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 可疑的传闻
    ”一一一,这时候,突然从祭坛内面转过来一队与众不同的冥河妖妇,为头一只一改冥河妖妇黑炭头一样的造型,是深红深红色的,一看就知道是比较特殊的怪物。

    它后面跟着五只明显要比普通冥河妖妇大上一号的家伙,然后两边迅速窜出一队血之王。

    从那五只大一号的冥河妖妇,我和高特就可以立刻判断出来,那只深红色的特殊冥河妖妇,应该差不多是一个小助《级的怪物,身边五只冥河妖妇则是随从,也只有小施这个等级怪物,才能享受随身带着随从的领导一样的待遇。

    这队奇特的组合,大概是因为有小助《的关系,数量上一反平时的冥河妖妇数量大于血之王数量的组合,冥河妖妇就小比《和随从六只,血之王却有足足两个小队,被一个精英和两个头目带领着。

    原来是这样,最后一道兵贵精而不贵多的关卡么?我心里刚刚这样一想,还在暗自琢磨着这怪物怎么也讲究起这个来了,就见那只小助《级的冥河妖妇露出迷茫的目光,透过我们看向身后一那条满是鲜血和尸体堆积的怪物回廊上,显然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这样,连我和高特在长廊上一刻钟的厮杀都没听见么?着来我到是高估这只冥河妖妇的节操了,不是因为自持小助《的身份不参与围殴,而是,,在犯迷糊啊。

    对付这些敌人没什么好说的,高特长剑一划,率先冲了上去,竟然直接从血之王组成的肌肉围墙上穿了过去。目标直指那只小。级的冥河妖妇。

    伪领域级强者的速度,并不是这些怪物所能阻止得了的,还没反应过来,那只深红色的冥河妖妇就被高特一剑劈飞,鲜血横流。

    当然,就算是伪领域级强者,除非是卡洛斯等等变态,不然也不可能一招就削掉小凹《等级的厚实血量,纵使是以“红颜”薄命著称的冥河妖妇。

    被连个开场白都没有就被打到在地的小助《,既敢失面子,又感失戏份,它不由尖叫一声,长着锋利指甲的手心向高特一推,顿时,高特的头顶就被大片诅咒之雨笼罩,竟然连他这种高手也无法躲闪。

    虽说小施的施法速度的确要比普通怪物快不少,但是这种速度也太异常了,唯一能解释得通的是,这只冥河妖妇具有加快施法速度的助《属性。

    虽然出现一点小小意外,不过高特并未在意,反正就算被诅咒了,以这些怪物的攻击对作为防御最强的圣骑士的他来说,也是微不足道,他只是愣了一愣,就快速冲了上去,一直空着的左手上好歹握上了面圣骑士盾牌,重重的往冥河妖妇拍去。

    啧啧,大家快来围观啊。这头猩猩恼羞成怒了,竟然想用圣骑士的盾牌活活虐死小比乏

    虽说很想看看他的盾牌技巧和卡洛斯的差距有多大,不过,我可不能放任高特这样下去,就在小凹《被高特拎着盾牌追杀,惊恐的上下窜逃之时,我猛地提速上前,一脚将高特提飞。

    “去去去,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小加,怎么能给你浪费了呢。”

    对着高特,我做挥手驱赶状,要是这只小施杯他给杀了,能爆出一枚金币,一瓶药水就算不错了。

    “怎么这样?我还想着从它身上,至少也能掉件白板吧,吴,让给我吧,你不在乎,告诉我你不在乎这这么一个小小的助《对吧?”

    高特用着极为夸张的动作,悲切抱着头这样大声悲鸣起来。

    原来他还在纠结着刚才的事情啊,这头猩猩竟然意外的喜欢钻牛角尖。

    但是身为罗格第三抠门,别说一只小助《,就是偶尔能爆出蓝色装备的头目,我也不允许高特在我面前这样浪费。

    我没好气的打发着他,并警告他血之王队伍里面的精英和两个头目也别碰,不然就和卡丽娜告状,一听我祭出卡丽娜的名字,这头猩猩立刻乖乖的把头拼命点起来。

    在和高特说着话的时候,我一个不小心也被这只贼溜的冥河妖妇给扔了一个诅咒。

    这时又从高特那边传来惨叫声。

    “吴小心点,这只小比《应该具有诅咒强化的属性。”

    从已经被血之王高大的身体包围着的高特那边,传来这样的提醒。

    原来是这样,对于诅咒类的怪物来说。身具快速施法和诅咒强化这样超级配套的属性,这只小助的实力,还真有点看头,普通冒险者要是一个大意,被这只小比《的诅咒削弱以后,再被血之王抢着斧头狂砍几下,那绝对是和秒杀差不多的待遇。心,这队由小凹双级冥河妖妇所率领。有着极其强悍的和猜洲枷的怪物搭档,遇到的是我和高特两个人,我就不说了,高特的防御,即使被强化过的诅咒给缠上了,那些血之王的斧头最多也就只能让他像刚才那样。大惊小怪的发出几声听不出严重性的惨叫而已。

