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五十四章 同样是熊,待遇不同!
    第八百五十四章同样是熊,待遇不同!

    “一起上呀,笨蛋,一个队伍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莎尔娜!!”

    在人群后面,西雅图克拼命煽动着,想让大家一起上,这样或许还有一点胜利的可能'性',可是任凭他三寸不烂之舌,也没有任何作用。

    让一整队冒险者去单挑一只玩偶熊(莎尔娜),说出去已经够没面子了,若是一起上的话,纵使赢了又如何?输了更是丢人,冒险者们也不是一群热血笨蛋。

    “可恶,这里是没希望了!!”

    西雅图克见事不可为,再煽动下去,可能冒险者就要反应过来,将矛头转向他身上了,他只能悻悻然的从人群里退出来,啐一口道。

    “我说已经够了吧。”

    被西雅图克强行拉出来的卡洛斯无奈叹了一口气,不过想想,他到也觉得无论如何也总比呆在旅馆和阿'露'卡琪一起要好,因此才半推半就的跟在西雅图克屁股后面。

    “哼,莎尔娜这边没什么办法,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她是个油盐不进的硬角'色'。”

    西雅图克'摸'着下巴,狰狞的大脸上嘴巴大大裂开,'露'出一口雪亮牙齿。

    “所以,我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吴师弟,莎尔娜这边只不过是热热身罢了。”

    “你可不要玩的太过分才好,到时候她们姐弟两个一起对付你,可别怪我不帮忙。”

    卡洛斯在一旁好心劝诫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我有分寸的,哇哈哈哈~~~”

    西雅图克双手抱着胸口,一副我做事你放心的自信满满模样大笑起来。

    “就因为是你我才不放心呀。”

    卡洛斯叹息一声,然后跟着西雅图克后面,人影一闪,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了汹涌的人群之中。

    “快了,吴师弟应该就在这附近。”

    迎风立于一栋欧式风格石料建筑的屋顶尖端上,西雅图克四处张望起来,不用说,打扮成那副模样,肯定能招来无数群众围观,只要往人群突兀的集中点找就行了。

    “你打算怎么办?”

    卡洛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还没有主意,看看吴师弟那边的情况再说吧。”

    西雅图克一边张望一边随口应道,然后眼睛一亮,找到了!!

    ……

    “妈妈,快看,是熊,是布偶熊。”

    “……”

    刚刚出了旅馆街道没多远,来到人群较为密集的广场上,立刻就有稚气的声音响起,然后遭到了数百双惨无人道的目光围观。

    “嘎姆~~”

    去去去,小屁孩,看什么看,知道我是谁吗?联盟长老,大陆双子星之一,领域级高手,最重要的是我是!即将用歌声拯救宇宙的救世主!!

    知道了吗?懂了吗?你看看我这领域级的锋利爪子!

    大掌一伸,将掌心那一小撮白'色'绒'毛'对着那些小'毛'孩,'露'出一个狰狞(?)微笑,眼睛里闪过残忍(?)的目光,然后噔一声,宛如刺客手中神出鬼没的匕首(?)一般,从里面猛地弹出一根利爪。

    很好,已经在瑟瑟发抖了吗?还没完呢,你们再看看我这领域级的獠牙,怎么样?一眼看去,是不是会产生一种我靠,这不是那只发光体幽灵特产的一口咬下去连宝石都为之粉碎的无坚不摧无所不能雪白锋利牙好胃口就好吃饭倍香身体倍棒的传说中的杀人牙?!

    最后,就是我这犀利的目光了,你们看看,仔细的盯一会,是不是已经看到修罗地狱的血型场面,是不是已经吓的屁滚'尿'流,躲回妈妈怀抱里痛哭去了呢?哼哼~

    “嘎姆~~~!!”

    我盯!!

