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 贴身侍女是情报头子
    “请不要顾及我的骑士身份,我只不过是一个被yin邪的主人命令从今以后不许穿内裤的可怜贴身侍女罢了。”

    装作一副柔弱不堪样子的洁露卡掩脸而泣(表演专用)。

    “请不要在那里擅自捏造一些不属实将来也绝对不会发生的东西你这黄段子侍女。”

    洁露卡这样一说,还真将我好不容易对她升起的一丝尊敬感打消的无影无踪。

    “这把朝阳之剑,就是你继承的那位十二骑士之一遗留给你的装备吗?”

    将话题重新转到剑上面,果然,这黄段子侍女的表情正经严肃了许多。

    “没错,继承力量的同时,我们十二人也同时继承了她们所遗留下来的装备,只属于十二骑士,只有我们才能用的装备。”

    “原来是这样,这就是为什么色泽会和现有的普通装备有很大不同的原因吗?”

    洁露卡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我现在总算把以前许多没有搞懂的地方理清了,为什么洁露卡那么厉害,但是看起来却像是好奇宝宝一样,对历练充满了好奇,而且实战经验比我还要少,原来如此,是因为力量是直接继承的关系吗?可惜十二骑士的战斗经验没有完全继承下来吗?这样可不行啊,空有力量而没有经验的话,就像空有一艘好船而没有一个优秀的掌舵手一样,是很危险的。

    “不对,经验也是有继承下来的。”

    洁露卡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不慌不忙的啜了一口热水,继续道。

    “只是现在还无法和自身很好的融合而已,的确如亲王殿下所料,我的历练时间并不长。”

    “既然继承了十二骑士的力量,为什么不多加磨练,好好的发挥出来呢?”我顿时困惑了。

    “第一。”

    洁露卡悠然的竖起一根白嫩食指。

    “我继承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说到底也不过只有十年左右而已。”

    “第二。”

    接着将中指也竖起来的洁露卡继续说道。

    “因为没那个必要,我负责的方向不同,别忘记了,除了我之外,还有另外十一名骑士,她们足以保护女王陛下的安全了,尤其是女王陛下的侍女,也是我的妹妹洁露卡,在十二骑士之中实力排名第二,已经是领域级的高手了。”

    “卡露洁已经有领域级实力了?!”

    我被吓了一大跳,稍微回忆起和她相处过的那一段时间,还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在我原本的印象中,卡露洁的性格有些收到阿尔托莉雅的影响,性格认真而正直,除了阿尔托莉雅那股王的威仪没去模仿之外,几乎在其他方面都能看到一些影子。

    哦,对了,那根呆毛也除外,这并不是想模仿就能模仿得了,并不是说只要将一抹头发弄得高高翘起你就是呆毛,那完全是在对呆毛的侮辱,呆毛就得自然翘,而且还要有与之符合的某方面天然属性,尤其是呆毛中的王者——呆毛王,成为的条件更是苛刻,百万年也难得出一次,或许比起二代精灵王,阿尔托莉雅更应该稀罕一下她的呆毛王称号才对。

    话题扯开了,总之,卡露洁除了给我这样的印象以外,怎么说呢?在某些方面还有一点小迷糊吧,比如说很容易上当受骗,又比如说冒冒失失,从这一次擅自离守去找阿尔托莉雅就可以看出,这并不是说她的智商不高,而是那种一条直线思考方式的性格使然。

    没想到,就是这种具备一定天然属性的家伙,竟然比阿尔托莉雅还厉害,已经是领域级的高手了,啧啧,该说她是深藏不露好呢?还是应该定义为和我一样,缺乏高手的觉悟和气势呢?

    “那第一高手是谁呢?”

    听到洁露卡这么说以后,我顿时对那个第一高手产生了兴趣,不会就是那啥红b吧?不大可能,听红b的说法,他绝对是和老酒鬼同一个年代的人物,这年龄相差也太大了,不可能一号人物,十二骑士的教官还差不多。

    “哎呀哎呀?亲王殿下已经打算将魔爪伸向第一位了吗?”

    洁露卡不慌不忙的喝着水,不慌不忙的揶揄着我。

    “不……还是算了。”

    感觉到洁露卡并没有打算说出来的意愿,我无奈耸了耸肩。

    “你刚刚说保护阿尔托莉雅的力量已经够了,所以就把你留在雅兰德兰奶奶身边当她的护卫吗?”