    片刻之后,这只小凹《倒在了我手里,有鉴于刚才的爆率,我可还是小心翼翼的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冰冻力量,不让它被直接冰碎。

    高特解决完了除开精英和两个头目的所有血之王以后,百无聊赖的和那五只冥河妖妇随从玩了起来,随从号称是最恶心的怪物之一而被冒险者厌恶,自然有它的道理所在一比头目还强一点的实力,却是普通怪物的爆率。

    “吴,吴,出了暗金了,可恶,你这小子,为什么运气会那么好呢?”

    待我解决了血之王精英和头目以后,身后立刻传来高特大呼小叫的嗓音。

    回过头,只见他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瞪着我,手里把玩着一根散发暗金色泽的武器。

    是巨战铁锤啊。

    嘴角还未来得及高兴的咧开,咋一看到武器的外形,我就失望起来。

    没办法,暗黑大陆的装备种类那么多,就算是爆出了暗金装备,也有九成以上的几率并不合适自己使用。

    不过,巨战铁锤和剑类一样,属于较容易掌握使用的武器,应该不难出手,或许能换点合适自己的东西。

    “可恶,这个等级的怪物出暗金,可是百分之一几率都不到的事情啊,你这小子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点。”

    高特十分的不甘心,再对比了一下自己的爆率,他的眉毛竖得更直了,一副我可以将这把巨战铁锤扔到熔浆之海里面去的纠结。

    不过,他显然想到了什么好的发泄方法,原本纷纷的表情突然变得眉开眼笑,打量着这把尚未辨识的暗金色泽巨战铁锤,嘴里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

    我看看,普通等级的暗金巨战铁锤,应该是铁石,巨战铁锤没错了,奖金两倍的伤害加成,对不死物有特殊伤害,附带闪电伤害和准确率。应该说,这把巨战铁锤的最大优点就是准确,一敲一个准,最后还有”

    “啪!”

    我狠狠一个飞腿。将这头该死的大猩猩踹飞出去,忿忿的从他手中夺过铁锤。

    这头混蛋猩猩,竟然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擅自的解读起装备属性,让人在辨识前就已经失去了原本该有的紧张激奋心情。

    恨恨的用辨识卷轴在上面一拍,这把暗金巨战铁锤露出了真正的狰狞姿态,果然如这头猩猩所说的一般。

    铁石甚战铁锤

    单手伤害:乃

    耐久度:的田

    需要等级:幻

    需要力量点数:田

    需要敏捷点数:的

    钉头锤等级:急速攻击速度

    勉增强伤害

    曰对不死物伤害

    够提升攻击速度

    十心田闪电伤害

    堪力准确率

    哟力量

    十旧敏捷

    略额外攻击率准确加成

    口技能点

    可恶,看到属性之后的惊喜愉悦感呢?这股愉悦感去哪里了?给我换来,你这头死猩猩!!

    我死死的瞪向高特,这厮则是奸计得逞的朝我搔并弄姿的露出鬼脸。

    卡丽娜,你不会介意我用拳头给这家伙整整容吧。

    忍下将这头猩猩扔到熔浆海去的冲动,继续收拾其他装备。

    “看,金光闪闪的金币一枚,多耀眼啊。”

    “哦哦,蓝色的古代铠甲一件,你看着造型,啧啧,穿上去还不是战神下凡?!”

    “哦哦哦,完整的绿宝石,这深邃美丽的光芒,男人也要心动。”

    “哦哦哦哦,是金色的实战铠甲!!”。

    “又是完整的黄宝石一枚

    每捡起一样物品。我就要高高的举起来,扯开嗓门大声宣布着,连一枚金币,一瓶药水也没放过,果然,刚刚还在笑眯眯的高特,立刻又变得泪流满面了。

    总感觉我们两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晒笨蛋属性,是我的错觉么?

