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章 地狱能量炮的利与弊
    “很好,暂停。”

    莎尔娜姐姐清冷的声线从领域外面响起,我也适时的停下瞬移,活动一下筋骨,老是移来移去,方向不断转变,视野不断闪现,就像做了秒速一千转的旋转般,连我自己都有点找不着北了。

    “瞬移的间隔已经减少到了不足一秒。虽然和目标尚有差距,不过已经是成绩喜人,我看再练习下去,进步也不会太大,得在实战中才能继续进步。”

    介于这一两天的练几乎没什么成果,喜欢上了狗头军师这行勾当的卡洛斯,开始为我分析起来。

    也就是说瞬移的练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老实说,一开始练习瞬移的时候,到是觉得蛮有趣的,就像小孩子得到新的玩具一样。但是这半个月一直练习下来。我早就已经腻味了。

    而且随着瞬移间隔时间越来越短,频率越来越快,连续不停的瞬移上十多分钟,不断变幻的景色冲击着瞳孔,就像硬将一个过大的文件塞到硬盘里去一样,视觉神经和大脑都负荷过量,很快就会产生一种连续转上半天的晕眩感。

    “只不过,原本预计的用这种方法赶路,还是行不通呀。”

    西雅图克在一旁愁眉苦脸的道。那皱着眉头的模样,就好像是他做不到而不是我做不到一样,没想到这个大块头嗜战狂偶尔也会关心别人。真是让我另眼相看了。

    “本来还打算如果能做到的话。以后有个跑腿的就方便多了

    紧接着,西雅图克这样小声嘀咕着双了一声。

    好吧,网,刚的话算我没说。

    西雅图克口中所说的赶路方法。其实是一种很简单的,从无限瞬移这个能力衍生出来的移动手段,说白了,也就是利用无限瞬移不断的不断的向前移动,当瞬移间隔无限压缩到零秒的时候,即使领域范围不大,通过不间断的瞬移,这种移动速度也快的惊人,有多快我无法诉说,总之如果真能做到的话,从罗格营地到哈洛加斯,大概也花不了十几分钟的时间。

    不过这个设想很快就被无情的打破。先不说现在瞬移还有将近一秒的时间间隔,仅仅是这一秒,就可以让从罗格营地到哈洛加斯原本的十多分钟拉长几万倍。

    这个问题到是可以通过不断的练自和战斗,最终达到预想中的零时隔瞬移来解决。

    最大的问题出在领域上,无限瞬移的集点众所周知,就是距离不长。得在自己的领域范围内才能玩的转,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

    领域的移动,是否能跟得上瞬移的速度?

    的确,领域是以拥有者本身为中心没错,但是,它的形成并不是瞬间。就比如说刚刚释放出领域的时候,领域并不是瞬间就出现,而是以施展者为中心向外扩展,这就意味着有了延迟。

    尽管这个向外扩展出去的时间。可能只需几秒,快的,爆发力猛的。甚至只需要零点几秒,当然。如果只是释放出直径几米左右的领域。这个几乎是瞬间的,就算是领域级高手也察觉不到这一点时间变化。这一因素,也就意味着不可能利用领域移动的延迟,将对出它自己的领域范围外。

    这是题外话,我现在要说的,是将领域扩展到几百几千米所产生的延迟,尽管只需要零点几秒到几秒不等的时间,平时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无限瞬移这种急需体现细节的能力下,这个时间的延迟的副作用就体现出来了瞬移是瞬间的动作。而领域的移动则是有些微延迟,也就意味着领域跟不上你的瞬移速度。而瞬移只能在领域内使用,这就是限制了。

    或许有一天,当瞬移时间间隔压缩到零秒之后,我可以研究一下瞬间爆发出领域,或者让领域跟着自己一起瞬移,只是这种只属于我的烦恼,前人根本就没有去研究过,也就是说。我又要从头开始了。

