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五章 来自远方的家书
    撕开回城卷轴,我和洁露卡回到了库拉斯特。

    没想到这一趟蜘蛛巢穴之旅,竟然是白费功夫,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原本以为自己吸引麻烦的体质,能够轻而易举的将水晶碎片给吸引过来,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虽然以前我是巴不得能像这样,吸引麻烦的体质给我少惹一些麻烦,但是现在不解决水晶碎片的话就不能回家过年(神诞日),所以反而对这种体质有所期待起来,但是偏偏在不需要它的时候老是四处捣乱而在这种需要它的关键时刻却给我玩失灵,果然还是因为悲剧光环作祟的关系么?在强大的准悲剧帝光环面前,吸引麻烦的体质也要退让吗?

    一路上,我低头深刻的沉思着,哪怕是因为身后跟着的洁露卡而引起无数来往旁人的注目也没有发现,最后,下意识的,我停了下来。

    “怎么了,亲王殿下,难道打算在这种地方落脚,明明已经有了我还不满足吗?真是个**高涨的男人呢。”

    身后传来洁露卡让人不爽的声音,我回过头瞪了她一眼,然后向周围看了看。

    呃……我似乎终于明白为什么洁露卡要说这样的话了,因为周围都是带着粉红色调的衣着清凉的女子,很显然这就是暗黑大陆鼎鼎大名的女人街。

    自然,带着洁露卡这样一个鹤立鸡群的绝色精灵侍女来到这里的我,成为了周围所有人的围观对象,这年头,不是没见过带侍女来嫖的,但是带着这么漂亮的,几乎让整条女人街黯然失色的精灵侍女来嫖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走吧,奇怪了……”

    在周围怪异的目光注视下,我困惑的抓了抓头,转身挪开了脚步。

    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的来这里呢?难道真如洁露卡所说的,不知不觉受到了隐藏在体内的**心的影响?

    才怪呢,我可是走纯洁和谐路线的宅男呀混蛋!!

    后来想了好一会儿,我才知道原因,原来自己停下来的那个地方,在第一世界是绿林酒吧的门口,只是第二世界自然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有同一个绿林酒吧,而是被一条女人街所代替,所以自己才悲剧了。

    是吗?原来自己是挂念菲妮那只伪娘所以下意识的想去探望一下呀。

    不……算了,我宁愿被说成是想念绿林酒吧的老板,也就是那个包租婆一样叼着烟斗的彪悍女人,也不想是菲妮,要是被别人误会我们两个之间存在什么奇怪的感情那就糟糕了。

    再次申明,我是性取向十分正常的走纯洁和谐路线的宅男。

    走了一段回头路,随便找了个看起来比较高档的旅馆住下来后,我和洁露卡分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收拾歇息去了。

    呼,在蜘蛛巢穴那种鬼地方呆了好几天,今天就稍微放松一下,明天再出发吧。

    带着这种想法,我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打了几个滚,然后突然想起燃烧者-韦布爆落的物品还躺在物品栏里,没来得及看上一眼,不由翻找起来。

    我看看……金币就无视掉好了,我说,都是第二世界的小boss了,难道就不能再慷慨点,将爆落的金币给我统统换成宝石吗?

    一边在心里抱怨着,我将那些爆落的金币统统拨开到一角放置金币的专门角落,数量最为庞大的家伙被移开以后,剩余的零星几件物品也就一目了然了。

    除开金币以外,数量最多的就是药水,五瓶强力生命回复药剂和三瓶强力法力回复药剂,这个就算了,对于身上的回复活力药剂多的可以当洗澡水的我来说,药剂什么的,除非是全面回复活力药剂,或者是其他如精力药剂之类的稀有药剂,不然都是浮云。

    话说回来,现在山寨版的只能合成回复活力药剂的赫拉迪克方块,已经由法拉那帮疯狂的法师分子研究出来,并开始投入使用了,最近在冒险者商人那里已经偶尔能够买到一两瓶回复活力药剂,这样看来,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把手头上的回复活力药剂偷偷卖掉一些呢?

    除开药水之后,剩下的物品就更是少得可怜了,早知道当初在干掉燃烧者-韦布之后,应该稍微在周围转一圈,翻找一下是否有它下的蛋,这厮一定是将好东西藏到它的蜘蛛蛋里去了.

