精神更是紧张到了极点,我们发现,她这样做并非是过于敏感,

    这一路走过来,的确是有十多道不怀好意的隐蔽目光,在我们身上,尤其是手中的袋子上一掠而过,大概是看不好下手,最后放弃了。

    贫民的日子真不容易呀,回到矿山脚下的山洞以后,疲劳的父亲和母亲,似乎刚刚和上万只怪物战斗过一般,大口喘起了气。

    一直以为只有冒险者的生活充满危险,从未想到,即使是生活在不会遭到怪物袭击的群魔堡垒里面,贫民的生活也是处处充满着艰辛和危机,丝毫不比冒险者轻松多少,当然,或许这也和群魔堡垒的食物缺乏有关,像罗格营地那种地方,同样是贫民,就算饿了,草原外面也有采之不尽的野菜作为最基本的食物来源,饿死冻死的情况只会出现在冬雪天,而且这几年来也从未有过这些状况了。

    随后,我们的目光落到了袋子上,毕竟这是以后要吃的东西。

    “买到了不错的东西,现在很多黑心的商人,把晒干的枯草磨碎以后,混入摩根草里去。”

    小黑炭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这样嘀咕了一句,将袋子提在手中,走向洞穴一角,翻开一块隐蔽的石头,露出一个半米深的小坑,将袋子小心的藏在里面,

    这个小坑,是在小黑炭的强烈要求下做出来的,原本还以为要干什么,原来是这样,的确,这个一贫如洗的家里,只有食物一定要藏好才行。

    “这样一来别人应该发现不了了。”拍拍手,她像是完成了什么大事一样,满足的微微一笑。

    从她刚才的话中,我们得出另外一个信息,这一小袋食物,很有可能是什么摩根草,晒干了之后磨成的粉末状,话说这玩意究竟该怎么吃?

    “我记得爸爸以前最喜欢吃摩根粉做的大饼了。”结果不久之后,小黑炭一句话为我们解了惑。

    “对了,我去外面,看能不能摘些野菜回来。”

    说完以后,小黑炭就往外面跑了出去,我们两个正好需要一些说话的空间,也没有阻止。

    “我说……你会做那个什么摩根大饼吗?”父亲远目中。

    “试试吧。”母亲显得没什么底气。

    “反正到时候失败,就以【啊,五年没有做了,手艺难免生疏】这样的借口混过去。”父亲抱胸点头。

    “呜,扮演母亲……不,应该说扮演贫民,还真是有太多意想不到的辛苦之处。”情绪沮丧的母亲,说出了约好绝对禁止说出口的话。

    “没关系,慢慢就会适应起来。”父亲安慰的拍着母亲肩膀,不过嘴角的微笑怎么看怎么想幸灾乐祸。

    “像老鼠肉啊,虫子肉什么,很快也能做成美味佳肴,吃的津津有味。”

    “呜呜~~”

    母亲发出了更大的悲鸣,突然眼角含泪的抓着父亲的衣襟,拼命将对方像败絮一样整个剧烈摇晃起来。

    “赚钱,快点去赚钱,是男人的话就给我立刻去赚钱,让我们母女两个过上好生活不是你人生唯一的目标,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存在的唯一价值吗?”

    “……”

    感觉我似乎被设定成了十分可悲的父亲角色。

    在父亲的魂魄快要被母亲摇出体外的时候,小黑炭终于回来了,她一手抓着一小扎少的可怜的野菜,另外一只手提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小袋。

    “没有走远,只摘到了这一点。”

    低着头,小黑炭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将零散的野菜放在我们面前,然后提起另外一个小袋子,递给我们。

    “这是……”

    将袋子轻轻一抖,一阵金属脆响,几十个银币和四枚金币被倒了出来。

    “这些钱是我这些年存下来的,哦,有两枚金币,是一个好心的冒险者送的。”小黑炭腼腆一笑,眯着的眼睛,用怯生生目光看着我们两个。

    这可是小黑炭存了五年的血汗钱,当然不能收

    我心里一酸,立刻做出判断……但是不对,我现在是小黑炭的父亲,要以一个父亲的角度思考问题,不能想当然。

    沉思片刻后,我微微一笑:“小黑炭乖,这些钱爸爸就收下了,放心吧,爸爸绝对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轻轻摸着她那水银色的头发,眼角酸楚的几乎涌出了水光。

