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女王是山寨头子?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女王是山寨头子?

    “哼嗯,到了外面再说吧,这可是只有在实战之中才能体会到好处的东西。”

    将宛如在闪闪发光的紫色长发轻轻一扬,状似很了不起的双手叉着腰,挺起那有着丰硕沉实分量的胸膛,这黄段子侍女万分得意的说道。

    真是的,又不是你造出来的,有什么好得意洋洋。

    我心里抱怨着,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如果这是真的话,能够提早多少天回去和宝贝妻子们相聚,就得看现在黄段子侍女的心情了,也罢,就暂忍一忍,不吐槽了。

    “现在就要去吗?不等去老酒鬼那里,弄些更详细的情报再说?”

    从旅馆出来,我抱着疑问,我一路问道。

    回过头,白皙笔直的手指指着我:“亲王殿下请放心,有了跟踪魔导器,根本就没有那个需要,那种靠不住的女人,就让她和一捅即破的处【哔】膜一样,消失在哪个窄小黑暗潮湿的洞穴去吧。”

    夸张的用手臂在胸前比了一个大圆,洁露卡如是说道。

    “……”

    出现了,本年度最黄最暴力的黄段子出现了,我该告这家伙性骚扰么?

    阿卡拉想的十分周到,来到这里后,已经为我们开通了传送阵的暂时使用权,害我都有点心痒痒的,想直接传送到火焰之河,看能不能和大菠萝来个亲密接触了。

    可惜,洁露卡并未准备火焰之河到混沌避难所的地图,我们可没有那个闲心,花上十天半月在火焰之河兜转,所以只只能作罢。

    第一站的目标,实验场所,是绝望平原。

    话说这样好吗?直接跨过郊外大草原来到这里,会不会给其他人一种“哇,这两个家伙超随便,一点而也不按照规矩办事”的感觉,果然还是得从群魔堡垒直接外出比较好吗?

    洁露卡并未理会我内心现在的无聊小小的纠结,黑白相间的侍女服带起背后的白色蝴蝶结系带轻轻飘舞,直接从身边经过,先一步跨入了传送阵里面。

    “……”

    算了,还是下次等有机会,参加狩猎计划再说吧,到了这里,经历过第一世界群魔堡垒的冒险者,对狩猎计划都应该不陌生了,简而言之就是攻城战什么的,群魔堡垒这边的怪物,也和冒险者一样,格外热血好战呢,再加上可以无限重生,它们没有任何理由必须安安分分呆在自己的老窝里面。

    从传送站里出来,入目的是绝望草原,这是废话。

    这片一望无际,除了石头、黄土和阴蒙蒙的天空以外,就别无所有的荒凉平原,就仿佛一片巨大的死域,充满了荒废和死沉的气息,当然,这里带给人最大的震撼,其实并非眼前毫无生气的视觉,那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呼啸风声,带着无数凄厉绝望的哀鸣在耳中不断回响,往往不经意之间,你仿佛听到了一个凄凉哀伤的故事一般,眼睛不知不觉的湿润起来了。

    绝望草原的名字,因此而得名。

    从传送站里走出来,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已经逐渐可以看到少数怪物的身影,在那灰蒙蒙的远处,宛如丧尸神智的腐尸一样毫无目的四处游荡了。

    “现在该拿出来了吧,洁露卡大人,你那神秘的追踪道具。”

    我早就忍不住,见现在到了四处无人,可以做很多很多坏事的最佳环境,不由露出灰大狼的爪牙,不怀好意的盯着洁露卡,如果她再敢吊胃口,可别怪我不客气的施展出传说中最恐怖的怀中抱妹杀,让真实面目是胆怯怕生的她哭个稀里哗啦。

    “真是的,亲王殿下总是那么急色,事前如果不好好培养情调,就算原本是百依百顺的贴身侍女,最后也会偷光城堡里的金银财宝和管家一起私奔哦。”

    “什么呀你这家伙……”

    如果说我没有情调的话,那这黄段子侍女绝对是情调杀手。就算是在烛光点亮的昏暗房间里面放着柔软巨大的水床摆着凌乱的枕头棉被纸巾盒上面坐着身穿性感睡衣若隐若现的迷醉美妇,这样暧昧情调的环境里,只要这家伙说一句话,也能立刻将之神奇的扭转成东北二人转的舞台现场。