    所以说,搞特殊不一定就好。虽然这相当于你拥有了其他人所没有的能力,不过也意味着你得自己去研究,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供参考学习。“弟弟,接下来你就自由练习吧

    莎尔娜姐姐考虑了一下,还是将主动权交给了我,毕竟她不可能一辈子跟在我身边督促,有时候是需要自己一人人主动去摸索。

    很好,很好。

    我兴奋的眯起了眼睛,终于可以试点其他好玩的东西了,这副地狱格斗熊姿态,虽然战斗力量速度反应等几个基本方面,我已经有所了解。但是由此衍生出来的很多能力。我尚且没有去发掘。

    试试什么好呢?还是先看看血熊遗留下来的技能还可以掌握多少吧。

    首先,火焰能量斩这种纯粹依靠火焰能量的招式,估计是暂时无法释放出来了,地狱格斗熊的主属性格斗属性,我已经有所了解,但是身为副属性的火焰属性,控制起来反到比血熊状态时失色了不少,这个需要时间重新练习回来。

    得出这个结论以后,我挺失落的。好不容易才掌握了二重火焰能量斩的说门

    熔浆铠甲,还有火焰之翼也一样。不过地狱格斗熊的防御已经很可怕。由用这双熊掌就可以直接去格挡西雅图克的斧头和卡洛斯的北斗有情破颜斩就可以知道,丢了芝麻捡了西瓜,我应该知足才对。

    再说,等我以舟空出了时间,多点练习一下已经从独一无二的老大位置降为老二的火焰副属性,这些技能也不是不能重新掌握回来。

    还有火焰之翼,我现在到是不需要太依赖于火焰之翼的飞翔能量,进阶到领域级以后已经可以在自己的领域之内虚空停留或是飞翔,而且速度比笨重的血熊插上一双翅膀后。就像一只因好吃懒做而肥的已经完全变了形的红龙,在空中费力扑腾着一双相对肥胖的体型显得格外渺的迷你翅膀的搞笑飞行方式,要快上不知多少倍。

    唯一可惜的是火焰之翼衍生出来的无限火羽之维拉丝的平底锅,暂时也只能落在一边了。

    至于熊间大炮,熊间大炮的威力主要来源于火焰能量和血熊庞大的体积,再加上坠落速度,瞬间就能在的面造成一个岩浆湖,进阶成地狱格斗熊以后,火焰能量的威力小了,血熊的大个子体型也不复存在,所以虽然还能施展出熊间大炮,不过威力反倒比不上血熊那时候了。

    最后是无限火海,这个可谓等同于血熊的心脏一般的能量补充技巧。也无法施展,不过不再需要了,地狱格斗熊的无限格斗地狱领域的补充速度,足足是无限火海的十倍以上,可以说,只要展开了无限格斗地狱领域,只要不是连续施展血熊能量炮那种大威力招式,地狱格斗熊的体力是取之不尽的。

    这能力很肝,和无限瞬移一样,都是和敌人打持久战的绝佳利器。利用这一点,就算是强过自己很多的敌人,只要不是实力压到性的赢过地狱格斗熊,或是也一样拥有无限耐力的话,都可以用自己强大的持久作战能力磨赢对手。

    这样一算的话,血熊遗留下来的招式还真不多了,血熊能量炮也没了。唯一还能找回点安慰的是空气压缩拳。

    空气压缩拳的原理是通过高温膨胀,瞬间爆发出强大的气流,虽然地狱格斗熊的火焰能力的确是低了,不过,空气压缩拳也并不一定就得利用高温膨胀的原理,这是一种辅助途径,但不是绝对途径,而且地狱格斗熊也不是完全失去了火焰能力。

    因此,对于空气压缩拳,我想只要稍加练习就能重新掌握,这多少也是个安慰,因为空气压缩拳也是我现在掌握的二重技巧之一,由更强大的地狱格斗熊施展出来,那威力。绝对是屠城级别的。

    血熊能量炮的话,这个技能”我暂时比较纠结。

    虽然很快很俗套的,就找到了从双掌凝聚地狱能量炮暂命各的办法,可是,,

    “哟哟,吴师弟,来试试你的格斗能量球吧。”

    才刚刚想到哪里,西雅图克就在对面开嘲讽了。

    是地狱能量炮呀混蛋!!可恶。竟然小看我!!

