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零二章 作茧自缚的黄段子侍女
    第一千零二章作茧自缚的黄段子侍女

    “那个……希尔曼雅是怎么回事?”

    突然一般的神展开,我有点反应不过来,看着在阿姆露迪娜为我们准备的帐篷旁边,开始扎起另外一顶小帐篷,似乎要加入到这场篝火舞会里面的希尔曼雅,我悄悄探过头去,附耳洁露卡问道。

    记得……在希尔曼雅来的时候,的确是打过招呼,说是什么……她已经和阿姆露迪娜打过招呼,然后诚恳的向我和洁露卡请求,因为事情太过突然了,当时一下子就迷糊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反应过来之后,脑海里面立刻就浮起了问号的海洋。

    现在,我的记忆依然停留在晚餐后和洁露卡的对话里,所以称之为神展开一点儿也不为过。

    “虽然我很理解亲王殿下现在因为第三者出现而导致晚上夜袭贴身侍女的计划破灭的沮丧心情,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轻轻合着双眼,这黄段子侍女状似也不大爽的样子,小声嘀咕道。

    “……”

    不,你一点儿也不理解我的心情,比起你,我更宁愿让希尔曼雅呆在身边,这样或许会比较安全一点。

    “那么以后打扰了。”

    麻利的扎好帐篷之后,希尔曼雅走过来,肃然朝我们行了一礼。

    “哈……哈哈,希尔曼雅,先坐下来吧,和我们说说是怎么回事?”

    我苦笑着招手让希尔曼雅坐下,问道。

    “咦,难道是我刚才解释的还不够详细吗?”

    希尔曼雅困惑的看着我,依然笼罩着浓浓哀伤的眼睛,透着坚定无比的色彩。

    “那么请允许我再说一遍,我希尔曼雅,将履行之前的承诺,从此以后将抛弃精灵的身份,誓言跟随在亲王殿下左右。”

    “……”

    大脑不能思考中,三秒钟过后……

    咦?

    总算反应过来了,琢磨着希尔曼雅的话,我摁着两边的太阳穴,深深的将脑袋埋在了膝盖之中,泪流满面。

    谁能告诉我,我现在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

    “那个……希尔曼雅,你的仇人现在还不是活着吗?我并没有给你报仇,所以那件事还是算了。”

    第一招,推。

    “的确如此,但是,亲王殿下为了帮我报仇而做出的努力,那份浩海星辰一样的心意,我已经确实感受到了,而且,我相信亲王殿下一定能够做到。”

    努力?

    我将不断抽搐着的眼皮子眨向洁露卡,该不会是这黄段子侍女给她灌输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虽然的确是包含着帮希尔曼雅报仇的想法,但这只是次要的次要,哪来的什么努力?

    洁露卡摇了摇头,紫色的眸子看起来也是迷茫不已,不像在演戏,那么事情就神奇了,究竟必须要什么样的神思维,才能将我的所有行动都看成是在为希尔曼雅报仇呢?

    “希尔曼雅,你大概是误会了……”

    “亲王殿下不必谦虚,您越是谦虚,越是让我感到羞愧,像我这种什么事情都做不到的人,或许就连跟在亲王殿下身边的资格都没有,竟然还要厚着脸皮提出这样的请求。”

    “……”

    一句话堵死,想要解释立刻就被她一句话给堵死了,在经历过一场这样的剧变之后,希尔曼雅的心灵已经多了一份坚毅和固执,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样子。

    “是的,无论是骑士,随从,下人,或是贴身侍女,都可以,请亲王殿下务必满足我这份任性。”

    “啊……啊啊……”

    呆滞的大张嘴巴,从里面发出一些无意义音节,我僵硬的转过头,向洁露卡投过求救目光,这时候拜托帮我做点什么吧,是我的贴身侍女的话,就请为主人分忧吧

    “咔嚓————”

    结果头转过去,刚好看到一直被这黄段子侍女把持着的烧火棍,发出一声悲鸣,就这么硬生生的被她两只小手给扳断了。

    不好,这家伙身上也在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而且比希尔曼雅还要强力,我这个傻蛋,竟然在向更危险的家伙求助

    现在,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盘踞着咆哮老虎和怒吼巨龙的巨岩下面的一只瑟瑟发抖的浣熊。

    这……这究竟是什么奇怪的展开呀混蛋,我究竟得罪谁了?