    很好,有勇气,竟然能够和我的凶残目光对视五秒时间,这些小家伙,将来的成就很有可能会不下于卡洛斯他们。

    但是,还能再持续10秒吗?那样的话,你们将会成为下一代的大陆双子星。

    滴答滴答……

    一分钟过去了……

    “……”

    奇……奇怪了,难道眼前这群还拖着鼻涕的小屁孩,在未来若干年以后,会成为拯救暗黑大陆的主角,救世主队伍?!!

    难……难道说,我存在的意义,就是等他们出现,然后在不久的将来,为了拯救这群小屁孩很恶俗很龙套的牺牲了自己,这群小屁孩有感于被誉为最有希望领导暗黑大陆打败地狱势力的伟大的联盟长老,竟然为了挽救他们这些平民孩子而牺牲自己,纷纷立誓继承我的遗志,踏上救世主的道路,途中发生诸多狗血的恩怨情仇爱恨纠缠,描述了一个忠诚与背叛,勇气和阴谋,自私和大义的感人故事,最终推翻地狱势力,成为传说之中的n勇者,雕像被竖立在每一个国家的皇城广场中心,受无数人敬仰?!!

    咳咳,脑补太多了混蛋!!

    “妈妈妈妈~~”

    一个小屁孩终于有了反应,伸出小手拉了拉站在她旁边的'妇'女的衣服。

    哼,终于开始害怕了吗?没什么好丢脸的,你该为自己能坚持那么久而感到自豪。

    “那头玩偶熊,好像一直在盯着我们看。”

    小女孩擦了一把鼻涕,目光里逐渐闪烁着一股兴奋的光芒。

    “它一定是很想和我们一起玩吧。”

    完全~~误会了呀混蛋!!!!!!!!!!

    我在心里一把掀飞茶桌,喷火咆哮着。

    “妈妈,我也要玩,要和布偶一起玩。”

    听到女孩的话,其他小屁孩也跟着拉扯妈妈的衣服,撒娇道。

    “……”

    哼,算了,这些小屁孩年纪小,感受不到我的强大气息,也没办法,但是这些母亲,她们母'性'的本能应该会察觉到……

    “好吧,只需玩一会,可不要太欺负那只熊哦。”

    察觉到强烈的危险才对……

    “……”

    混蛋!!错了呀混蛋!!这时候你们不是应该发挥自己的母'性'本能,然后出现以下的对话。

    【‘快看,妈妈,是熊!!’

    路边传来孩子天真喜悦的声音。

    ‘快走,别看。’

    母'性'的本能察觉到了危险,妈妈拉着孩子迅速离开了。】

    不是应该出现这样的对话才对吗混蛋!!你们的母'性'本能呢?亲手将孩子往火坑里推真的没问题吗?你们是续母,是这些孩子的续母,一定是这样没错吧混蛋!!

    “哇哇,是大熊,好大的熊!!”

    “妮丝,你是笨蛋吗?里面肯定有人,穿着熊外套呢。”

    一个大一点的男孩,昂首挺胸,做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教训对方道。

    “不对,明明就是大熊,是吧,熊哥哥?还是熊姐姐?”

    小女孩抬起头,用闪亮的大眼睛看着我。

    “……”

    熊你妹!!

    “熊,是熊诶,好柔软……”

    “嘎姆~~”

    喂喂,小屁孩,你想干什么?想用哥哥擦过鼻涕的那只手干什么?别抓过来呀混蛋!至少给我先去洗个手呀混蛋!知道我是谁吗?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有多危险吗混蛋!!

    “还会叫呢。”

    听到我威胁'性'的怒吼,一个小屁孩小手一指,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地叹道。

    叫了,刚刚一开始就已经叫了,给我认真听不要现在才'露'出大惊小怪的表情呀混蛋!!

    好可爱,熊大人,再叫几声好不好~~

    不好,一点都不好,给我走开,别给你们三分颜'色'就顺杆往上爬,混蛋,住手呀喂,别顺着的我的胳膊爬呀,我的胳膊不是梯子,我的肩膀不是滑梯呀混蛋!!

