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 来自营地的讯息(拜年)
    第九百四十章来自营地的讯息(拜年)

    ********************************************************************************************************

    还在吗?

    来到冥河之洞出口。左看右看,却没有发现小狐狸的身影。

    琳娅该不会猜错了吧,以那只小狐狸的性格,怎么可能……呃,或许还真有可能,比如说写信这事就可以看出来,她是那种因为害羞只能在角落里头默默守候的女孩。

    所以说……

    想到这里,我跨出入口,来到哈洛加斯外面,转了一圈,在冰丘的一角里,发现了那道娇小的身影。

    靠着冰壁,因为寒冷而不断将小手放在嘴前哈气、摩擦,独自在寒风中站立的身影,看上去是如此形影孤独。

    就算如此,她也从未将期待的目光落到入口这边,而是默默仰视着飘下的细小雪花,露出让自己鼻子一酸的满足笑容,似乎只要能这样默默等待,就已经很幸福了。

    是因为根本就不期待我这样的傻蛋会追上来吗?或许就是这样吧,如果不是琳娅提醒的话。我的确不会想到,小狐狸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默默的等着。

    不,不仅仅是这一次,以前呢?还有以前呢?

    这一次,是因为琳娅的提醒,昨晚写信的事,也是因为马拉格比偶然的建议,被我撞破。

    那么再在这些之前呢?小狐狸为我做了多少,像现在这样,默默的等了我多少回?

    她究竟付出过多少,我究竟错过了多少?

    或者说,我究竟欠了这个女孩多少?

    或许已经数不清了。

    眼角擦了又擦,还是模糊一片,第一次为自己的笨拙如此痛恨和揪心。

    “露西亚。”

    吸了一口寒风,声音有些哽咽的喊出了这个名字。

    “哇——!!”

    仰头望着飘雪,丝毫没有发现我x近的露西亚,被吓了一大跳,活脱脱像一只被人突然捏住尾巴的狐狸一般,蹦跳着转过身来。

    “咦?坏蛋,你怎么来了?”

    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还有,或许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自嘴角勾勒出来的喜悦弧线。

    “傻蛋,那你为什么又在这里等着?”

    擦干痕迹,我咧嘴笑了笑,努力掩饰着显露于外的自责和感动,因为知道。这种表情并不是现在的小狐狸所愿意见到的。

    “不许说我是傻蛋!”

    娇蛮的朝我晃了晃秀气的小拳头,然后,脸色逐渐浮起了一层红晕,结结巴巴的嘀咕起来。

    “我……我怎么知道你会追上来,早知道这样的话,就不等你了。”

    “你的话真奇怪,明明是在等我,却又说如果知道我要来就不等了,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谁……谁说本天狐是在等你了,我只是看这里风景漂亮,想多呆一会罢了。”

    这只小狐狸通红着脸,乌黑美丽的眸子四处乱转,摆出一副我很欣赏这里的北国风光的模样。

    到了这种时候,依然还要傲娇吗?真是不诚实。

    “马拉格比他们呢?”我问道。

    “他……他们先回去了,别……别误会,我可没特意让他们先回去,只是他们说有事要离开而已,真是的,把队长落下不知道跑哪去,这算什么。”

    脸红红的这样嘀咕着,小狐狸时不时将目光转向我。带着一股羞涩的怒视,仿佛在说,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了,本天狐说的都是真的,才没有特地遣开他们留下来等你。

    “是是是,我知道了。”

    我忍俊不禁的连声应道。

    无论小狐狸说的是真的,是他们找理由离开,或是说是被遣着离开,都应该感谢这些家伙才行。

    “所以……所以说……”

    小狐狸还想嘴硬的说点什么,但是她难道不知道,这时候越解释就越可疑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所以不用再解释了。”

    所以,我打断了她的话,虽然傲娇的小狐狸很可爱,不过偶尔也能老实一点就好了。

    “什么嘛,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嘟着嘴,小狐狸气鼓鼓的瞪着我。

    “那个……”

    “想说什么,就快点说吧,本天狐可忙着呢。”

    “总之,那些信我会尽快看完的,会尽快给你回信的。”

    “哼……哼,本天狐才不稀罕。”

    “也要记得给我回信,不要揣着信再在法师公会门口徘徊了,会被当成可疑分子的。”

    “啰……啰嗦啰嗦啰嗦,本天狐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你管。”

    “还有……”

    “啊啊!!你这个人真是的,有什么就给我爽快点说出来吧。”

    “还有……让你久等了,抱歉。”

    “干……干嘛突然一副恶心兮兮的样子说这种话呀。你还真是傻蛋,无可救药的大傻蛋!!”

    “咦?!!不是你让我爽快点说出来吗?”

