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九章 绝地碰撞!
    第一千零九章绝地碰撞!

    其实,如果情非得已,再生妖塞尔森并不愿意冒个这个险,这也是为什么它犹豫了如此许久,才做出这个决定。

    来憎恨牢笼第三层惹墨菲斯托魔神的分身,风险并不比和那只该死的布偶熊战斗小,但是再生妖塞尔森现在已经别无选择,走投无路。

    原本,还怀着一丝侥幸,就算不来这憎恨牢笼第三层,去招惹大魔神墨菲斯托的分身,只要能在库拉斯特细细搜索,也总是能凑到让它提升至领主境界极致,直至接触到魔王境界边缘的实力。

    但是就在这几天,它数千年来经历过无数战场所锻炼出来的敏锐直觉,突然发出危险的信号,虽然很模糊,但是再生妖塞尔森却坚信无比,曾经正是许多次相信了这种若有若无的危机感,才让它逃脱必死之局,达到现在这样的高度。

    它很聪明,只是略微一想,就猜测到了这种危机感的信号来源,在库拉斯特区域,也只有那只该死的布偶熊才能给它造成危机感,虽然它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按道理来说,那只布偶熊即使比自己强,也局限于领域实力,根本就杀不死自己,根本就无需害怕。

    但是每当想起敌人,尤其是那双玻璃色的熊眼睛,再生妖塞尔森还是不由自主的泛起一种冰冷森然感,内心的直觉在疯狂发出警报——这家伙,这只布偶熊,有能力杀死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它最后选择了逃遁的原因,并非被四天四夜的战斗打怕了,再生妖塞尔森的精神意志还没有脆弱到这种程度,而是被这股危险信号催促的不行,如果再不走的话,说不定自己真的会……

    这怎么可能呢,对方只不过是一个领域级的对手,之后,每当再生妖塞尔森想起当时的感觉,都会想着故作大笑三声,试图说服自己,排除内心的疑虑,不过到最后它都没能笑出来,对方给它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所以,它,再生妖塞尔森,才来到了这里,招惹大魔神的分身,风险很大,这一点它很清楚,但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它连一丝机会都没有,对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在背后追踪的很紧,自己速度远远比不上对方,这样逃下去,迟早有一天也会丧家之犬似的被拦截在什么地方。

    脸色一沉,再生妖塞尔森将已经被吸干的火花之拳布瑞尔,像扔垃圾似地扔到前面的血池里面,散发出滚热狰狞之气的血池,随着火花之拳布瑞尔的尸体掉落,立刻冒起无数的血泡,仅仅在瞬间就将尸体吞噬。

    血池的正对面,那被血雾所笼罩起来的地方,就是墨菲斯托的王座,两边分别有一条通道,由【空虚之指维恩】和【龙手马弗】守卫,它们曾经都是古代库拉斯特的议会成员之一,可惜最终还是被大魔神墨菲斯托的力量所侵蚀,率领其他议会成员,变成了它忠诚的亲卫队。

    当然,再生妖塞尔森对这些没有兴趣,也无所畏惧,如果它们是第三世界的真身,或许再生妖塞尔森只能远远的躲到一边去,但分身的话……只不过是它摄取水晶碎片能量的牲畜而已。

    随意选择了一条通道,进入大厅的旁殿,首先出现的倒霉蛋是空虚之指维恩,本来同为怪物,应该不至于立动干戈,不过身为小boss分身的空虚之指维恩,好歹智商要高一点,察觉到了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意,不由怒吼一声,一瘸一拐的冲了上去。

    瞬杀片刻之后,同样被吸干的空虚之指维恩,失去了色彩的尸体掉落在地。

    接下来是……

    目光落到对面,再生妖宛如一个风度翩翩的杀手般,不疾不徐的从原路返回,迈向另外一边的通道。

    龙手马弗也难以幸免,让冒险者闻之色变的它们,被再生妖塞尔森的利爪贯穿胸膛,高高的举起,滴答滴答的鲜血,顺着插在胸口上的干枯手臂流下,飞溅了一地。

    这样一来,只要再收集了墨菲斯托那里的水晶碎片,应该就差不多了。

    感受到身体充斥着越发强大的力量,那张一直紧绷的腐烂面庞,突然露出一个恐怖狰狞的笑容。

    哦?

