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 一物降一物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黑,我们都没想到,在酒吧里一阵闲聊打闹,竟然已经过了一天。“我们的旅馆在这边,吴老弟你呢?。

    出来酒吧,里肯他们指指左边岔路口道。

    “正好,我也顺路

    闻言,一行十三人披着景色微暗的晚空,行走在已然路人寂寥的石路上,沙漠晚风早一玄便开始了呼呼咆哮,凭空给这条空旷大道上添了一丝凄清的色调。

    “没想到已经那么晚了,吴老弟那么晚回去,该不会被妻子罚跪洗衣板吧。”

    汉斯想起一个十分古老和冷的笑话,不由开口调笑道。

    “哈?怎么可能?算了,和你这种光棍说了也不会”呃,懂”懂的

    本来是想给汉斯回击那么一平下,结果话说到后头,我的脑袋和额头上已经开始嗖嗖冒出了冷汗,夜风一舌,只觉得从身凉到了心,从心又凉到了灵魂。

    玩的太开心了,貌似”自己忽略了一件事情的样子。

    那只被自己忽悠成功的小圣女,如果发现离开的话,后果会怎么样呢?光是这么想一想,我浑身就打起了颤,尤其是额头,用手擦擦额头,上面一片湿凉粘稠,心里一惊,连忙放下来一瞧,才松口气还好,原来不是被咬出来的血呀。

    只是,”离那一刻来临,还会远吗?

    虽说宅男的谏言是忘记下一秒要发生的事情,但是如果当有一把刀挂在你脖子上,锋利的刀口对着你,你总不能还淡定的忘记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吧。

    “怎么,被我说中了?哇哈哈哈哈哈”

    见我说到最后的语气,突然之间压低和心虚起来,汉斯显然也没有的料到自己随口胡来的一句,竟然能获得如此上佳的效果,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才不是,我不是那种人

    我抬起头,面对着大家怀疑的目光,不由冲口说道。

    “只是,,只是

    “只是。的沉吟了半响,我突然两眼汪汪的看向众人。

    “咳咳”谁能借张床给我用用,拜托了,现在回去的话我会被杀的,”

    在尊严和生命之间,我坚定毅然、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选择了后者,难怪别人都说节操总比贞操丢的快,这句话现在的我深以为然。

    “没,,没那么惨吧

    一时之间,众人被我悲惨的模样给吓了一跳,乃至忘了吐槽。

    “会死的,绝对会死的,就算不会死,智商也会被咬掉的

    “被被咬掉?什么意思,吴老弟你到是好好说明呀。”

    这些家伙一头雾水的愣了起来。

    “太,,太迟了

    我目光愣愣的看着道路尽头,两腿发软。

    “咦?。

    追随着我的目光,其他人也望了过去。

    “没什么呀,,等等

    眼睛最尖的德丝德娜姐妹,还有阿琉斯和格里斯。突然隐约发现,在那被夜色和寒风所笼罩的道路尽头,突然出现了一点比针孔还要小的不,如果不是四人对自己的眼力有自信,她们或许还以为只是错觉呢。

    就是不到半秒的时间,里肯和汉斯他们也相续发现因为,那道自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甚至让这些人产生一种这是不是流星在朝他们冲过来的错觉。

    不,那点白光并不是流星,而是,而是,

    一瞬间,时间似乎变得慢起来,每个人都用着放慢滑稽的动作,表现着自己脸色的逐渐丰富多彩,同时身体缓慢的移动,向两边散开,片宏之后,路中央只剩下我一个人。

    “咦?咦咦咦?!!!”。

    我就像大难临头而被抱起的伤者一般,孤零零的站在路中间,看着昔日把臂共肩,同生共死的战友,带着无情嘴脸将自己抛弃。

    “小凡。

    带着幸福和,爱意,满满的呼唤声,那道白点在眨眼之间已经变得一道巨大的冲击波,在眼前无限放大,直至将整个视线淹没,除了白光,什么也看不见。

    恍惚间,天空上面仿佛传来了激昂的交响曲,仿佛数百万女性天使在放声高歌着《哈利路亚》合唱曲中最快,最漏*点那一段”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咚!!”

    所有的交响曲,耳边充斥着哈利路亚也完全消失,只剩下耳边呼呼的倒退风声,还有从腹部传来的,仿佛肚骄被硬生生钻了开来的剧烈疼痛。

    在那一刹那间,我想过卸力,是的,这对一个冒险者来说,并不是难以做到的事情,但是,同时也在碰撞的一瞬间,一双纤细小手伸出,牢牢的将自己腰部箍住,

    幽灵体大炮”果然名不虚传,我”败了!!

