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七章 阿琉斯式的道别
    “吴师弟,你还活着吧

    傍晚,见某人拖着如丧尸一样的脚步,摇摇晃晃的回到旅馆门口,贴着门边软绵绵就躺了下去,三魂六魄似乎都从嘴里吐了出来的样子,卡洛斯蹲下来,好心的用手指捅了捅地上的尸体”这样问道。

    “没,没事

    好不容易从尸体嘴里发出游魂一样的声音,然后干笑几声,上下牙齿之间开始咯吱咯吱的剧烈摩擦起来。

    “呵,耳呵呵呵,没”没什么,和那些,那些可爱的,呵呵”可爱的小孩们一起”玩”真是太开心了”我今天一天”过的很充实,嘎姆嘎拇”话说到最后,已经变成了意义不明的泰迫熊叫声。

    “这家伙,,完蛋了”

    见地上的人已经连自己是人是熊都完全分不清,卡洛斯宛如那些已经无法感受到病人生机的医生,默默给对方的脸盖上白被单一样,摇了摇头,叹一口气,站起来转身就走。

    “爸爸爸爸!!”

    网走几步,后面就传来一对可爱双胞胎独特的二段式叫声。

    “哟,西露丝,艾柯露。你们太慢罗

    卡洛斯的头还没有完全转回去。耳朵似乎就出现了幻听听到了某道精神奕奕的男性声音。

    等他回头一看,饶是伪领域数峰级的冒险者心里素质,也差点没吓的退后几步。

    刚刚还宛如只剩下一缕幽魂的倒在地上的尸体,不知道在何时已经站了起来,这还不算,那仿佛漫画一样夸张的表现笑容爽朗,牙齿洁白,目光晶莹,脸庞如刀削一般。全身闪闪发光,背景似乎有无数怒放的白玫瑰点缀着,散发出充斥着眼球的帅气阳光气息就连一条狗在这种表达手法下也能比帅哥帅。

    眼前这咋。人还真的是吴师弟吗?卡洛斯张大嘴巴,揉了揉眼,前后两者的巨大差距,导致他直接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来了。

    看着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青草叼在嘴里,全身宛如被金光和白玫瑰萦绕着一般的家伙,将迎面扑过来的两个双胞胎搂在怀里,转着圈圈,慈父的爽朗笑声,还有天使一般可爱无比的两个女儿的灿烂笑容,组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副完美温馨的贵族式天伦之乐图。

    “爸爸太狡猾了,竟然把西露丝和艾柯露抛在后面。”

    可爱的女儿们,幸福的蹭在父亲的怀抱里,用与其说是抱怨,不如说是撒娇的口吻说道。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西露丝,艾柯露,爸爸今天过的实在是太充实了,到现在还精神满满,充满了干劲,不知不觉就走快了一步

    那个于然变成了卡洛斯觉得陌生的闪闪发光男,用爽朗的笑声,爽朗的语气充满干劲的笑容,如是回答道。

    想想前后判若两人”不,简直就是两种不同生物的表现,卡洛斯心里莫名的升起了飞上台下!这个饱含深意的词语,女儿控之间的互相共鸣,让他突然明白了什么,目光掠过一丝敬意”还有同情。

    吴师弟”他为西露丝和艾柯露做到这个份上,也不容易呀。

    本来一直为阿露卡琪而头疼困扰不已,一天到晚老是崩着一副谁能比我惨的嘴脸的卡洛斯,突然发现,辛苦和悲剧的似乎并不止自己一个。

    看了看旅馆一楼的餐馆深处。那光线昏暗的角落里头,似乎隐约浮现出了西雅图克的半个背影,在默默的低着头,就着咸菜喝稀粥,他那原本如同小山一样高大威猛的身躯,就宛如放了气的轮胎般,沉陷出一种干瘪和黑白的形状色调。

    这家伙,该不会是从早上就这么一直坐到现在吧,看着桌子上堆积如山的空碗和装咸菜的空碟,卡洛斯无不汗然。

    再看看莎尔娜,比之西雅图克。她坐在光线更为明亮的地方倚靠着墙壁,无意识擦拭手中的长枪。一副神游物外,百无聊赖的模样。

    这股气氛,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一个队伍堂堂三个伪领域横峰高手加上一个领域高手的超级冒险者小队,竟然呈现出这种灰白色的气氛,卡洛斯的嘴角,不禁间断的抽搐起来。

    “鲁高因的任务已经解决,是时候回去了。”

    于是,冥思苦想了好几个小时以后。当天晚上,身为大师兄的卡洛斯召集众人做在一起。如是拍案说道。

    “回去?”

    我猛地站起来,两眼发光的看着卡洛以前怎么就没觉得他这么可爱呢?

    是呀,只要回营地,不是就能马上告别现在的悲惨生活了吗?

    “我赞成。”吃了一天清粥咸菜的西雅图克举手附议。

    “回去?你们也一起回去吗?”

