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九十四章 断头,各自的悲剧!
    第九百九十四章断头,各自的悲剧!

    碎……碎了?

    再生妖塞尔森犹自如同做梦一般,不可自信的看着手中的爱剑,被那双熊掌硬生生折成两段,黑色剑体断裂所飞溅起来的晶莹碎屑,倒映着无数张它惊愕的表情。

    虽然再生妖塞尔森手中的巨剑,并非属于冒险者通用的装备类水准,也就是基于法则限定,赐予其耐久度,在耐久度损耗完之前任谁也无法破坏的能力,但也不是什么凡品,不然的话,身为领域级强者的再生妖塞尔森也不会一用就是好几百年而不换。

    如今,它这把心爱的,同时也陪伴着它斩杀了许多敌人的武器,就这么被像折筷子一般,对方的双掌一用力,清脆一声响音,化为废品了。

    有那么一瞬间,再生妖塞尔森内心产生了一种恐惧——眼前这头看似无害的布偶熊,会不会成为终结自己在世界之力境界以下不败的神话呢?

    摇了摇头,它很快将这种负面情绪驱赶了出去,源自它晋升到领域境界以后获得的逆天能力,在经受过数不清的战场考验,这种锤炼了千年的经验和认知,让再生妖塞尔森重新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多少个比它还要强大,甚至是强大上好几倍的敌人,最后一样得认输逃亡,或是干脆死在了它的剑下。

    眼前这头神奇的布偶熊,或许是它所遇到过的领域级高手中,最奇特也是最强的一个,但是,和以前那些家伙一样,它也不会例外。

    “啪————”

    在再生妖塞尔森重新唤醒着自信的时候,一只熊掌从天而降,再次将它拍飞出去。

    地面再次被划出一条巨大壕沟,似乎比第一次还要长那么一点点。

    “你……你这混蛋,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等着吧,很快你就会后悔,露出绝望的表情,孜孜……孜孜孜孜……”

    巨坑尘埃之中现身的再生妖塞尔森,拼命摇晃抖动着它的干瘪脑袋,有时候脖子甚至会毫无预兆的三百六十度转上一圈,宛如机器人一般,让人看了吓一大跳,场面异常恐怖。

    再生妖塞尔森现在可不是在悠闲的跳着它刚刚登场时的骷髅舞,而是因为真的很疼,这已经是它第三次被拍飞了,那混蛋布偶熊,三次拍的地方都是同一处,偏偏力道大的像巨龙一样,再生妖塞尔森都怀疑要是再被拍一次,自己的脑袋会不会脱离身体,咕噜咕噜的滚出去——别怀疑,的确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是尸体构造,失去脑袋并不会构成死亡或者是其他不便,所以法则允许这一点出现,当然,相应的,也允许对方将断头重新接回去。

    脑袋被拍飞虽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却是很丢面子的事情,以前面对强于自己的敌手的时候,也好几次出现过脑袋被斩断的情形,因此再生妖塞尔森几千年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嘀咕过那该死的上帝,其余的法则做得粗枝大叶,偏偏却在对待自己这类尸体怪物的时候那么“细心”,尸体得罪过它么?

    为了不至于出现脑袋被拍飞的现象,它现在才不得不转动脖子,好好稳固一下,到并非是故意做出诡异的动作吓人。

    摆弄好之后,再生妖塞尔森左右看看,顺势捡起一把大概是被它干掉的精灵战士的武器,细剑,随意的挥舞几下,它极度不满,比起原本那把巨剑可差多了,作为怪物想找一把称手的武器容易么?

    这样愤愤想着的它,将仇恨目光落到那头静静站立在原地,那张毛茸茸的熊脑袋上永远是摆这着一副布偶式微笑的表情的该死敌人、敌熊虽然知道这副表情是固定的,但再生妖塞尔森还是觉得,对方在藐视它,仿佛只是驱赶了两次烦人苍蝇般的赤luo裸藐视。

    顺带一说,再生妖塞尔森是个阴险狡诈,但是比较爱面子的怪物。

    因此此时的它,内心燃着熊熊怒火,再次施展出已经使用了几千上万年,早就滚瓜烂熟的突击技能,在虚空之中划过无数残影向对手逼近。

    大概是因为对自己的能力太自信的关系,它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去碰触它的极限实力,哪怕是面对着比它更强的敌人也是如此,如今,这头布偶熊把它惹火了,彻底的惹火了,在愤怒之中,再生妖塞尔森一点一点的将遗忘在角落的极限力量压榨了出来,变得更加强大。

    强大,变得更加强大吧,然后将这家伙碎尸万段,孜孜孜孜——

    在内心大声呐喊着,再生妖塞尔森以接近一种疯子般的狰狞表情,将手中不怎么称手的细剑直刺向对手。

    旋转突击剑

    看吧,虽然不怎么合手,但这把剑可是你们人类所说的装备,被法则所眷顾的装备,只要耐久度还在的话就绝对不会损坏,这样你这家伙还能将它破坏吗?能的话就破坏给我看看吧

    带着强烈无比的旋风,在其他人眼中,再生妖塞尔森手中的细剑已然化作一束不可捕捉的光线,以惊人的速度刺了出去。

    但是,前面却是一面可以将光束挡住的“盾牌”。

    就连再生妖塞尔森自己也不怎么意外,手中那把带着强力无比力道的细剑,在似乎完全忽视了惯性之后,硬生生的被对方那一双毛茸茸熊掌格挡下来,明明具有棉花填充物般的柔软视感,但是却具备似乎能抗衡一切武器的韧性,就算做好了心理准备,再生妖塞尔森也还是忍不住瞪大眼睛。