    第二天就这么过去了,值得一说的还有晚餐,虽然是第一次做摩根大饼,不过毕竟是简单的东西,稍微烤焦了一点,母亲最后还是给这个家做出了第一顿能吃的东西,真的,勉强能够咽得下去,就着小黑炭采来的那一小撮野菜做的野菜汤,父母两人喝的泪流满面。

    一家重逢的第三天,天还没亮,小黑炭就起床跑出去,这当然瞒不过父亲和母亲的感知,偷偷跟出去,走出十多公里之外,发现小黑炭瘦小之极的身影,整个趴伏在草地上,如同在晨曦之前外出寻找食物的小老鼠一般,悉悉索索的,双手不断在泥土中扒着,景色太黑,她不得不将脸几乎贴在泥堆里才能看见东西,就是在如此艰难的状况下,将一颗颗能吃的野菜摘下。

    群魔堡垒是出了名的不毛之地,就算是在郊外大草原,野草也很难生存,更别说野菜,平均几乎搜遍好几个平方的泥土,才能找到一颗可以下咽的野菜,小黑炭一寸一寸地的扒过去,那沾了不少泥土的脸,丝毫看不到不耐烦之色,每找到一颗野菜,就会露出满足的微笑,在衣服上擦了又擦,然后像对待什么稀世珍品一样,小心翼翼的塞入怀里。

    暗中看到这一幕,母亲当场落泪,父亲也是不能自抑,黑暗之中,那悉悉索索的孤独可怜身影,变得越发朦胧。

    小黑炭回来的时候,我们也刚好“起床”。

    “哦,那么一大早的,我们的小黑炭做什么去了?”揉着眼睛,我故作不知的问道。

    “去……去采了一点野菜。”

    低着头,小心的将手中洗好的野菜递出来,脸上身上的泥土也洗干净了,如果不是还有一股浓重的泥腥味传出,如果不是亲眼跟去看见,我们怎么也无法想象,看似轻松的一句简洁回答,还有这双瘦弱小手握着的一小篮野菜,里面竟然包含着一个小孩整整在泥地上扒了将近两个小时,将方圆一公里的草地几乎摸遍的付出。

    “乖,小黑炭肚子饿了吧,妈妈立刻去弄吃的。”

    强忍着又要落下的泪水,我们擦擦眼睛,洁露卡将野菜接过来,迅速的背过身去——她怕小黑炭察觉到眼眶中湿重雾气。

    第二次动手,洁露卡的手艺熟练了不少,当然,也跟贫民的食物实在过于简单有关,野菜只要扔到锅里,放点水烧开就行了,油?调料?鲜肉?有盐味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所谓的摩根大饼,也不过是加点水弄成糊状,然后放到烧红的石板上烤一烤,需要拿捏的只有加水的分量和烘烤的火候,无论食材还是做法,都简陋的可以让人脑海里浮现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样的俗语,就算有维拉丝那样的手艺,也无法做的再好吃。

    依然是一口苦涩难喝的野菜汤,一口粗糙咯喉的摩根饼,解决了早餐,不出意外的话,午餐……呃,抱歉了,大部分贫民似乎都没有吃午餐的习惯和奢余,晚餐,还有接下来几天的早晚两餐,我们的食物都是这些。

    我到是没关系,历练的时候再难吃的都吃过,就是不知道洁露卡……

    “爸爸,今天我做什么好?”

    狼吞虎咽的将一张摩根饼吃下去,并将手上的碎渣舔干净后,小黑炭扯了扯我的衣角,一直低着头的微微抬起,怯生生问道。

    一瞬间,我的眼前仿佛弹出了n个方框,学习礼仪,培养魅力?或是艺术,增加感受?还是理论,提升智力?

