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适合试验的特殊场所
    “让我用这玩意?阿卡拉奶奶,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比了个手势,那高高耸立在帐篷顶端的剑柄,据目测,呃大概足有我的腰那么粗,别说单手,双手,那简直就是得用抱的才行呀。

    如果血熊状态的话,到是可以轻松的一只手拎起来。

    “呵呵,没错,就是它,没办法,如果不是做那么大的话,也无法容纳得下如此毒的魔法阵,当初想到血熊变身的体型能够拿起,没想到你一提升到领域级别,个头反倒变小了。”阿卡拉也知道我的为难之处,脸上的温和微笑不由有些发干。

    “哦?难道这把剑是特意为我的血熊变身量身打造的?那为什么不早拿出来?”

    “去去去,谁闲着没事做去为你小子量身打造呀,这把剑可是十多年前就完成了,再说以你的血熊形态的实力,也根本无法使用这把剑。”

    阿卡拉还没回答,法拉老头就一脸穷酸样的先嘀咕起来了。

    原来制造这把剑并没有任何目的,只是纯粹为了做而做吗?我说呀”法拉老头,这样不是显得你更加寂寞和蛋疼吗?

    莫名的被我用怜悯目光看着的法拉,更是气的吹胡子瞪眼,恨不得从一旁夺过凯恩的三节棍拐杖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懈了,先拿出去试试看吧。”阿卡拉轻拍着手心说道。

    “这玩意,该怎么拿出去,帐篷太小了吧,先说明如果撑坏了我可不负责。”

    仰着头打量这把巨剑的凶残体型,我不禁冒出一脸的瀑布汗。

    “收到物品栏里不就行了?你这冒险者里的第一笨蛋。”

    法拉老头和老酒鬼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咦咦?!!

    我”我什么时候又多出了这样的外号?没那么严重吧,冒险者里面总还是会有一两个比我还笨的吧,是这样吧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你们到是说句公道话呀!!不要回避我的目光呀混蛋!!!!!

    瞪了小人得志的罗格第一第二吝啬,我低着头,两只手插入内衣中央肚子位置的袋口里面,开始整理自己的物品栏。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非得把手插到那里?要整理物品栏也并不是非这样做不可,只是不觉得很有趣吗?突然从里面掏出东西任意门!!

    其实我觉得大家在问这个问题之前,至少应该先疑惑一下为什么我的内衣中央肚子位置会有这么个猎奇的四次元袋口”

    总之,姑且是清理出了能够容纳这把巨剑的空间,看看依然一团凌乱的物品栏,我开始寻思着是不是得抽个时间将一些东西塞到储存箱里面去了,而且储存箱似乎也要整理一番了,这两个空间是属于冒险者的私人空间,只有自己才能打开。维拉丝也是爱莫能助,只能靠自己去整理了。

    嗖一声,巨大的骑士剑消失在我的手中,然后大家一起走出帐蕊

    “到哪里实验?”

    张望一眼,我不由将疑惑的目光落到阿卡拉身上,总觉得这把凶器似乎蕴藏着令人发指的威力,耍是随便乱挥的话说不得整个营地都要玩完。

    “嗯,是呢。就算在平时的练场,似乎也支撑不了吧”

    阿卡拉看看法拉,这老头一脸得意的点着头:“那是,那里肯定是不能用来作为实验场所了。”

    喂喂喂,这究竟是什么危险的玩意?连那个壬练场也不行,那里可是连我和老酒鬼这样的领域级别的高手交锋,都能支撑下来的超级记练场呀,你们究竟打算给我多危险的玩意?!!

    “这样说来,其实还有个好去处。”

    凯恩轻轻一顿他那暗藏杀器的拐权,笑着说道。

    “哦?”

    众人惊讶的看了他一腕

    片刻之后”

    “原来是这里呀!!”阿卡拉笑了起来。

    “的确,如果是这里的话,无论实验什么样的招式都没问题呢。”

    “这里”,是哪里?你们想搞什么?”