    “亲王殿下”

    希尔曼雅突然站起来,上前几步,朝着我单膝跪下,深深的低下头并伸出一只手。

    “……”

    该怎么办?

    嘴角连续抽搐,不得已,我只好向更加危险的巨龙童鞋发出求助目光。

    不能不答应,不管怎么样,先将她安抚下来再说吧,这可是精灵族最高的礼节,要是拒绝的话,希尔曼雅绝对会黑化的。

    洁露卡嘴唇微微颤动,传递过来这样的信息。

    但是——

    还……还有什么吩咐吗尊敬的洁露卡大人?

    一瞬间从洁露卡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魄力,让我心惊胆战。

    禽兽公爵系列第二部的结局,按照法则的规定,任何人身边只允许有一个贴身侍女,但因为禽兽公爵三心两意,竟然想再立一个,结果遭到了法则的惩罚,第二天,他出现在了早餐的肉汤里面,被他的贴身侍女亲手捧出来……

    “……”

    有……有这回事?法则竟然做出了只允许一个贴身侍女的限定?这得上帝无聊到什么程度才会做出这种事情,你确定凶手是法则而不是禽兽公爵原来的贴身侍女?我怎么从里面闻到了柴刀和鲜血的味道,还有,为什么每个结局总是那么猎奇,这究竟是禽兽公爵系列还是悲剧公爵系列?最后,我觉得比起希尔曼雅,更容易黑化的是你才对……

    战栗的一口气在内心吐槽完毕,我点点头,这黄段子侍女的意思就是不允许出现和她属性重叠的人物吧,还真是个固执的小说迷,知道了知道了。

    但是,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面对希尔曼雅的举动,对精灵族的礼节仅限于一些最基本的还有结婚的知识的我,继续发出求助信号。

    接住那只手,在手背上亲吻一口就行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黄段子侍女的嘴巴微微鼓了起来。

    好……好吧。

    按照洁露卡的说法,我上前一步,弯腰将希尔曼雅伸过来的小手握住,在上面迅速的亲吻了一口,总觉得好像是蛮熟悉的礼仪。

    “谢谢,亲王殿下,满足了我那么无礼的愿望。”

    站起来希尔曼雅擦擦眼角泪痕,似乎完成了什么一件大心愿般。

    现在的希尔曼雅已经完全丧失了未来的目标和动力,她现在的举动,与其说是完成承诺,倒不如说是给自己一条可以继续走的道路而已。

    还真是有点任性啊,我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一直跟在亲王殿下身边的话,只会成为殿下的困扰,但是至少,请允许在这段时间里,让我追随身边,虽然在战斗上我帮不了任何忙,但是对于追踪却很有自信。”

    “好吧,暂时就这样吧,等我离开以后,你就继续呆在精灵族里,反正我和阿尔托莉雅是夫妻,效忠于我和效忠于她没什么区别。”

    “是的,亲王……啊,主人,按照人类那边的风俗,应该是这么叫吧。”

    “不,你还是叫我亲王殿下好了。”

    我顿时泪流满面,要是希尔曼雅这一声主人,让其他精灵听到,还不知道要想成什么样子呢。

    “好吧,大家也累了,休息去吧,阿姆露迪娜队长已经说了,追踪道具大概明天早上就能做好,所以出发时间应该就在明天了,大家好好休息,接下来可没有多少这样的悠闲时间了。”

    我拍拍手掌吩咐道,希尔曼雅恭敬的应了一声是,立刻就回到了她的帐篷里面,留下我和洁露卡面面相窥。

    “我一定是按下了什么奇怪的开关。”

    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我无力呻吟道,现在想想,其实黄段子侍女还是有优点的,至少她跟在身边,我不必摆什么架势,想吐槽就吐槽,想otz就otz。