    “里面真的躲着人吗?”有个小屁孩在背后发生求知欲旺盛的惊叹。

    “拉链呢,拉链在哪里?”

    没有那样的设定,都说没有那样的设定了,你这小子和西雅图克是一样的智商吗混蛋!!

    “一般来说应该在背后吧,我看看……”

    “嘎姆嘎姆~~”

    别扯我的发呀!!都说没有拉链,没有那样的设定了呀混蛋!!

    很快,我就就被十多个小屁孩围了起来,东拉西扯着,有几个调皮捣蛋的甚至爬到了肩膀上,连鼻子眼睛和耳朵都不放过,十多双小手肆无忌惮的'摸'来'摸'去。

    可……可恶,我可是真的要发火了,对面那些恶毒的续母,如果还要你们孩子的'性'命的话,就叫他们快停下来吧。

    “玩的真开心呢。”

    “是呀,那只熊好像也很开心的样子。”

    “难道是联盟的注意,真是太感谢了,这种时候了还处处为我们平民考虑,如果我家的孩子能有出息,我一定让他去当冒险者,哪怕是一名士兵也好,要知恩图报……”

    类似这些主'妇'对话,在对面的母亲大军里进行着,丝毫不把我的怒火放在眼里。

    “……”

    好吧,我知道了,我就是一个没有【一丁点】高手气质的家伙就是了。

    ……

    “……”

    站在街道旁边的屋顶上,西雅图克看着广场下面发生的一切,直到那头受欢迎的布偶熊,被数十个小孩拉扯着,无力的以otz姿势跪倒在地,背影越发的苍白和渺小。

    “看来……好像不用我出手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西雅图克说道,表情有些微妙,目的虽然达到了,但是这种凭空得来的成功让他有觉得有点空虚……还有一丝丝怜悯。

    “幸好我妈生了我这张脸。”

    西雅图克'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他也不是丑,就是老狰狞着一张脸,像是见了谁都想要过上几招,打打架杀杀人的模样,鬼见了都要抖上三分,更别说那些小孩了,基本上,西雅图克出现的地方,方圆千米之内是不存在小孩的。

    以前还不觉得什么,现在,眼看那头可怜的布偶熊陷入数十个孩子的包围之中,挣扎不得,西雅图克到是庆幸起来了。

    “要去帮帮忙吗?”

    卡洛斯有些犹豫,只要西雅图克跳下去广场去的话,凭他的模样,保管效果拔群。

    “帮忙就算了,还是看看我们领域级的联盟长老大人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难吧,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那以后联盟由他领导,还真是前路多劫呀,啧啧~~”

    西雅图克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忍笑继续看下去。

    “你这样说也不是没道理。”

    虽然明知道西雅图克是在找借口,不过卡洛斯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也就静下心来,和西雅图克一起加入了围观行列。

    “暖暖的,好像真的一样。”一个小屁孩拼命用脸蛋在上面蹭起来

    “……”

    “爪子,爪子诶,你们看,这是熊爪子。”一个小屁孩拨开掌心肉垫上的白'色'绒'毛',指着隐藏在里面的爪子说道。

    “……”

    “真的会呼吸,我说这头熊该不会是真的吧。”一个小屁孩捏着熊鼻子,感觉到上面的呼吸,顿时好奇心大盛。

    “……”

    “拉链……拉链……”一直认为里面藏着人的小屁孩,继续在背后找着链口子。

    “……”

    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们也给我适可而止吧。

    “嘎姆~~!!”

    大叫一声,我将爬在身上小屁孩全部挣脱。

    “哇~~,大熊生气了。”

    小屁孩们连忙一哄而散,躲在妈妈后面,探出脑袋来,还不忘记朝我做一个鬼脸,一点儿都不怕的样子。

    “……”

    这种时候,还真是怀念血熊变身呀,换成那副行头的话,别说这些小孩,就连冒险者都不敢轻易靠近。

    “抱歉了,这位……熊……熊大人?”

