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城内的警报!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城内的警报!

    “完成个屁呀,不是还有少数落单的吗?”大清早的,老酒鬼的铁拳就迎了过来。

    “这不是只剩下一些虾兵小将了吗?”打着哈欠躲过这一拳,我无责任的耸了耸肩。

    “没有完成就是没有完成,你这么写,要是让那只老狐狸知道真相,那就别想回去过好神诞日了。”

    老酒鬼大吼大叫起来,我说她怎么如此在意,突然就变得严谨起来了,原来是顾忌不久之后的神诞日能不能玩痛快,哼哼,放心吧,无论阿卡拉知不知道真相,你回去以后,都不会有悠闲的日子好过。

    暗地里鄙视了老酒鬼一眼,我将虚伪的笑颜摆上。

    “原来如此,我还从来不知道,卡夏长老竟然是如此认真负责的人呢。”

    “说什么傻话呀,我不是一向如此吗?”

    抱胸点头,就差没从睁大的鼻孔里喷出一股凛然之气的老酒鬼,十分牛x哄哄的这样说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郊外大草原上剩余的小喽啰扫荡任务,就交给您了,负责任的卡夏大人。”

    双手合十,我笑了起来,一口一个肉麻兮兮的卡夏大人,不仅是我自己快鸡皮疙瘩,对面的老酒鬼,似乎也受不鸟了。

    “我早就知道你这臭小子会这样说了。”以一副早有预料的傲然神态,眯眼逼近。

    “老规矩,什么代价?”

    “好说好说。”

    我也眯起了眼睛,老酒鬼的反应不出乎我意料之外,因为这是双赢的事情。

    虽然郊外大草原的扫荡任务,是会比较无聊一点,但是胜在轻松自由,让老酒鬼负责这个,我这边是乐得废物利用,而对于老酒鬼来说,她也正愁着该找个什么正当的理由,在这里多逗留一会儿,对那些冒险者挟恩图报的进行勒索,将最后一滴油水压榨干净。

    因此,双方都没有理由拒绝这个提议,只不过老酒鬼的脸皮厚的实在不行,明摆着现在对她有利,她也不忘记雁过拔毛,在我这里也顺便敲诈上一笔。

    于是一场激烈的讨价还价战,在洁露卡呆滞的目光中拉开序幕,作为罗格第二第三吝啬,自然是哪怕蝇头小利也不会放过,而且同在联盟共事了**年,对于对方是什么德性,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在知根知底的情况下,这场讨论变得格外激烈。

    从大清早直到午时时分,最后,我们两个终于妥协在三坛酒的价格上,老酒鬼带着一脸的痛快和遗憾离开了旅馆,遗憾的是没有从我这个第三吝啬里讨到更多好处,痛快的是,无论是多少,哪怕是一枚金币,只要能从我这里捞到,也是她赢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排行第二我排行第三的原因,修行不够呀,看老酒鬼现在的无耻嘴脸,已经直逼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了,感觉第三名和一二名之间的距离被拉开了,当然,这也不是值得炫耀的排名就是了。

    “输了呢。”

    洁露卡宛如结束访问的道。

    “本殿下只是不想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区区一两坛酒就上。”

    我投以优越感的眼神,没错,我是站在不同的、更高的层次和角度看待这场讨论,不知道时间宝贵的人呀,终有一天会被时间所抛弃。

    “这不是已经浪费了一个早上吗?”洁露卡一针见血。

    “原来如此,亲王殿下一个早上的时间,只值一两坛酒。”

    “……”

    这个……

    我大脑高速运算起来,如果是精灵族的好酒,一两坛也值个几千几万金币不等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换这些钱,值不值,值不值?

    按道理来说,这应该是高的吓死人的薪水,就算是冒险者也拒绝不了,很纠结呢。

    “那么好。”洁露卡一拍手心。

    “用两坛洁露卡秘制的上等好酒,雇佣亲王殿下一个早上怎么样?”

    “拒绝”

    我回答的毫不犹豫,如果是其他人这样说,我或许还会考虑片刻,毕竟报酬真的很高,但是雇主是这黄段子侍女的话,就算是二十坛,两百坛,我也不会同意,这家伙,只需要一个早上的时间就能把我的节操全部倒卖掉。

    “随便问一下,洁露卡秘制的上等好酒,究竟是什么?”

    另外,对于从这无节操的黄段子侍女身上,拿出的任何东西,都要保持警惕,是能安然存活的不二之道,某种意义上来说,和这家伙在一起,比普通人进行原始森林探索大挑战更加危险。

    “别看我这样,其实我也是懂得酿酒的。”

    洁露卡面无表情的拍了拍自己的丰满胸膛,这样说道。

    警惕,当她露出面无表情的模样说着一些可疑话题的时候,绝对要提起平时十倍的警惕应付,因为有九成九,这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是为了掩饰一些不能在受害者面前暴露出来的表情。

    另外那句“别看我这样”,感情原来这家伙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平时是什么一副德性,我就不多吐槽了。

    “别想忽悠过去,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所谓的洁露卡秘制的上等美酒,究竟是什么玩意?”