    “我可不记得让你说过这种话。”

    “……”

    “……”

    深呼吸一口气。

    然后,坚定无比的上前一步,将这只气呼呼的小狐狸,搂在了怀里,出乎意料的,没有遭到任何的抗议,一具纤细柔软温暖的娇躯,紧紧的贴了上来。

    感受着彼此的体温,默默的拥抱了一会儿,许久,才从怀里,传出格外柔软的声线。

    “傻蛋,你以为本天狐等了多少次呀,真是大坏蛋。”

    “嗯,我知道了,以后不会让你再等了。”

    “哼,就算不来也没关系,反正见到你这个傻蛋,也只会让本天狐生气而已。”

    怀里继续传来小孩子闹别扭一样的嘀咕。

    在小狐狸的脸蛋上轻抚着,将那张妩媚倾城的脸蛋轻轻抬起来:“神诞日一定要来,好吗?”

    “既……既然你这么求本天狐了,要来也不是……不可以。”

    脸蛋被固定着。这只小狐狸依然害羞的挪动着乌黑眼珠,避开我的视线,扭扭捏捏的傲娇道。

    嗯,这样就够了。

    低下头,我吻上了女孩那鲜红娇艳的嘴唇。

    “嗯~~嗯呜~~~”

    因为突然的动作,小狐狸的身体猛地僵直,随后柔和起来,被动着,纤细的胳膊缓缓抬起,搂在我的脖子上,紧紧的。紧紧的彼此拥吻着。

    在这冰天雪地里,除了彼此,再无其他。

    ……

    小狐狸究竟还是走了,哈洛加斯还有她的队友在等着她。

    不过,这一次分离却比以往少了许多遗憾,多了一份温馨甜蜜。

    带着小狐狸留下来的幽然余香,我回到冥河之洞和维拉丝她们汇集,结果却被训了个惨,起因都是那条蓝白条纹内裤,太失策了,本来是想留下来,偷偷劝诱小幽灵穿上,好好满足一下自己作为宅男的**,没想到现在不但暴露了,内裤也被库克拿走了。

    好不容易将这件事蒙过去,本来以为接下来能够安安心心的历练,朝第二个目标——将五个女孩带上四十级进发,没想到小狐狸离开没几天,哈洛加斯那边就传来了信息。

    那是我们正在冥河之洞和一群冥河妖妇战斗的时候,突然,怀里警报声大作,将众人吓了一大跳,小幽灵手中正待向怪物砸去的金砖板,也被这一声巨大警报给吓得手滑,朝我这边扔过来了。

    宛如炮弹般的咻一声,金色流星险之又险的从脸庞边上擦过,那特地为了提升攻击力而做成的锋利边缘,在脸上划过两道红痕。

    “……”

    擦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我第一次如此深刻的体会到那些被金砖板砸中的怪物,是何等凄惨和痛苦。

    “小凡,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那群该死的天顶星人又来偷袭了?”

    一脸若无其事的回收金砖板藏在身后,小幽灵宛如接到警报声的船长一般,背着双手威严的向这边快速踱步过来,神情不怒自威,充满了视死如归的气势。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脸色猛地一正,仿佛真的被小幽灵摆出来的那股气氛所感染而进入宇宙战争模式。等她走过来,我才暴露爪牙,捏着她的脸蛋两边搓揉起来。

    真是的,手滑是故意的吧,明明我是站在目标怪物120度角的位置,谁能教教我,究竟要怎么手滑才能做出这种角度的投掷?

    狠狠惩罚了一顿小幽灵之后,见大家快速解决掉怪物,都凑了上来,我也不吊胃口,将斗篷解开之后,抓着胸襟往两边一拉,露出胸口处一个不断闪烁着红光,发出“叮咚——叮咚——”警报声的菱形挂坠宝石。

    “哇!!小凡快没有能量了。”

    揉着发疼的脸蛋,小幽灵惊呼一声。

    没有能量你妹!我是凹【哔】曼那种快枪手吗?!!

    我瞪了小幽灵一眼,虽然当初做这个警报的时候,的确是带着一丝吐槽的恶意没错……

    “这是哈洛加斯,马拉奶奶传过来的信息。”

    “也就是说……历练要结束了吗?”

    高特大猩猩困惑的抓着脑袋,将大家都不愿意提出来的答案,说了出来。

    “应该没错了,抱歉了,大家。”

    歉意的目光,一一掠过维拉丝,莎拉,琳娅和三无公主的脸庞,最后落到高特夫妇身上。

    “这次,真是太感谢二位了。”

    “你在说什么呀?事到如今还说这种客套话。”

    哈哈大笑着,我的肩膀被高特那双强健有力的猩猩胳膊一把搂住,使劲的摇晃起来。

    “真感到歉意的话,就加入我们的组合吧,有了吴你的加入,我们的队伍一定能够被编成史诗永久长存。”

    “不了,那种史诗我可不想要。”

    想到后果,几百年后,史书上会写着某年某月某日,伟大的英雄德鲁伊吴凡顺应时代潮流加入了动物部队,从此和另外三人一起,开始了他的卖节操式搞笑艺人生涯,成为一桩美谈,并被编成无数诗歌永为流传,我的牙齿就直打哆嗦。