    那些母亲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才好,犹豫了好久,才从嘴里蹦出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熊大人。

    名字什么都好,快点管好你们的小屁孩,不然我真的要发火了。

    考虑到在地上面写字的话,或许会被当成耍杂技被更多人围观,我只能忍着,嘎姆嘎姆的朝她们叫了几声。

    “真的是十分抱歉,我们家的小孩没大没小,冒犯了您。”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愤愤,这些面'露'和蔼诚恳的母亲们行了一礼,有些彷徨的道歉起来。

    “嘎姆~嘎姆~”

    见她们惶恐的样子,我到是不好意思起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这些小屁孩太嚣张了,完全不将我放在眼里。

    点点头,转身,迈开步伐……

    扯住……扯住……

    回过头,数个小孩在后面扯着熊尾巴,抬起头看着我,希冀的目光闪闪发亮。

    “……”

    这些小家伙,难道听不懂人……不,是听不懂熊话吗?

    “真的不能留下来吗?”

    其中一个小女孩,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目光充满了不舍和渴望。

    “真是的,你们这些孩子,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

    几位母亲连忙跑上来,一边向我道歉着,将各自的孩子拉扯回去。

    “呜呜~~,人家真的很喜欢熊大人,很想和熊大人一起玩嘛~~”

    几个孩子伤心的哭着,俗话说孩子的哭声会传染,片刻之间,其他十多个小孩也跟着抽泣起来,那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紧紧盯过来。

    “……”

    抬到半空的脚步,突然像是被锁链拉扯住一般,再也无法向前挪开一分。

    可恶呀,别用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盯着我呀混蛋,而且竟然还是叠加攻击,你们可要知道,我可是堂堂的领域级高手,怎么可能被区区十几双目光击败,我可是联盟长老,很忙的,怎么能将宝贵的时间花在你们这些小屁孩身上呢?!!

    “叽~~~~~~~~~~~~~~”

    “…………”

    我受不了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

    我是一头熊!

    心里流着血泪,我回过身,默默用爪子在地上写道。

    是的,我就是一头笨熊,明明可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明明可以……明明可以……哦啊啊啊啊!!

    内心无限磕墙中。

    所以,一起来玩吧!

    仿佛用干最后一滴血泪,在地上写完这句话,下一刻,我已经被欢呼声所淹没。

    “熊大人万岁!!”

    “熊大人还会写字,这是杂技吗?太厉害了~~”

    果然还是被当成杂技表演了么混蛋!!

    ……

    “这个……内心多少有点罪恶感。”

    看着广场下面一幕,察觉到旁边卡洛斯瞪过来的不善目光,西雅图克'摸'着光溜溜的脑袋,讪笑道。

    卡洛斯继续瞪着对方。

    “这个……哈哈……啊哈哈哈……”

    平时嘴皮子利索之极的西雅图克,现在却无言以对,只能打着哈哈。

    “啊,卡洁儿!!”

    他突然指着卡洛斯的身后惊呼道。

    出于女儿控的本能,卡洛斯想都没想就以要扭断脖子的速度猛地回过头去,看到空空如也的后方以后,方知受骗,此刻西雅图克站着的位置已经是人去楼空。

    ……

    第三边……

    西'露'丝和艾柯'露'正在大街上四处闲逛着,身后跟着两大保镖里肯和汉斯。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们会成为她们的跟班?”

    里肯'摸'了'摸'整齐的白胡子,对突然出现这样的设定感到十分疑'惑'。

    “废话,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我们是在当保镖呀,保镖呀混蛋,难道你忍心看见这么可爱的双胞胎独自走在大街上,遇到什么危险吗?”

