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三章 热闹的晚餐
    “气氛突然之间就热烈起来了呢。”

    远远的,作为围观者的我们讨论起来,小莎拉面红耳赤,似乎在为有这样无节操的父亲感到羞耻。

    “啊!看!!巴尔出来了!!!”

    眼看三人的气氛变得越发凝重,周围的阴风似乎化作一团浓霎把三人笼罩起来了,就在这时,毫无预兆,拉尔出招了,他指着道格和格夫身后的头顶天空,目膛口呆、惊骇欲绝的大声吼道。

    不知情的人着到拉尔这副夸张到了极点的表情,还有可能会一惊,下意识的向身后看去,这家伙,演戏的功夫到是可以去争一争奥斯卡了。

    “好机会!!”

    很可惜,拉尔幼稚的让我也不禁产生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的奸计。对野蛮人两兄弟完全未能得逞。

    “太天真了,拉尔老大,你以为我们做了多少年的队友,会被你这种小计谋骗住吗?”

    道格和格夫,乘着拉尔动作时露出破绽的一瞬间,已经齐齐扑了上去。狸狂得意的大喊道,眼看四只斗算大的结实手臂,还差一寸就要将拉尔擒下了。

    “天真的是你们,这句话我也同样还给你们,多年队友,难道你们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

    在道格和格夫识破他的“奸计。一瞬间,露出慌张表情,一副我的完美计发竟然失败了的夹杂着惊恐和沮丧,但是就是在现在,这张脸突然一变,变成了和道格格夫脸上一样的表情奸计得逞。

    而野蛮人两兄弟,则是由笑脸变成了刚才拉尔的慌张惊恐,简直就像两边的表情调换过来一般。

    眼睛一花,不知何时拉尔已经换上了精力光环,那淫荡的脚步,就如同打了狗血一般,在道格格夫四只树干一样的粗大手臂布下的天罗地网中,化作一条泥鳅,高大结实的身体做出宛如体操运动员一样的柔软动作,左右一扭,不知怎么的就溜了出去,然后一骑绝尘而去。

    “追!!”

    大干上当的道格和格夫,脸红耳赤的朝拉尔消失的笑声方向追了上去,三道身影迅速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这股强烈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一幕,不就是双胞胎西露丝和艾柯露对付卡洁儿用的诱敌深入吗?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这次上演的是三个大男人而不是三个小萝莉。还有就是上当的不是西露丝艾柯露姐妹而是道格格夫兄弟。

    仔细想想,这是多么惊人的相似呀!!

    这一刻,我深深的震惊了,第一次发现,原来三个老条子的智商,竟然和西露丝艾柯露和卡洁儿是同等级的。

    “抱歉,爸爸又给大家添麻烦了”小

    乖巧懂事的莎拉,一脸羞红的向我们道起了歉,要当拉尔大叔家的女儿,还真不容易呀。

    遥想当年,倒网穿越和这三个家伙相遇的时候,他们还是挺有冒险者那么回事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开始卖节操了,许多不明真相的家伙都是罪魁祸首是我。并且受害者不止拉尔他们三个,包括老酒鬼,法拉老头,甚至阿卡拉,还有赫拉迪克族的小公主,狐人族的天狐殿下。还有营地若干冒险者,鲁高因若干冒险者,库拉斯特若干冒险者,群魔堡垒若干冒险者,哈洛加斯若干冒险者,第二世界若干冒险者,包括精灵一族等等,,其涉面之广,受害者身份之赫然,影响之大,危害之深,实在是令人发指,简直就像恶性传染病毒一样,走到哪里传染到哪里。

    这完全是诬陷,对我人格的严重诬陷!!

    撇开其他人不说,老酒鬼和法拉那两个老混蛋还需要我教他们怎么卖节操吗?他们两个的节操,不是已经在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卖光了吗?!!

