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 变强的捷径
    第九百九十一章变强的捷径

    丝毫不留缝隙的弹幕式冰弹,蜂拥般在整个冰镜域内流动反射,远远看去华光丽彩,宛如无数的冰之精灵在优雅舞蹈般,一点儿也没有落了冰华乱舞这个招式名的华丽。

    当一些冰弹落到躲无可躲的再生妖塞尔森身上,溅起一朵朵冰爆的时候,突然,所有的冰弹一改原本精灵式的优雅闲情,仿佛闻到了血腥味的食人鱼群般,纷纷一个调头,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狂冲而去。

    一朵连着一朵冰爆绽放出来,就如整个天空舒展开了一朵巨大的冰艳之花,高贵的,优雅的,尽情的释放着。

    另外一边,手中凝聚的600%……不,是699%冰之斩首剑,当然,这时候请不要用七倍冰之斩首剑来称呼它,不觉得这样太没诗意了吗混蛋?你看来孙【哔】空在领悟了更强大的冲【哔】波之后,都还知道取个名字叫超级冲【击】波,而不是几倍冲【哔】波,当然界【哔】拳除外,那住在弹丸大小的十倍重力小星球里的胖子上辈子一定是折了翼的天使才会取出这种名字。

    总而言之,号称为暗黑第一命名帝的本大爷,是不可能取出那种折翼天使式的俗陋名字,挖干净耳朵听好了,这招【冰棍工厂老板的眼泪】可是我的超必杀,虽然名字和上次和上上次相比似乎又有点改变,但是请无视这一设定,某位伟人曾经说过人最重要的是抓住眼前而不是活在过去不是吗?

    当铺天盖地的冰箭消耗得差不多之后,吸收了周围冰箭爆发后四漫的微弱冰冻之力,连同已经完成任务的上千面冰镜都废物利用的凝聚在了一起,手中的这【冰棍工厂老板的眼泪】已然成型,带着一圈圈幽蓝色的光晕散发出去,就宛如圣骑士的光环一般,从地上抬头望去,仿佛整个天空都被这把超巨型的冰之斩首剑给染成了冰蓝色。

    “哈——”

    发出一声大喝,下瞬,从冰华乱舞那四散的浓重冰雾之中,窥得了再生妖塞尔森的身影,我毫不犹豫,高举着将天空也染成冰蓝的巨大冰剑,身体微微一仰,即刻如同发现猎物的雄鹰,展开冰蓝色的翅膀,笔直向目标俯冲坠去。

    “啊啊啊啊啊————”

    流星尾巴一样的冰蓝色,准确无误的穿过了冰华乱舞所制造冰雾区,从剑上传来的命中目标的实质触感,让我心里一喜,但是这时候,剑柄上却传来一股巨大力道,明明已经被【冰棍工厂老板的眼泪】插个正着,但是再生妖塞尔森似乎却不甘心就这样失败,竟然顺势紧紧抱着冰剑的另外一端,意图夺取剑的控制权。

    这是何等的强悍呀,察觉到再生妖塞尔森的想法的我,也不禁对这牛人产生一丝佩服之意,刚刚接连的承受了维拉丝的平底锅月狼冰冻版和冰华乱舞这两招,立刻又被【冰棍工厂老板的泪水】所命中,竟然还能有余裕做出这种反应,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对方的韧性。

    但是,佩服归佩服,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也没有为握着剑柄的双手上面感受到的快要夺过冰剑的主导权的强大力量而惊慌。

    既然你那么想要,我就让给你又何妨,只希望你能消受得了。

    嘴角微微一扯,我将双手松开,任由对面的力量将巨大的冰冻之剑“抢”过去,同时,如同已经将猎物抓于爪下的猎鹰般,身形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由急速倾斜下坠变成了笔直向上空掠开。

    只留下再生妖,抱着它“抢”来的战利品,继续做着动力加速度运动向地面高速坠落。

    这年头,真是什么玩意都有人抢了,这再生妖塞尔森,竟然连“定时炸弹”都抢着要过去,和它相比,抢盐的家伙真是弱爆了。

    哪怕是以再生妖塞尔森的力量,也无法在与地面这么近一点的距离里面,硬生生刹住这股强大的惯性,当然,就算能刹住也没有用,都说是“定时炸弹”了,自然是并非只有等到撞击以后才能爆炸开来。

    就这样,目送着【冰棍工厂老板的泪水】和再生妖塞尔森齐齐坠落到地,片刻骇人的寂静过后,宛如原子弹爆炸一般,落点之处轰然升起了一朵巨大的冰冻花朵,强横的冰冻能量不断以此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十几公里外才停下来。

    若是在原来世界,我现在说不定已经被当成破坏地球环境的公敌被全世界通缉了,每次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都微微感叹,以前只有血熊变身的破坏力大一点,广一点,堪称环境杀手,绿化破坏者,世界末日论的代表,没想到现在月狼也紧随其后了。

    ……

    这已经是希尔曼雅和洁露卡第二次看到这一招了,饶是如此,她们内心还是产生了第一次看到时的震撼。

    对于这一击的威力,两个人现在可是深有了解,当初那个精英地狱骑士,在还剩不少的生命值的时候,直接就被一招秒杀,那可是无限接近于领域境界的伪领域巅峰啊

    正因为如此,当这一招的苗头出现时,有过经验的两人立刻就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连忙撒开脚步向远处掠去,虽说等会造成的向四面扩散的冰冻余波,对她们,尤其是洁露卡来说,也造成不了多大伤害,但是以前也说过,一坨屎在面前让你摸摸,也没什么损失,但谁愿意无缘无故去试呀?