    汉斯毫不犹豫的吐槽对方道。

    “也对……”

    里肯一时被汉斯理直气壮的发言给打蒙了,沉'吟'片刻之后才发现不对。

    “等等,为什么非得我们来保护吴凡老弟的女儿不可,再说,后面不是有许多保镖吗?根本就已经不需要我们才对吧。”

    汉巴格小队和肯德基小队曾经多次去旅馆里找某人,自然而然也就知道了眼前这对倾国倾城的双胞胎,是某人收养的一对女儿。

    “的确,起码有几十个,不愧是吴凡老弟,大手笔。”

    汉斯默默的感觉了一下,顿时发现了周围十分隐秘的站着数十名极为专业的护卫,在即使是冒险者也很难察觉到的情况下,他们不断跟着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步伐,无形之间形成一道天罗地网,任何人敢轻举妄动,他们都能在第一时间阻拦下来。

    “所以说我们存在在这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立刻有些抓狂。

    “对了。”汉斯终于想起来了。

    “是比试,我们不是在比试吗?”

    里肯'露'出恍然的表情,拼命的点起了头。

    “西'露'丝,艾柯'露',你们还没说说,我和这家伙的手艺,究竟谁的比较好呢。”

    里肯仗着力气大,一把就将汉斯挤出去,凑在双胞胎面前,'露'出讨好的笑容。

    “里肯叔叔和汉斯叔叔的手艺那么好,让人难以决定呢,你说是吧,西'露'丝。”

    艾柯'露'困'惑'的轻握着西'露'丝的双手,掌心和掌心贴在一起,就宛如两颗互相辉映的双子星一般美丽。

    “艾柯'露',该怎么办?这么好吃的东西,只是吃一次,根本无法判断出来。”

    善良又爱哭的西'露'丝,在里肯和汉斯的期待目光注视下,一脸歉意的低下头,声音里已经带上一丝哭腔。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可以再做一次,多少次都行!!”

    里肯和汉斯宛如向公主宣誓效忠的骑士一般,异口同声的大声保证道。

    西'露'丝:“可是里肯叔叔和汉斯叔叔的汉堡包和炸鸡腿,实在是太好吃了。”

    艾柯'露':“西'露'丝和艾柯'露'刚刚吃的很饱很饱,现在已经吃不下了。”

    西'露'丝:“爸爸说(和)女孩逛街是最消耗体力的事情。”

    艾柯'露':“所以西'露'丝和艾柯'露'才出来走走。”

    西'露'丝:“果然给里肯叔叔和汉斯叔叔添麻烦了吗?呜~~”

    说完之后,乌黑大眼睛里闪烁着楚楚动人泪光的双胞胎,互相依靠相拥着,仿佛在为自己的任'性'而忏悔的轻轻抽泣起来,那怯生生的乖巧懂事模样,绝对能无视年龄'性'别种族的秒杀任何目标。

    “没有的事,陪西'露'丝和艾柯'露'一起逛街,我们也很高兴!!”

    里肯和汉斯一个立正,行着骑士礼,继续异口同声的扮演着被感动的对象。

    “真的?”

    西'露'丝抬起闪闪发亮的黑宝石眼眸。

    “真的不会以为西'露'丝和艾柯'露',只是为了能再吃到里肯叔叔和汉斯叔叔好吃的汉堡包和炸鸡腿,才提出这么任'性'的要求?”

    “西'露'丝西'露'丝,怎么办?说不定这是真的,我们只是为了吃到里肯叔叔和汉斯叔叔的汉堡包和炸鸡腿,才提出这种无礼的要求。”

    一旁的艾柯'露''露'出彷徨的表情。

    “难道西'露'丝和艾柯'露'是坏女孩?”西'露'丝蓄满了泪光的纯真双眸里,眼看就要流下泪水。

    “呜呜~~,怎么办?西'露'丝和艾柯'露'是坏女孩,爸爸会不要我们的。”

    艾柯'露'的眼睛也湿润起来,眼看就要山洪暴发。

    这是……这是……

    这是多么讨人喜欢的女孩呀!!!!

