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六章 深入冥河之洞
    传鹏

    我顿时露出警慢神色,经历过无数事实证明,对于我这种身具悲剧光环的人来说,传闻就等于危险,信了那就是悲剧。

    怎么样,感兴趣不?,

    高特还在那得意洋洋的卖弄着他的小道消息。

    据他说,这还是他在第一世界哈洛加斯的时候,无意之中听到的一个传闻,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去一探究竟我猜最大的可能性是因为卡丽娜知道这种传闻很无聊所以阻止了他,这一错过就是几十年,如果不是这次回到第一世界,恰好来到冥河之洞,他早就将这个消息给扔到双子海去了。

    说来听听

    虽然对高特的小道消息不屑一顾,但是见维拉丝还在烹调着晚餐,大概得等一会儿才能弄好,我就权当是抱着听故事的心情,让高特说下去。

    见我露出“感兴趣”的态度。高特显得特别开心,在地上歪歪扭扭的一行又一行写着,逐渐的,让我明白了这个小道消息的内容。

    从那些深入过冥河之洞最深处的冒险队伍那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消息。在冥河之洞深处,有一个血红色的祭坛,它是这个冥河之洞的建筑里面,保存最完整的一介”所有人都猜测着,冥河之洞的这些残破神殿建筑,会不会就是为了供奉这个祭坛而存在?祭坛里面,究竟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闲着没事的时候,冒险者普遍比较蛋疼,这个困惑就像被狗尾巴草挠着鼻子一样,让他们心痒难耐,终于,忍不住好奇心的几个冒险队伍联合在一起,保护着一个法学者来到算河之洞深处,从祭坛上面雕刻着的恶魔文字立面,解读出了一些信息。

    写了这么一大通以后,高特深呼吸一口气,鼻孔兴奋的喷着粗气继续写道。

    简单点说,就是宝藏,宝藏啊,只要解开祭坛的秘密就能获得宝藏

    别给我掠过了最关键的东西呀混蛋!!那些信息究竟是什么?给我说清楚呀混蛋!!

    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这头猩猩显然是已经把最为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又死要面子的不肯承认,于是很豪爽的朝我竖了一个大拇指,企图用笑容蒙混过去。

    真难以想象,这家伙竟然能活到现在,难道他就不怕翻泽出来的那段信息里,末尾的确是注明着此地有宝藏,但是完整的信息却是“勇士啊,请开启祭坛,打败被封印在里面的恶魔,缴获它的财富吧”。

    然后,我们抛去,开启祭坛,红光一闪。一头世界之力级的恶魔跑出来,瞪大猩红的牛眼狰狞笑看着我们”

    虽然只是凭空猜测,但是没来由的有一种很真实的冷飕飕感觉,难道是因为准悲剧帝的觉悟?

    说不定里面藏有神器哦,

    见我不为所动甚至是露出不屑的表情。高特抛出了对冒险者来说有着致命吸引力的两个字神器。

    没有,只要这两个字一出现,哪怕是再冷静的刺客,也会为之热血沸腾,神器啊,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东西。谁不想拥有,就算自己穿戴不上,放着仓库里时不时瞅上一眼,那也是乐滋滋的美事。

    至于为什么我会了解这种心情”咳咳,事先说明,我可没有时不时跑到储存箱里瞅上一眼,然后露出美滋滋表情,最多也就是两三天一次而已,

    不过,高特低估了我对神器二字的抗性,不是因为已经拥有而不屑一顾,而是因为,,有阴影啊混蛋!!

    每次听到神器两个字,就会想起在群魔堡垒被图老匹夫耍的惨痛回忆,所以咋一看到高特透露出神器二字,我心中涌起的不是激动,而是悲愤。

    上帝穿过的内裤你妹!

    道格的口水角你妹!!

    不明真相的高特还以为我咋一听到神器,感动的哭了出来,不由无声的做大笑状,牙齿闪亮的朝我比出大拇指。

    一起去吧。

    我回过头,将目光落到篝火之上,在万能主妇维拉丝的不断搅拌之下开始冒着香气的锅子上,从现在一刻开始,到明天早上,高特就是一具猩猩尸体,我这样催眠着自己。

    被无视的高特开始流泪了,这头猩猩尸体的泪腺究竟有多发达呀混蛋!!