    不过,若是咱的歌神二能够有这种传染速度,那到还好”不,这不是必然的事情吗?现在大概只是思想落后的暗黑大陆人民,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种新奇的唱法而已,嗯嗯。

    这样一想,我顿时开心起来。眉开眼笑的亲了莎拉一口,然后在物品栏里翻找着,不一会儿就提出一大筐篮子。

    “这是”

    看到里面装满了被冰冻起来的金色螃蟹,莎拉和维拉丝惊讶的张大了小嘴,只有西露丝和艾柯露一副见怪不怪的抿嘴微笑着,待看到卡洁儿这个小机灵小粘人虫,乘着她们刚才一时走神,已经扑到我怀里撒起了娇,原本月儿弯弯、喜意上梢的俏脸顿时变得气鼓鼓起来。

    夫意,实在太大意,刚才一时只顾看拉尔叔叔他们的表演,竟然将卡洁儿这个和自己争夺爸爸的可恶大敌给忘在了一旁。

    西露丝和艾柯露懊悔的反省着,眼看木已成舟,也只能露出生气无奈的气鼓鼓表情,总不能上去将卡洁儿强行拉开吧,这样爸爸一定会维护卡洁儿的。

    “没错,这就是拉尔大叔他们争夺的黄金螃蟹。”

    “可”可是”不是很珍贵,很难抓到吗?怎么会”

    维拉丝看着一箩筐的黄金螃蟹,声音不由结巴起来。

    真是个实心眼的女孩,难道就不会怀疑我刚才那番话是用来唬拉尔他们的么?

    不过,我还真没唬那三个家伙,金色螃蟹在鲁高因,的确是有着海神的恩赐之名,也”孟抓。那里的海怪纵横,尤其是在海是是它们的击场儿优井冒险者去了也逃不了好。

    可是,当有一个领域级的高手,和另外一个伪领域数峰的贪吃野蛮人,再加上一个被唆使成功的伪领域巅峰的圣骑士,一起去呢?

    和第一世界的库拉斯特一样,作为三大美味之一的帝王鳄,对许多人来说都是难以捕猎的存在,但是只要是像我和卡洛斯这些人遇到,那肯定就是盘中之餐了。

    还是那句话,所谓的珍贵。只是因为获得它的实力还不够而已,我可以想象,第三世界的鲁高因那些前辈。若是有那个闲趣的话,这些金色螃蟹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日常而已。

    于是,在某个月圆之夜,夜黑风高的夜晚,三个闲着蛋疼的身影就向大海深处窜去,在几乎所有鲁高因人都在睡觉的时候,和数百只海怪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最后完胜,缴获了一大堆的战利品。

    其实之后我想了想,耸时完全可以不用和那些海怪战斗的,别忘了项链里头还有一只未来的准大海之鱼皇族埃里雅呢,若是当时将她祭出来,我有九成九的把握那些海怪们会乖乖的撤退。

    毕竟你要想想埃里雅她老爸。那只四翼级的、像一百层楼那么高的超级人鱼之王艾克西亚,尾巴只需轻轻一甩就能将这些海怪变成太空垃圾。然后再想想,艾克西亚对埃里雅的溺爱,你就会发现,为了区区几只螃蟹去得罪埃里雅,是多么愚蠢的、像是拿自己的小打往虎口里面插的一件事。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在看到满箩满筐的黄金螃蟹之后,埃里雅表现出了一种爆发富特有的对鱼翅燕窝的厌恶,连看都没多看一眼,就径直拿起旁边比她还要大的水果。放到我手里,依依呀呀娇声撒娇的吭着我的手指头让我喂她。

    我也好想有个能天天抓黄金螃蟹啊,帝王鳄啊、史泰兽呀什么的给我吃的老爸呀。

    于是,虽然我没有,但是埃里雅有,西露丝和艾柯露也有,在鲁高因大吃特吃了一通的两个小小宝贝,现在看着这些黄金螃蟹的表情虽然不像埃里雅那样,但多少也有些无动于衷,淡定的仿佛有点超然世外了。

    “就是这样。”

    简而言之的给她们说了一遍之后,维拉丝和莎拉露出恍然表情。

    “真是的,有那么多的话,早拿出来不就好了,拉尔叔叔他们也不必争的你死我活了。”

    维拉丝对我的恶劣性格表示了深深的无奈。

    “咳咳,那样不是很无趣吧,好了,先将这些螃蟹抬回去吧,我可是十分期待你的手艺呢,维拉丝。”

