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 浮出水面的阴谋!
    第八百六十七章浮出水面的阴谋!

    “你不是可以吃水晶之树了么?”

    我对小幽灵突如其来,看似心血来'潮'的想法表示不解。

    “仅仅是吃水晶之树怎么能满足得了本圣女的胃口。”

    小幽灵发出貌似很自豪,但是会让人产生一种“这笨蛋圣女是猪么”的想法的宣言。

    “我看看,你现在已经多少级了?”

    我好奇的在小幽灵身上'摸'来'摸'去。

    “笨……笨蛋,'乱''乱''乱'……'乱''摸'什么?等级能这样'摸'出来吗你这笨蛋好'色'佣人!!”

    小幽灵慌慌张张的拍开我落在她敏感部位的作恶双手,俏脸一片娇羞,一副你这无能佣人就是想占本圣女的便宜的羞愤模样。

    “抱歉,下意识就……”

    我瞄了阿卡拉一眼,见她在一旁保持着平时呵呵的笑容,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也是呢,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

    “你这笨蛋佣人给我听好了。”

    像是警惕的小动物般,哧溜一声和我拉开一点点距离之后,这小圣女自豪的拍了拍她那丰满高耸的胸膛。

    “本圣女现在呀,可是已经三十二级了。”

    “哦哦哦哦,厉害厉害。”

    我真心的为她鼓起了掌,这小圣女,还真是下足了功夫提升自己,在第二世界的鲁高因,她借用我的身体施展那个什么……呃……什么……

    总之姑且叫做圣女阳离子大炮吧,恩,就是施展那玩意的时候,才刚刚三十级,现在,只不过是半个月多一点的功夫,就已经达到三十二级,足足升了两级,这种速度,哪怕是拥有了bug小护身符的我全力刷级,也难以做得到。

    当然,获得这种骇人升级速度的代价,就是在鲁高因守卫战之后那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她仅仅出现过一次,其他时间,都是窝在项链里面呼呼大睡,以吸收吃下去的水晶之树里面的……升级营养成分?

    姑且这么称呼吧,我应该说这个世界的词汇量太少了,还是小幽灵的经历太猎奇了以至于在字典里都找不到形容的方式呢?

    总之,小幽灵已经很卖力的在提升自己了,至于这个对世间万物都兴趣缺缺,甚至知道世界下一刻就要崩溃,恐怕也不会表现出恐慌害怕情绪的小圣女,为什么要如此努力,原因我当然清楚。

    “小傻瓜,明明这样就好了,你的等级很快就会提升上去,为什么还要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上前一步,心疼的将小幽灵搂在怀里。

    “哼,本圣女要怎么做,轮不到你这个佣人在一旁指手画脚。”

    在我的轻柔抚'摸'下,'露'出很舒服表情的小幽灵,鼻子一哼,不知道想到什么,雪白柔腻的脸颊两边突然爬上一朵红云,凶巴巴的看着我。

    “你这个佣人不要自作多情,本圣女那么努力,可……可不是为了你,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心里泛着感激和柔情和哭笑不得等等诸多的感情'色'彩,看小幽灵傲娇十足的样子,我忍不住揶揄的追问道。

    “罗嗦罗嗦罗嗦!本圣女为什么非要回答佣人的问题不可?!”

    本来就微微羞红的脸蛋上,现在更是透'露'着一层鲜艳诱人的苹果熟红'色',小幽灵在我怀里不甘心的挥舞起了手足。

    “对……对了,就是这样!!”