    不死心的高特继续煽动着我,可是均被我的催眠**一一无视,他又不敢接近或者发出大声惊扰小幽灵,优势完全倒向了我这边。最后,他似乎死心了,开始和卡丽娜小声嘀咕起来,似乎在说着一些夫妻间的悄悄话,只是,,

    为什么这头猩猩又是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又是双掌合十做恳求状呢?难道这对夫妇平时就是这样相处的?我心里闪过一个个大大

    虽然高特夫妇之间存在着明显的阶级关系,说白了就是类似于动物园里的猩猩和饲养员的关系。

    等高特回过头,得意的向我这边露出像白痴一样的阴险笑容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头猩猩根本就没有死心,是去找她的老相好要锦囊妙计去了,卡丽娜大概也是被他刚刚又求又拜的样子缠的不耐烦了,所以传授了他两手。

    哼,原来是这样么?不过就算是有卡丽娜的相助,也休想用任何语言动摇我的决心。

    然后只见高特大摇大摆的坐在我对面,在地上写了一句,不经意的膘了一眼,我离开连身体都动摇起来了。

    上面是这么写的。难道你不担心维拉丝她们在历练的时候,祭坛突然发生什么变异,波及到她们,还是去探一探为好吧小你说呢,

    写完以后,高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露出胜利笑容。

    可”可恶,这是我的死穴啊,竟然说出了我最在意的事情,卡丽娜这个女人果然不可小视,仅仅是相处不到半个月,就已经掌握了我的唯一弱点。

    虽说高特写的这句话,就概率而言是很口胡的一件事情,就像在说,哟,你明天会中彩票头奖,所以现在赶快去买张彩票吧,谁信谁就是囱。

    但是,但是作为准悲剧帝光环的持有者,我没办法不在意,没办法去无视掉呀混蛋!!就算是十万分之一的概率,在悲剧光环和吸引麻烦的体质的双重作用下,这个十万分之一,都会被削掉一个万,再乘以一个五。

    所以,就算高特这头白痴猩猩明摆着在我眼前挖了一个坑,我现在也不得不跳下去。

    忿忿的转过头,等着远处的幕后主使卡丽娜,她双手合十朝我露出抱歉的目光。

    “抱歉,我实在是受不了高特这家伙的纠缠了,再说这也的确算是为维拉丝她们的安全着想,最后其实我也对这个情报有点在意,如果是吴你的话,应该无论遇到什么危险都没问题吧,我家高特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

    她这样小声的朝我解释道。

    虽然卡丽娜的解释头头是道,合情合理,但是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最后一个原因才是让她接受高特的纠缠把我拉下水的主要原因,这个女人的好奇心似乎比高特还要旺盛一点,只是不像高特那样行色于外而已,是我的错觉吗?

    “好了,晚饭好罗,大家快点乘热吃吧。”

    维拉丝停下她的草原风情的悦耳哼吟,轻轻用勺子在锅边上清脆的敲了一下,宣布着所有的活动中止,就连小幽灵也迷迷糊糊的从我怀里探出头,眼睛眯着如同雏鸟一般向香气飘过来的篝火方向,“啊啊。的张开小嘴。

    从维拉丝那里接过盛满的热汤和调羹,我一勺一勺的保持适当的温度小心翼翼的将浓汤送入小幽灵嘴里,看着她十分配合的咕噜一声,露出幸福的睡容咽了下去,心里感叹起来。

    这是何等神奇的一只幽灵,我敢保证她现在还在熟睡之中。

    高特夫妇淡定喝汤中,,

    第二天一大早,迷迷糊糊中,外面就传来了高特的暗号。

    我们约好的时间是天亮以前,以最快的速度去探索一遍,无视敌人,预计最多也就花一个小时左右就能深入冥河之洞一趟,回来以后还能赶得上将所有人叫起床道声早安呢。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下一刻,我陷入了无语之中。

    虽然高特十分努力的将气氛营造起来,为了不惊醒其他人而花费了大半个小时制定了一系列不引人注目的暗号,可是我这边发生的情况,大概要让他失望了。

    小幽灵自称身体最轻所以把我的身体当成毯子睡在了上面,从梦中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她睡的稀里糊涂的可爱睡脸依靠在自己怀里,而且一如既往的,这只小谗虫在梦中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好吃的,时不时砸吧着樱色的诱人嘴唇,口水打湿了我的胸膛。

    然后是莎拉和三无公主,以娇小的名义占据了我的两条胳膊。四肢像八爪鱼似的牢牢缠在了我的腰和大腿上。

    睡在更外面的五个女孩之中充当温柔大姐姐角色的维拉丝和琳娅,不过她们也各自的将我左右两只手掌,牢牢的用手心握在怀里。

    这究竟是何等温柔甜蜜的严刑拷问?

    因为这样,所以哪怕就是我在一夜之间提升到世界之力境界,想要不惊动她们起床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在我困恼着的时候,被牢牢抱在那温柔怀中的手掌被放了开来,然后,莎拉和三无公主松开牢牢缠在我身上的四肢,转了一个身,最后小幽灵也晃晃悠悠的从我身上滚了下去,两只小手下意识的摸索着,然后抱住离她最近的莎拉,立刻就像八爪鱼抓住了猎物一般,将比她的娇小身体还要娇小许多的有着萝莉体型的莎拉牢牢抱紧在怀里,

    “啊呜”

    莎拉悲鸣中,

    “唉?”