    我突然发现了卡洛斯字眼里的意思,不由问道。

    “没错,我们两个在外历练了许久。是时候回去找卡夏老师。而且在我们离开之前她也说过,如果穴二你井步突破到领域的话“就回去找她吧众※

    卡洛斯点了点头。

    这和漫画一样的狗血嘱咐是怎么回事?

    “你只是想回去看看卡洁儿吧。”

    眼看卡洛斯提到会营地时红光满面的样子,我不由冲口说道。

    “哼,见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不对。”卡洛斯肃然一哼,理直气壮的将他女儿控属性正当合法化。

    “还有西雅图克,你只是想回去找老酒鬼拼酒吧。”

    蔑视了卡洛斯一眼,我随后将充满了恶意的目光,落到西雅图克身上,找个夜深小巷偷偷给这厮几棒闷棍,然后扔到野外里去喂蚊子,这个念头这两天一直都在我的脑海里徘徊和酝酿,只是已然化身成清粥咸菜超人的西雅图克并未给我机会。

    “酒友难寻呀。”

    西雅图克夹着一根咸菜放入口中,宛如怀才不遇的诗人一般,装腔作势摇头晃脑有辱斯文的吟叹道。

    “莎杀娜姐姐,你呢?”

    我将期待的目光落到姐姐身上,大家一起回的话,姐姐应该也回去吧。也好让那帮逐渐忘记了女王风采的混蛋,见识一下时隔多年后更强大的女王风采,让整个罗格营地在我们姐弟两的淫威,不,是威仪下。臣服膜拜吧,喔哈哈哈哈

    出乎意料的,莎尔娜姐姐似乎早就考虑好了一般,我的目光网落到她身上时,就轻轻摇起了头。

    “我就不回去了,即使不去找那个老女人,我也一样能行。”

    “这个,”

    知道莎尔娜姐姐一旦有了决定,就绝对不会轻易更改,我这个这咋个不停,就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放心吧,弟弟,以后一定还有相聚的机会,而且我相信,很快就会到来。”莎尔娜姐姐用着温柔的目光和语气,将我搂在怀里,温暖的小手轻轻在我的头上抚摸着。

    “咳咳,你们慢慢聊,我们先走了。”

    眼看大家已经做出了决定,眼看那对关系不伦的姐弟又开始了无视他人的二人世界,卡洛斯重重的咳嗽两声,似自言自语的说完以后,便拖着西雅图克的后领大步离开了。

    “就是这样,我们要回营地了。”

    第二天,我来到肯德基小队和汉巴格小队的窝点,跟他们道别。

    “咦咦?汉斯老哥,里肯老哥?你们还活着?”

    似乎现在才发现两具软趴在桌子上的尸体,我惊呼起来。

    “差点就过了那条河了还不都是你的错!!”两个人顿时怒目。

    “不过也罢,吴老弟你要回去了”

    皂肯抬起头,话说到一半,突然愣了起来。

    “回去了,,回去了回去了,”

    嘴里喃喃着这三个字,他突然惊喜的和汉斯对视一眼,欢呼起来。

    “哎呀呀,吴老弟,你终于要回去了是吧,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们对此都纷纷表示十分难过,再也听不到你和汉娜的演奏了。”

    然后,两咋。热泪满盈的队长,拉着我的手拼命摇起来。

    不,你们两个绝对不是在难过对吧混蛋!!

    “原来是这样,”

    我微微露齿一笑。

    “没想到我们的演奏,已经有了第一批忠实观众了,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吗?阿琉斯。”

    得知我要离去的消息以后,一副很消沉样子的阿琉斯。默默的抿着小嘴,不怎么为这个好消息感到高兴的嗯嗯点起了头。

    “虽然本来没有计戈”不过竟然你们如此喜欢,那我就勉为其难,抽出一点时间,和阿琉斯举办一个送别会吧。就在广场中心怎么样?”

    微微抿了一口果汁,我冲着一副惊恐表情的里肯和汉斯说道。

    话网落音,偌大的酒吧突然安静了下来,每个在座的冒险者的动作。都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僵硬起来,甚至一些正喝着的,麦酒从嘴角不断溢出都恍然不知。

    然后,数百双狰狞的目光齐齐盯着里肯和汉斯,似乎在说,你们那张具嘴惹出来的祸,你们自己解决,不然的话死!!

    有些冒险者已经忙着联络自己的队伍,商量是去其他城市好还是开始外出历练好,现在,立刻,马上就出发!!

    “吴”吴老弟,我们刚才”刚才只是说笑的,哪敢麻烦您在万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实现我们两个卑微之人的卑微愿望啊。”

    感受到整个酒吧确实弥漫着的杀气,里肯和汉斯额头上的汗水刷刷冒起,手忙脚乱的不惜贬低自己也要将我刚才的决定抚杀于摇篮之中。

    “原来你们是在说谎,不是真的喜欢我和阿琉斯的演奏啊,阿琉斯。我们被人骗了呢。”

    失望的低下头握着阿琉斯的小手。凝视着她的俏脸,我悲哀的说道。

    “阿琉斯”十分十分”伤心,,难过。”

    阿琉斯不知道是在为我的离开。还是刚才那句话,而真诚伤心的说道。那双平时不怎么能表现出感情的淡色瞳孔,也蒙上了一层晶莹水光。

    “原来我们是活在别人的怜悯之中的可怜搭档呀。

    像是一对在大雪之中孤独无依,只能互相绮北…派人般,我和阿琉斯相拥在一下泪“老师“别难过”阿琉斯今,“好好努力”

    明明自己也伤心的哭了,但是阿琉斯还是很温柔的安慰着我。

    “没事。阿琉斯。奇迹的第一步,总是充满了棘刺和磨难,正因为有这些,以后回味起来,才会觉得有价值,不是吗?”