    我看看,哦哦,是一枚无瑕疵的黄宝石,不错不错,这玩意增加的可是极为稀有的装备爆落概率,是五种不同类型的宝石中最受冒险者青睐的一种。

    以我现在的爆率自然是不会再用黄宝石提升,卖掉的话大概能换到不少好东西,第二世界的冒险者,多多少少都有些能够让我这个暴发户也为之眼馋的压箱底货色了,嘿嘿。

    然后是两枚完整宝石,一枚蓝宝石,一枚红宝石,那冰蓝深红色的光泽也是可爱得紧,只是可惜没有钻石,最近小幽灵啃水晶之树啃的凶,连带消耗钻石的速度也快起来了,当初本来以为水晶之树能够稍微代替一下钻石,成为小幽灵的新零食新燃料,谁知道这货竟然还是个涡轮发动机,代替不成反倒让消耗速度增快了。

    或许该以减肥的名义让这只傻蛋圣女节衣缩食了,可是自己能抵抗得了她可怜兮兮的表情吗?最重要的是,就算能抵抗下来第一步攻击,在接下来小幽灵的撒娇不成改用牙齿威胁的绝境之中,自己还能坚持自己的想法吗?

    想法重要还是生命重要?这是个问题,太深奥了,还是不要深思为妙。

    擦了擦额头上莫名渗出来的冷汗,我将三枚宝石放好,继续往下查看。

    发现符文一枚,好久没有爆出过这玩意了,我看看,切,原来是颗11号符文【安姆】呀,12号和12号以下的符文都属于低级符文,好歹这这也是第二世界,好歹库拉斯特也算是五大历练区域里的中级区域,韦布老兄,我叫你吕布老兄行不?能来点中级符文么?

    失望的将符文放好,最后剩下的就是几件装备了。

    三件蓝装直接被我无视放在一旁,哪怕其中一件是枚稀有的戒指,现在蓝色装备对我来说已经是形同浮云,差的看不上,好的穿不上。

    剩下一件金色,一件……绿色,嗯,这爆率十分可以,看来吕布兄这一次并没有私藏,都把貂蝉给爆出来了。

    随着怪物等级越高,爆率也会越低,这一点我以前似乎也解释过好几次,所以第二世界再也不能像第一世界干掉那些低级怪物boss一样,绿装一爆爆两件,金色一出出半打了。

    说笑的,没见当年我刚刚来到罗格营地的时候,整个营地也未必有一两件金色装备吗?即使在低级区域好装备爆率也是相当低的,当然,这几年新人冒险者的水准有所提高,营地似乎有好几个精英队伍都拥有了金色装备,不像我当年刚刚来到时那么寒酸了,用阿卡拉夸张的不得了的话来形容——这么几件金色装备,可是代表着冒险者联盟的黄金时代来临呀。

    我是搞不懂什么黄金不黄金时代,只知道号称比安达利尔还要难对付的冰冻之原领主毕须博须,现在依旧风骚,无人敢惹。

    话题扯开了,看看我们熊熊燃烧的吕布兄都爆了什么金色绿色好貂蝉吧。

    金色装备是件鲨皮之靴,难道说吕布兄是在替我将斯特拉斯托小队用来交换的那件金色鲨皮之靴还回去感到惋惜,所以特地又给我送来一双?那还真是有心,感激不尽。

    暗金的陀螺鲨皮之靴

    防御:82

    耐久度:40/40

    需要力量点数:50

    需要敏捷点数:40

    需要等级:52

    +62防御强化

    +20敏捷

    +5减缓体力消耗

    抗火+20

    抗寒+30

    回复耐久度1于1天之内

    为什么明明是金色装备却叫暗金陀螺,关于名字这一点我就不去吐槽了,总体来说这是一件上品到极品之间的金色鞋子,比斯特拉斯托小队的那双还要好不少,尤其是减缓体力消耗的属性,是所有近战冒险者都极为之眼馋的极品属性,比增加跑步/行走速度的稀有属性更具价值。

    其余属性虽然不是稀有属性,但是加的都很实用,很到位,就算是放在我眼里,这件金色鲨皮之靴也是可以成为主力装备的极品货色了。

    可惜的是,第二世界库拉斯特任何一个冒险者眼里,都不是什么问题,唯独我这个48级的小德鲁伊,只能干巴巴的眨着眼睛欲哭无泪。

    至于那件绿色装备……是件歌德战甲。

    呃,虽然我不怎么喜欢记忆装备,甚至会刻意忘掉许多装备的知识以便能获得更多辨识乐趣,但是说到绿色套装的歌德战甲的话,实在是让我无法不想起,因为这套套装无论是在游戏还是眼前这个真实的暗黑大陆都十分有名。

