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七章 争执
    “……”

    “……”

    “嗯,怎么了,洁露卡?”

    在气氛一片沉默之中,我抬起头,困惑的看着这黄段子侍女,总觉得她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出口,欲言又止的样子,只是我的错觉吗?

    “不……只是稍微有点出乎意外……”

    洁露卡微微鼓着脸蛋,再次将头埋到杯子里,卟噜卟噜的吹着泡泡,真是的,你还是个闹别扭的小孩吗?虽然以精灵族的年龄比例来说或许的确只是个小孩没错,但至少也给我露出一点情报头子的模样吧。

    还有这是第几杯水了?睡觉之前别喝那么多水呀你究竟想一个晚上上几次厕所?

    对于洁露卡时而冷静沉稳,时而毒舌腹黑,时而她那独有的黄段子表演,偶尔表现出万分的胆怯柔弱,突然又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我颇为有些头疼,都说女人的心思复杂,但是洁露卡的心怕是已经超过了复杂的界限了吧,我究竟该将哪个作为她的主属性好?

    幸好因为有小幽灵这个时而会恢复到她那个让人顶礼膜拜的圣女模式的家伙在,哦,当然还有莎尔娜姐姐,在某些特殊条件刺激下更是会直接切换到第二人格,这个第二人格……算了,非语言所能描述,因为这两个人的存在,对于洁露卡的多变,我现在到是勉强还能够应付一下。

    你敢再弄出一种属性给我看看?甚至心里偶尔也会破瓶子破摔的对着洁露卡这样在心里吐槽。

    “我还以为像亲王殿下您这样的老好人,知道真相以后会说出一些肉麻兮兮的安慰话来安慰我,没想到……”

    “咦?”

    我顿时困惑不已,这种事情需要安慰吗?因为根本就是……

    “我找不到安慰你的理由呀。”

    我如实这样说道,而这黄段子侍女的反应则是变得十分有趣,发出“呜”一声悲鸣,眼神看起来有点犀利。

    “我说,你究竟是想让我安慰还是不想,到是说说看吧。”

    明明都已经用肉麻兮兮这种词去形容了,想必应该是不希望听到我出言安慰吧,但是为什么我说实话又这么不开心呢?安慰也犯着你,不安慰也犯着你,你究竟想让我怎么样做?

    “我不需要亲王殿下那种灭绝人性的安慰”

    洁露卡将头一转,明显生气了。

    灭绝人性……你也太夸张了吧,不干脆说我是灭绝师太好了,既然不需要的话就别生气呀要是我说了安慰的话,又会被你形容成是肉麻恶心是吧,是这样吧混蛋,你根本就没打算给我选一条能够安安稳稳渡过去的桥或船没错吧

    “为什么……为什么不打算安慰呢?”

    就在我翻了翻白眼,继续进入发呆模式片刻之后,洁露卡糯糯的声音又从篝火对面传了过来。

    “哈,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我说,这黄段子侍女今天傻了吗?竟然问出这种傻蛋问题,她从情报头子变成了傻蛋头子了?

    “因为我相信阿尔托莉雅,嗯。”

    双手抱胸,我老神在在的说出了这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相信……女王陛下?”洁露卡依然没有从傻蛋头子之中清醒过来,歪头困惑着。

    “我说……你是傻蛋吗?这种事情只要想想就能知道吧,阿尔托莉雅,我所认识的她,绝对不会任由你们在保护完她以后,牺牲自己重新抽取出十二骑士的力量,哪怕是她额头上的那根金色呆毛被人拔了,嗯。”

    “咦?”

    对于我的说法,洁露卡呆了起来。

    “其它人我是不知道,但是卡露洁的话,据我的观察,在阿尔托莉雅的心目中绝对不仅仅是一名贴身侍女,而且是朋友,你认为阿尔托莉雅会眼睁睁的看着她牺牲自己,将那种虚无飘渺的誓言延续下去吗?”

    “但……但是……”洁露卡依然还想说点什么。

    “没有但是,好吧,不说阿尔托莉雅,就算是雅兰德兰奶奶,到时候也会阻止这种事情发生,我猜。”

    自信满满的抱着胸,我不断的点头,虽说是猜测但已经十分有把握。

    在我看来,雅兰德兰应该和阿卡拉是同一类人,这一点,从阿卡拉的行事作风上,依稀有点雅兰德兰这位导师的影子就可以看出。

    坦白说,无论阿卡拉还是雅兰德兰,身为一名上位者,在面对暗黑大陆现在这种严峻情况,很多事情都由不得自己做主,也就是所谓的为了大局着想,在几年前支援精灵族的事件中,她们能为了一个和腿毛老头的赌约,一个隐约的预言,仅仅是在短时间内提升我的力量,而牺牲不少联盟和精灵族战士的生命,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们具备了上位者的冷血。