    “正是如此,女王陛下现在的实力,只要不是遇到领域级的强敌,基本上应该都没什么问题了,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她很容易被卷入莫名其妙的麻烦之中的话,有卡露洁一个跟在她身边,就已经足够在第一第二世界的任何地方立足了。”

    “至于我,被派到大长老身边的原因,说是护卫也不大正确,虽然大长老的年纪已经大了,但是等闲的家伙还伤害不了她,可不要以为大预言师没有战斗力。”

    听到洁露卡这样说,我严重表示同意的点着头,就比如阿卡拉,虽然未曾在我面前展现过任何实力,但是那拄着拐杖健步如飞,连冒险者一个不留神都容易跟丢的速度,就已经非同一般的犀利了,更何况是活了千年之久,身为阿卡拉的导师的雅兰德兰。

    对于其他人来说,身体越发衰老,体力就越发的衰退,但对于大预言师这一职业来说,年纪越大却反而越深不可测,越是可怕。

    “那你跟在雅兰德兰奶奶身边主要目的是做什么?”我不禁问道。

    “虽然这本该是秘密不过根据我的判断告诉亲王殿下也没多大关系,那我就实话实话了吧,其实我是情报头子。”

    “情报头子?”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我微微拉高音量。

    “是的,跟在大长老旁边,负责协助整理传达整个精灵族的所有情报。”

    这样说着,洁露卡微微将脸蛋凑上来,视线所及,火光照耀了那张白皙精致的俏脸和显得格外深邃神秘的紫色美眸,让这时候的她上去美的让人眩晕,带着迷人或是说诱惑的轻柔声线,她轻声呼道。

    “怎么样?亲王殿下,要不要收买我,整个精灵族的情报哦。”

    “……”

    如果有那么好收买,雅兰德兰会让你当情报头子,这种傻问题不用考虑也知道答案吧,再说了,我干嘛非得要去知道精灵族的秘密情报不可,搞的像是敌国间谍似地。

    不过……情报头子呀,感觉上似乎格外适合洁露卡这种家伙,毕竟是可以将整个啥子皇家图书馆啃掉,又有着能将一团糨糊的地图看懂的折翼天使般的强悍分析能力,同时在大事上不失骑士的公正和严谨,实力强大,面对他人的时候(这样说来这家伙的腹黑和无节操似乎只针对我,是我什么时候得罪过她吗)也表现的十分老成和惜字如金,整一副我是杀手我不爱说话的嘴脸。

    到不如说,这种家伙不搞情报实在太浪费人才了。

    大概是见我露出了困扰的表情,洁露卡小嘴抿起,带着一丝调戏成功的笑意,坐了回去。

    “那你现在出来没问题吗?”

    我对身为精灵族情报总头子的洁露卡,竟然跑出来和我这种以混吃等死为目标的颓废宅四处闲逛,表示了严重担忧,记得负责联盟情报的是凯恩吧,要是他一时心血来潮,跑去双子海度假什么的,整个联盟的情报系统肯定会立刻瘫痪,洁露卡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在我的质疑目光注视下,洁露卡轻轻摇了摇头,身上不知藏了多少本的神出鬼没的小黄本,突然被她取了出来,翻开空白页,然后用羽毛笔的另外一端在上面点了点后,朝我这边转过来,上面已经写满了一排端正清秀的小字。

    没关系,就算在外面,也一直都有好好的负责情报工作。

    “……”

    好快,这是在表演魔术吗?是怎么做到用笔头一点就能将一页纸写满?还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强烈的既视感,总觉得这黄段子侍女好像做了什么侵权的举动,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情报工作……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我可没见过你除了奚落讽刺和制造一些莫须有的留言之外,还做了什么其他事情。”

    姑且不是吐槽版权问题,对于洁露卡的说法我表示了严重怀疑。

    再次摇了摇头,翻开新一页纸,用羽毛笔在上面点了点,转过我这边,又是神奇的满满一页字。

    “别把我想的和亲王殿下一样悠闲,在亲王殿下做着一些yin秽的梦时,我可是有在好好工作。”

    “够了,结束无聊的侵权行为吧混蛋!!”

    我从这黄段子侍女手上抢过来小黄本,抓狂似的撕成碎片扔到篝火里面。

    “顺便一说。”

    小黄本被抢了,洁露卡也终于开了贵口。

    “其实跟在亲王殿下身边,也算是一种收集情报的工作,所以请不要在意。”

    “你这样一说我不在意才怪呢,难道说我的秘密……我的秘密都已经被你这个小间谍刺探到了?我的秘密……”

    咦?

    话说回来,我身上有什么秘密吗?

    滴嗒滴嗒思考中……

    悲哀,真是太悲哀,堂堂一介联盟长老,我竟然想不出自己身上有任何值得保密的东西,难道这不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吗?阿卡拉,哪怕是告诉我一些比如说老酒鬼有过被后妈虐待的不幸童年,法拉老头其实是个性冷淡,诸如这些之类的八卦消息也好呀,让我有点作为长老的秘密可以炫耀啊混蛋!!

    以otz姿势跪倒在低的我摆出人生负犬一样的悲痛表情,心里暗自垂泪。

    “那么……已经收集到了什么秘密吗?”

    虽然知道这句话不是被刺探者该说的,不过我还是很好奇,洁露卡也没有一点身为小间谍的觉悟,很配合的将她收集到的信息告诉了我。

    只见她拿出来一本封面上用鲜红颜色注着【亲王秘史】四个大字的小黄本,翻开第一页正对着我展开。

    左右两页纸上,各写着一个笨和一个蛋,合起来就是傻蛋,这不是废话吗混蛋,不对,我的意思不是说我是傻蛋这不是废话吗?而仅仅是表达说成是傻蛋只不过是理所当然的根本就不用去解释……

    不对不对,不行了,我的头脑已经混乱了,果然是因为只有凡人等级智商的关系吗?可恶!!