    才看似不可破解的温柔乡式五花大绑。下下的堞后回复自由自身,我不由惊疑起来。

    “笨蛋”

    从合着双眼的琳娅嘴里,温柔的轻轻吐出两个字

    “你以为你和高特在地上写了那么多,我们没看见啊。”

    “而且在商量着暗号的时候,声音也大的在其他房间都能并见。”

    宛如睡着一般的维拉丝,轻轻颤抖着修长睫毛,似乎叹了一口气般这样接着柔声说道。

    “快去快回哦,大哥哥,莎拉还等着大哥哥的早安吻呢。”

    好不容易将脑袋从小幽灵怀里挣脱的莎拉,探出头,羞涩的朝我眨了眨绯色瞳孔。

    三无公主则是直接踹了我一脚。

    “唉,吴,你终于出来了,怎么样?不容易吧,我呀,为了骗过睡在旁边的卡丽娜,不让他发现的走出来,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呢。”

    从房间里走出来,已经床上全副装备的高特,那一身的金色装备就宛如一个金色群泡般在昏暗的洞穴里闪闪发光。

    你骗得过卡丽娜才有鬼呢。

    我暗暗给了眼前的金色灯泡一记鄙视目光,呼了一口寒气,打着冷战将装备也挂上了。

    推开紧闭的大门,从洞穴里走出来,饶我们两个都是远远超远了第一世界等级的高手,也不禁将脖子缩了缩。

    若是在罗格营地,这时候的太阳已经从青色的地平线上微微泛起,但是现在,外面却是一片漆黑,黑暗之中的冷风就像冰刀般从身体上刮过般,给人一种四面楚歌的压迫感。

    唯一的光源就是身边闪闪发光的高特,还有远处冥河之洞入口的红门,时不时在黑暗中闪过一道微弱的红光,似乎在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

    “冷啊,好冷,这鬼天气。”高特骂骂咧咧了一句,然后回过头朝我露出一个金光闪闪的笑容。

    “不过没关系,进到冥河之洞就不会觉得冷了,相反还热的冒汗。”

    我顿时翻了一个白眼,比起冥河之洞那种鬼地方,我到是更愿意就在这里站着被冷风吹都好过呆在那里。

    抱怨归抱怨,我们两个顶着寒风,还是一脚踏入了冥河之洞。享受着另外一个极端的熔浆之海的热量炙烤。

    “没办法,快点到达目的吧。”

    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微弱的冥河妖妇扑腾翅膀的动静,我叹了一口气,催促着高特道。

    “没问题,看我的。”

    说着,高特从怀里取出一卷卷轴,打开一看,我顿时就靠了,原来是冥河之洞的地图。

    这头猩猩,早在一来到哈洛加斯就打着这个主意了。

    “我看看,应该是这里。”

    看了一会地图,牢记于心之后,高特往右边指了指,圣骑士的精力光环开启,只见他的身形一闪,率先窜了出去。

    我立刻跟在他后面,一前一后两道黑影飞速向废弃的恶魔大殿深处奔去。

    途中遇到一队冥河妖妇,也就是刚刚耳朵捕捉到的那些声音。可是它们的诅咒之雨刚刚洒下,我和高特的身形就已经飞窜到了百米开外,而在诅咒之雨洒下之后,下意识的从角落里头蹦出来的一小队血之王,更是歪着牛头,手中欲高高举起发出咆哮的两把巨斧,僵直在半空之中,看着已经变成两个黑点的身影,望而兴叹。以我和高特的实力,如果想的话,冥河妖妇的诅咒之雨根本就摸不着我每一根毫毛。

    就这样,在高特的带领下,我们两个在迷宫一样的大殿深处左弯右拐,将一批批怪物甩在身后,那些实在不知死活的堵在必经之路上的怪物,高特直接一个圣骑士突击,裹在钢铠里面的壮硕身体就宛如一头横冲直撞的霸王龙般,那些挡在路上的怪物哪怕是如野蛮人一样高大的血之王,也纷纷被他一条直接撞飞,景象煞是壮观。

    这一点儿也不夸张,伪领域级的高手放在第一世界里,就是一头名副其实的霸王龙。

    不过,我还是嫌高特的速度慢了一些。慢,比卡洛斯慢了不止一倍两倍,虽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情况,高特的速度,又怎么能和卡洛斯这种走速度极端的狂人相比。

    “太慢了,大猩猩小心了,我要加速了。”

    高特还没明白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感觉到身体一轻,被从身后提着飞上了半空,他惊讶的回过头,入目的是一个十分面熟的,抖着狼耳朵甩着狼尾巴的白色狼人,,

    明天似乎又要外出去参加什么感谢会的样子,唉,不知道能不能赶上跟新,我尽量吧,应酬真是麻烦,特别是年终应酬,一个接着一个,当然要是有奖金发那又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