    我从后面伸出脖子,务力的向里面张望着问道。

    从法拉老头的帐篷里面出来,到法师公会内部的地下室,经过那些被昏黄色的魔法灯光点缀着的蜿蜒曲折的地下石阶,起初,我还以为他们是要去地下室的远程传送阵小可是弯了一会儿之后,我发现不对劲了。

    凭着模糊的记忆,路好像不对,而且如果是去远程传送魔法阵的大厅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显然,法拉带我们去的地方,比传送阵大厅还耍深一些,隐秘一些。

    然后,便是来到这个比传送大厅小几号。但是模样十分接近的地方。

    探头望去。大厅中央同是刻着一个魔法阵,比能一次容纳上百人的远程传送魔法阵略小几号,刻痕上流淌着让人心悸的红芒,将整个大厅染成一片淡红色的炙热光彩。

    “哦,你还不知道吗?也对小似乎忘记告诉你了。”

    阿卡拉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接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

    “等会要去的地方,可是个好地方,凡是联盟里出现的天才几乎都会在这里走上一遭,本来以为吴你是个例外,看来现在也不可避免呀。”

    顿了顿,阿卡拉将泛白的眼睛看向正走向魔法阵中央,喃喃的念起了繁杂咒语的法拉,继续说道。

    “至于窖的名字,嗯,本来是叫天才墓地,”

    说着,阿卡拉用手中的拐杖指了指突然红光大盛的魔法阵,顺着她的拐权指向,我看到了宛如恶魔的眼睛缓缓张开一般,在魔法阵的正中央,一扇猩红色的能量传送门被撕裂开来。

    “奶牛关!!”

    我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了出去。

    “来,进去吧,那里的话,随便怎么折腾都没问题

    说着,在老酒鬼的护卫下。阿卡拉一行人的身影率先消失在了红门之中。

    喂喂,等等我呀。

    我连忙跟了上去,一脚踏了进去。

    刚刚进入,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周围的景色,一阵让人直打哈欠的舒服清爽的草原之风就迎面拂来。

    “这里是,”

    我四处瞻望了一眼。蔚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爽朗的凉风,起伏的草原,视线在这里得到了解放。如果还有一个地方能够完美的诠释大草原这个词语,那么肯定就是这里。

    “这里”究竞是哪里,还是罗格营地吗?”

    虽然知道暗黑游戏里的确有奶牛关这么个玩意,不过这个奶牛关也不可能是凭空蹦出来的吧。

    “不知道?。

    凯恩在一旁回答道。

    “联盟也是在无意之中发现这个地方,不光是不知道是不是罗格营地。就连是否还是暗黑大陆也无从得知,经过数千年的探索,我们也只能大概的猜测,这里可能上帝创造的试炼所

    “咦?!”。我瞪大眼睛,上帝您老又中枪了。

    “这里会根据来者的实力。自动出现一批又一批的敌人,除非你离开。否则永无止境。而且无论怎么破坏,下次再来也会恢复原样。除了上帝制造的试炼所,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名字去形容它

    “多少年来,无数联盟的天才踏足这里。为了证明自己和提升实力而进行试炼,可惜,许多天才都没能回来。所以又叫天才墓地,至于为什么我们改成奶牛关

    凯恩微微一笑:“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说,很快你也会知道。”

    切,我早就知道了。

    暗暗啧了一声,我将目光睹望向远方。在这片宽广无际的大草原上。视线得到了最完美的解放。这样膘望而去,眼睛就像吃了冰激凌似的,带来一阵阵的清凉和舒爽。

    轻柔的风儿不断从身上拂过小能将所有的**洗涤干净,脑海中只剩下一片空灵,只想就这样倒在柔软的草地上美美睡上一觉。

    只可惜,甚至奶牛关的变态之处的我,心里始终抹杀不了一丝警惧,开玩笑,要是真在这里睡去的话,可能就醒不来了。

    等等,才才凯恩说什么?