    就在它迈出脚步,准备前往墨菲斯托大殿的时候,眼角突然瞄到了一件有趣的玩意。

    是一把剑,散发着暗金色泽的剑。

    那些人类冒险者,将这种玩意,称之为暗金武器吧,看上去比自己原来那把爱剑还要结实的样子。

    对于它来说,是白板是暗金并不重要,只要够结实就行了。

    再生妖塞尔森停下脚步,将地上的暗金长剑拾起,挥舞几次,感觉不错,虽然尚不如原来的武器顺手,毕竟那把已经用了好几百年,惯手了,不过,这把剑的话,那只该死的布偶熊应该没办法轻易折断吧。

    想起那双凶残的手臂,强如它也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强行从脑海里抹去,沉下心神,慢慢的朝墨菲斯托大殿走去。

    墨菲斯托的老巢近在眼前,再生妖塞尔森已经感觉到了一股非常奇妙的,让它压抑和恐惧的气息。

    普通的人类冒险者是感觉不出来这种气息,只有同为地狱一族的再生妖塞尔森,才能察觉得到。

    并不强,但是充满了纯正和威严的魔神气息,正从前面的正厅之中传出,在那未知的空间里,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坐在那里,轻轻眯着眼睛,俯视苍生。

    正所谓虎死余威在,大魔神墨菲斯托的名头,和它与生俱来对地狱一族的威压,就算只是一具分身,依然能让强于它数十倍的再生妖塞尔森,露出惧怕神色。

    如果再生妖塞尔森的躯体,还具备这种汗液的分泌功能,那此时此刻,它恐怕已经是满头是汗,身体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虽然不知道什么理由,墨菲斯托并不介意人类冒险者拿它的分身当初是踏脚石,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位恐怖的地狱之主,恶魔君王,也一定会允许它这样做。

    要是因此被迁怒的话……从此以后,暗黑大陆和地狱都将无它再生妖塞尔森的容身之地。

    缓缓颤抖的推开大门,浓郁的元素气息扑面而来,墨菲斯托,这个擅长操纵元素力量的大神魔,它的分身高高站立在台阶之上,仿佛已经知道再生妖塞尔森回来似的,在对方推开门的瞬间,回过神,笼罩在元素之雾中的深渊双目,投射过去。

    不需要任何的语言,战斗打响,墨菲斯托宛如主干一样的爪子轻轻一挥——法师的四阶技能,连锁闪电

    轻轻一扫——法师的五阶技能,暴风雪

    然后,双爪往地上虚按——法师的一阶技能,闪电弧。

    别看只是只是区区一阶技能,和墨菲斯托交过手的人都知道,这些铺天盖地的闪电弧不简单,比暴风雪和连锁闪电还要恐怖,有冒险者细心去留意过,眼前宛如闪电海洋般的电弧,相当于巫师的二十级技能等级以上的闪电弧威力,没有装备上绝高的抗闪电装备,根本连近墨菲斯托的身都不可能。

    仅仅是挥手之间,墨菲斯托分身就施展出了威力浩大的三连招,完全覆盖了每一寸死角的闪电和冰雪,宛如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般向再生妖塞尔森撒去。

    但是,再生妖塞尔森的神色巍然不动,仿佛这些能够轻松将冒险者置之于死地的闪电和冰川,只不过是一些泼洒过来的水珠而已。

    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大到即使是墨菲斯托的分身,亦不能对再生妖塞尔森造成什么伤害,如果不是顾忌大魔神的身份,再生妖塞尔森对付眼前的分身,并不会比对付前面那些虚空之指维恩和龙手马弗来的艰难,抛去魔神的身份,在它眼里,墨菲斯托的分身只不过是更加皮粗肉糙一点的兔子。

    在这些魔法就要落到它身上的一瞬,再生妖塞尔森动了,看似无法躲过的天罗地网,被它轻松的一剑破开,身影化作数道残影,闪至墨菲斯托身后,一剑劈下。

    “嗷嗷嗷——”

    领域级的一剑,立刻让墨菲斯托的分身大声怒吼起来,触手返身一击,带着浓浓的冰冻魔法元素向再生妖塞尔森头顶拍下去。

    可惜它拍到的只是一道残影而已。

    将墨菲斯托的分身玩弄于掌心,再生妖塞尔森心里却泛起了一股恨意,这种情形,让它想起了自己在和那只布偶熊在战斗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不是就眼前的墨菲斯托分身吗?