    怕维拉丝唠唠叨叨的家庭主妇属性又要发作,我连忙从岔开了话题。

    “可,可是“我很少烹饪海鲜“没什么置信。”

    果然,一涉及到家事,维拉丝立刻就进入了贤妻模式,开始考虑着该如何才能将这些珍贵的螃蟹做成美味。

    “将丽莎阿姨也一起叫来吧。”

    见她沉思的样子。我不由建议到。

    “的确是呢。”

    维拉丝双手轻轻合十一拍,露出一个娇俏可爱的恍然表情。

    丽莎阿姨的家庭主妇等级,可是不逊色于维拉丝呀,不然拉尔那三个条子能活得如此滋润?将她一起叫来出谋划策的话,就算是以前从未烹调过海鲜,两个超级厨娘照样能做出一席让人吞掉舌头的螃蟹大餐

    这时候,

    在营地这种地方,拉尔三人终究是不敢放开实力狂奔,结果最后,圣骑士不敌两个野蛮人的追捕,最终终于束手就擒,被压回了拉尔家。

    “好吧,你们两个吃货。不就是一只螃蟹吗?瞧瞧你们现在的嘴脸。身为老大我都为你们感到羞耻。”

    被五花大绑扔到一边角落的拉尔,用不屑的目光看着野蛮人两兄弟。

    “你应该庆幸我们还打算给你留一份。”

    道格和格夫对着拉尔翻了一个白眼。

    “要不将这两条大腿,留给老大就行了。”

    道格指着螃蟹四对脚最后面、最短最小小的用来游泳那对,跃跃欲试的建议道。

    “道格,你敢!!”

    在角落里看了个清楚的拉尔小声色俱厉的大吼一声,试图用自己的老大威严镇住对方。

    “这样,不好吧。”

    格夫毕竟憨厚一点,不忍心做出这种欺负老大的事情。“还是格夫老实。”拉尔的话从旁边传来。

    “只是傻大个,”

    “我靠,拉尔老大你是怎么过来的?”

    荐蛮人兄弟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拉尔已经摆脱了腰带的捆绑。和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了。

    “你以为这种简单的绑法能够束缚得了你们伟大的老大吗?”拉尔朝两人抛了一记不屑的目光。

    “想当年我追丽莎的时候,被她不耐烦的绑,咳咳,帮不耐烦的她把干柴绑起来背回去,就是靠着这招才将你们的嫂子追到手的。”

    “转折了。”格夫小声嘀咕。

    “而且是非常不自然的转折了。”道格给予了肯定和强调。

    “老大的黑历夹。”

    两人达成共识的点了点头,决定先埋藏在心里,过几天去酒吧再说。

    “咳咳!咳咳!你们也要学着点了,看到心仪的女孩,记得一定要过去帮她捆柴。

    拉尔拼命咳嗽着,泪流满面的试图挽回一些什么已不可挽回的东西。一失足成千古恨呀,而且偏偏是在道格这个号称人形大

    最后,话题还是回到了桌上的那只黄金螃蟹上面。

    一时之间阴云密布,小小的一张桌子俨然成了三个人眼神交锋的战场,而作为焦点的那只金色螃蟹。若是泉下有知自己竟然让得三个冒险者争得你死我活,会不会感到欣慰呢?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突然,拉尔像是决定了什么一般,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野蛮人两兄弟警愕的盯着他,怕这家伙又想乘机搞出什么小阴谋。

    “我们怎么能让那小混蛋奸计得逞,为了区区一只螃蟹。”

    拉尔双目通红的呼哧呼哧喷着气。突然掏出一瓶画着一个骷髅头下面打了一个骨头叉,用途再明显不过的药水。

    “本来谗瓶药水,是想用来回报一次每次都能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土特产的吴老弟,不过现在看来”。

    说着,他漠然的将药水全部倒在了螃蟹上面。

    “老大!!”

    看到这一幕,感受到了拉尔维护兄弟之情的决意,野蛮人兄弟不由齐齐感动的叫了一声。

    “其实想想,这也太不自然了。那小混蛋和我一样,也是爱妻一族。如果这只金色螃蟹真有那么珍贵,怎么可能轮得到给我们?。

    拉尔一句话让道格和格夫恍然!!