    洁露卡明显把我的大脑混乱当做是默认了,状似很得意的翻开了第二页。

    色狼。

    呼呼,果然不出乎我的所料……我就想着会不会有这么一个评价。

    “变态。“也不出我的意料。

    “对自己的贴身侍女保佑觊觎之心的yin秽主人。”简单简单,这我也想到了。

    “妄图将整个大陆年轻美貌的女孩占为己有的后宫男。”好吧,虽然在范围上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总体还是在把握之内。

    “强迫自己的侍女说一些羞耻话语和做出羞耻行为的暴君。”哈哈哈哈哈,愚蠢的精灵哟,太天真了,实在太天真了,这些评价全都在我的意料之中,难道就没有一点新鲜的东西吗?

    等等,不对吧!现在似乎不是得意的时候吧!要是让这些东西传到精灵族,我的人生就完蛋了。

    洁露卡一页页的翻着,终于似乎翻到最后了,她的动作微微一顿,似乎犹豫了片刻,终于将最后一句评价翻到我面前。

    “勉强算是一个好人。”

    “……”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对于前面那些恶毒评价能够风轻云淡的去对待的我,现在会有一种被利剑穿心的剧烈疼痛感呢?

    最后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无论在任何一次位面,好人卡绝对都是最恐怖的攻击之一。

    “你该不会是想将这些与其说情报不如说是八卦的玩意,让雅兰德兰奶奶看吧。”

    “亲王殿下真是爱开玩笑,怎么可能呢啊哈哈哈~~~”

    发出很假的笑声,洁露卡十分干脆的将手中的小黄本扔到篝火里面:“真正的评价才不会让亲王殿下看到,既然是秘密情报,让亲王殿下看到不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了吗?”

    啊,被耍了!!

    瞬间,我身上燃烧起了比旁边篝火还要猛烈的火焰。

    “言归正传。”

    洁露卡重新端起她的专用茶杯,轻轻啜着。

    “亲王殿下不想试试这把剑吗?”

    “啊?”

    顺着她的话,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被她摆在旁边地上的朝阳之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必须追究的东西被这黄段子侍女轻轻一笔带过去了,不过不要紧了,我现在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朝阳之剑所吸引。

    “我……可以碰吗?”

    “真是的,前不久明明还抱在怀里用脸蹭,若是规矩真的苛刻到连外人碰一碰都不行,那时候亲王殿下不早就屁股开花了吗?”

    洁露卡抿嘴柔笑着,但是不知为何,却让我升起菊花一紧的毛骨悚然感。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我凑上去,从地上握起那把朝阳之剑,来到离篝火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这把剑……怎么说呢?好重,第一感觉大概是如此吧,以自己的力量,耍耍还可以,但要拿去战斗的话绝对是找虐,大概只有变身地狱格斗熊才能拥有足够的力量挥洒自如,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能洁露卡能用她那小身板子将比她高一倍的野蛮人撞飞了。

    试着挥懂几下,随着巨剑划过的轨迹,空中洒出一片又一片的朝阳之光,似乎将不远处的篝火的亮光都比下去了,煞是好看。

    不错,很顺手,要是有足够的力量挥动这把巨剑的话,一定是非常可怕的利器,这是这把巨剑给我的感觉,就仿佛天生能够契合使用者的双手和习惯一般,挥舞的时候也感受不到一丝阻力,无法很好的去形容这种感觉,总之比我所用过的任何一把剑,包括搞基剑都要优秀。

    愿你的笑容如朝阳灿烂,愿你的心灵似露水清莹——兰丝。

    下意识的想看看这把剑的属性,结果我只看到了这么一句话,是因为权限不足还是什么?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

    比划了几下之后,我回到篝火旁边,将巨剑递回给洁露卡,结果她愣愣的看着我,表情相当古怪,好像被什么吓着了的的样子。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被洁露卡直盯盯的,仿佛着怪物一眼的目光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我不由问道。

    “你……能用这把剑?”

    好久,才从洁露卡湿润的嘴唇中吐出这么一句话。

    “哈,勉勉强强吧,太重了,有点耍不开,要是拿去战斗的话肯定会死的很惨,如果变身的话,或许到是可以用用,这把剑也没有等级要求,力量敏捷限制之类的,就连属性也看不见,真古怪。”

    “那是当然,因为是朝阳之露骑士专用的……”洁露卡困惑的不得了的轻轻歪着头,随即又小声嘀咕了一句。

    “仅仅只有【太重了】这个因素吗?”

    “嗯,什么意思?”我表示不解。

    “没有。”

    洁露卡隐瞒了什么似地摇了摇头,敷衍过去,真是的,一开始不想告诉的话,就别在那自言自语嘀咕吊起我的胃口嘛……

    清明节,乘着周末去扫墓了,今明两天的更新都会很迟,或许咱又要重拾压秒帝风采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