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前辈们的留言
    “小心点,看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撤回来。”

    我还有点不放心,目光疑神疑鬼的时刻警戒着周围,就算下一刻有个大恶魔从熔浆之海里蹦出来,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吴,你太多疑了

    高特笑着嘀咕了一句,跳下裂缝,没有丝毫迟疑,大手一拉一扬,就把没有上锁的箱盖给掀了开来。

    “咦?”

    他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目光迅速落到箱子里面,并没有高特想像中的宝藏,而是一堆散乱的卷轴。

    没有华光四射,也没有恶魔降临,而是出乎意料的普通。

    “这些是件么玩意?”

    高特将最上面的卷轴取出来。展开,阅读起来,大致上的意思是这样。

    某年某月某日,由某某冒险队伍发动了这次声势浩大的行动。聚集了哈洛加斯将近三分之一的精英级同时也是闲着蛋疼级冒险队伍,保护着一位自称博学的大学者来到这里,试图揭开冥河之洞深处那座祭坛的神秘面纱。

    但是很可惜,带来的那位自称是学者的混蛋法师,精通的竟然不是恶魔文字,而是魔法阵,他看不懂碑文上的文字!!

    于是,辛辛苦苦开路来到这里的几个冒险队伍愤怒了,卷轴上面的文字里洋溢着要将这个说大话的法师扔到熔浆之海里去的念头。

    但是就这样离开,他们不甘心。正好这个大学者精通魔法阵,于是,便制造了这么一个陷阱。

    就是这样,”

    我:

    高特:

    “高特,振作点。”

    我收起武器,跟着跳了下裂缝,拍了拍呆呆握着卷轴,虎目不断涌出两行泪水的高特的肩膀。

    “混蛋,我没事,我一点事都没有,男人啊,所谓的男人啊,就是在谎言之中不断长大,不断成熟的动物,只有这样才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混蛋!”。

    高特嗷嗷的捶顿着胸口作仰天咆哮状。

    少口胡了,在那种环境中长大的家伙以后只会成为另外一个骗子。

    看着高特泪流满面的样子,我好歹还是生出了一丝怜悯,没有将话说出来继续打击他。

    不过,就算是上当受骗小我也不得不佩服传闻制造者的心智,简直已经将冒险者的心理掌握得一清二楚,才能做出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恶作剧。

    首先,制造一个满是破绽的传闻,不用担心没有人会上当,因为闲着蛋疼的冒险者多得是,越是知道这个传闻是假的,说不定反而越想了解这个传闻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欺骗性。

    这是这群闲着蛋疼的传闻制造者,在基于对自己的无聊程度的了解情况下,所分析出来的精确结论。

    然后,在这里制造了这么一个魔法阵。随意种类的四颗裂开级宝石的开启条件,给人一种很随意,很廉价的感觉,让来者对这个传闻的可信度就更是大打折扣。

    但也正因为仅仅是四颗裂开级宝石的需求,对于那些能到达这里的冒险队伍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太大的代价,竟然已经闲着蛋疼来到这里,他们就不会在意再花上四颗裂开级宝石,将这场骗局继续揭露下去。

    如果是需要四颗完整宝石的话,冒险者闲着蛋疼归蛋疼,但是却不会蛋疼得失去理智,看到需要付出如此昂贵的代价,他们肯定会立刻掉头走人。

    然后,镶数上四颗宝石之后,果然如同那些深信着这是一场恶作剧的冒险者所想一般,祭坛上闹了一会儿动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真相只有一个。这果然是一场骗局,这时候,那些闲着蛋疼的冒险者,大概都装作一副我早就看破了你这小儿伎俩的深沉表情,然后晒然一笑,闲着蛋疼的时候,竟然能找到这么好打法时间的游戏。满足满足,回去吧。正当这场恶作剧似乎已经落幕,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这时由恶作剧的主人所精心策哉的,伪7真相降临”也就是我和高特看到的第二幕惊天动地的景象,出现了!!

    在强烈的反差下,那些冒险者心里都会不自觉的生出一股被否认的感觉,然后,脑海里突然冒出如我刚刚那些说不定以前的冒险者都因为缺乏耐心,没有等到第二次景象出现就离开了所以最后这个馅饼砸到了自己头上,的念头,竟然连我都能想到,他们也肯定能想到这一点,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主角,都幻想过上帝或许会突然眷顾于自己,于是,在这种微妙的心理下,他们对传闻升起了一丝丝期待。

    最后”宝箱被打开,就是如同高特刚刚的表情一样,被耍了,真正的被耍了,这是一道暗藏连环的恶作剧。

    想通整个恶作剧的经过时,就算被耍了一会,我也不得不佩服策划一;二诈剧的冒险者,绝对是个小心理学家,如果不是将人做”驯理变化掌握如此深透,是绝对策划不出这样的连环陷阱。