    不过好歹,她没有继续吊我的胃口,而是从怀里(我说你就不能好好将重要的东西放到物品栏里吗尤其是内衣啊混蛋)掏出什么,宛如超人变身时高高举起的那啥一样,十分牛气哄哄的举于头顶。

    “哦哦哦哦~~~~~~~”

    被洁露卡的气势所慑,我张大嘴,发出意义不明的赞美叹息。

    目光落到那被供奉着,高举起来的玩意上面,顿时泪流满面。

    一个骷髅轮廓的道具,简单来说,是那种放在掌心上看的话,像是一块圆圆的饼干,但是将正面对过来,才能发现饼面上原来还有其他修饰——这是一个掌心大小的卡通化骷髅……饼干?

    能吃吗混蛋,说起来被洁露卡叫醒之后就直接出来了,我还没吃早餐呢。

    等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把混蛋,这熟悉的既视感……版权方面真的没问题吗?上次的龙【哔】雷达已经是在玩擦边了,精灵法师们,小心有一天你们的头头阿尔托莉雅,会因为版权问题而被当成山寨工厂的老板、山寨市场的幕后黑手而被捕入狱哦,说不定会被当成狮子关进动物园里去,这样也没有问题吗?

    姑且放下这个不说,我从洁露卡手中接过泛着金属冷质的骷髅饼干,看了看,慢慢的,因为咕咕叫的肚子所产生的美丽诱惑,它逐渐变成了一块香喷喷的饼干,于是我直接塞到了嘴里。

    “咔嚓~~~”

    “碰————”

    结果立刻就被朝阳之剑给砸了。

    “傻蛋亲王,这可不是吃的东西。”闪电式的将追踪魔导器从嘴里夺回,洁露卡鼓着脸蛋直瞪我。

    “我饿了。”

    一边摸着肚子,一边揉着被砸的通红额头,咧了咧生疼的牙齿,我颇为无辜解释起来,没吃早餐是谁的错?

    虽然感觉没什么必要但还是说明一下,第一道声音,是我的牙齿崩溃的声音,如果是作为一块可以让不小心被它的外表所蒙骗而一口咬下去导致牙齿崩断的恶作剧饼干,这样凶残的存在的话,那群精灵法师们到是发明了十分了不起的东西。

    当然,我个人是不建议将追踪魔导器做成这副模样,知道吗?如果刚才的不是我,而是小幽灵的话,那么现在的结果,只能摆脱库拉斯特那边再做一个出来了。

    擦干净上面的口水,洁露卡为我解说这个追踪魔导器的用法。

    “简而言之,就是当靠近水晶碎片的时候,会发出警报就是了。”

    “喂,也太简单了吧,照顾一下观众的心情呀混蛋”

    “好吧,真是的。”一副拿我没办法的样子,洁露卡继续说道。

    “的确,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注意。”

    “哦哦。”

    “那就是它的启动开关。”

    “怎么?启动开关怎么了?”

    被洁露卡制造的紧迫气氛所感染,我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

    “其实呢……”

    “究竟是怎么了,你到是快说呀。”

    “这还真是难言之隐啊,事实上,因为研究者的特殊爱好,开关的启动设计方式比较特别,得这样……”

    这样说着,洁露卡将手中骷髅饼干形状的追踪魔导器,带在头上。

    哦,原来这玩意是发饰呀,这一刻,我不由深深的为这个追踪魔导器一波三折的功能感到震惊。

    等等……吐槽的方向有误吧……

    “而且呢。”

    洁露卡继续说着,得意的指了指已经被带在她头上的发饰型追踪魔导器,轻巧的转起了玉指。

    “而且,一定得带在脑袋左侧才行,不然的话是不会启动开关的。”

    “坑爹呀这是”

    我重重的将心灵之中排成多米诺骨牌的茶桌一口气全部掀飞。

    适可而止吧那群精灵混蛋们,究竟得侵权到什么地步才能满足,究竟得山寨的多精细才会停手?

    我觉得精灵族现在所面临着的最大问题,不是种族的日益衰落,而是愤怒的版权所有者的控诉。

    “怎么了?”

    洁露卡歪头看着我,对我表现出来的爆槽怒气值表示严重不解,这种事情也不能和她好好解释,说到底,罪魁祸首还那些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尽会捣鼓出一些奇怪的、偏偏能准确命中他人版权的功能的精灵研究法师们。

    “最后,根据水晶碎片的远近,和水晶碎片爆发的能量大小,发出来的警报声音大小也不一样。”

    “完了?”