    就像所有被主角打败的龙套一样,我心中闪过这段台词,然后两眼一翻,失去了知觉。

    在汉斯他们的视角中,只见一道白光,刮沁:台风,从街道正中央像闪电般从他们身边擦讨,强瓦圳洲心让他们微微眯上眼睛,然后,就看到了站在路中央,闪也不是,不闪也不是而在痛苦挣扎愣愣发呆的可怜身影,和白光漏*点,碰撞。

    “咚!”。

    伟大的联盟长老,堂堂的领域级高手,名震大陆的双子星之一。同时也是号称史上最没有存在感的斗篷男,就像被一头高速翱翔的巨龙撞上般。在强大的冲力作用下,脚尖离地,高高飞上半空。足足在空中滑翔了数百米之远。

    然后,和白光一起,滚落在地,啪啪不断在坚硬的地板上打着水漂,不知道是倒霉还是什么的。每次擦地的时候,都是白光在上。黑影在下。

    足足擦地十多次,又飞出了数百米之远。

    最后,冲力终于被化解大部分。抱成一团的白光与黑影,在地上不断打着滚,滚啊滚,滚啊滚。又滚出了几十米才停下来。

    他们突然发现,两人停下来的地方,恰好是刚刚大家一起从里面走出来的酒吧门口,也就是说,这段路某人白走了。

    从激昂的来势。到激烈的碰撞,再到漏*点的飞起,最后一切重归于寂静,十二人傻傻的站着,都不知道这一匆。开头第一句话,究竟该说什么才好。

    这已经完个超越了他们的理解能力。

    忽然,对面有了动静,白光动了一了,似乎在下面垫底的黑影怀里不断蹭着,然后,站了起来,诡异的微微飘起,然后俯下身去,将地上仍然一动不动的黑影,单手提了起来。

    “兰哼哼哼

    哼着即使很随意在哼也会让人感觉到圣洁和优美的小调小幽灵提着手中的尸体。轻飘飘的,轻飘飘的从目瞪口呆的肯德基和汉八格队身边经过,在众人目送中。化作一个光点,重新消失在街道尽头。

    如果不是某人已经离奇始终。这些人一定还会以为,刚刚只是一场梦。

    “我的老天,我刚才看到什么了?”

    巴尔不可置信的摇起了头,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

    比如说就好像一头巨龙。在城市里施虐,眨眼间就毁掉了半个城市。屠杀了三分之二的平民。那些所谓的战士勇士英雄狗熊,都没能挨过一招,就成了巨龙口中的零食。

    突然,血光一闪,刚刚还仰天咆哮,洋洋自得的巨龙,身首分家,没了头的尸体无力瘫倒在地,鲜血很快汇集成一个小潭。

    然后,那些在巨龙抓中闭目等死的人。很无语的发现,一个纤细柔软的少女,正提着是她身体百倍大小的龙头,哼着不成曲的优美调,仿佛只是踩死了一只蚂蚁般。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离去。

    强大的落差,巴尔,或许还有其他人。内心的震撼感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大名鼎鼎的领域级高手,为名赫赫的联盟大长老,就这样,被一个,奇怪的发光体少女干掉了。

    “一物降一物。这话果然没错

    许久。巫师基拉才冷静下来,冷静的开始吐槽。

    “网刚才那个是那个难道就是吴老弟的妻子?。

    “应应该没错了,吴老弟不是说那天散发出神圣光芒的人。是他的妻子吗?刚才那个,少女,身上不是有着浓烈的神圣气息吗?。

    汉斯和里肯你一句我一句的愣愣说道,然后突然以0像的姿势跪倒在地。

    “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没有结婚真好

    两个惺惺惜惺惺的大男人抬起头,泪眼汪汪的对视一眼,突然抱在一起高呼起来。

    “光棍万岁!”。“那个我们以后还能见到吴老弟吗?”

    巴尔到是难得的正常一回。替某人担心道。

    “不过”

    重新站起来的里肯,凝重的和巴尔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肯定的目光。

    “果然是这样

    里肯低声说道。

    “怎么样,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基拉和汉斯不解问道。

    “吴老弟的妻子,刚刚那个身体发光的奇怪少女,究竟是什么职业?。

    里肯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和巴尔一起。目光苦笑着看向众人。

    “刚刚在她吴老弟的妻子出现那一发,我们两个又感受到了战斗结束前一天的那股悸动,对她竟然生不起一丝质疑之心,恐怕就是她拿着武器向我们刺过来,大概。

    两人苦笑着耸耸肩膀。

    “就是这种感觉

    该不会是上一辈子你们两个是吴老弟那位妻子的仆人吧,基拉恶意的猜测道。

    “去去去。你才上辈子呢。你全家都是上辈子。”

    巴尔和里肯大怒,纷纷朝基拉踢出制裁之脚。

    “总之。有时间向吴老弟确认一下吧。除了感觉怪怪的,我想也没什么坏处

    里肯乐观的朝大家挥了挥手。

    “走,回旅馆睡觉去,困死我了。”

    自此之后,汉巴格小队和肯德基小队。又是长久没有见到下落不明的某长老,第一天,里肯嘴里唠叨着,到了第二天,汉斯嘴里又唠叨着,直到到了第三天就没有见着。再到第四天,也没再唠叨了。

    他们怕品,认为那个可敬的长老的确化作了流※

    “哈欠!!”