    抬起头,凝视着阿琉斯的精致脸庞。然后伸手擦干上面如同珍珠一般圆润晶莹的泪水,我回过头,突然站起身姿,指着窗外的太阳,大声说道。

    “老师

    再琉斯追寻着我的目光,一同望向那代表着新生和希望的光芒,

    “你们这两个

    里肯他们无语的看着这一幕,内心涌起一股欲抓狂撞墙的冲动。

    “哼,反正只是卑微的爬虫罢了。理解不了神的音乐,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伸出手指,将鼻框上假想的眼镜轻轻往上一推,我用着如同神俯视脚下苍生的目光,注视着里肯和汉斯两个,嘴角浮现出一丝自信的冷芜

    “我已经,看到结局了。”

    “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混蛋,你给我乖乖的滚回去就行了!!”

    在抓狂的里肯和汉斯的怒吼声中,我被赶出了酒吧。

    “老师!!”

    走了一会,后面传来阿琉斯的身影,刚刚回过头,她就突地闪现在我面前。

    刺客之神怎么还没将这个笨蛋抓走呢?

    “老师……阿琉斯明明是主动追上来,阿琉斯却像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由的支支吾吾起来。

    “放心吧。”

    我伸手在她脑袋上轻揉着。

    “嗯,我算算,离下一个神诞日,应该只有不足一年的时间了吧,是吧,阿琉斯?”

    阿琉斯歪头一想,很快就嗯嗯的像小动物一般点起头了,眼睛里透露出一丝困惑,似乎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提起神诞日。

    “那么最多就到那个时间。

    一拍掌心,我卜足决心,认真的看着阿琉斯说道。

    “到神诞日之前;大家一起回营的吧。”

    “但是……但是

    阿琉斯想说,冒险者是不可能轻易回第一世界的营地,不过想想对方联盟长老的身份,话也就压了下去。

    “期待吧。”

    我一握拳头,鉴定无比的说道。

    “以前的练习。都是为那一刻准备着,我们两个真正的舞台,踏出用音乐征,咳咳,拯救世界的第一步。就是在下一个神诞日那天!!”

    是的,时机已经成熟,现在谁也阻止不了我的野心了!!

    “原来如此!!”

    阿琉斯似乎终于明白了我的高瞻远瞩,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我,充满了佩服和崇拜。

    “在这之前,我们就默默的练习吧。即使天涯相隔,也不要感到孤单。因为音乐已经将我们的心连在一起,距离这种肤浅之物,又怎么能斩断我们彼此的联系呢?”

    “老师!!”

    “阿琉斯!!”

    我们感动的彼此凝视着对方。

    “阿琉斯”明白了”不会再”伤心难过”

    擦了擦眼角,阿琉斯努力的绽放出一个淡淡笑颜,炎发飞舞,那张雨后初晴的精致脸蛋,一瞬间展露出了惊人的魅力。

    这只小动物,笑起来的样子不是很可爱吗?干嘛不多笑笑。

    我含笑欣慰的轻轻在她脑袋上轻抚着。

    突然发现,因为有了音乐的共同话题,我和阿琉斯的关系变好了。再也不是以前随随便便就会掏出卷纸筒拍打她的脑袋的关系了。

    当然,这和这段时间,她的音乐少女属性,压制了腐女属性。也有很大的关系,莫非自己真的成功了?真的将那个已经中毒到灵魂深处,无可救药的腐女阿琉斯,变成了一个万人瞩目的世界级萨克斯手琴少女?

    这一刻,我感动的泪流满面。这是宅男的胜利!!

    “对了……老师一”

    正当我陷入无比的感动之中时,阿琉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悉患索索的在自己物品栏里面翻找起来。

    “被…”

    突然,我有一种不大妙的感觉。

    “这是,阿琉斯,这个月的新作,请老师,拜读。”

    在我呆滞的神色之中,阿琉斯唰的一声,取出五六本沉甸甸的笔记,交到我的手中。

    “阿琉斯的”,得意之作!!”

    阿琉斯抬起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蛋。眼角一闪,朝我高高的竖起大。

    “啪”的一声,阿琉斯一如既往的再次泪眼汪汪的蹲地抱头。

    自己竟然产生了如此天真的幻想。阿琉斯这笨蛋腐女,真是一点也松懈不得呀。

    收起卷纸筒,我大步离开……

    光棍节快乐,去死去死军团满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