    “完了,反正信上就是这么交代的。”摆出一副端庄侍女姿态的洁露卡,点点头。

    “那我们走吧。”

    黑着脸,我大步踏出,感觉再呆下去的话,原本就因为没吃早餐的空乏身体,会因为接连的吐槽而导致虚脱。

    “嘟噜嘟噜嘟噜嘟噜嘟噜~~~~~~~~~”

    突然,被戴于脑袋左侧的骷髅头,那黑色的,占据了三分之二面积以上的卡通骷髅眼眶,光芒闪烁,并发出微妙的尖细警报声音。

    “真是太神奇了,没想到立刻就派上用场了。”洁露卡摸了摸脑袋左侧,发出惊叹。

    这时候,我默默的回过神,大手摁在洁露卡肩膀上,太起头,脸庞已经洒满了悲壮的热泪。

    “在风头过去之前,就让阿尔托莉雅好好躲在哈洛加斯雪山深处吧,不然绝对会以【盗版头子】的罪名而被捕入狱。”

    洁露卡莫名其妙中……

    虽然眼下的追踪魔导器,并未像龙【哔】雷达一样,能够指明一个大致的目标方向,但也不碍事,只要多尝试跑几个方向,如果感觉警报声明显变大,或者变小,那么就是正确或者相反的方向了。

    在追踪魔导器的帮助下,很快,我们就在离发出警报声位置差不多十公里外的地方,发现了这次的目标,一只十分无辜的被卷入事件之中,正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而且倒霉的遇到了我们的第三世界厄运骑士。

    就连它的进阶体精英级地狱骑士都被斩首,去去一个普通级的厄运骑士,自然是不在话下,只是眨几下眼的功夫,就留下一瓶超级治疗药剂和几十枚金币,回真正属于它的地狱去了。

    “小角色而已。”

    咂咂嘴巴,我和洁露卡都摇起了头,这种程度,甚至比不上来上一队魔化的怪物。

    不过这一次出来,也只是测试用意,看看这块骷髅饼干,究竟能发现多远地方的水晶碎片,同时,学会根据声音判断水晶碎片爆发出来的能量大小,仅此而已。

    回收了这枚厄运骑士的水晶碎片以后,我和洁露卡继续以绝望平原传送阵为中心,开始逐渐扩大搜索范围,大概真如格力欧所说,在老酒鬼仅值5000枚金币的脸颊劳动力下,群魔堡垒这边的水晶碎片事件,已经开始呈平息之势,刚才的厄运骑士只是瞎猫撞上死老鼠而已,接下来,我们足足走了一整个上午,才迎来第二次警报。

    这一次,是将近十二公里外(由洁露卡得出来的貌似十分可信的数据)的一群魔化喷吐尸体怪,这种怪物,大概是整个群魔堡垒最恶心的怪物了,肌肉结实的四肢,肥大的肚子,宛如灯笼一样通红的眼球吐出,嘴巴长满细小的触手,里面满是利齿,吞噬尸体的时候会发出鼓风管一样的沉闷声音,实在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言辞,才能去形容这种怪物的恶心,和它相比较的话,即使是罗格营地里的丑陋怪,都显得有那么几分特殊气质了。

    魔化之后,一群二十多只喷吐尸体怪,那丑陋的大嘴就宛如抽了风似地,以极高的频率吐出带着能让冒险者致死的腐蚀效果的恶心液体和肉块,二十多只这样的怪物,屁股凑在一起围成一个圈,那真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远程**恶心攻击,一般的冒险队伍遇上了,估计只能落荒而逃。

    结果因为实在太恶心了,有那么点洁癖的洁露卡,在我出手之前就已经抓狂,朝阳之剑隔着远远一记空劈,立刻就将喷吐尸体怪的坚固防御圈炸开,然后冲上去,朝阳之剑一通猛挥,等停下来以后,地上已经满是一段段被锋利巨剑轻松斩断的肢体,四处散落,绿色红色的液体混杂在一起,简直比粪坑还要恶臭和恶心……

    好吧,本来是够时间的,朋友打来一通电话,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结果……

    ps:月票很给力呀,希望五月月初也能如此给力,谢谢大家了,小七很感激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