    我猛地转过头看去,立刻就靠了。

    老酒鬼这家伙,竟然真的呈大字躺在了草地上,舒服的眯着眼睛一副随时都要睡过去的样子,嘴里犹自嘀咕着一些让人火大的话语。

    “啊,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呢,以后没事就让吝啬鬼打开门进来睡觉好了

    “干脆你就一辈子呆在这里好了,酒的话,也可以自己学着酿不是吗?”

    阿卡拉微微一笑。那话里藏刀的工夫,立刻就让老酒鬼一个激灵,连忙从地上跳起来。

    “你看我这不是说说笑吗?法拉长老日理万机,怎么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劳烦他呢?”

    “凯恩,爷爷,你刚刚说这里的敌人,会随着来者的实力而定吧。是这样吗?。

    翻了个白眼,我转头看向凯恩。

    “的确是这样没错凯恩轻点了点头。

    “那岂不是糟糕,以我和老酒鬼和法拉的实力,刷出来的敌人岂不是很强大?”

    我顿时一脸的慌张,说不定,等会刷出来的一头头奶牛,都有伪领域级的实力呢,这叫我们这么保护凯恩和阿卡拉这两个没有力量的老人。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你多虑了吴

    凯恩突然抚着长须笑了起来。

    “虽然会根据来者的实力而定,但也不是无限制,总不可能一咋。世界之力级别的高手来了,这里也跟着刷世界之力级别的敌人吧,所以,这里最多只能刷新六十多级的敌人而已

    “原来是这样,吓了我一跳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六十多级的敌人,那也就相当于第一世界的哈洛加斯或是第二世界的罗格营地的水准,以我们三人的实力,来多少也不怕。

    “你们看,它们来了。”

    拐权轻点,顺着看去,原本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上,突然在天边出现了一抹白边,这一抹白边,就像蝗虫一样。逐渐侵吞着草地向我们这边逼近,很快就变成了一条白色的地毯。

    等再靠近一点,那些组成白色地毯,的生物一头头双脚直立。手握大砍刀的丰满大奶牛,就清晰的映入了我们眼中。

    虽然在游戏里已经见识过无数次,但是游戏的世界和现实始终是存在巨大差别。这么乍一看,我还是被这些奶牛战士的搞怪造型给雷了咋。外焦里嫩。

    虽然模样很搞恶,不过这些奶牛战士的实力可不低,头头都有六十多级的怪物实力,也就我们几个,才能将这么一大群奶牛战士不放在眼里。

    “加油吧,吴,顺便说一下,回去的唯一办法就只有打败这里的母牛之王

    凯恩朝我竖起大拇指,爽朗的笑了起来。

    我勒个去!!维拉丝还等着我回去吃晚饭呢。

    我顿时郁闷了,老酒鬼也在一旁嘀咕着“这里就是这点破烂规矩不好。之类的抱怨。

    “好了,

    阿卡拉在一旁建议。

    “没问题

    我点点头,深呼吸来一口气。

    变身,地狱格斗熊!!

    原地一咋小弹跳,我已经跃上了几百米的高空,手腕交错相贴,收缩至后腰处。

    “嘎姆嘎姆嘎姆嘎姆一嘎姓!!”其实是想念技办”州四!!

    “哈哈哈哈哈哈这家伙太搞笑了,模样搞笑,连声音也那么搞笑。完蛋了,受不了,我输了,啊哈哈哈眺”

    地下面的卡夏笑得直抱肚子。

    法拉也是一脸的憋红,不过他要展开防御罩防御地狱能量炮爆炸后的冲击气流,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咳咳,看来营地的吉祥物又要多一只了

    凯恩咳嗽几声。拼命的掩饰着笑意。

    “轰!!”