    忽然,她似乎想到什么好借口了,停止了挣扎,神气的抬起头。

    “竟然你这个笨蛋佣人那么想知道,身为主人,偶尔在佣人面前展示自己的仁慈之心,也是一种驱策之道,所以你就心怀感激的听着吧。”

    这样说着,她脱离我的怀抱,微微浮起一米多高的距离,目光从上面俯视了我和阿卡拉一眼,然后一手叉腰,另外的小手一伸,气势十足的笔直指向已经让人觉得微微晃眼的朝阳,那散发着淡淡洁白圣光的优美躯体,和朝阳的'色'彩溶为一体,到真让人产生一股肃然起敬的威凛神圣、不可侵犯的高贵感。

    “本圣女的目的,可是为了征服这个世界。”

    我:“……”

    阿卡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如果不鼓掌的话,会对不起小幽灵如此卖力找来的借口和表现,于是我和阿卡拉啪啪的鼓起了掌。

    “所以知道了吗?本圣女可不是为了笨蛋小凡你哦~~”

    轻轻从上面飘下来,落在我面前,小幽灵轻轻嘀咕道,只是最后那句话,越说到最后,声音越是听着柔情似水,和撒娇一般无二。

    “我知道了,小笨蛋。”

    我深呼吸一口气,吸了吸酸楚的鼻子,轻轻将她搂入怀里,如此的小心和轻柔,就像对待只要轻轻用力就会破碎的绝世工艺品一般。

    “你知道就好,还有不许骂我笨蛋,你这笨蛋小凡。”

    深深将脑袋埋入我的怀里面,小幽灵像是小猫喵喵叫着的轻柔腻人声线,从下面传了上来。

    “阿卡拉'奶''奶',就如爱丽丝说的那样做吧。”

    将这份一辈子也无法回报的情谊,深深的放到内心深处,我抬起头,对'露'出询问之'色'的阿卡拉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好好安排的。”

    阿卡拉的神'色'格外柔和,那双看不见泛白双眼看向爱丽丝的位置,轻轻的,用低微模糊,连我这双德鲁伊的耳朵也只能听个大概的声音,自言自语起来。

    “真是……怜爱……执着……坚强……的孩子。”

    很快,我们来到法拉的小帐篷,刚刚站在门口,正想拉开帐门,阿卡拉突然伸出手,阻止了我,眼睛示意了一下,我心领神会的闪向一边,阿卡拉则是站在另外一边。

    然后,大概仅仅是一秒钟之后,从里面传来“轰”的一声连脚下的大地都剧烈震动起来的爆炸,然后,一股乌黑焦臭的浓烟自帐门喷出,从我和阿卡拉身边擦了过去。

    果然不愧是阿卡拉,对危险的意识竟然如此强烈,这股预测,究竟是来自她的大预言师直觉,还是日常的经验积累呢?

    我敬佩的看着笑呵呵的阿卡拉一眼,心里想到。

    等那股黑烟的焦臭味散了,我们才掀开帐篷,看着里面书本狼籍,台柜倒塌,碎裂的玻璃和不知名'液'体散落一地的凌'乱'房间,好一会儿之后,终于从书堆里面发现了法拉老头的身影。

    “喂喂,还活着吧?半秒钟之内不说话就当你死了,就算之后活过来也会当做诈尸处理哦。”

    我蹲下去,用手指捅了捅像是被烤焦了的鱼干一样身上冒着焦烟的法拉,漠然说道。

    “给的时间太短了,半秒钟时间太少了,你就是巴不得立刻将我当做尸体处理掉没错吧混蛋!!”

    闻言的法拉立刻抬起头,朝我怒吼道。

    “哦,阿卡拉,你怎么也来了,有什么事吗?”

    拍了拍身上的黑'色'法师袍,法拉站起来,见是阿卡拉来了,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这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呀。

    “我们发现线索了。”阿卡拉爽快的直接切入主题。

    “线索?”

    法拉先是来不及反应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神'色'激动起来。

    “线索?!你说的是那个传送魔法阵的线索?!!!!”