    临撤之前,两人的目光落到在湖边散落的那些尸体上,希尔曼雅的脚步微微一顿,似乎在犹豫着是不是要保护一下这些战士的尸体,里面还有她的青梅竹马恋人在。

    结果,在希尔曼雅还在犹豫的时候,洁露卡却非常干脆的直接拎起她闪人了。

    “对于她们来说,是最美丽的解脱方法,不是吗?”

    淡然的,在希尔曼雅耳边,洁露卡说了这么一句。

    希尔曼雅悲戚的回过头,看着那朵绚丽的冰冻之花在地上舒展开来,随之释放出来的一道冰冻之环向四面八方散落,所有被这一道冰冻之环扫过的事物,都纷纷化作冰雕,然后悄然无声的粉碎,包括那些尸体在内。

    如果不计无数的树林植物被破坏,这应该是一副十分唯美的景色,希尔曼雅看着这一幕,看到那些死去的精灵族兄弟姐妹,包括她的恋人在里面,被那道绚丽的冰冻之环扫过,纷纷变成一具冰雕,然后破碎,化为无数宛如颗颗钻石的冰粒,如晶莹一般消散在空中。

    她强忍着泪水,无言的点了点头,对于追求美的精灵一族来说,比起简陋的火葬或者是土埋,这的确算是一种美丽的解脱方法,相信那些死去的战士们,还有她的恋人,若是知道惨死在敌人手下的自己能够以如此美丽的方式消散,心中也会稍稍安慰一些。

    脱离了冰冻之环的覆盖范围后,等两个人回过头来,刚才还是一片葱郁森林已然变成冰雪王国的战场。

    和上次一样,对于被这股冰冻力量所摧毁的森林草木,身为德鲁伊的希尔曼雅仿佛感受到了在那一刻无数生灵的悲戚惨叫,强大的心灵震撼让她脸色变得苍白无比,不过,如果不干掉眼前的敌人,别说是这片森林,就连整个库拉斯特都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孰轻孰重,她还是分的十分清楚。

    况且,现在敌人并没有死,虽然的确是具有一招秒杀精英地狱骑士的巨大威力,但是眼前这个敌人比地狱骑士更强,甚至强出许多许多,无论是谁都没有指望过再生妖塞尔森能够在这一招之中身死泯灭。

    对于只有伪领域高级境界的月狼变身,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也能够做到这一步,希尔曼雅内心被悲哀绝望的怒火充斥的同时,也不可抑制的生出了一股震惊和钦佩之意。

    换做其他人……不,哪怕就是女王陛下,恐怕也没有办法仅仅在伪领域高级的情况下,将一个领域境界之中的强者逼到这种地步吧,到了这一刻,希尔曼雅才真正将她们的亲王殿下放到了和女王陛下同等的位置,承认了其大陆双子星的地位,同时也完全接受了和女王陛下相配的事实。

    但是……

    “卡露洁大人,亲王殿下……真的没有问题吗?”

    纵使心中升起了震撼,佩服,希尔曼雅还是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她并没有被眼前看似有利的战局所迷惑,无论是悲哀或是绝望,都没有淹没她冷静的思考,的确,亲王殿下似乎给敌人带来了不小的伤害,但是,如果自己猜的没有错的话,刚才那一招,应该就是月狼变身的最强招式了。

    但是对方,再生妖塞尔森,它的实力却还是个未知之数,甚至可以看出连认真的实力都没有拿出来,为什么希尔曼雅能够看得出?答案很简单,到现在为止,拥有领域级实力的再生妖塞尔森,压根还没有展开它的领域。

    一旦展开的话,就算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只能拿出伪领域的亲王殿下肯定无法和领域抗衡,这已经不是量的高低,而是质的差距,如果说再生妖塞尔森只是刚刚达到领域境界的领域菜鸟,那或许还有点希望,但是观它的智慧和阴险狡诈,怎么看也不像只有伪领域初级的实力。

    如果……如果亲王殿下无法拿出更强大的实力,如果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希尔曼雅甚至可以悲哀的断言,此战必输。

    因此,她将包含着多种情绪的复杂目光,落到洁露卡身上,怀着满腔复仇心的希尔曼雅,可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眼前这一战,还有这位亲王殿下身上,如果牺牲自己可以争取到1%的胜率,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这就是她的决心。

    “放心吧,没问题。”

    对于希尔曼雅的目光,洁露卡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的冰之战场,嘴唇轻颤,吐露淡漠之言。

    “别忘记了我曾经和你们说过的话,我们的亲王殿下,并不止这点力量。”

    “属下当然不敢质疑卡露洁大人的话,只是……卡露洁大人也应该察觉到了战局之中的实力差距吧,再这样下去……为什么亲王殿下不使用更强大的力量呢?”

