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七章 女王的保护欲
    !”,。“对了,外面的战斗怎么样了?”

    第二天,也就是我被抬回来的第三天,被莎尔娜姐姐送来的食物几乎灌成个胖子的我,瘫坐在床上。在西雅图克的窃笑,和卡洛斯爱莫能助的耸肩中,这样问道。”还行吧。

    西雅图克咳嗽几声,嘀咕了一句让我更加陷入困惑的答案,反正对于这个家伙来说,估计外面的冒险者死大半了,他也还是会说一句还行吧。

    直接无视西雅图克的无责任答案。我将目光落到卡洛斯身上。

    “这个有点难说,总得来说。情况不能说算好,但是比起之前,大概”能好一点吧。”

    卡洛斯似乎也说不准现在的情况。语句含糊其辞,让我大翻白眼,说明个情况而已,至于那么复杂吗?

    不过,从两人嘴中你一句我一句的将这三天情况说完,我才知道,现在的战局的确其较微妙。

    事实上,这些怪物从半个多月前开始,就已经失去了督瑞尔的消息。原因就不用我多解释了吧。

    不知道是督瑞尔平时就很少露面还是其他之类的原因,庞大的怪物大军,一开始还能好好战斗下去,不过时间越是拖后,一直没有收到它们的。的命令,这些怪物心里也没底了。

    转折点就是我们四个”分别以一人之力逼退了五个城市的怪物大军。其中三个到霉的助《死在了我们手上,让这些怪物是既少了元帅。又失去了将军,情绪越发彷徨起来。

    然后,失去主心骨的怪物大军们。大概是感受到了沙漠夜晚温度的寒冷,不知道哪个天才怪物出的主意,五个城市的怪物竟然逐渐汇集到一起,聚集的地点当然就是西部王国的中心城市鲁高因。

    结果在我们四个出发的当天。其他四城就突然发现唉,压力怎么变小了,莫非是那些怪物被四位使者大人吓破了胆,决定撤退了?

    为此,他们还高兴了一整天,可是到了傍晚,鲁高因城突然传来消息,那里的怪物数量大增。战况吃紧,原来,离鲁高因城最近的荒地之城的怪物,在沙漠白天来了一个急行军,已经有二分之一和鲁高因方面的汇合在一起了。

    当然,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不明所以,最后还是高地之城的大队长。那个该死的美型变态贵族男夏亚,较为细心一点,最先捕捉到了怪物的行踪,派遣几个刺客和亚马逊分头跟踪之下,终于获得了这些消失掉的怪物的行踪,也解出了鲁高因的怪物大军激增之谜。

    当天晚上,西部王国三人组,加上一个卡洛斯连夜展开会议,别问我为什么莎尔娜姐姐和西雅图克没有参加,也别问我那个可怜的西部王国国王去哪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说。

    结论是显而易见的,最困难的日子我们已经按过去,没理由在这种时候才慌张,或者是向哈洛加斯请求支援,鲁高因城吃紧,也以为着其他城市相对有了宽裕,正好调派些人手过来,不过不能一口气调派过多。防止怪物突然反扑。卡洛斯曾建议乘着这些怪物大军分散,在半路上给它们来上一记狠的。不过最后还是被其他三个稳重派的负责人否决了。

    虽然大家都相信第二世界的怪物还没那么聪明,从一开始的慌张和彷徨就在做戏,为的就是等待这一刻反伏击,不过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还是保守为妙,毕竟怪物大局你损失得起,为妙冒险者可损失不起。

    而且鲁高因城身为西部王国主城。这里的城墙厚度和护城魔法阵都不是其他四城能够相比的,暂时还能挨一阵子。

    于是,从第二天凌晨开始,就接连有一波怪物大军赶到,这种趋势到今天为止也还在一直进行着,当然,城墙外面的怪物在增加,城里再的冒险者,通过向其他城市调派。也在增加。

    到了今天,另外四城的怪物大军基本上人走镂空,取而代之的是鲁高因城外聚集了近百万的庞大怪物大军,从城墙上一眼望去,这些庞大的数量竟然一直蔓延到天边的劲头,让人看之毛骨悚然。

    相对应的,整个西部王国的冒险者,除了少数负责其他四城保卫和恢复工作的士兵以外,也大多聚集在了这里,数量加起来也是十分很客观,估计有怪物数量的二十分之一左右。

    于是,称得上一场最后决战的僵持战开始了,面对外面的百万怪物大军,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姐姐这几个曾经一己之力逼退十多万怪物的伪领域高手,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自信是一回事,自大又是另外一回事,十多万和百万可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虽然冒险者这边的人数也同样增加了,与怪物之间的数量对比,和之前分城作战并没有太大变化,而且其他四城少遭受一些灾难,这的确是好事,但是,,

    但是,这也以为着战斗的强度增加。原本应付十几二十万怪物的城墙和护城魔法阵,还能有些宽裕,但是当面对百万怪物,“茁度徒然加强几倍以后,就变得笈炭可危起因此,眼下的情况相比之并。有利也有不利,似乎安全了一点,但再想一想,又觉得说不到比之前更加危险了,所以才有卡洛斯刚才一番含糊的回答。