    然后,让再生妖塞尔森的双眼再次瞪大的事情发生了,对于手中这把细剑……不,应该说对于法则自信满满的它,原本以为这把细剑能在法则的庇护下够保住全身。

    它怎么也没料到,那双架着细剑的熊掌,如同刚才一般劲道一使,仅仅比第一次用了多几秒的时间,整把细剑又从中被折断了。

    这似乎藐视了法则的“锵”一声清脆断裂声,就像重重一锤,再次动摇着再生妖塞尔森的自信。

    这……这怎么可能,就连法则也可以无视,那岂不是说……自己引以为豪的能力,能打得过法则吗?

    内心产生些许彷徨的再生妖塞尔森并没有想到,其实这一次它是真的误会了。

    如果它能真正发挥细剑的能力,从中看到上面的属性的话,就会得知,那双凶残的熊掌并不具备破坏法则的能力,细剑的折断,同样是因为耐久度清零造成。

    为什么折断一把细剑,比折断刚才那把巨剑所用的时间还好长一些?就是因为细剑原本没有怎么损耗的耐久度,在地狱格斗熊那双凶残的熊掌施力下,耐久度在飞速下降,直至清零,这个过程需要一点时间,也就是细剑比巨剑还多撑了那么一两秒的时间。

    说到底,也不过是细剑的品质较差,只有蓝色品质,要是换成暗金品质的话,地狱格斗熊那双熊掌就只能慢慢磨了,而身为怪物的再生妖没有能力穿着装备获得上面的属性,所以对这些一无所知,只知道装备有法则限定的耐久度所以不会轻易折断这回事,因此造成了天大的误会。

    当然,再生妖塞尔森的对手,那头黑眼睛滴溜溜的棕色布偶熊,可不会因为对方产生了什么误会就手下留情,在再生妖惊愕的时候,它毫不留情的,第四次挥动着熊掌,啪一声,还是落在原来那个位置,再次的将对方拍飞出去。

    这一次,从再生妖塞尔森炮弹式飞出去的轨迹中,可以模糊的看到有什么东西从它身上掉了下来,咕噜噜的向另外一边滚了出去。

    等看清楚后,才发现那是再生妖塞尔森那颗干瘪狰狞的头颅,即使在之前稍加稳固,却依然没能保住断头的命运,悲剧呀。

    轰隆隆的响声过后,那颗备受瞩目的头颅突然飞起,没入再生妖塞尔森所在的尘埃之中,片刻之后,它重新自尘埃之中走出,两只手固定着脑袋,还在不断进行着矫正,宛如拼装机器人一般。

    看到这一幕,我颇有点后悔。

    刚刚被吓了一跳,以至于没能即使拦住那颗飞起的头颅,不知道要是将那颗头颅抢过来,这只再生妖究竟会是一副什么模样呢?想想都觉得有意思。

    打定主意,我第一次主动出手,两腿一蹬,了然无声,瞬间就出现了刚刚摆弄好它的脑袋,目光瞪大,还没有因为我的突然出现而反应过来的再生妖塞尔森面前。

    地狱格斗熊的体型虽然看起来,就像一个塞了过量填充物的布偶一样,体型略显臃肿,尤其是肚子、脑袋,还有四只手脚掌这几个关键的萌点部位,更是如此,如果说真的是一只布偶的话,这般造型只会更加突出可爱,偏偏现在却是一个战士,以近身格斗为主的布偶熊战士,在对方眼中,这样的体型看起来未免就有点太那个……总之会给人不大灵活,速度不会很快的错觉。

    没有错,是错觉,我刚刚站着不动,任由对方进攻过来,或许让再生妖塞尔森更加确认了这一错误的认识,以为地狱格斗熊速度不快,不够灵活,才摆出防御反击的架势。

    所以,当地狱格斗熊以并不逊色月狼多少的速度,掠到它面前时,它的目光,就像看到了一头肥猪在做着高难度的瑜伽动作,若不是那双猩红眼睛只是能量团,说不定真的会把眼珠子给瞪掉下来。

    既然都叫了格斗熊,肯定不会在速度和灵活上有缺陷,不然干脆叫相扑熊算了,即使在不使用瞬移的状态下,地狱格斗熊的最快速度,依然比使用瞬步的卡洛斯要快,只比卡洛斯使用北斗有情破颜斩时所爆发出来的超级瞬步和月狼变身的速度慢一点,大概就是这么上下。