    算了,睡觉吧,说不定一觉起来,会发现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梦而已。

    带着逃避现实的想法,我将毛毯一拉,在篝火旁边卷起了毛毛虫。

    “呼呼……呼……呜呜,别……别咬我的头……”

    上次被抓个正着,洁露卡开始吸取经验教训,仔细留意起来,最后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这傻蛋开始梦呓的时候,就是熟睡的时候。

    于是,听到对面发出这样的傻蛋式梦呓之后,洁露卡放下烧火棍,神色一正,是时候了。

    凑前……凑前……看着近在眼前的傻蛋睡脸。

    轻轻的用食指在熟睡脸上捅一下。

    真是个毫无防备的傻蛋,如果是冒险者的话,被这样靠近应该立刻惊醒过来才对,现在却连手指在脸上捅着也醒不过来,真怀疑这傻蛋究竟是不是领域强者。

    还是说,是因为已经完全放下了对自己的防备心?

    洁露卡红着脸蛋,果断相信了这种判断,应该说,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第二种解释才对。

    不行,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这傻蛋,竟然真的将希尔曼也拉入队伍里了,都已经有了贴身侍女了还不够吗?贪心的家伙小心被一百匹马踹死。

    两只小手泄愤的在那张毫无防备的睡脸上,轻轻拉扯起来,摆出各种各样的可笑表情。

    原本还以为这傻蛋在担心罗格营地的妻子,没想到一转眼就和希尔曼雅勾搭上了,亏我还在为他担心,不可原谅

    想了想,洁露卡更加气愤,腮帮鼓鼓的样子,若是被其他精灵看到,肯定要为这位平时端正秀丽的朝阳之露骑士,新添一个可爱极了的评价。

    扯着睡脸的两只小手,无意识的也加重了一份力道。

    傻蛋傻蛋傻蛋傻蛋大傻蛋

    “可……可恶,这只傻蛋幽灵,再这样的话……我要反击了……”

    结果,手上的力道一加,睡脸的主人立刻就有反应了,这样梦呓着,洁露卡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只强而有力的手臂给搂了起来。

    “咦——咦咦——”

    被这样紧紧的搂在怀中,一瞬间,她内心隐藏着的属性爆发出来,紫色的眸子立刻就充盈起了泪光,就像被狼摁在窝里的小兔子一般,充满了胆怯和无助。

    “欺负人?欺负人?呜呜~~谁来救救我,卡露洁,你在哪里,呜呜~~呜呜呜~~~”

    洁露卡开始小声悲鸣起来,希尔曼雅就睡在不远处,她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这一下可算是自投罗网,作茧自缚了。

    “嗯呜~~~”

    似乎感觉到了怀里多出什么东西,睡脸在上面柔软的地方蹭了蹭,闻了闻,这一举动让洁露卡更加害怕起来,眨了眨眼,滚烫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不断抽着精致小巧的鼻子,像是被土匪抓住的可怜少女,发出断断续续的悲鸣哽咽声。

    “嗯~~琳娅?味道好像不对,胸部……变小了?”

    耳边传来的梦呓声让洁露卡一惊,连呼吸都忘记了,不知道是因为从敏感的耳朵上传来的呵气声,还是什么原因,总之她的脸蛋变得通红起来。

    不,看洁露卡现在的表情,或许应该用气的通红形容比较合适。

    一瞬间,她甚至连内心的胆怯和懦弱都忘记了,张开小嘴,一口就咬在了对方脖子上。

    “小幽灵~~我错了~~饶了我吧~~”梦呓声变成了悲鸣声。

    第二天早上,刚刚起来我就摆出一副思考者的姿势。

    昨晚似乎做了一个怪梦。

    虽然平时也总是梦到维拉丝她们,但总是觉得昨晚的梦特别精彩……或者说是复杂?

    身上萦绕着一股熟悉的淡淡郁金香香味,嗯,是黄段子侍女的。

    想了想,我觉得最近和这家伙呆久了,身上沾染了一丝对方的香味也不出奇,也就没有深究下去。

    话说回来,脖子上微微发麻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一整个早上,我的脑袋都在不断冒着问号,那种一头雾水的感觉,就仿佛是少了死神小学生跟在身边的某无能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