    “是的,没错。”

    阿卡拉看了我这边一眼。

    “小子,线索在哪里,快点交出来。”

    法拉急切的甚至来不及冲上来,一个瞬移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枯瘦双手抓着我的肩膀摇了起来。

    别说,哪怕是巫师职业,但是八十一级的等级摆在那里,力量不容小看,这样抓下来,我甚至来不及躲闪。

    本来还想调戏一下这老头,不过看他那急切的神情,加上事件的严峻'性',我还是乖乖的在他迫切目光中,将小幽灵给我的那颗碎块递了过去。

    “对了,这还有份塔巴交给我的研究稿子,说希望能对你有用。”

    我顺势将临走时塔巴交给我的那份研究报告递给了法拉。

    “这个等会再说吧。”

    细细摩挲着手中的碎块,已经完全进入忘我状态的法拉,头也不抬的随手接过那份稿子放到一边。

    喂喂,你这样做塔巴他们会哭的。

    我无奈的看着已经完全沉浸到研究世界之中的法拉,多年的相处,也知道现在跟他说什么也没用了,哪怕是天塌下来,他也会跑到地下室去继续他的研究。

    “怎么样?交给这个疯老头就行了么?”

    我指着法拉,问阿卡拉道。

    “等等吧,看他能不能立刻看出些什么,我有些等不及的想知道这块核心碎片给我们带来的信息。”

    阿卡拉找着一张还算完好的椅子坐下,笑着温吞吞的说道。

    虽然一直表现出淡然自若的样子,但是对于这件事,最着急、最关切的,肯定还是身为联盟大长老的阿卡拉。

    我应了一声,也跟着在附近的凌'乱'地面上,随手将一张翻倒在地的椅子摆正,坐了下去,和怀里的小幽灵窃窃私语起来。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真是天才……天才……”

    时而皱眉,时而舒展,法拉的表情变幻莫测,好一会儿之后,才似终于弄懂了什么一般,喃喃的惊叹起来。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吗?”

    阿卡拉闻声立刻站起来,又坐了下去。

    “还不大清楚,还要等我具体研究过后才能弄清楚。”

    法拉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就屁颠屁颠的抱着那块碎片来到试验台上,将上面凌'乱'的物品一扫,重新将一些说不出名字的工具摆在上面。

    不过,他好歹还知道发话之人是他的顶头上司,惹不起,所以摆好那些玩意之后,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我现在可以肯定,这玩意制作起来绝对不简单,哪怕是贝利尔,也无法量产……不,起码十年能做出一块这样的玩意,就已经算是了不起了,实在太复杂,太精妙了,这材料,哦哦!!这难道是那个……”

    法拉接下来的话,就是一些让我听着云里雾里的专业术语了,不过,我们已经得到了想要得到的消息,和阿卡拉对视一眼,均是'露'出轻松的笑容。

    不能量产就好,不然,暗黑大陆真的要变成名副其实的被黑暗所笼罩的大陆了。

    这时候,法拉已经将那块碎片小心翼翼的捣鼓起来,看一时半会得不到结果,而且我们也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于是便站起来,准备抽身走人。

    就在刚转过身去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轰然爆炸,我连忙抱着小幽灵闪到阿卡拉身后,用自己的后背将爆炸气流和飞溅过来的碎块挡下来,然后无奈的回过头。

    “法拉,你这老混蛋……”

    说话声愕然中止,我惊讶的看着因为爆炸重新变得一片狼藉的试验台。

    “发生什么事了,吴?”

    阿卡拉回过头,不过很快,她自己就察觉到了答案。

    试验台上,那块碎片似乎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控制着,虚浮在空中,不断剧烈的抖动,发出咔嚓咔嚓声音,仿佛随时要爆裂开来一般,一股让人感到深深恶寒的黑'色'气息,正从里面散发出来。

    “不好……”

    法拉最先反应过来,他好像发现了什么,脸'色'突然一变,用闪电般的速度将那块碎片抓了起来。

    “吴小子,扔出去!!!”

    他猛地抬起头朝我厉声大喝,那块剧烈抖动的碎块,在他紧箍着的手心里依然不安分的抖动着,似乎随时要脱手而出一般。

    我瞬间反应过来,在法拉将那块碎片抛过来的同时,转身向外面跑去,汹涌的力量从身上爆发出来。

    地狱格斗熊!!