    一个小助《。一个精英和两个头目,在我刻意控制冰碎的效果下,终于给出了满意的爆率,一件暗金。一件金色,两件蓝色,还有完整的宝石两枚。其他物品若干,除开那把暗金级的巨战铁锤有点让人失望意外,其余都堪称完美。

    终于将守护祭坛的怪物也清理完毕,最后,我们将目光落到整个祭坛上。

    这是一个恶魔气息十足的祭坛,首先那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就给人一种演染黑暗和杀戮意味十足的感官,在宛如一个超迷你型的岛屿般大小的四四方方熔浆岩上,这里被做成一座露天神殿的样式,四根四四方方的石柱高高耸立在四个角落边上,一只展开着宽大的恶魔翅膀的石雕恶魔,蹲在石柱上面,分别从四个方……;着祭坛中央张牙舞爪”脸的狰狞表情雕刻得栩栩圳,颍如随时都能活过来一般。

    柱身上也浮雕着各种恶魔的形象,而在最下面,则是一座碑文,上面用扭曲的文字写着一些什么。

    再看看平台中央,如同众星拱月一样围绕着祭坛高台,周围的地面上中规中矩的雕刻了一咋。魔法阵。让不明真相的冒险者一眼看去立刻就会生出一种高深莫测,仿佛里面埋藏着某个惊人秘密或者某件惊世物品的感觉。

    当然,如果还有点警惕心的话,那么惊天恶魔这个选项也是存在的,而且出现的概率还不

    与地面上繁殖而透露着黑暗华丽的魔法阵不同,置放祭坛的高台上却意外的简单,只有一个圆柱形的祭坛,祭坛上面雕刻着许许多多宛如在炼狱里接受着磨难的挣扎灵魂,或痛苦,或恐惧,或悲哀,或绝望。每一张深深扭曲着的面孔上的表情都有所不同,但是他们的姿势却是一致一痛苦的跪在地上,齐齐向头顶伸出一只手,似乎在追寻着什么。

    这一条条象征着悲惨的手臂组成了祭坛的顶部,共同托着一簇猩红色火焰,虽然只有拳头大但是却似乎照亮了整个熔浆之海,将里面的每一寸空间都染成猩红色调。

    大致上,这个露天神殿的模样就是如此的”让人下意识的生出一种有诡异、有秘密,的感觉。

    四处看了一眼之后,我发现高特正站在其中一个脚的石柱下面,捏着下巴,打量着上面雕刻的碑文。时不时发出嗯嗯的声音,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

    那些碑文”应该就是高特和我说过的,那群闲着蛋疼的冒险者带来的大学者,所要翻译的东西吧。结果这头天真的猩猩,只将最后面有宝藏,三个字记下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估计如果没有卡丽娜在一旁照看着,他网出走出罗格营地,就不知道要死在哪条河的河边上,大概的模样是**着身体,身上插满了尖刺而死,这是硬皮老鼠版本的,如果是沉沦魔的话,那原地就只剩下一堆熄灭的篝火,或许还能找到一块小骨和几根毛发,能证明这个人曾经存在过了。

    当然,鲜血荒地上还有腐尸这玩意,不过就连小孩子遇到了都可以远远的跑开,还有空闲回过头顺手泄愤砸上几颗石头的行动缓慢的腐尸,如果是死在它们手上,那什么姿势已经不要紧了,高特的名头绝对会在第一世界流传上好一段时间,同时被冠以最废柴猩猩的称号。

    “怎么样?发现点什么了吗?”

    我走过去,对着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石碑看的高特发问,虽然是笨蛋,但是经过观察,他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记忆力却强的有些过分,说不定还真能读懂上面的文字。

    “完全看不懂

    高特回过头朝我竖起大拇指,裂开嘴巴露出来的整齐牙齿闪过一道白光。

    看不懂你站在这里看了那么久看毛呀!还有你得意个屁呀!!

    “不要小看我,怎么样启动这个祭坛,我还是知道的。”

    大概是看到我露出看白痴的目光,高特不服气的说道。

    “我记得是这样,在这四根石柱上,有四槽什么的”

    回过头,他露出刚才那样的目光,在石柱上面上下找了起来。

    “有了,在这里。”

    找了好一会儿,他才在碑文后面一个不起眼的个置,找到了一个四下去的地方,我连忙凑过去一看。

    “传闻里提到过,只要将宝石镶嵌到这里,呼呼”

    压抑不住兴奋的高特,已经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似乎神器就在眼前了。

    “这个形状,,应该是镶嵌裂开的宝石吧。”

    我看了一眼四槽的形状,判断道,因为以前有过类似的经验,而且每一个等级的宝石形状都不同,所以很容易能分辨出来该镶嵌那种,但是,,

    “但是,镶嵌位置上有注明耍什么样的类型吗?”

    一般说来,镶嵌位置上需要什么类型的宝石,是固定的,就如同镶嵌神符之语的顺序一样,不能搞错,玩意出了差错,轻则没什么发现,重则,,这个不用我说了吧。

    “没有,传闻里提到过无论什么样类型的宝石都可以高特信心满满的说道。

    太具体了,这传闻也太具体了一点吧!!而且镶嵌的是裂开级的高手,什么样类型的宝石都行,不是给人一种很廉价,很随意的感觉吗?

    我开始对高特这个传闻,产生了比之前耍深上好几倍的怀疑,

    又下雨了,冷湿天气,风也大,这就是地球0阻四畦传说中的地狱模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