    但是,这并不是说明,她们真的冷血,事实上这样做她们自己心里也不好受,不,恐怕最不好受的是她们才对,平时的阿卡拉明明将每一个冒险者都视若宝物,每一个新人光顾她的小黑店的时候,她都会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情,唠唠不休的给他们讲解一些冒险知识。

    可惜那时候的我被怒火冲昏了头,只感觉到了她们是在将这些死去的战士的重担压在我头上,以此鞭策我前进,却并没有体会到她们身上同样背负上了重担,责任,还有比我多出的愧疚和无奈等更多痛苦感受,所以当时对两个人都狠狠的发了一把火(当然,那时候我还未与雅兰德兰见面),甚至闹起了罢工。

    话题似乎扯开了,我现在所要表达的是,阿卡拉和雅兰德兰,虽然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会展现出上位者的冷血和无情,但是在偶尔一些特殊情况下,即使面对一些所谓的大局着想之类的东西,也会表现出怀柔,甚至会找一些理由来说服自己——或许自己应该选择更加折中的办法。

    没有人心怀恶意,没有人愿意看到他人牺牲,如果可以的话,谁都想做善良之人,都想看到大家脸上的欢笑,我是这么想的。

    现在十二骑士的誓言就是一个例子,如果雅兰德兰的作风真的和阿卡拉相似的话,我认为她会找一个很好的理由说服自己,而最好的理由莫过于是现在地狱入侵,急需力量,十二骑士这股强大的力量必须要好好利用才行。

    击退地狱一族的入侵是一项长久的艰苦之旅,哪怕是加上十二骑士的力量,也要消耗数百甚至是上千年的时间,这样做,或许会导致洁露卡她们的黄金年龄消逝,再也无法使用那个秘法将十二骑士的力量传承下去,不过我相信雅兰德兰并不是那么迂腐的人,况且洁露卡在她身边服侍工作了那么多年,没有一点感情绝对是骗人的,加上阿尔托莉雅那边的阻力,雅兰德兰绝对会做出相对而言更加折中的办法,而不是一味着光去惦记精灵族的未来,生怕下一代的王一旦失去十二骑士保护就会夭折。

    虽然以上都只是猜测,特别是对于雅兰德兰的想法,不过咱好歹也在阿卡拉手下打过八年的杂,不能说对方屁股一撅就知道要放什么屁,不过行事作风还是有所了解的,毕竟现在不比当年的亚瑟王时代,那时候的亚瑟王光芒万丈,耀眼到让十二骑士和梅林大长老产生一种只要有王在精灵族就一定能长盛不衰的盲目自信,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我个人认为,十二骑士的做法真的很傻,像亚瑟王和阿尔托莉雅这种家伙,根本就是得到神的眷顾,天命所在,即使没有十二骑士的力量保护也能健健康康成长,反之,如果老天觉得你不应该出现,那么就算是十二骑士二十四小时贴身守卫,也给你来个小儿麻痹症什么的让你一命呜呼,简单一句话,王之继承者,在拥有才智和能力之前,更需要的王命,从亚瑟王死去以后的几十万年,谁能担保没有足以继承亚瑟王传承的人出现?可惜终究只有阿尔托莉雅继承了,就是因为那些人没那个命,不到出现的时候。

    好吧,越说越玄乎了,总而言之,十二骑士的誓言是不需要的,我只想表达这句话而已,我能想到的,作为大预言师的雅兰德兰,可以这么说,或许是整个暗黑大陆最接近神的人,她一定也十分清楚这种事情,接下来怎么选择,还需要我多说吗?

    “怎么,人傻了?”

    回过神来,见洁露卡的目光穿过篝火,愣愣的盯着我,我不由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问道。

    深呼吸了一口气,反应过来的洁露卡摇了摇头,出乎意料的竟然没有吐槽我的失礼举动,我还以为她这次一定会连续用四个非常呢。

    “我有点惊讶……”

    洁露卡的神色十分柔和,虽然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在火光照耀下自己产生的视线错觉,姑且就当做是这么回事吧。

    “有什么好惊讶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呆毛……咳咳,阿尔托莉雅的个性。”

    差点说漏嘴了,幸好幸好,要是被洁露卡知道我暗地里称呼她们伟大的王为呆毛王,恐怕会立刻提起身旁那把尚未放回去的朝阳之剑将我绕着三个世界追杀一圈吧。

    “不,我惊讶的不是这个……”

    洁露卡的双眼依然瞪的大大的,让原本和脸蛋的比例就比普通女孩大一些的那双美丽眼睛,更显动人,占据了眼眶一大半的深紫瞳孔颜色,仿佛要将人给吸进去似地,充斥着一种浩瀚宇宙般的神秘光彩。

    “像你这种傻蛋,竟然说出了和雅兰德兰大长老一样的话。”

    “……”

    刚刚是我听错了吗?好像这黄段子侍女用了什么非常失礼的词语形容我,这一定是错觉,错觉,吴凡你要淡定。

    我再三深呼吸,终于将快要掀桌怒吼的表情换成一副皮肉不笑。

    “请问聪明伶俐的洁露卡骑士,雅兰德兰奶奶是怎么说的?”