    战局的剧烈变化,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一直以为,像之前的战斗。再持续个几天,我们几个再出手。干掉剩余几个小肋怪物大军就会乖乖退去,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异变。

    这样一来,想要在百万怪物之中,取那几只小比始的生命,无疑是痴人说梦话,就算是我现在的身体完全回复过来,以那未知的领域实力去尝试,都不可能做到,百万,这可是百万数量呀,一只怪物吐一口口水。都足够将任何领域高手淹死。

    除非”除非是变成那只巨大恶魔。那种可以让低于一定数值的攻击完全无效化的姿态,或许可以和这百万怪物玩玩。

    但是,乓种事情也只能在脑子里鼎一下而已,谁知道变成那副模样以后,就算成功击退了怪物大军。已经失去理智的自己会不会回过头将鲁高因城也一并拆了。

    想到变身巨大恶魔姿态的自己,很有可能会一鼓作气将鲁高因城也拆了,我不由叹一口气,多强大的实力呀,可惜现在还不受自己的支配。

    “别担心,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坏

    见我一副忧心仲仲的样子,卡洛斯到是误以为我在忧国忧民了,不由在一旁出言安慰道。

    “这些怪物就算抱成一团,也是处于彷徨状态,等多支持几天,鲁高因城久攻不下,督瑞尔也久久不现身,我敢保证它们一定会撤退

    “那到是好,现在最紧要的是防止督瑞尔复活,让这些怪物找到主心骨,所以赫拉迫克族古墓那边的严加防守,说起来,督瑞尔的分身是怎么穿过赫拉迪克族的防御魔法阵出来的?”

    我突然想到这茬,不由问道。

    第二世界的赫拉迪克族,在我们打通第一世界赫拉迫克族的通道后没多久,也被顺藤摸瓜重新找到。这一点我早就找到了,不过对于督瑞尔分身是如何穿过那条防线,我到是一点都搞不明白,要找到那条防线可是曾经将魔王阻挡在外呀。

    “不单是督瑞尔分身,你忘记了吗?那些血腹兽也是赫拉迪克古墓独有的怪物,也不是一并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吗?很有可能是怪物那边找到了什么办法,现在赫拉迪克法师也在大力检查。围困了他们千年之久的魔法阵,反到被一些怪物分身找到出入的方法,出现这种事情,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问题。早在莎尔娜将督瑞尔的尸体带回来。你就该问了吧卡洛斯无奈的看了我一眼。

    “哈哈,谁让我是凡人级的智商呢?”我打了个哈哈。

    “就算是普通人也”算了。现在最令人头疼的并不是怪物找到出入赫拉迪克族魔法阵的办、法,也不是城外的百万大军”你现在也该清楚吧。”

    “是啊,第三世界的怪物,究竟是如何被大量传送到这里,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大家都是寝食难安呀。”

    这个像万斤巨石一样压在头上的话题。仿佛瞬间抽干了我嘴巴上唾液。喉咙发干,声音也变得嘶哑起来。

    其实,怪物那边能够掌握世界之石辅助魔法件,这一点我们并不出奇。因为第三世界的世界之石,现在还落在三魔神手上,不过,那已经是一颗被破坏,再也无法修复和使用的残破世界之石,如果不是这样。第一第二世界早就沦陷了。

    近万年过去,就算三魔神和四魔王原本是魔法白痴,也能够从这颗损坏的世界之石上研究出点什么了。但问题是,就算它们知道了世界之石辅助魔法阵的原理,也缺乏传送的主体一世界之石呀!!

    如果不弄清楚那些怪物们是否已经研究出了代替世界之石的东西,或者是这种东西能不能量产,如果不弄懂这些,估计整个暗黑大陆的人都会陷入彷徨之中谁也不知道下一刻自己身边会不会出现一个巨大魔法阵,从里面涌出无数的强大怪物。

    “现在暂时还没收到其他区域大规模出现第三世界怪物的消息,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说不到这一次真的只是偶然。”

    沉闷的气氛持续了片刻,卡洛斯勉强一笑。

    “对,就算来了。也是有多产,杀多少西雅图克在一旁坐不住的插嘴说道,让我和卡洛斯又是翻了几个白眼。

    “暂时先将这些放到一边吧,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休息。回复实力,这样我们才能多一份助力。”

    卡洛斯拍拍我的肩膀,突然好奇的打量着我。

    “虽然我没有没有用过完全狂暴。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出来,但是好歹也知道一些东西,吴师弟,你的身体未免也太结实了吧。”

    “是吗?”