    “嘎姆!!!”

    在冲出帐门的一瞬间,那块碎块也飞了过来,我大一捞,紧紧抓在手里,大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向外面抛了出去。

    “嗖!!”

    只有拇指大小的一块小小碎片,在地狱格斗熊全力的一扔下发出刺耳的破空声,发出宛如一颗逆行而上的巨大流星般的声势,向远方的天空划去。

    那道划破天空的闪光,带起一阵巨大冲击波,几乎是半个落个营地的人都看到了这样一幕,从碎片里面溢出来的越发庞大的黑'色'能量,更是让下面罗格营地的冒险者微微'色'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吴,没有那么简单,快点跟上去!!”

    法拉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他也跟着瞬移出来了。

    我甚至无暇回过头去看法拉此时的脸'色',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高高跃上天空。

    取消地狱格斗熊变身!

    月狼变身!!

    再次怒吼一声,在月狼变身的疾速下,一道比刚才散发着庞大的邪恶气息的黑'色'闪光更快的白'色'闪光,朝着黑'色'闪光消失的地方追了上去。

    “立刻通知所有相关人员戒备,所有六十级以上的冒险者,无论在干什么,让他们到法师公会门口集合。”

    这一刻的法拉,终于散发出联盟长老的应有气势,神'色'严厉的朝十多名赶过来的法师下命令道。

    “是!!”

    法师们低头应了一声,身影一闪,已经瞬移消失在了原地。

    整个罗格庞大的防御系统,终于'露'出冰山一角,在片刻之后,一股强大的力量就将营地保护起来,恐怕就是四魔王的任何一个来了,也讨不了好。

    “呵呵~~、呵呵呵呵~~~”

    第三世界,督瑞尔栖身的永冻冰洞里面,贝利尔那和萝莉一般无二的清脆笑声回'荡'起来。

    “开始了吗?那些小玩意里面,可是藏着不少机关哦。”

    轻轻拍打着背后的蝴蝶翅膀,嘴角微微一勾,从那张可爱的萝莉脸蛋上面,'露'出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残酷笑容。

    “贝利尔姐姐你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试探泰瑞尔的动静吧。”

    安达利尔'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无奈笑容。

    “不是一样么,一举两得的事情。”

    那让人不寒而栗的残酷笑容仅仅是出现了一秒钟不到,下一刻,贝利尔重新'露'出让人为之着'迷'的灿烂笑颜。

    “对了,小安儿,那个笨蛋的行踪还没有查到吗?”

    “没有,据一个小矮人说,似乎是跑到库拉斯特那边去了,也不知道究竟想要干什么?”

    安达利尔眉角不断抽搐着,要是现在阿兹莫丹出现在她面前的话,她非要暴打她一顿,明明说是要告别零之魔王去残杀人类,不知为什么就跑到库拉斯特去了,而且还玩失踪。

    “大概又是走到半路肚子饿了,去找吃的去了吧,放心吧小安儿,等她吃饱了自然就会回来。”

    贝利尔微微叹一口气,阿兹莫丹的笨蛋属'性',已经到了让身为阴谋魔王的她也举得头疼的地步了。

    永冻之湖中间的病床上,白纱轻轻掀开,沙耶的脑袋从里面探出来,似乎是刚刚起床,而且是被贝利尔和安达利尔的声音吵醒的样子,曲着食指不断'揉'着她那双睡眼惺惺的冰蓝'色'眼睛,看了两人一眼,透'露'着冰冷和困'惑'的目光似乎在说你们两个恶客究竟要在我家呆到什么时候呀,老是把我吵醒。

    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沙耶将头缩了回去,洁白无暇的冰纱轻轻一合,看样子似乎要将她的万年睡觉大计继续进行下去。

    贝利尔:“……”

    安达利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