    西刚的全套刀剑套装,如果你是一名忠实的暗黑玩家,那就不可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这可是新人收藏,菜鸟之宝呀,那一整套优美银色,极具金属质感的威风凛凛的西刚装备,当年蒙骗了多少年幼无知的菜鸟往火里投,不刷出一整套西刚誓不罢休。

    但悲剧的是,西刚全套刀剑套装一共有六个部件,可想而知就算是在游戏里头,集齐一整套也是相当有难度的。

    眼前这件散发着幽绿光芒的歌德战甲,应该就是西刚全套刀剑里的衣服部件,叹了一口气掏出辨识卷轴,拍了上去,果不其然。

    西刚的遮蔽-歌德战甲

    防御:362

    耐久度:80/80

    需要力量点数:80

    需要等级:30

    60防御强化

    抗闪电+30

    西刚的全套刀剑

    西刚的面甲(头盔)

    西刚的遮蔽(衣服)

    西刚的木鞋(鞋子)

    西刚的守护(盾牌)

    西刚的披肩(腰带)

    西刚的挑战(手套)

    虽然仅仅有两个属性,但是这件西刚衣服已经比绝大多数高级的金色装备都要犀利了,光是362点防御就能让人眼馋,再加上高抗闪电,套用曾经某圣骑士穿上之后的一句经典感叹——自从穿上了西刚的遮蔽,我再也不怕在神罚之城和敌人肉搏了。

    记得在暗黑游戏里面,西刚的属性更是逆天,六件西刚套件的等级需求全部仅仅为6级,正是因为这个,勾引了多少菜鸟为了早点穿上而拼命加力量属性,等终于熬成一名老鸟之后,再回头,已是泪流满面,悔不当初。

    从吕布兄身上搜刮而来的玩意,也就是这些了,我伸了一个懒腰,将鲨皮之靴和歌德战甲重新塞回物品栏里面,从床上一跃而下。

    离离开罗格营地已经过了四天,不知道维拉丝她们还记不记得那时候的决定?姑且还是去看看吧。

    走出房门,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先来到了洁露卡的房前,敲了敲门。

    “大白天就要偷袭了吗?亲王殿下真是的,至少也要等到晚上再说……”

    还未说话,里面就传来了黄段子侍女表演专用的害羞声线。

    “……”

    忍耐,千万不要中了她的招数。

    我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缓缓开口。

    “洁露卡,我要出去一趟,你要一起去吗?”

    房间里面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在做着什么艰难决定一般,好片刻,就在我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洁露卡的声音才传了出来。

    “身为贴身侍女,理所当然要跟着一起。”

    听起来似乎是很勉强,不大情愿的口吻,就仿佛我逼着她去似的,出个门有这么艰难吗?难道说……这黄段子侍女竟然是家里蹲?

    我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狠狠震惊了一会,然后又等了片刻,洁露卡才姗姗来迟的打开房门,还没等我说话,就哧溜一声绕到我身后,紧紧跟在后面进入了尾行模式。

    我:“……”

    洁露卡:“……”

    “我说……洁露卡,要是有其他事情要做的话,就不必勉强,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只不过是一点小事而已。”

    “没关系,虽然没有比外出更加无聊的事情,但是谁让亲王殿下本来就是这么无聊的人,身为贴身侍女也只好勉为其难的适应这种任性了。”

    “……”

    这黄段子侍女的言语之间,怨气是多么的重呀,我现在到是很想问问什么事情对她来说才不无聊,说黄段子吗?

    然后,在一路引人注目的注视下,我带着洁露卡来到了法师公会。

    “德鲁伊吴凡,请问有我的信件吗?”