    最先流下泪水的是里肯和汉斯。

    天真,纯洁,美丽,乖巧,懂事,似乎将世间一切的赞美词用在她们身上都不过分,简直就宛如不应该存在于这个污秽的世界的圣洁女神一般。

    然而,这对双子女神一般的双胞胎,如今……如今却为了吃到自己做的汉堡包(炸鸡腿),而撒下美丽的谎言,无论是不是真的,这一刻的里肯和汉斯,都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完成了一生之中最重要的里程碑,不禁激动的泪流满面。

    “放心吧,一切都是我们自愿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一点儿也没有错,无论我们两个小公主想吃多少,我和汉斯都乐意效劳,从今以后,我们两个就是最尊贵的公主殿下的专职厨师了。”

    汉斯和里肯擦着泪水,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真的不怪我们?”

    西'露'丝和艾柯'露'还带着泪光的脸蛋,'露'出让太阳也为之黯然的灿烂笑颜,那梨花带雨的绝'色'颜姿,就宛如雨后初晴的两朵洁白无瑕的百合花一般展'露'出让天使也为之惊叹的纯洁美丽风情。

    重新恢复元气的一对双胞胎,后面跟着已经从原来的保护者沦落到御用厨师的里肯和汉斯,继续在大街上闲逛着。

    “艾柯'露'艾柯'露',你看这颗石头,送给维拉丝妈妈怎么样?”

    西'露'丝在路边一个小摊子停下,这里卖的是从戈壁或是海滩里捡到的各种奇异或者漂亮的舌头,或是贝壳珊瑚之类的,或是天然的,或是雕刻而成,对于鲁高因居民来说不是什么稀罕货'色',但是其他地方的人,却十分喜欢这种十分具有特'色'的小礼物。

    “嗯嗯,很合适哦,维拉丝妈妈收到这样的礼物,会高兴吗?”

    艾柯'露'看着西'露'丝指的一刻散发着温玉般光泽的鹅卵石,高兴的点头说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很快就拍板下来要买,可是掏钱的时候,却'露'出为难和犹豫的表情。

    “怎么了?西'露'丝,艾柯'露',忘记带钱了?”

    已然化身为最合格的守护骑士,时刻关注着两个人动静的汉斯和里肯,立刻上前关心的问道。

    “不是的……”

    西'露'丝和艾柯'露'叹息一声,轻轻摇起了头。

    “难道说是吴凡老弟没有给你们钱?”

    想到这里,里肯和汉斯顿时同仇敌忾起来,多可爱的女儿呀,那个家伙竟然舍得这样对待,实在是岂有此理。

    “不……不是的……”

    西'露'丝和艾柯'露'连忙摇着头,她们可不希望别人误会她们最喜欢的爸爸。

    两人轻轻抚'摸'着手上的戒指,这是法拉做的,对于这一对整个罗格营地人见人爱的小天使,就连吝啬如法拉这种家伙,也舍得将自己的东西笑着送给她们。

    不过,对于尚未转职的两个小天使来说,她们能用的东西实在不多,这两个戒指只是提供一个小的可怜储存空间,放点贵重物品而已,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储物戒指。

    手轻轻一翻,西'露'丝和艾柯'露'各自的掌心上已经出现了几枚宝石,一共三颗完整级的,两颗无瑕疵级的,璀璨的光芒差点照瞎了里肯和汉斯的狗眼。

    “能找回吗?”

    西'露'丝和艾柯'露'将手中的宝石递向呆滞状的摊主,问道

    这死暴发户!!

    刚刚还在骂某人吝啬,亏待女儿的里肯和汉斯,现在好不容易忍着,没有当着对方两个女儿面前骂出这句话。

    总之,最后还是里肯和汉斯付了那仅值半个金币的石头,双胞胎手上那几颗宝石,就算将整条街的东西全部买下来,再将所有摊主身上的钱全部集合起来,也找不回。

    “前面有个广场,去那休息一会吧。”

    里肯指了指前方街道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