    乘着再生妖再次愣住的功夫,我熊掌一挥,带着呼呼的破空声落到那个屡试不爽的位置。

    话说,为什么每次我要攻击的时候,这家伙都要摆出一副愣愣的样子,这样不是显得我在欺负它吗?干脆名字不要叫再生妖,叫二愣妖算了。

    一拍……大概是刚刚重新组合了,脑袋比较坚固,竟然没有拍下来。

    不过没关系,轻轻一蹬,我追上了倒飞出去的再生妖塞尔森,再往那个位置重重一拍,咕噜一声,这次脑袋总算掉下来了。

    我连忙放弃折了一个角度飞出去的再生妖塞尔森,抓起那颗咕噜噜滚下来的干瘪脑袋,拎在手里,下意识的鬼鬼祟祟看了周围几眼,像是嘴里叼着鱼的猫一样飞快窜到远远的地方去。

    卡露洁:“……”

    希尔曼雅:“……”

    这两个将对面那头看似憨厚可爱的布偶熊,突然化身成脑袋上裹着黑头巾的小贼,做出的入室盗窃后弄到了什么好东西慌忙逃走时的鬼鬼祟祟动作,全都看在眼里,顿时陷入了无语之中。

    “真想告诉其他人我不认识他。”即使面对着希尔曼雅,洁露卡依然忍不住做出如此犀利的吐槽。

    “是……是吗?我到是认为挺可爱的,亲王殿下的样子。”

    希尔曼雅困惑的歪起头,大概是思维方式不同,本来内心充满了正义和爱心的她,却突然被布偶熊那傻乎乎的举止稍稍给萌到了。

    用正常人的目光来看,显然,希尔曼雅的想法更加符合女孩子应有的标准。

    “希尔曼雅,别被蒙骗了,他只不过是单纯的傻蛋而已。”

    洁露卡有点急于解释着什么,脱口而出。

    “是……是吗?但是……”

    内心的百般复杂,希尔曼雅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洁露卡和以前她所见到的那个,似乎有了点什么不同,更不可能意识到眼前这个侍女,并不是女王陛下的侍女卡露洁,而是大长老的侍女洁露卡——并某人暗地里称呼为高露洁姐妹的双胞胎之中的姐姐,只是虽说她是如假包换的冒牌货,不过在精灵族里的作用和地位似乎比正牌的还要稍稍高那么一点就是了。

    ……

    呃,好恶心。

    将再生妖塞尔森的脑袋拎回来之后,我才发现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手中拎着的这玩意该怎么处理才好,当初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想这么做,却没考虑过如何处理,总不可能一直把这么恶心的玩意拎在手里吧。

    当成足球踢出去?或者是干脆找个风水不好的地方埋起来?

    都没什么效果吧,一样会被对方回收,要不直接做成骷髅头酒杯?这样做的话或许会立刻收到维拉丝她们的离家出走的留笔吧。

    正当我苦恼着的时候,那空洞洞的干湿脑袋眼睛里突然腥芒大盛,上下颌颤动着,拎在手中的脑袋说起话来了。

    “人类,竟然如此羞辱本大爷,你死定了,就算杀不了你,我也会将你的亲朋好友全部杀掉,让你永远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而后悔,孜孜……孜孜孜孜……”

    这样说完,发出阴毒憎恨笑声的脑袋突然红光大盛,最后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强烈的爆炸宛如在地面上投下一枚迷你的原子弹般,将地面炸出一个直径上公里大坑。

    “这大傻蛋”

    卡露洁和希尔曼雅心里都是一凉,尤其是洁露卡,咬牙切齿的着担忧模样,看上去恨不得用手中的朝阳之剑在那只笨熊脑袋上面拍个一千次,一万次。

    不过,看到一道黑影徐徐从爆炸尘埃之中走出,干净的皮毛竟似一点儿也没有受到爆炸波及的样子,两人才大大的松出一口气。

    与此同时,再生妖塞尔森也从刚才的攻击之中,缓缓站起,它的脖子上又重新长出了一个脑袋,再生妖,名副其实。

    不过,长出脑袋以后的再生妖,却感觉到了变化。

    准确来说,是战场上的气氛,发生了变化,更准确来说,是对面那只将自己调戏的欲生欲死的布偶熊,它身上的气势,发生了变化。

    这种变化,从对面发出的气势,那双宛如两颗黑色剥离镶嵌在上面的滴溜溜熊眼睛所散发出来的光泽,竟然让素来狂妄自信的再生妖泰尔森,心中生出一股冰冷的颤栗。

    这家伙,说了不能说的话

    尘埃弥漫战场上,因为再生妖塞尔森刚才的一句话,逐渐的开始弥漫起了一股暗红色的雾气,这股散发出惊人的冰冷杀意的红雾,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整个战场包围。

    在卡露洁和希尔曼雅的眼中,她们所认知的那头布偶熊变了,外表虽然没有变化,但是给人的感觉,却从一头可以搂在怀里肆意揉捏的布偶熊,变成了一头狰狞愤怒的野兽。

    或许现在的模样,才是地狱格斗熊一直隐藏于内心深处、来自毁灭暴戾的血熊变身所流传下来的本性……

    一个月又这么过去了,全勤也保住了,多余的话不说,三求,唉唉~~哈哈~~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