    “大致上和您的差不多吧,关于女王陛下的做法,还笑呵呵的对我说,洁露卡,要是我真的让你们十二个功成身退,阿尔托莉雅怕是会提剑杀上门来了。”

    终于恢复了几分淡定的洁露卡,重新端正坐好,模仿着雅兰德兰的口吻说道,也就是她这个经常呆在雅兰德兰身边的侍女敢这样做,换成其他精灵,尊敬都来不及,哪敢去这样模仿。

    “【因为,这已经触犯到阿尔托莉雅的原则,最后的底线,王之一怒,就算是我这把老骨头也承受不起呀】,大长老是这么说的。”

    “那事情不就明摆着了吗?有什么好担心的,有什么好安慰的。”

    对于雅兰德兰的说法,我也不禁报以一笑,不过,还真无法想象那呆毛发火的样子,那肯定是……相当可怕吧,正如雅兰德兰所说的,王之一怒,天底下能有谁承受得起,同为女王风采的莎尔娜姐姐吗?

    “但是站在我们十二人的立场上,我们必须这么做。”

    洁露卡突然这么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闹别扭吗?想和阿尔托莉雅闹别扭吗?”

    我一口气连续用了三个疑问上升语调来表示自己的不解。

    “亲王殿下,随便践踏骑士情怀的家伙可是要被马踹死的。”洁露卡气呼呼的瞪了我一眼。

    “因为这是在传承十二骑士之前就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违背骑士的誓言。”

    “哦~~”

    我发出意味深长的叹息,看来是我误会雅兰德兰了,本来以为这十二人是她用棒棒糖yin*才走上不归路的。

    “亲王殿下……在想一些十分失礼的事情吧。”

    大概是见我目光闪烁,洁露卡立刻狐疑的凑上来,用她那双紫色眸子狠狠瞪着我。

    “怎……怎么可能呢,啊哈哈哈~~~~对了,我说洁露卡,骑士的誓言固然重要,不过女王陛下的命令就能违背吗?若是阿尔托莉雅命令你们不许这样做,你们能违抗吗?”

    “这个……”

    洁露卡露出困扰的表情,不过很快摇摇头,露出决断的目光,看她这样子,应该也是考虑过这个问题,并且为此苦恼了许久时间,最后才得出答案。

    “没办法,虽然女王陛下的命令同等重要,但是誓言在先,我们也只能如此选择了。”

    “喂喂,你们还是小孩子吗?这种事情能够用先后这种办法去考虑决定吗?为什么就不能稍微为自己着想一下?没有谁规定骑士不许有私心吧,还是你们崇尚这种英雄式的献身主义死法?”

    “闭嘴,亲王殿下根本就不了解……不了解那时候的我们……总之,请不要不负责任的说出这种话,我不许你沾污卡露洁的决心”

    洁露卡突然发火了,为了自己的妹妹,话说沾污你的决心就没问题吗?两姐妹的感情到是让人羡慕,让我想起了自己的那对宝贝女儿。

    “也就是说,你们打算对抗阿尔托莉雅罗?”

    “如果女王陛下决心如此的话,那么我们也只要背负上不忠之名了”洁露卡神色毅然。

    “……”

    这是多么……幼稚可笑的想法呀,想要幼稚就乘现在吧,你们太低估那个头顶上有根金色呆毛的家伙的固执和执着了,十二个战斗力只有5的渣,哼。

    “好吧,竟然你这样说了,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反正我也不想去了解你们那套,啊哈哈,我困了,晚安。”

    面对着依然怒气冲冲的洁露卡,我觉得多说无益,就让大家拭目以待结果吧,看谁能笑到最后。

    这样说着,在洁露卡愣愣的目光中,我将毛毯一卷,背着篝火往地上一躺,进入了毛毛虫模式。

    “喂,真的睡着了吗?”

    后面传来洁露卡的声音,从声音远近判断,她应该是绕过了篝火凑到我背后。

    “有事?”我闷气的吭了一声。

    “其实我不想卡露洁死。”

    洁露卡的声音带着一丝脆弱,说出这句话等于是背叛了骑士的原则,她应该是下了不小的决心才鼓起勇气对我说出来的吧。

    “所以,亲王殿下,如果以后……请替我死死的抱住卡露洁吧。”

    “喂喂,你想让我当众猥琐自己的贴身侍女吗?”

    “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我相信阿尔托莉雅……好吧,如果到时候真能够发展成这种形势,我帮你拖住卡露洁就行了,把她打晕了绑起来,对了,你需要这种服务吗?就当是买一送一,友情提供吧。”

    说是买一送一,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连最基本的买的前提都不成立吧,这件事我时候才突然醒悟,暗暗懊悔自己做了一单亏本买卖,虽然我由始至终都不认为这单买卖能够成功,但做了这个事实却不可改变……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