    随着众人的话落音,一道火红带暗的能量柱从他们头顶上空发出。只朝对面铺天盖地的奶牛战士大军轰击而去,那声势浩大的炙热光芒,将整个蔚蓝碧绿的天地都染成了红色。

    “轰隆隆!!,小

    地狱能量炮准确的落在了奶牛战士群里面,以落点为中心,如同海啸一样的气浪携带着泥土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一道无以伦比的爆炸冲击波紧跟在后爆发出来,形成第二次冲击,摧残着脚下的美丽草原。

    那数以万计的奶牛战士,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要么就在爆炸中化为灰烬,要么就在第一和第二次能量冲击中被撕扯成碎片,其余距离远一点的,也被巨大的气浪掀上高空,不知飞到哪里,或是被埋到哪里去了。

    等爆炸过后,地面只留下一个直径几公里的泥坑,泥坑里面又有一个显眼的,弧度更大更深的泥坑小至于那些奶牛战士,粗略估计,起码有一半以上死在了地狱能量炮之中,其余也被掀飞或被泥土埋在地下。

    目光所及,原本像地毯一样密密麻麻的覆盖草原的奶牛战士,竟然再也看不到一只。

    待天空上的泥土落完以后。法拉取消防御罩,和凯恩老酒鬼他们研究起来。

    “论破坏力的话,即使在领域这个层次里面,地狱能量炮也是数一数二

    凯恩微微领首,满意的说道。

    “可惜,这样的爆炸威力,对同是领域层次的敌人来说,很难造成太大伤害,一来施展的动作太明显了,容易躲闪,二来力量也太分散了,就算被波及。除非直接命中,否则也很难造成太大伤害

    法拉老头也难得的板起一张正经脸,条条是道的分析道。

    “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命中敌人还是个未知之数。”老酒鬼的话就不怎么好听了。

    “吴,刚才的感觉怎么样?。阿卡拉看着从天而降的我问道。

    “哈”怎么说呢,稍微有点歪了吧,本来是瞄准奶牛战士群的正中央射击的

    在众人锐利的目光注视下。我取消变身。不好意思的说道。

    “喂喂。如果是瞄准正中央的话,刚才命中的地方,就不止是稍微有点歪了吧

    眼睛贼尖的老酒鬼顿时在一旁嚷嚷着揭我的老底,一副我在欺负阿卡拉眼瞎的主持正义模样乙

    就连凯恩也不帮我说话了,因为刚才地狱能量炮的落点,咳咳。的确不是有点歪而已。

    “奇怪,明明血熊能量炮没有这样的毛病法拉沉思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因为这臭小子厉害的也就只有那张嘴巴而已。转到手上立刻就不行了老酒鬼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说什么?”。

    我顿时怒发冲冠,一个飞扑和老酒鬼扭打起来。

    “好了,现在再用那把巨剑试试吧

    第二次测试,阿卡拉让我握起那把大得夸张的巨剑。

    “可是该怎么用呢?”

    我将那把巨剑取出,扔在地上,轰隆一声,整个地面都震荡了许久。

    “将凝聚地狱能量炮的力量,全部灌入这把巨剑里面就行了身为制作者的法拉在一旁解释道。

    “这把巨剑加入了准星魔法小如果你还能射歪,那就真是上帝来了也治不好你这毛病了“知道了知道了,这次绝对不会射歪的我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还有,要注意一点。”

    想要激活这把剑”需要的能量可能是地狱能量炮的好几倍,你要有心理准备,到时候不要慌张。

    “什么,好几倍?!”。

    我顿时瞪大眼睛,难道他说血熊形态根本用不了这把剑,就是现在地狱格斗熊形态,要凝聚地狱能量炮好几倍的力量,也很悬。

    拥有那么多力量,和将这些力量凝聚在一起,完全就是两回事。

    “我姑且试试吧

    一脸无奈的重新变身地狱格斗熊,俯身抱起巨大的剑柄,双脚一蹬。带着整把巨大的骑士剑,我再次跃上数百米高空。

    其实这把剑的重量到是没什么。也就相当于同等体积的一块铁那么重吧,大概十吨上下的样子,问题就是太大了,不好掌握。

    抱着剑柄,将剑身高高举起,笔直指向天空,我的眼睛四处乱瞄着。寻找适合的目枷”

    下一章,全力全开,,你们懂的。

    防:月中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