    我现在的表情,恐怕是如同一头猛虎,警惕瞪着十二头虎视眈眈的豺狗一样。

    “亲王殿下真是一点儿也不失情趣呀。”

    感受到这股无言的认真,洁露卡叹了一口气,松开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嘴唇一抿,微微翘起,逐而透露出一股妩媚动人的气质。

    轻轻在我眼前摇着白皙玉指,那刻意制造出来的魅惑声音,从娇俏的唇口中一字一句吐出:“所谓的洁露卡秘制上等美酒,就是有~着~少~女~一~样~的~味~道~哦”

    “哈~~啊哈哈~~~原来是这样,太珍贵了,我受之有愧,还是算了。”

    乍一听的话,有少女一样味道的美酒,优美之极,仿佛能从酒中感受到淳淳的少女花香和情怀一样,很容易为此着迷。

    但是,这句话从洁露卡嘴里说出,意义就大有不同了,她这句话里的意思,十有**是“真的有少女的味道”,至于这少女味道从何而来,xx汁什么的……你们懂的。

    不是我思想邪恶,是思想必须得跟上洁露卡的无节操步伐,不然很容易被她的黄段子调戏。

    “接下来,还是讨论一下剩余的区域该怎么办吧。”

    在洁露卡不满的娇瞪中,我咳嗽几声,明智的转移了话题,就算是玩东北二人转也好,我可不想陪着家伙一起卖节操,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能感受到一股来自节操危机的压力,难道是被她传染了?

    五大区域之中,群魔堡垒区域的面积大概是最小的,这是因为它只包括了郊外大草原,绝望平原,神罚之城,火焰之河和混沌避难所这几个点,其中混沌避难所又只是一个巨大的宫殿,不能说小,但是和什么什么草原一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恐怕,这里要搜索的面积是库拉斯特的二十分之一都不到,但任务并不见得轻松,库拉斯特虽大,却有三千斯巴达……咳咳,是三千名百里挑一的精灵战士负责,每个小队都有一名伪领域级的队长,中队长和身为大队长的阿姆露迪娜,实力更不是第二世界这边的联盟冒险者可以比拟,这样一支纪律严明,实力强大的队伍,运作起来的效率,就算将群魔堡垒全部的冒险者都加在一起,也远远比不上。

    更重要的是,她们手头上应该有了不少盗版追踪器,也就是洁露卡手中这块骷髅饼干的玩意,还有联盟冒险者在一旁抢饭碗,而最最重要的事情是——库拉斯特那边的任务,无论困难与否,都已经不关我毛事。

    相比之下,群魔堡垒虽然小一点,但是我们一来无法组织起实力强大,纪律严明的队伍,二来手头上也没有多余的盗版追踪器,虽然回收水晶碎片是迟早能完成的事情,但问题就是我现在等不起。

    我的神诞日呀,我的宝贝妻子妹妹还有女儿们呀……

    回过神来,我将严峻的目光放到以下几个区域上面。

    首先是郊外大草原,已经扔给了老酒鬼负责,不过这片区域,只是最简单的,其他几个区域,可没有像郊外大草原那么傻乎乎的怪物,会组织起来,主动送上门给我们剿灭。

    和郊外大草原隔着一条大裂谷,就是绝望草原,这个区域我比较熟悉,不但在前几天和洁露卡小小的去兜过一圈,掌握了那里大致的水晶碎片爆发密度,而且在第一世界的时候曾经数次探索路过,知道在绝望大草原的深处有一只强大的魔王级血肉复苏者,只要将那片区域扫荡了,就等于是捅掉了怪物的老巢,剩余的一些零散碎片,可以以任务的形式,交由其他冒险者去做。

    然后,最令我的头疼的是神罚之城。

    那该死的闪电,每次想起在第一世界的经历,我都一阵头皮发麻,那时候,跟随图拉丁那老匹夫探望矮人族,仅仅是途径那里,可没少挨雷劈变成黑炭,只不过那时还好,有一个悲剧在我之上的菲妮顶住了不少的压力,而现在……

    听说,在第二世界,那里的闪电威力更甚……

    我抱头呜呜的悲鸣起来。

    “怎么,没有抗雷的装备?”

    神罚之城的鼎鼎大名,就算没去过也是能从很多书上获得详细资料的,洁露卡显然就是这类人,大概是看我一动不动的瞪着桌子上用水迹写下的神罚之城四个字,不由问道。

    “有是有……”

    我抬头看了她一样,没好气的回答道。

    “提问,让你带着手套去掏粪坑,你愿意不?”