    不对不对,这可不是美*女【哔】工厂,我必须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一个贫民的角度思考问题,嗷嗷嗷嗷

    “嗯,随便玩吧。”

    因为心里想着事情,我随后应付道,小黑炭眯着的眼睛里,瞬间闪过疑惑,然后一声不吭的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我和洁露卡来到法师公会。

    要保护小黑炭,仅仅是我想出来的半吊子的“用爱拯救世界”的办法,是行不通的,那只侵入了小黑炭的身体,甚至是灵魂之中的痛苦蠕虫,可不会说“啊,负面感情没了,食物来源断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离开这个可怜的小姑娘的身体,寻找下一个目标吧”这样。

    我们可不敢去奢望痛苦蠕虫的这份善心,贸贸然切断其能量来源,它就算想放弃小黑炭,寻找下一个目标,那么,也会在离开之前,将小黑炭幼小的生命吞噬掉。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为了防止这一点发生,甚至让痛苦蠕虫知道,我们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存在,并且有这个实力将它彻底抹杀,只要它一出来,就会立刻回老家结婚没商量,这样一来,它才会安安分分的继续躲在小黑炭的身体里面,不断吸收能量,以求突破到足以和我们对抗,甚至反过来干掉我们的世界之力境界。

    如今,我想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凯恩说过,苦痛蠕虫这种低级生物,就和野兽一样,内心**完全压抑着那点可怜的智力,再加上它的习性能力,无论是对于暗黑大陆的生命还是地狱里面的怪物来说,都是见之必杀的敌人,所以,这种怪物通常不好命,活不长。

    短寿也就意味着,痛苦蠕虫之中,鲜有强者,而一旦出现强者,比如说入侵小黑炭这条,纯粹能量而言甚至超过再生妖塞尔森的痛苦蠕虫,先不说它智力如何,至少审时度势的保命功夫,绝对是一流,不可能看不清楚现在的形式,一旦出现则必死的形式。

    所以,它不敢出来,不敢加害小黑炭,只能乖乖的躲在里面继续吸收负面能量,以求突破到世界之力,一举扭转形式,这种局面也是我们要造成的。

    一个字,赌,究竟是你痛苦蠕虫先突破到世界之力,还是我们先找到压制你的办法,然后抚平小黑炭内心的负面感情,最终把你逼出小黑炭的体内,决一死战,这是那一天我在洁露卡的压迫下,将自己突然想到的简陋想法说出来以后,经过两个人再三商量和补完,所决定的整体计划,虽然还是很乱来,但并不是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傻蛋亲王殿下……”

    解除了幻术之后,紧跟在身后拉扯着斗篷一角的洁露卡,在沉默许久以后终于开口。

    “如果能省略前面两个字我会非常感激。”

    “那么……**旺盛的亲王殿下……”

    “你这家伙,憋了三天的黄段子终于要爆发了么?给我将所有前缀都省略掉”我泪流满面。

    “那么,亲王殿下”

    洁露卡的口吻突然变得低沉而柔缓,清澈甜美的音线中,仿佛可以听到流水拍打乱石时那隐隐透露出来的似柔而刚强。

    “我想继续上次的任性话题。”

    “嗯?”我把头一歪头。

    “我……果然还是想任性一点,想救小黑炭,无论如何都想救,就算亲王殿下说不行也想救。”

    “哦,是吗?”

    听到这番言辞,我的心不知为何,趟起了一股久久不逝的暖流,就仿佛在冰天雪地饥饿寒冷之中,喝下一杯热巧克力般。

    “听好了,就这么一次哦,我允许你任性到底。”

    凭借着这股暖流的冲动,我回过头,将洁露卡的小脸抬起,发现那双平时用冷静和成熟掩饰的双眼,正闪烁着孩子一样彷徨无助的泪光,不由轻轻在上面吻了一口。

    希望这一吻,能够带给你任性的充足理由——片刻之后,我才察觉到自己的心中掠过了多么难为情的念头,简直就好像在女生厕所门口一手抱着吉他一边深情吟唱罗密欧的台词一样,每次回想起来都会肉麻的一阵鸡皮疙瘩,然后羞愤的直想一头撞死在食堂汤锅中。

    幸好只是在心里想,没有说出来。

    离吻了洁露卡的眼睛,滴答滴答的过了三秒钟后……

    “呼~~呼呼~~~”

    从呆滞的洁露卡嘴里,发出断断续续意义不明的助音词。

    “呼?”

    现在的我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刚刚冒出了多么难为情的念头,而是歪着头,不解的看着洁露卡。

    “怀孕了被禽兽亲王吻了被受孕了要怀孕了要生宝宝了会生男的还是生女的呢?啊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傻蛋洁露卡呜呜呜~~~~~”

    白皙俏脸逐渐变得火红一片,带着羞怯欲绝的神色,洁露卡捂着脸脱兔一般跑开了。

    “……”

    无法吐槽,幸好附近没人,不然我跳到黄河里都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