    “肯定有鬼!!”

    “找他算账去!!”

    三个人气冲冲的出了家门,那只刚刚还被争得你死我活的螃蟹,如今却孤零零的被冷落在了桌子上。

    嗅嗅心嗅嗅“我好像闻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小片刻之后,一道黑影瞧瞧潜伏进来。

    “黄金螃蟹?!!”

    些许微光从窗户里投入,照亮了不明来客的一缕酒红色头发。

    “哎呀呀,可是好久没吃过这玩意了,真怀念呀。”

    黑影似怀念的感叹了一声,然后影子突然一缩,突然散发出一股鬼鬼祟祟的气息。

    “没想到拉尔那三个小混蛋,竟然还能弄到这等美味,不过似乎没有要的样子,真可怜,真可怜。”

    怜悯的在螃蟹壳上面轻抚几下,黑暗中似乎传来了黑影砸吧嘴巴吞口水的声音。

    “竟然没人要的话,那也不算偷吧,是这样没错吧,与其浪费的话,不如,”

    说完,黑影一闪消失在昏暗的屋子里面,连带桌子上的螃蟹也一起不翼而飞。

    “臭小子,给我滚出来。”我们很快找到了丽莎阿姨,并且随后琳娅也回来了,在她和维拉丝的协力,三无公主和莎拉和琳娅在一旁帮忙,很快,眼看一桌子螃蟹大餐就要开始了。

    就在这时,帐门被掀开,三个高大身影双手抱胸,宛如天神下凡一样将他们的影子投了进来。

    哦,已经察觉到了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晚一些,果然是笨蛋呀!

    我轻轻的瞄了他们一眼,继续将目光投向厨房,看着维拉丝她们妙曼美丽的身影在里面忙碌。

    “我靠。你太不厚道了!!”

    三条子眼看气势镇不住我,立刻闯入来。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新鲜出炉热腾腾的螃蟹大餐,立刻口水横流的向我投来了仇恨目光,然后又返回到桌子上,似乎在考虑着究竟是先解决螃蟹,还是先解决我。

    “噔!!”

    就在他们还在犹豫的时候,一道白光,从他们眼前晃过。在他们的左侧,插着一把还在不断抖动的菜刀。

    “丽”丽莎,你怎么会在这里”拉尔僵直着身体小心翼翼的冉道。

    “你们三个乖乖坐好,要是乱来将大家的晚餐弄脏的话,可不是吃一年份的肉干就能了事的事情哦。”

    厨房里头,若无其事的将手中菜刀投出去的丽莎阿姨,正面带温柔微笑的看着瑟瑟发抖的三人。

    她的话还没落音,刚刚还如强盗般凶神恶煞闯入的三人,立刻就变成了三只小白兔,一溜烟的围着桌子排排坐好,巍然正坐,目不斜视。

    “臭小小子,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乘着丽莎阿姨转过身去切菜。拉尔迅速给我抛了一记险恶的目光。

    “我哪里知道你们能折腾成这样子。本来算好时间,你们也差不多该醒悟过来找我了,你看这不是网好吗?”

    我无辜的看了他们一眼,努着嘴让他们看看桌子上面的碗筷数目。

    着了看桌子,再看了看其乐融融的厨房里头,三人沉默片刻。

    “这次就饶过你吧。”拉尔吞了一口口水。

    “不过你得给我们打掩护

    说着,乘丽莎阿姨还未回过头。三双邪恶大手偷偷伸向了桌子上的

    蟹。

    “啊!!拉尔叔叔,道格叔叔,格夫叔叔,维拉丝妈妈说了要等大家准备好了才能吃,偷吃是不对的哦。

    丽莎阿姨没看到,不等于其他人看不到,这不,双胞胎顿时揭发了三人的恶行。

    “你们几个呀,”

    身后传来了沐浴在黑色火焰之中的手握菜刀面带微笑的丽莎阿姨的温和声有

    “啊啊啊!!,小

    惨叫声从小小的帐篷里面扩散出去,

    今天有点小小的赶,不过修改后实际字数是泌,没忽悠大家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