    “希尔曼雅。”

    洁露卡回过头,目光注视着希尔曼雅,里面带着一些名为威严的事物,年幼时和和阿尔托莉雅相处,并且长期侍奉在雅兰德兰身边所自然而然形成的气势,让她必不展现出任何实力,光是随意的一道目光就可以让希尔曼雅感受到巨大压力。

    “明明有更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不用呢?正是因为我们精灵老是怀着这样的想法,所以才永远无法追赶上人类冒险者的脚步,曾经辉煌的我们走向衰落,而人类却正在走向辉煌。”

    在希尔曼雅低头受教之中,洁露卡肃然的目光落到战场上面。

    “因为,我们缺少一种逆境奋发的心理,亲王殿下以月狼变身之姿应对强敌,正是为了逆境求生,以获得突破,这才是人类实力突飞猛进的原因,希尔曼雅,谨记着亲王殿下说过的一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

    “是的,卡露洁大人。”希尔曼雅露出深思的表情。

    其实这些道理大部分人都懂,更别说是希尔曼雅这种优秀的精灵,只是想和做却是一回事,就像谁都知道只要付出相应的努力就能功成名就,但是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去付出这份让人止步的努力呢?大部分人知道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又有几个能将自己放到这种处境去突破呢?不是不知,而是缺乏认知,缺乏动力。

    只有当眼前出现最好的参照,只有当获得足够的动力,才会燃起冲劲,现在的希尔曼雅就是如此,强烈的复仇心让他充满了变强的动力,而眼前的亲王殿下,真正的将这种寻常勇士都难以做到的事情展现在她面前,就如同种下了一颗优良的种子,提供了一片肥美的沃土,让希尔曼雅心中某种想法得以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跟在亲王殿下身边,的确能学到很多事情,人类那份坚强、拼搏和团结,还有其他各种各样……”

    说到最后一句,洁露卡的脸庞微微背着希尔曼雅偏去,前面还好,但是最后那一句“各种各样”却够引起知情人的深思。

    “总之拭目以待吧,就如同相信女王陛下一样去相信亲王殿下,他已经答应过会你报仇,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像是为了掩饰什么似地,洁露卡轻咳一声,整理了她那份侍女特有的端正秀丽的神色,严肃说道。

    “……”

    虽然不可能真的做到如同信任女王一样信任亲王,但是洁露卡这番话却是给了希尔曼雅一颗定心丸,让她一颗吊着的心放下来,带着希冀的目光落到战场上面。

    “哈欠”

    重重打了个哈欠,我抱了抱一阵激灵发寒的身体,该不会感冒了吧,掌控冰冻之力的月狼被自己的冰冻之力冻感冒了,这是何等口胡的事情,一定又是哪些混蛋在背后偷偷嘀咕我的坏话了,可恶,你说我究竟是得罪谁了,平时也就三头两天说说拉尔条子他们的坏话,悱恻一下女儿控卡洛斯他们,再恶意猜想马拉格比这些混蛋今天又会是什么个悲剧法,多人畜无害的纯良思想呀,你说我究竟是得罪谁了,值得对方这样在背后诅咒我来着?

    揉揉发痒的鼻子,我在心里叨咕几句,将目光落到地上那多巨大的冰冻之花上。

    你说这塞尔森是不是被冰上瘾了,躲在里面跟避暑似地不愿意出来了,都好几分钟过去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别告诉我真的就这么简单被*掉了**会发来贺电的。

    说起来,月狼变身也差不多到极限了,虽然使出了最强力的招式,不过自我感觉上,好像并未对这只再生妖造成多大伤害,而且现在对方连领域都没有展开。

    果然,境界上的差距并非是伪领域的特殊性可以弥补得了的,在再生妖塞尔森面前,月狼可以凭借着速度甩开,对方无法干掉自己,但是同样,自己想干掉对方也是天方夜谭。

    要用地狱格斗熊变身么?虽然没有试探出再生妖塞尔森的真正实力,不过凭着多年的战斗直觉,还是猜出了个七七八八,不算某些特殊属性的话,它的实力应该是在伪领域高级下上。

    现在的我有着绝对自信,在地狱格斗熊状态下能够稳胜对方,只是,一方面,我想试一下月狼变身能够做到什么程度,难得遇到这种强敌,看看能不能在巨大的压力下取得一些突破。

    第二点原因嘛,有点难以启齿——正如洁露卡迟迟不肯将她的十二骑士传承套装展露给我看一样,老实说,地狱格斗熊的姿态……我真的不是很愿意在她面前使用出来,绝对会被笑的很惨的说。

    我现在有点能理解自己不断想着法子去忽悠洁露卡展示她的装备的时候,洁露卡是什么心情了。

    明天一大早就要出差了,衣服……零食……毛巾……牙刷……摔倒了,膝盖好疼,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