    随便抓住一个来去匆匆的公会法师,我微微压低声音问道。

    “……”

    这位法师仁兄呆了片刻,然后抬起头,愣愣的看着我,似乎还没有从那满脑子的研究思考中登出,表情变幻了好一会,才终于从我的询问中琢磨出了点什么,露出惊讶的表情,手指指着我,刚想惊叫出来,突然又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将哽在喉咙的声音硬生生吞了下去。

    “……”

    该怎么说呢?平时总是一副冷清清的样子,表情如此丰富的法师到还真少见。

    “原……原来是长老阁下,失敬,实在是太失敬了,请随我来。”

    这名法师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压低声音招呼道。

    法师公会门前还有不少冒险者,见平时一副爱理不理,整一个木头人似地公会法师,竟然露出如此失态的表情,之后又露出如此恭敬的态度,不由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着那个身后紧跟一名紫发精灵侍女的斗篷男究竟是哪路货色。

    “长老阁下,我们确实收到了寄给您的信件,请验收。”

    在这名表情丰富的法师带领下,我们来到了禁止闲杂人等进入的公会里面,坐等片刻之后,对方取来一叠信件放在我面前。

    “请问长老阁下还有其他要事吗?是否应该向会长禀报一声。”

    不大擅长研究之外的语言交流的法师,露出手足无措的神色,平时总是将自己不善和人相处的缺点隐藏在淡漠之中,但是眼前这位不同,即使光闻其名未见其人,也会让人肃然起敬,被誉为大陆双子星,联盟最年轻的长老,资质甚至超越塔拉夏的强者,这些响当当的名头哪怕是含有一些水分,也足以让他感到即使是面对着会长也没有感受过的压力。

    当然,法师也绝对不会因为对方一句“我是德鲁伊吴凡”就轻而易举的相信,虽然不擅长为人处世,但并不代表他是傻蛋,几乎没怎么考虑就确认对方身份的原因,有两个。

    第一个原因,前几天有一个叫斯特拉斯托的冒险小队,带来了来自联盟长老的消息以及印章,因为每一个长老的印章都是独一无二,而恰好的是当时会长是和库拉斯特的负责人迪恩在一起,所以轻而易举的就认出了这枚印章的主人,正是那位现今在整个暗黑大陆最为传奇的联盟长老德鲁伊吴凡。

    第二点,就是关于这位传奇长老的另外一个身份——精灵族的亲王殿下了,没看见他身后的精灵族侍女吗?如果不是本人的话,一名如此相貌端庄美丽,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高雅和强大气息的精灵,会甘心于成为一名人类的侍女吗?

    “嗯,不必了,我就是过来收取信件,并无什么要紧的事情。”

    我微微颔首,将信件取了过来一一翻过。

    有小狐狸的一封——这是她寄过来的第二封书信了,在我刚刚回到罗格营地的时候就收到了第一封,现在又是一封,才过多少天呀?我是不是按下了她身上的什么奇怪的开关,开启了这只俏媚狐狸隐藏起来的什么不得了的属性了?虽然我是多多益善,但是平均三四天一封真的没关系吗?她有在好好历练吗?

    心里温暖的摇了摇头,我翻开下一封,署名是维拉丝,哦哦,这可是她给我的一封信,值得收藏。

    然后分别还有莎拉的,琳娅的,就连三无公主也顺便写了一封寄过来,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是顺便,因为她在信封上面用了十分显眼的字体去注明这个字眼……

    最后还有一封,我看看,是小幽灵的,该不会里面的信纸上满满一页都是傻蛋小凡四个大字吧,我抱着十二分怀疑的这么想到,这小圣女的确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话说……我要给她们一一回信吗?维拉丝五人的信不能合为一封家书回,而必须对每一封进行回应吗?这样做真的能在神诞日之前赶回去吗?

    这一刻,我充分的理解了甜蜜的烦恼是为何物。

    信里面的内容当然要回去再看,我只是略翻了一眼,确认无误之后,便带着洁露卡离开了法师公会。

    首先还是去酒吧逛一圈吧,除了看看是否能打听到有用的情报以外,顺便也观察一下斯特拉斯托小队干的怎么样了,当初除了拜托他们将消息传达给库拉斯特负责人迪恩之外,还让他们将消息尽快的散播开来,让所有的冒险者尽早知道,不知道他们现在进行的如何了,我想有阿巴克这种人形大喇叭在,应该会事半功倍,效果拔群才对。

    来到人声鼎沸的酒吧,因为洁露卡的美貌和精灵的身份,里面的喧闹声音顿时凝滞了不少,感觉自己又被万众瞩目了,我只能一边暗暗后悔带了这黄段子侍女出来,一边寻了个阴暗角落的位置坐下,并将斗篷帽子一压再压……

    没有压秒的人生……有点寂寞啊~~话说月初我竟然没有求月票!!排名掉下100开外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