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 天降软狐
    说起来,加仑老头的行踪的确可以列入到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中,他应该不会还逗留在精灵森林里面,阿卡拉似乎也说过他去了哪里来着?另外一个遥远的世界?

    是河的另外一边的花田吗?自觉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于是带着了无遗憾的笑容走了?

    也罢,先不管这老头,反正只是一个妄图用奇怪的腿毛理论来突出自己的存在感已达到从龙套上升到配角地位的汤面老头而已,这家伙,真是太天真了,以为在今时今日这种环境下,能够避开潜规则用如此简单幼稚的行为吸引观众和导演的注意力以提升自己的存在感,真是太天真了。

    反正需要他出场的时候。自然会出场,没办法,这就是龙套的命运。

    自顾自的摸着下巴,冷笑几声,冷不防的就被攻城兽的铁爪从后面一个突击过来给爆了菊。

    “哈欠!!”

    远在第三世界,某撸起裤脚。露出腿毛飘飘呈现出一种水流曲线的老头,着实打了一个大喷嚏。在他身后不远处,跟着一个被全身黑色,略显破旧和过大的斗篷由头到尾笼罩起来的娇小黑影。

    “哈欠!!”

    紧跟在后面,黑色斗篷身影也打了一个喷嚏,从那发出的和前面粗狂的老头喷嚏有着迥然不同的清脆悦耳音色听来,应该是一个年轻的少女无误。

    不,如果还有印象的话,应该会知道。这个此时发出可爱喷嚏声的少女,其实就是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杀人如麻,手染无数鲜血的邪恶残忍恐怖原罪魔王阿兹莫丹!

    当然,这是她自己给自己封的称号,事实上,在第一次暗黑大陆攻略战中击杀数为零一直是她的心病,也是在地狱界广为流传的传说(笑料),热血冒失,笨蛋加蛋,零之魔王,在属于她的那个世界里,没有什么比这更适合的亲切称呼了。

    只有那些傻头傻脑,一味想着战斗和杀戮,无视四魔王的威严而无礼冒犯,或者是藏着好吃的东西不肯乖乖交出来(这是重点,据数据显示百分之九十九死在她手上的恶魔都是因为这个原因)的地狱恶魔,才会被这个横行地狱的七大强者之一的笨蛋”哦,不,是恐怖的原罪魔王,给盯上,如果不配合的话,哪怕是再强大的魔王也会被她那把黑色举剑所撕碎。

    凡是聪明点的魔王,都有着对付她的办法,最好莫过于主动供奉,有什么好吃的就乖乖交出去吧,虽然注重口腹之欲的恶魔很多,但是把这看得比自己的小命还重的却真没几个。

    还有就是。不着痕迹的利用一些简单的小算术问题让她陷入烦恼之中,然后偷偷开溜,这其中有一个技术要点,就是千万不要出太难的。以免让这笨蛋魔王的大脑自我保护系统下意识判断这是不可解决的问题,反而会导致恼羞成怒,弄巧反拙。

    可以说,这个“可耸,的原罪魔王,是碰上频率最高,但是也十分好打发的家伙,这是所有地狱聪明人士心里共同的想法。

    当然,凡事不能做太过。以为仗着自己的聪明就可以把这个笨蛋魔王玩弄于手心那就大错特错了,先不说作为四魔王之一,发起怒来绝对能让整个地狱抖上三抖,光是她背后那三位真正可怕的存在尤其是阴谋魔王贝利尔,就足以让所有恶魔闻之色变,敢重要做的话,就要抱着被贝利尔知道,然后品尝痛不欲生的苦果的觉悟。

    总而言之,先不管眼前这个穿着一身超宽大的黑色斗篷少女,在地狱里有着什么样“可怕”的称呼和地位。现在,此时此刻,她是被魔王贝利尔定义为失踪儿童而大肆搜索的被奇怪腿毛老头所拐带的少女。

    “老师,果然是今天早上吃的辣椒太重了吗?早上不应该吃这些东西才对。”

    跟在疑似拐卖人口的加仑老头后面,打了一个喷嚏,阿兹莫丹”不,现在是名为贝阿朵莉”咳咳,不,是贝安沙的少女。

    贝安沙说的,是今天早上的早餐,因为自喻香料帝王的加仑老头,不小心将胡根粉错当成盐而放多了,结果这老头死不认理,硬说这锅冒着奇异鲜红色彩的浓汤,是某个古老东方部落的秘传料理,然后拍着贝安沙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年轻人,吃多点。

    “不,我想不是这个原因,总觉得某个遥远地方,有一股不知名的恶意袭毛”

    加仑老头抹了摸鼻子,再次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之后,便喃喃的抬起头,看向那不知名远方。

    “哈,”哈欠”嗝”

    吃了一肚子辣枚汤的魔王少女,打了一个饱嗝,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老师。

    “老师,难道是在想师兄了?”