    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我揉着发麻的鼻子。

    “谁,究竟是谁在背后诅咒我。”

    “终于完成了!!”

    旁边的小幽灵突地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羽毛笔愤愤一折,然后上蹿下跳,飞来飞去,忽高忽,低活像一只不断弹跳的发光小袋鼠。

    “太好了,耶!!”

    我兴奋的眨眯着眼睛,和小幽灵对拍了一掌,以示庆祝。

    不容易呀,自那以后,加恩老匹夫又拿来一大叠的批示文件,差点没将我们两个活活压死,终于,在苦战了一个星期之后,终于从这片已然成了我们的白色噩梦的文件海之中脱离出来。

    “那个

    好不容易等小幽灵的兴奋劲过去了,我高举起手,恭敬的向圣女大人提出请求。

    “那个”尊敬的圣女大人,竟然已经完成了,那是否能将小的身上的锁链解开?”

    说着,我低下头,活动一下脖子,顿时响起清脆的金属声音,这是将自己的脖子和旁边的梁柱连着一起的锁链所发出。

    再看看脚上,几乎将一双脚裸牢牢绑在一起,让自己连站起来都困难的脚砖小心翼翼的问道。

    摸摸头顶,上面还隐隐作疼,我不禁想起了一个星期前那个风雨交加,雷电闪鸣的黑夜,在这个小房子里所发生的惨绝人寰的虐待,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幸好,到了最后,我们仁慈可爱的圣女殿下,终究是狠不下心来,在气呼呼的看着我独自一人孤军泣血的在文件海中奋战了一个上午之后,到了下午,终于是用着十分十分傲娇的借口,并且报复性的将我栓住,然后再次投入战斗之中。

    所谓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经过整整七天奋斗,刨妆原本带给我们绝望的文件海,终于被处理完毕。

    “哼,都是小凡你不好,明明是你的工作,却推给我一个人自己跑去玩乐。

    仁慈的圣女殿下一边解开项链和脚镝,一边犹有余愤的嘀咕道。

    “是我不对,我不是道歉了么?”

    活动一下手脚,我将娇柔可爱的小圣女搂入怀中,低头吻着她那甜美的娇唇,含糊道。

    可惜,还没得我们来得及温存,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进来的是卡洛斯,他看了小幽灵一眼,透露出迟疑,脚步有点呆滞,然后摇了摇头。

    “怎么了?”

    我好奇的问道,心中似乎又有点明了卡罗斯的反应。

    “没事,只不过,”

    他再次困惑的看了小幽灵一眼。

    “不过,是我的错觉吗?最近每次靠近爱丽丝的时候,我总是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卡洛斯摇着头说道。

    “喂喂,你当着她的丈夫我面前说这种话,不觉得很失礼吗?想对我的妻子干什么?”

    我暗暗偷笑,假装板着脸喝斥道。

    “是佣人!!”赖在怀里的小幽灵鼓着粉嫩脸蛋纠正道。

    “吴师弟,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卡洛斯显然不吃这一套,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和他的天使老相好安洁丽尔的感情,可以说是到了一种盲目信仰的地步,又怎么会为这种话所动摇。

    “你还真是不楼幽默。”

    我低估抱怨了一句,顿了顿,说道。

    “放心吧,并不是你一个人有这种感觉,详细情况我以后会和你解释。”

    “好吧。”

    卡洛斯点点头,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说了这次来的目的。

    “吴师弟,你的身体养好了吧。”

    “七七八八了吧。”

    我有些不大确信的说道。

    “那就好,加油吧,我们都很期待看到你的领域姿态呢。”

    卡洛斯仿佛看出来什么一般。鼓励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不再说什么,似乎也忘记掉了这次的目的般,调走干脆利落的走掉了。

    还真是瞒不过这个家伙呀,看着卡洛斯离去的身影,我苦笑着摇起了头。

    其实,身体的话,早在前两天就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

    只是,对于那未知的领域变身,我并没有什么自信,不,与其说没自信,倒不如说是有一点点抗拒,害怕自己再次变成那时那只巨大恶魔。

    那一日,是乘着完全狂暴和燃烧生命的力量,强行突破瓶颈,而现在,却是缺乏自信甚至是抗拒,连者相比。优劣条件简直就是站在了两个极端上面,所以现在我实在是没有什么把握能将实力提升至领域。

    不过没关系,很快就会好了,因为自己身边,有不得不保护的人,所以不能逃避,只能前进,扫开一切阻挡在自己面前的障碍,不断前进。

    我将怀里抱着的小幽灵紧了紧,低下头,轻嗅着那幽香月发,心头一片安详……”

    疼讯开群嘲了……

    比:久违的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