    “看看后面的卷轴是什么东西吧”见高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看看安箱,转移话题道。

    按照我的猜测,下面这些卷轴,应该是受害者们的遗言”咳咳,是留言。

    “也是,看看吧

    高特擦干名为男子汉的泪水。将手中的卷轴小心翼翼的在旁边放好,让在一旁看着他一举一动的我颇为无语。

    我敢打担保,这头猩猩现在的脑海里。正转动着一些非常卧槽的念头。大概就和以前所有上当受骗的冒险者一样。

    不过,我能了解这种心理,先不说不愿意成为最后一个上当者,就是如此精神设计的恶作剧,破坏掉的话,总觉得有点可惜,对不起那些闲着当疼的家伙呢。

    果然,会产生这种想法的我和高特,也是这类闲着蛋疼的人么

    然后,哥特翻开了第一张留言。

    “我哗你大爷的,死骗子,诅咒你被巴尔捅屁眼!”

    高特感同身受的念完第一张小放下,拿去第二张,一直念下去。

    “前辈设计的陷阱果然精妙,充分掌握了人心,连我都上当了,佩服佩服

    第三张:,“上面那位,佩你个球啊混蛋,卖弄什么学问?脱下衣服你还不是一只禽兽!”

    第四张:,“上面的前辈别生气,上上面那个家伙很有可能是设计者的马甲,不值得为这种人生气。”

    第五张:“本人是哗哗哗哗,精英冒险小队的,哗哗哗哗哗”男,旺岁,德鲁伊职业,面容刀削俊朗,眼神忧郁沧桑,性格慎密大方,现诚心证婚,后面来的笨蛋们,如果是诚心诚意的话,可以来哗哗哗酒吧里找我,我们的队伍已经通过了亚特瑞巅峰,最多再一年就要向第二世界出发,时间有限,有意者从速

    念完这种,我和高特同时远目了片刻,才继续下一张。

    “作为一个。拥有两个。妻子的人,看到上面这位前辈的发言之后,我感到压力非常大。”

    “卖斧头,上好的金色卓越之斧,沁增强伤害,加刃点准确率。力力量,极品属性,野蛮人职业的最爱,摊位在贸易区的哗哗号,仅限来过这里的笨蛋们购买,价格面议,先到先得,欲购从速。”

    “哗哗哗,冒险小队到此一游。”

    :“从这次上当的经历,还有箱子里面众多前辈的留言。经过严密的分析,我对冒险者联盟的前途堪堪感到忧虑,在我看来,冒险者联盟存在如下十二点缺陷小第一,闲着蛋疼的冒险者太多;第二,缺乏实践的分析能力;第三,缺乏自主创新能力;第四,缺乏一颗为他人着想的爱心,第五”以下略。

    旧张:“惊现分析帝!”

    张:“却都是放屁”。

    张:“上面的前辈是傻瓜,下面的后辈是笨蛋。”

    张:“你才是傻蛋,你全家都是傻蛋。”

    张:“别说了,其实我们都是笨蛋。”

    张:“路过看热闹,前辈们还真有意思,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啊。”

    张:“运气真好,冥河妖妇爆了一双上平的金色护脸,不虚此行

    第刚张:,“真无聊

    张:”上面的前辈,就是无聊才会来这里吧

    删口张:”寂寞啊。”

    看着看着,我和高特均是泪流满面。

    “还剩下最后两张了,还要看吗?”

    似乎从这一张张留言里感受到了那股潮水般的寂寞空虚和蛋疼,高特痛苦的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如同一名浴血奋战,即将倒下去的战士。露出决然目光。

    “当然要看,已经坚持下来了,当然不能中途而废,这才是男人啊!!!”

    这样怒吼一声,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到数第二张抄起。瞪大眼睛,将鼻子都蹭到了上面的距离,将卷轴猛地在面前展开,逐字逐句念了起来。

    “别碰,这是我刚刚查过屁股的厕纸!!”

    气氛顿时凝固,片刻之后,高特的两眼再次窜出两行泪水,僵硬的将卷轴从自己鼻子上拉开距离,看看卷轴的成色,的确,虽然是放在最后面,但是这张卷轴却比前面的任何一张都要泛黄,而且这种泛黄并不是均匀的,而是集中在中央的一大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隐约还能闻到从上面散发出来的可疑味道。

    高特流着泪看向我,发现我已经跑到了百米远开外的地方,并用警怯的目光警告着他别靠过来,他脸上的两行泪水顿时更加宽敞了。

    “好吧,我知道了

    他默默的将泛黄的可疑卷轴收起,然后来到祭坛边缘,将两只手伸入足以让普通人的**瞬间蒸发掉的滚烫熔浆里面,再捧起一把熔浆洗了洗脸,如果这是游戏的话,这个过程中,我肯定能看到品特叭头顶卫面会连串的冒着猩红,字※