    这哪是史诗,是诅咒才对吧。

    “也要和那个临时的家告别了。”

    卡丽娜颇为伤感的喃喃自语了一句,看来正如高特所说,虽然外表是个柔和成熟,并且有着母老虎资质的女人,内心却格外柔软,称之为多愁善感也不过分。

    “不如回去看一眼,把洞口封住,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上,你说怎么样?如果急的话,不如你们先回去吧。”

    看到妻子这副模样,高特自然要挺身而出。

    “不急,我们一起去吧。”

    想象那个地方离冥河之洞也不远,不差这点时间,我点了点头,八人一起回到那个呆了将近一个月的冰洞,将里面收拾一番之后,用石头牢牢将洞口封住,并且留下了显眼的标记,这一样,不仅以后我们再来的时候,能够轻易找到,那些路过的冒险者,也能够轻易的发现我们留下来的指示,将这里当成一处临时落脚的地方。

    那些遍布五大区域的历练场所,洞穴、地窖、古墓、森林、山脉、沙漠——甚至连冥河之洞这种鬼地方都存在的藏身所,就是这么来的,前一代将这些充满了他们回忆的地方留给下一代,一代接着一代,每一个藏身所都有一个故事。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们拉开回城卷轴,回到了哈洛加斯。

    刚刚从传送站里走出来,马拉奶奶就在小雪寒风之中,住着拐杖迎了上来。

    “亲爱的吴,我还真担心信号无法传到你那里。”

    “应该不会,这是法拉的得意……呃。

    不……正因为是那个吝啬鬼做的玩意,所以马拉奶奶才会担心吧,我理解的,嗯嗯。

    “总之你们回来了就好,具体情况还是让阿卡拉给你们说说吧。”

    交谈着,一行人匆匆来到法师公会的远程传送阵。

    “吴,我老了,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联盟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在我踏上传送阵,魔法的光芒亮起的时候,马拉奶奶温和而深邃的目光注视过来,其中带着深深的恳求和寄托。

    顿了顿,我将胳膊抡起,咧嘴一笑。

    “马拉奶奶,你就看我的吧!”

    对方欣慰的笑容一闪而过,下一刻,我们被白光包围,回到了罗格营地。

    “终于回到家了。”

    一直生活在罗格营地的维拉丝和莎拉,感到那股独有的草原之风拂过,都情不自禁的露出安心笑容,这里,才是她们真正的家。

    “维拉丝,你们先回家,我先去阿卡拉奶奶那里一趟,大猩猩还有丽娜姐姐,阿卡拉奶奶估计也会有一些任务交给你们,所以一起去吧。”

    见阿卡拉安排的士兵从对面走过来,我这样说道,高特夫妇点点头,于是大家兵分两路,五个女孩……不,是四个,小幽灵乘我不注意,刺溜一声就钻进了项链里面。

    四个女孩先回了家,我携着小幽灵,后面跟着高特夫妇,接过士兵的传讯后,来到了阿卡拉的帐篷。

    “阿卡拉奶奶,我回来了。”

    拉开帐篷,凯恩和阿卡拉这两个实际负责人都在里面,至于法拉老头无视掉就好了,左右看了一眼,老酒鬼不在,果然是因为人手不足而被派了出去吗?

    “高特,卡丽娜,你们也坐下吧,这里有些事情想拜托你们,希望你们能够不吝帮忙。”

    “哪里,阿卡拉大长老只管吩咐就行了。”

    受宠若惊的从阿卡拉那里接过一杯清神水,坐下,大概是事态紧急,阿卡拉也没有废话,直接就提出了让高特夫妇先临时接管一下老酒鬼的职务,这样一来,也终于能确认那个宅在营地多年不肯离去的老酒鬼,终于还是领着便当出公差了。

    事实上,在老酒鬼无责任的管理下,整个罗格营地的士兵系统(对外),就算没有她在也能正常……不,说不定是更顺畅的运行,不过再怎么说,也必须有一两个镇得住场面的高手在,所以高特夫妇的任务并不重,只要不像老酒鬼那样到处赊酒作乱,就算随便在营地里遛遛狗,养养鸟都行。

    简单说明了一些相关的内容以后,阿卡拉换来几名士兵队长,领着高特夫妇实地考察实践去了。

    帐篷内面就只剩下我,阿卡拉,凯恩和打着瞌睡的法拉老头,估计是要说正事了。

    “吴,怎么样,历练还顺利吗?”

    这时候,阿卡拉到是不急不缓的喝了一口清神水,神色悠然。

    “这个,还真发生了那么一点点意外,等会再和你们说说吧。”

    见听到我这样说完以后,另外三人都一脸淡定的样子,我不由抓了抓脑勺。

    托吸引麻烦的体质的福,似乎自己每次外出都能捣鼓出一些事情,以至于三个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

    春节快乐,兔年吉祥,祝大家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学业有成,事业顺利,恭喜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