    我愤怒的朝西雅图克嘎妈嘎姆的大吼一声,他站在数百米之外,满不在乎的应付着我的怒吼,甚至还挖了挖耳屎。

    这次,绝对,,绝对会命中!!

    仰天愤怒的咆哮了一声,随着那“掩灿灿姆的回声在整个练场上回荡起来,我高举一双熊掌,庞大的能量顿时汹涌聚集在上面。一瞬间,以地狱格斗熊为中心。方圆十几米范围内的空气里酝酿着高浓度的能量,这些仅仅是泄露出来的一小部分能量,就已经呈现粗了淡淡的红色,隐约能从里面听到雷鸣般的咆哮。

    而在能量完全聚集在双掌上,一个直径三米的兵大暗红色能量球,静静的漂浮在虚空,周身缠绕着雷光。宛如巨龙呼吸一般吞吐不定的能量里面,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

    “来吧来吧,不用客气。”

    西雅图克哈哈一笑,身体猛地一震,一蹬,他所站立的地面顿时出现一个深刻,而他人已经出现在了千米的高空。

    地狱能量球的威力足足是血熊能量炮的好几倍,自然只能往天空上面扔去,不然爆炸开来,足以将整个鲁高因城的三分之一毁掉了。

    “轰!”。的一声。暗红色能量球被我用力一扔,化作一条长虹向半空中的西雅图克扔去,只要被扔中,这厮就算不死也得在床上躺上一个星期,哼哼,让你品尝一下本大爷的愤怒吧。

    “嗖。一声,在我志得意满的目光中,地狱能量炮从西雅图克右侧十多米远的地方掠过,带着的强大气流将他身后那条小麻花辫刮的胡乱甩动。

    顺便一说,西雅图克并没有躲闪。又没有扔中。

    为什么我会说“又”呢?

    以0口的姿势跪到在地,我陷入严重的低潮之中。

    “结果一早就已经知道了。”

    从天而降的西雅图克,朝另外两人竖起了大拇指,莎尔娜自然是不会理他,而是一脸的无奈加沉思。

    “西雅图克,你也不要太欺负吴师弟了。”卡洛斯无奈的说道。

    可恶,这样说不是更加让我难过吗?!!

    我恨恨的把头一转,背对着这两个混蛋继续在地上画圈圈。

    没有错,地狱能量炮到是没什么问题,问日08姗旬书晒讥口齐伞旭山汉存我身上只要隔着距离太就法准确的命牛,

    “没关系,吴师弟,说不定你扔偏了。敌人慌忙之下正好也往那边躲。说不定会造成出其不意的效果也有可能。”

    卡洛斯试图安慰我,不过语言中充斥着的“说不定慌乱之下出其不意可能”这些字眼,就像一根根锋利的箭矢,直接乱箭将我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心灵再来上一记万箭穿心。

    “只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

    卡洛斯他们想不通:“若是普通人还说得过去,但是吴师弟你可是冒险者,领域级别的冒险者,最基本的弓术之类的刮练应该学过吧,配合德鲁伊那份眼力,应该不大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呀。”

    最基本的弓术七个血红**裸的字眼,再次化作从天而降的万根箭矢,将我射成了皇牌刺猬。

    “该不会是因为路痴的关系吧。”西雅图克在一旁恶意猜测道。

    和路痴有妹关系呀混蛋!!