    她这样擅自想到,并问了出来。

    “谁会想起那混蛋呀,咕,一说其他胃就开始疼起来了,那可怕的

    加仑老头痛苦的撑着肚子,格夫一样壮实的身体宛如风中枯草,摇摇欲坠了一会才逐渐稳住。

    “不过说起来,到还真有点怀念了那个味道了,难道说”这就是返璞归真的境界?”

    老头突然一脸震惊的睁大双眼。

    “老师,贝安沙也想吃师兄做的清汤瓦”

    魔王少女眨着乌黑的眼睛,那双原本燃烧着青蓝色火焰的瞳孔,在她的收敛下已经变得如同摄取灵魂般的纯黑深邃,哪怕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黑宝石也比不上。

    “那不是你师兄做的”也罢,只要他在的话,那只幽灵也一定会在。没什么区别,不过你真的确定?钻石,那可是钻石!!”

    加仑老头抓着一颗钻石在贝安沙面前晃动,以示恐吓,纯粹观赏而言,钻石的确是至高华丽之物,但要是必须吃下去的话,那肯定是噩梦。

    “有那么可怕吗?”

    从加仑老头的手里接过那枚钻石,贝安沙奇怪的看了一眼,似乎想从上面找到能让对方恐惧的原因,但无论怎么看。这都只是一枚普普通通的,她平时不屑一顾的钻石而已。

    得出这个结论以后,她如抛花生粒一般,将手中钻石扔到嘴里。“啊呜,咔嚓灿咔嚓

    触”的,从她嘴里发出硬物被轻松辗碎的可怕声音。

    加仑老头石化中。

    “肚子饿的话,补充能量到是可以,但以味道而言,就像泥沙一样,呸呸!!”

    嚼着嚼着,贝安沙发出并不是第一次这样尝试的宣言,然后皱起眉头。呸呸几声,伴随着这个动作。一些闪烁着璀璨光点,被嚼的和细沙一般大小的碎石粉末,被她吐了出来。

    “噩,”噩梦啊

    看到这一幕的加仑老头,在石化状态中缓缓倒地,然后以。口的姿势跪倒在地暗自洒泪。

    没有错。那咔嚓咔嚓的声音,完完全全就是那只幽灵的翻版,加拉老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一脸若无其事的抱着钻石小口小口啃着,并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问道“钻石很好吃呀,为什么不多吃一点呢”的该死幽灵。

    现在,又出现了一只,又出现了一只呀混蛋!!

    以前的人生,加起来似乎也不如这几年般波澜壮阔,这是加仑老头此时此刻内心的真实写照。

    “先不管这些,我们向下一个目的出发吧。”

    强制让自己忽略那些可怕的往事之后,加仑老头精神一振,指着遥远的西方口沫横飞宣布道。

    现在,两个人正处于森林和戈壁交接的位置他们刚刚在鲁高因偷偷转了一圈,在这个贸易王国里搜刮到了不少的调料,吃了不少好吃的东西。

    现在,加仑老头的指向是西方,透过前方重重叠叠的迷雾森林,这个方向刚好是罗格营地所在的位置。

    “的,出安,美食!!”

    贝安沙自然不知道加仑所指的地方,就是她原本想去告别零之魔王这个耻辱称号的目的地,仿佛想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她舔舔嘴唇,气势满满的从宽大黑色斗篷里面,举起一只手,不断欢呼起来。

    “镇定,县为香料帝王的学生,怎么可以如此失态。”

    “但是老师,你流口水了。”

    “混蛋,你以为我是想起了只有丰沃的罗格草原才能养育出来的肥嫩鲜美的羊羔的滋味吗?你太小看我了!!”

    “老师,贝安沙想见见师兄。”

    “别跟我提起他,这是我人生之中最大的耻辱。”

    “的,香料洒了。”

    “不!!!我珍贵的香料!!!”

    “跑到眼睛和鼻子里去了,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这是体验香料灵魂的最佳时机,给我好好忍着。”

    “老师,贝安沙的意思是说洒到你的眼睛和鼻子里了。”

    “似乎是今天早上的胡枚粉,难道老师在体验辣板之魂吗?哦哦哦,贝安沙懂了。”

    “嗷嗷嗷嗷嗷!!我的眼睛!我的鼻子!哈欠哈欠

    哈欠一!!”

    “等等,这时候的话,加了辣枚之后,后面应该是洒盐了吧,是这样吧,老师,贝安沙终于学会了。”

    “别,,别把盐也撒过来呀你这白痴!!”阴暗潮湿,终日被迷雾笼罩的迷雾森林里,逐渐传出这些让人发笑的声音。

    “哈欠!!”

    一个大大的喷嚏之后,我揉着鼻子,看向远方。

    莫名其妙的恶意”,是我的错觉么?

    捂着还在隐隐做疼的屁股,看了强忍着笑意的高特夫妇一眼。我暗自诅咒那头该死的攻城兽,竟然在最巧妙的时机,最巧妙的角度给我来这么一招,简直就好像犹如神住”不,是上帝的安排一样。

    难道是因为我椰愉了加仑老头?这样说来的话,难道上帝也是腿毛党?