    洁露卡抬头远目片刻,突然恍然的一拍手心,给人“我有办法了”的感觉。

    我带着一丝期望,看着她。

    “说起【粪】这个字的话,禽兽公爵第四部里头……”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混蛋”

    我大失所望,继续抱头悲鸣起来,我现在要的是可以防雷的方法,不是听重口味的**片段

    还有,将来若是被我找到禽兽公爵的作者,我绝对要把他生撕活吞了。

    “要不,干脆让矮人去吧,反正这一族长年生活在神罚山脉周围,估计是不会惧怕闪电了。”

    想了想,洁露卡难得给了一个好提议,估计是她自己也不想去神罚之城转一圈,那里的闪电可不认你是不是美女,想当初,即使有着我和菲妮这两个大悲剧一路盯着雷劈,琳娅都没能完全的幸免。

    “好是好,不过那些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煽动的,没有足够好处的话……”

    我挠着头,思考起来,矮人那既吝啬而又如同茅坑石头的性格,可真够让人头疼。

    最简单的,莫过于用锻造材料诱惑这些家伙,对于这种铁匠种族来说,一块绝世的材料,比一件完整的神器更有价值。

    撇开神罚之城,还有从未到过的火焰之河,又是迷宫一样的地形,虽然有洁露卡在一旁,不过可惜的是,我们这次的任务并不是通过火焰之河那么简单,而是要回收那里的水晶碎片,她那折翼天使的分析能力,用处并不大,所以估计会在这个区域,花上不少的时间。

    “算了,还是先解决了绝望平原的事情再说吧。”

    越想越头疼,我干脆将桌子上的字迹统统一抹,以一种鸵鸟的心态嚷嚷叫道。

    那个,啥来着,不是有句俗话叫船到桥头自然直吗?

    “出发吧,现在就去绝望草原。”

    我抓了抓头,却是突然想起,貌似自己又忘记了想老酒鬼那混蛋索要具体情报了,不知道绝望平原深处那只魔王级的血肉复苏者,她究竟去了没有。

    可惜,现在哪还能找到她的踪影,估计是添足了酒,屁颠屁颠跑郊外大草原当游侠去了。

    挫败的叹了一口气,我弯着几近呈九十度的腰,有气无力的来到传送阵。

    “准备好了吗?要出发了。”

    虽然是句废话,不过每次外出之前,我还是不厌其烦的对身边所有人这样问道,同时也是提醒自己,小心驶得万年船。

    “好了。”

    听多了,洁露卡都懒得吐槽我了,将盗版追踪器佩戴了上去,上下看了一番,没什么问题,我满意的点着头,踏入传送阵。

    “嘟噜嘟噜嘟噜嘟噜~~~~~~~~~~~~~~~”

    就在这时,突然从背后响起的巨大警报声,差点没有将我的耳膜震裂,脚步硬生生的僵硬在了半空,回过头,目光瞪着连忙将那块骷髅饼干取下的洁露卡。

    太迟了,已经引起周围所有人的注意了,这下要糟,肯定会被这些家伙误认为我们是什么奇怪的邪恶组织成员。

    “怎么在这里响了,坏了吧,这玩意。”

    我用怀疑的目光盯着骷髅饼干,看,盗版终归是盗版,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主人的脑袋才是,应该好好修一修了。”

    对于我质疑精灵族魔法水平的态度,洁露卡给予了毫不留情的痛击。

    顺便一说,出门在外,身边有人的时候,洁露卡是叫我主人,毕竟亲王殿下这个称呼太惹眼了,主人虽然也很惹眼,但并不是没有,被别人当成“强迫自己的妹妹or妻子穿着侍女服叫自己主人”,或是“强迫自己的妹妹or妻子穿着侍女服叫自己亲王殿下”,这两种变态,你选哪种?反正我是选了前者。

    话说为什么会被别人这样误会来着?为什么别人就不信洁露卡的确是个正经八百如假包换的侍女,而我是她的主人来着?

    这些问题,其实可以统归到一起回答——你见过亲密的拉着主人的斗篷或袖口紧贴在后面的侍女吗?

    大概是——没有

    于是,我变成了……不,是被误会成了变态。

    等等,跑题了,现在说到哪了?对了,为什么这块盗版骷髅饼干会在这种地方发出如此巨大的警报,这里是哪里?群魔堡垒传送阵,接近于整个城中央的地方,难道群魔堡垒已经沦陷了。

    看看周围一脸莫名其妙的不明真相围观群众,这么看都不像是披着人皮的怪物样子,我一拍手心下定结论。

    吃饼吧

    啊哈哈,看到第一天的月票如此给力,其实小七是动了一点争夺分类前六的念头,那可是一千块奖金唉,不过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要争夺这个可不是天天喊月票就行了,加更求月票什么给力措施是绝对不能少,这样小七累,大家也累,还是保持平和形态,摆好板凳坐看这个月的排行榜风云变幻好了。

    ps: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月票还是得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