    我回过头。愤怒的瞪了他一眼。

    “这样可麻烦了。”

    这时候,莎尔娜姐姐叹着气走过来,拿捏不住主意的看着我,似乎也没什么办法的样子。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两个人,多少从老酒鬼那里知道我的弓术比较苦手,不过老酒鬼的毒舌是出了名的,比如千米距离射中一只苍蝇这种技术活,到了她口中都能变成连战站在面前一头猪都射不准的傻瓜,所以两个人也没怎么在意,顶多以为我的弓术相对之下较差而已。

    只有莎尔娜姐姐知道,我的弓术究竟烂到了什么程度,当然一头猪站在我面前我还是绝对能够命中的。老酒鬼那家伙的那张臭嘴,就知道扯龙皮。

    知道我的弓术很烂之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连个顿时瞪大了眼睛。

    “那个”吴师弟,你究竟是怎么通过测试的。

    弓术作为最基本的一门功课。别说七大职业的学院练营,就连在牧师练营里面,都是必修的功课之一,所以,这两个家伙露出一副你难道是走了上帝的后门的表情,也不足为奇。

    抱歉,我是野芒德鲁伊还真是抱歉了呢!!

    “原来吴师弟并不是在营地里练和转职的。”卡洛斯点点头。

    一般来说,我的联盟长老身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自己是根正苗红的从营地里走出来的冒险者,我不说,别人很难想象阿卡拉她们会让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生冒险者坐上这个重要的位置,不过这种大胆任用,或许也从侧面证明了阿卡拉她们的眼光是雪亮雪亮的吧,嗯嗯。

    “真想看看你那位老师,能发掘到你这种怪物,肯定是非同凡响吧。很有可能是不知名的准四翼,甚至说不定是四翼高手”

    卡洛斯露出仰慕的神色,学生是怪物的话,老师很自然也会被人联想到更加妖孽般的存在,他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出奇,只是”

    咦咦?

    我还有老师这样的设定吗?

    哦,对了,当初初来乍到暗黑大陆的时候,我的确是这样和阿卡拉她们解释的,只是时间隔的太久了。而且当上这个联盟长老以后。也再没有人敢肥着胆子问我是从哪个山寨来的土大王名字为什么那么古怪之类的失礼问题。所以连我自个都忘记了还有这种设定。于是,在卡洛斯他们奇怪的目光中。某人自顾自的歪头疑惑着,然后又自顾自的嗯嗯点起了头。

    “总而言之,想要真正的掌握弓术,并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在练营里学到的也只不过是沧海一栗而已。”

    作为四人之中的弓术权威的莎尔娜姐姐都这样说了,大概自己是没什么希望了。

    我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而且,我不认为,就算能找准准头,这一招就会有多好用。”看了我一眼,莎尔娜姐姐继续说道。

    “因为,地狱能量炮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很容易躲闪。”

    “没错,这的确是个问题。”

    卡洛斯神色严峻的跟着附和道。

    地狱能量炮所蕴含的能量,要比血熊能量炮稳定许多,所以无法向血熊能量炮那样,直接从嘴里喷射出去。而是凝聚成一团,再由施术者扔出去,这种方式利弊都有。

    坏处就是速度慢,无论自己的力气再怎么大,扔出去的地狱能量炮。始终比不出通过能量爆发激射的血熊能量炮速度来的快,就像武材高手的弹指神通六脉神剑什么的。速度再快也比不过普通人手上手枪的子弹,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就是这么个道理。

    还有准头,如果把血熊能量炮比喻成手枪子弹的话,那么地狱能量炮就是一把飞刀,想要命中的话。后者所需的技术含量要比前者高许多。

    这些缺点摆在台面,无论地狱能量炮的威力有多大,威胁性也不高。西雅图克刚才老神在在的让我对准他扔,除了我的准头以外,也是算准了地狱能量炮的速度,就算不小心被我扔中了,他也有信心可以躲开。

    至于好处,就是自由度更高。地狱能量炮的稳定性,为今后的各种变化和衍生创造了可能性,从长远的角度来说,这种方式却是利大于弊。

    但问题是,我,现在,就是一名没有丝毫技术含量的弓术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