    “这样总行了吧

    仔细洗干净以后,他嗷嗷叫的不断用冷水敷着手和脸,用眼巴巴的目光看着我。

    “哈”啊哈哈,当然没问题,我们不是好兄弟么,怎么可能会计较这种小事。”

    我干巴巴的挤出笑容,毕竟都做到这份上了,如果继续疏远这头猩猩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寂宾的直接跳入熔浆海里去。

    因为前车之鉴,在对待最后一张的时候,我们显得格外小心。对视了一眼,我们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小由我随意掏出一把在刚刚怪物回廊里面爆落的白板长匕首交给高特,他握着这把匕首小心翼翼的将卷轴挑开,念着最后一张卷轴上面的留言。

    “哈哈哈哈哈,后面的笨蛋们给我记好了,本大爷的名字叫奥斯卡,是将来拯救你们,拯救整个暗黑大陆的伟大野蛮人战士,啊哈哈哈哈哈哈!!!”

    顿了顿,下面似乎还有文字,高特继续念道。

    “注:本大爷才没有碰上面那张粘屎的卷轴,绝对没有碰,混蛋!!”。

    笨蛋奥斯卡你好,笨蛋奥斯卡再见。“总耸是荐束了

    念完长长一沓卷轴留言之后,我和高特都脱力的呼出一口气。心里既感疲劳,又有些欣慰。

    原来在这个世上,我们的伙伴那些笨蛋们,数量竟然如此庞大呀,这一箱子的留言,简直就是在给我们描绘一幕浩浩荡荡的笨蛋大军的景嘉

    在这个世上,我们并不孤单,”

    好吧,吐槽自己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还是好好想想我们该给可爱的笨蛋后辈们留下点什么吧。

    随手掏出一张空白卷轴展开,我摸着下巴,手中不断把玩着羽毛笔,开始沉思起来。

    然后,耳中传来一阵叮叮的声音。

    抬头一看,我顿时我勒个去。

    高特这头笨猩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将坑子里面的宝箱提起来,然后拿出铲子不断往下挖着。

    “住手啊,你想将这里挖穿吗?究竟在干什么?!!”

    实在受不了这头笨蛋猩猩,我不由大声吼起来。

    “哼哼

    似乎早就在等我这句话般,我才刚刚发出声音,他就立刻抬起头,自豪的用大拇指在鼻尖上一抹,用铲子支撑着身体,得意洋洋的将一张卷轴递给我。

    上面写着:可爱的笨蛋猩猩后辈们,本猩猩骑士大爷给你们留下了一笔丰厚的宝藏,就在箱子底下,来吧。快点挥起你们的铲子。把宝藏挖出来。

    不得不说,的确还有点创意。问题是他究竟想在这里埋下什么?

    当我这样问起的时候,高特理所当然的说道。

    “当然是宝藏了,都已经说来说宝藏了,我看看,完整宝石放一些,替换下来,用不上的金色装备,也放几件吧,这样一来也算是丰厚了。”

    他一边翻找着自己的物品栏,一边这样说道。

    “你笨蛋吗?!!”

    我随手从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头砸在这头笨猩猩的脑袋上。

    “我们留下卷轴的用意是什么?你好好想想看,后来的后辈们挖到你留下的宝藏,眉开眼笑的离去的模样,难道你心中就没有嫉妒和不甘吗?明明我们被骗的那么惨。凭什么他们就能满载而归?这不是和我们留下留言的用意本末倒置了吗?”

    “说的也是

    高特想了想,点点头。

    “我知道了,的确,怎么能让后来的家伙高高兴兴离去呢,我们此刻心中的悔恨,就留在这里,让那些笨蛋们也好好体会一下吧,嘿嘿嘿嘿!!!”

    高特终于回过神来,沉着脸,发出阴险的笑声。

    “所以。我就将坑挖得深一点好了。”

    挖再深有个。毛用啊混蛋!!你完全就没有明白过来呀混蛋!!

    “叮”。

    绝望了,对这头猩猩的智商已经完全绝望了!我不能浪费时间去理会他的笨蛋行为了,还是自己单干好了一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从高特那里发出一声清脆响亮的,像是砸到什么硬物的声音。重新将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咦?”

    始作俑者高特发出一声惊疑,随后,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身子蹲了下去,两只手胡乱在挖出来的深坑下面扒着,逐渐的,一个明显的四槽出现在他眼中。

    “哦哦,这是什么?”

    自言自语了一句,高特看着四槽的形状,下意识的掏出一枚完整宝石镶嵌上去。

    瞬间,从坑里面喷薄出耀眼红色光柱,就像喷泉一样,将措手不及的高特冲上半空,整个神殿开始发生第三次强烈的震动”

    话说离春节还有多少天来着小好期待呀,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