    我歪头想了想。或许的确能理解卡洛斯的惊讶,想当初在第一次完全狂暴,我可睡了好几天,一动都不能动,然后在维拉丝的搀扶下开始勉强外出,最后修养了一个月,才恢复过来,那已经算是恢复力

    而现在的情况”睡了两玉之后,我已经能躺起身子,而第三天,也就是现在,我有自信一个,人外出走走也没关系,哪怕是没有任何人搀扶。

    难道说”是自己的身体已经习惯完全狂暴的摧残,有了免疫力?常言道不在狂暴中习惯,就在狂暴中变态大雾,我现在可好,既习惯了,也变态了。

    开玩笑的,我可不会真这么傻的认为是这样,仅仅第二次完全狂暴就习惯了?你以为我是内裤外穿的家伙呀,出现这种状况,根据我的估计,,

    嗯,是升级了。

    莫名其妙的,从原本的四十二级三分之二经验,一口气窜上了现在的四十五级再有二分之一左右的经验,连升三级。

    我估计是埃芙利娜那家伙,在我昏迷过后,利用了我的身体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才会变成这样,这个先放在一边,横竖那家伙也不会告诉我事情真相。

    一般来说,每升一级都会状态回满,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能如此迅速回复,但是另我感叹不已的是。即使是一口气连升三级,自己也依然没能摆脱完全狂暴的虚弱后遗症。这足以说明完全狂暴的恐怖后遗症。也证明了我并没有习惯或是变态。

    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失落的说。总而言之,,

    “我去看看战局再说吧

    回过神,我已经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

    “你不是开玩笑吧。”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都傻了眼。

    虽然我现在的情况尚且良好。能走能跳,但是不客气说句话,随便来个什么怪物,都能将现在的我打趴下。

    “当然是真的,难道还有假。”

    想到做到,我一个鲤鱼翻身。从床上跳下,将铠甲穿上,从物品栏里取出铠甲的一瞬间,我被铠甲的重量给压了下去。

    看着我如同被倒翻过来的乌龟一般。躺费力的挪开压在身上的铠甲,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很是无良的裂开了嘴巴。

    “笑什么笑,还不快点帮我将铠甲搬开。”自觉颜面无光的我羞

    道。

    “就算不穿铠甲也没问题

    想了想,我随手取出一件皮甲穿上。还好自己有收藏的习惯,不然还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这种适合现在的自己的低级货色。

    活动了一下身体,皮甲虽然也有些重量,但是还没沉重到无法行动的地步,我也就欣然接受了,然后套低级货色,皮手套,重靴,扣带,帽子,除了戒指和项链以外,全身几乎换了个新,整一个刚刚从第一世界的罗格营地走出来的粉嫩新人打扮,加上没有丝毫高手气势,现在的我就算去冒充新人也绝对没问题。嗯嗯,难道这也是一种才能?

    “哟,很久没有见过这种打扮了,真怀念刚刚从营地走出来那时候呀

    西雅图克那张大嘴巴自然不会放过打击我的机会,就连卡洛斯的目光也有些椰愉,让我暗骂一声这两个混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无视两人的调戏,我将斗篷披上。这样一来也面前能找回一点使者大人的形象了,然后大手一挥,率先踏出房门。

    “去哪?”

    刚刚出来,就和莎尔娜姐姐迎面相遇,她手中捧着的一大盘五颜六色。看起来似乎很有营养的东西,让我额头直冒冷汗,摸摸已经鼓胀到了极限的肚子,十分庆幸自己刚才的英明决定。

    “出去瞧瞧战况,不亲眼看一下的话,心里总是难安。”

    我这样回答道,莎尔娜姐姐闻言。并没有阻止我,让我大松了一口气,只是,,

    看着,强行将我拉到她的身边,几乎半搂着前行,而且身上散发着比日常还要强烈上几倍的杀气。一副敢靠近百米之内你们就死定了的莎尔娜姐姐,我陷入无语之中。

    “那个”姐姐,也不用那么戒备。这里应该不会出现危险才对

    我抬起头,用几近哀求的语气道。这种像母鸡保护小鸡一样的架势,实在是让洒家情何以堪呀。

    “那可不行,你现在身体那么虚弱,随便一只怪物就能将你杀死,叫我怎么放心。”

    莎尔娜姐姐的语气,就像用钢铁铸成的一般,充满了强势的保护欲。根本不容我反驳。

    “可是现在没书物

    我望周围瞧瞧,除了那些轮班休息。网迎面走过来就像兔子见着狼一般远远的躲到百米开外去的冒险者之外,哪还有什么活物?

    “没有怪物,有人。”

    莎尔娜姐姐看了那些冒险者一眼。原百米之外半躲半藏的将目光膘过来的冒险者,立刻化作鸟兽惊走,一时之间在周围形成一片生命气息的真空袋。

    可见在西部王国,幕尔娜女王的威势之强,一时无二。

    “他们有什么理由攻击我?”我顿时哭笑不得。

    “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为什么不能攻击你?”

    遵循丛林法则的女亚马逊,如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算了吧,想说服莎尔娜姐姐,我还早一百年呢,苦叹一声,我将恶狠狠的目光放到身后百米外一副事不关己的圣骑士和野蛮人组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