    差距,原来如此之大。

    但是现在不同了,只要将眼前的墨菲斯托干掉,吸取到足够的水晶碎片力量,自己就能一雪前耻了

    内心被无尽恨意和复仇的快意感所充斥,再生妖塞尔森终于抛下了心中最后一层顾虑,丢舍了手中最后一份犹豫,全力出击

    漆黑的领域张开,将整个魔神大厅覆盖,分别象征着精力光环和神圣冰冻光环的黄白两色光芒,也从再生妖塞尔森脚下不断散发,毫无保留,它发动了攻击,只求快点得到力量,将心中恨之欲绝的敌人干掉。

    在拥有领域高级实力的再生妖塞尔森全力攻击下,墨菲斯托分身也没坚持多久,便已经奄奄一息。

    “只要吸取了你身上的水晶碎片力量,我就能达到最终之境,原谅我吧,墨菲斯托大人。”

    掐着墨菲斯托的喉咙,将它高高提起,眼睛尽是疯狂之色的再生妖塞尔森喃喃道,然后一爪插入对方的胸膛里面,疯狂的吸收着力量。

    “孜孜、孜孜孜……力量,强大的力量,我已经是天下无敌了。”

    感受到从爪子里传来雄厚的能量,再生妖塞尔森心中一喜,忍不住快意的大声咆哮起来。

    忽然,在下一刹那,一股无穷无尽的威压将整个空间冻结,整个魔神大厅,似乎就连时间也静止下来,再生妖塞尔森依然保持着那副滑稽的得意忘形仰天大笑状,一动也不能动。

    “只不过是区区蝼蚁,也敢以下犯上,不知死活。”

    墨菲斯托原本奄奄一息,就要合上的眼皮,突然慢慢睁了开来,那双雾气笼罩的深渊瞳孔,就宛如星空宇宙一般深邃,宛如历经亿万年沧桑,不带任何感情,看着再生妖塞尔森,就宛如看着路边一颗石头。

    没强大的力量,仅仅是里面散发出一丝魔神威压,就将对方的身体凝固起来……

    ……

    “看来我们还是来迟了一步。”

    崔凡克中心的议会大厅里面,见着满地的议会成员尸体,洁露卡和希尔曼雅露出担忧之色。

    “亲王殿下,您看……”

    “金色铠甲,哈哈哈,发达了发达了,再生妖塞尔森那家伙,竟然连这么好的东西都忘记收拾了。”

    某个傻蛋正在议会成员的尸体之中穿梭,抱着一件金色铠甲大流口水。

    “……”

    “呜哇,你干什么?”

    狼耳朵一抖,敏锐的察觉到破空声,我连忙闪身,在千钧一发之间,一把散发着朝阳绚丽色彩度巨剑,插在了刚才自己屁股扭动的地方。

    这家伙……

    “手滑了。”

    洁露卡一点也没有悔过之意的漠无表情道,希尔曼雅则是在一旁苦笑,不知道该帮谁才好。

    “亲王殿下,我认为现在不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得尽快追上去。”

    “没关系没关系,也不在乎这点时间了。”

    我摇头罢手道。

    “难道亲王殿下已经有了十全之策?”

    不单是希尔曼雅,就是洁露卡也是眼睛一亮,这个傻蛋……偶尔的偶尔也是十分可靠的。

    “没有。”

    将一只鬼鬼祟祟躲在远处,试图往我们头顶上扔暴风雪的海尔奥芬特(教堂司事的终阶体)干掉,我自豪的两手叉腰,挺起胸膛对她们说道。

    “用什么话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好呢?反正,我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管它来的是领域级的干尸,还世界之力级的干尸,也不会因为这一点点的时间而有所改变。”

    “虽然很有道理但是这副自豪的样子却十分让人火大。”

    洁露卡鼓着小嘴,小声嘀咕起来。

    “乐……乐观一点总是好的。”

    希尔曼雅总是一副死忠的家仆模样,站在对方那边。

    “这真的能叫乐观吗?”

    洁露卡看了希尔曼雅一眼,她突然意识到,对方是不是被那傻蛋亲王的傻气给传染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