    想到这里,我深深的震惊了一回。

    历练进展的还算顺利,再过一两天,维拉丝和莎拉也要达到四阶了,这样的话,就算被阿卡拉唤回,不得不中止掉这场历练,心中也少了很多遗憾。

    最后一只巴尔仆从,吱呀一声,喷着鲜血倒在雪地里,宣告着又一场战斗的结束。

    五个女孩小心翼翼的巡查在一圈,才擦起额头上的汗水,拖着略为疲惫的步伐回来。

    “你们先休息一会,看我的。”

    活动一下筋骨,我信心满满的向她们打招呼。

    “小凡,等等。”

    神色温柔的小幽灵飘了过来,用担心的目光看着我。

    哦哦哦,这小圣女,虽然平时毒舌爆满。但偶尔也会将内心的关怀表露出来。

    “把这个带上吧。”

    在感动的这么想着的时候,小幽灵将什么东西伸到我脖子处,围了一圈,咔嚓一声扣住。

    是围巾吗?不过等会就要战斗了,这样不好”

    咦?

    咔嚓一声?扣住?

    我摸了摸脖子,一个小硬硬的,类似项圈的东西套在了上面,似乎还连着一条绳子。

    “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小凡乱跑了。”

    牵着绳子的另外一端,小幽灵回过头,朝维拉丝她们比出胜利手势。

    “哟,吴,你这样帅气多了。”高特朝我竖起拇指。

    “是站在一条宠物的角度这样夸奖我么?”

    目无表情的看过去,高特吹着口哨,心虚的回避了我的目光。

    “别这样,吴会困扰的。”

    还是卡丽娜心地善良,站出来为我说话,然后补充了一句。

    “战斗的时候

    就只有战斗的时候吗混蛋!!

    “爱丽丝,这样做太过分了。”

    维拉丝走了上前,终于站在了我这边。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还真想这样一直牢牢的抓住大人”

    乌黑闪亮的眸子看过来,里面闪烁着柔情小手下意识伸到我的脸上,轻轻抚摸着。

    “好想”好想将大人一直留在身边,再为大人”总是这样的让大家那么担心。”

    “维……维拉丝

    维拉丝的真情流露让我万分感动,多好的女孩呀。

    典,等等?

    在脸蛋上摸着摸着的温柔小手,一直滑下滑下,落到了项围上面。那双柔情似水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上面。逐渐闪烁起星星一样的光芒,脑袋上,屁股后面,仿佛有毛耸耸的小狗耳朵和尾巴在兴奋的不断摇摆起来。

    “项”项圈吗?好可爱”没想到会那么可爱,要不要试着亲手做一些呢,”

    喂喂,有动物园管理员吗?发现小狗一只,忠犬属性发作的维拉丝小狗一只。

    大概是天气有点阴沉,怪物也躲起来了,走了大半个小时,我们总算找到了一队像样点的对手,是由上百只恶魔妖精和攻城兽组成的怪物组合。

    二话没说,在怪物发现以前,我随手就是一个火山扔了过去。

    那些不断在攻城兽背上来回窜动的恶魔妖精,突然感觉到地面的颤动和隆起,剧烈的摇晃让它们难以稳住身形,这时候,一个迷你型的火山已经高高凸出地面,从中心喷出大量的熔浆火球。

    十多个没能从偷袭之中反应过来的恶魔妖精立刻发出惨叫,被喷涌而出的火山熔浆给烧成灰炭。

    损失更大的是攻城兽,亏得它们庞大的身体,以至于行动缓慢,就算反应过来,也足足有十一头攻城兽背活生生的烧死。

    对于这个火山造成的伤害,我感到十分满意。对于刚刚掌握这个技能的德鲁伊来说,其实火山最大的意义是骚扰,言下之意就是一哥没有恶意,就是想请你跳跳舞,挪挪步而已。

    也就面对这群没什么智商可言的怪物投影的时候,才能出现这样大的伤害,换做是第二世界,那些反应贼快的怪物早就一窝蜂散开了,能干掉三四只就已经算是不错的收获。

    火山过后,这群怪物也发现了卑鄙的偷袭者,由带头的一只精英级恶魔妖精发出怒吼,紧跟着,上百只恶魔妖精以二十多头攻城兽为盾牌。宛如一只装备精良的军队般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

    就在恶魔妖精要将它们的能量铁锤扔过去,而我也准备好了下一个技能的时候。异变又生。

    为什么说又呢?

    咳咳,这个问题姑且放下不讨论,总而言之,在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地面突然发生剧烈的震动,从头顶上铺天盖地的滚下雪浪。

    “让你少用点火山了。”

    高特抱怨起来,他以为现在的地震和雪崩,是火山效果所导致。

    “不,我想不是我这边的原”

    话没说完,一种熟悉到了极点的感觉涌上心头。

    紧接着,从头顶上若有若无的传来娇呼声。

    “呜哇哇哇”,让开”让开

    刚刚抬起头。一条毛耸耸的狐狸尾巴就出现在视线之中。

    电脑坏了,送去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