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生死一线间
    一片漆黑的世界,就仿佛处于胎儿状态般,不”或许仅仅剩下一团意识,在无边无际的灵魂之海中漂流。

    果然”将身体交给完全狂暴之后的血熊去胡闹,还是有点不放心呀,也不知道外面的战况怎么样,那具只剩毁灭之念的身体,是在横扫着怪物,还是依然被压制。

    按照我的估计,完全狂暴加上罪罚,应该足以让自己的实力提升至领域境界,但是卡洛斯也说了,只有达到世界之力,才能完全无视!势的作用,天知道自己达到领域级的势力,能不能对抗这万名沉沦魔的“势。

    再加上还有十二只伪领域级的沉沦魔巫师,兼之安达利尔的分身,老实说,怕归怕,但我并不怎么看好自己现在那具身体的处境。

    如果输了的话,那么现在的自己,也会慢慢陷入沉睡,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泯灭,名叫吴凡的这个人,将会彻底消失在这个大陆之间吧。

    不”或许会像小幽灵一样,因为强烈的思念而保持灵魂状存停留于这个世间。

    不”那才是最糟糕的事情吧。不想想外面还有安达利尔率领的沉沦魔大军,就算身死之后以灵魂状态生存,也会被它们发现,立刻消灭还好,要是被送到地狱,将自己的灵魂侵蚀,变成一头疯狂恶魔,反过来收割冒险者的生命,甚至是有一天会和维拉丝她们正面对上,然后”

    这才是最恐怖事情,只是光这样想一想,就会有一种强烈的绝对要死个彻底的情绪,不是我自夸。我很有可能是整个联盟冒险者里面最怕死的一个。但是没有办法,就算是恐惧,就算是绝望,也没有办法,能想到的办法已经全用上了。本来以为一辈子也不会记起来的那两个糟糕老师教导的糟糕办法,都使出来了。

    自己,已经是第一次,第一次完完金全的孤注一掷,将自己所会的。所能想到的能力,都使用出来了,就算还是要输,也再无任何回天之力。

    无论如何思念维拉丝她们,无论如何不想死,如何愤怒,如何不甘。如何后悔,如何挣扎,也没办法,这不是热血漫画,只要心里想着自毛还有亲人爱人和责任,就能爆发出小宇宙,要是真能做到这种地步的话,未免对那些倒在自己前面的冒险者前辈也太不公平了。

    这一刻,内心竟然出奇的平静,哪怕是已经知道自己正站在死神的镰刀上面。

    静静的,静静的,在这片没有光芒,没有时间,只剩下漆黑混沌的意识海中漂流,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人,如何能抵抗庞大的命运系统,那些嚷嚷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人。或许还不知道,自己喊出这句话或许也只是受命运所操纵,他只不过是命运系统给自己、给世人的一点乐子罢了。

    就好像一头牛,偶尔会允许和斗牛士决斗,甚至用自己锋利的牛角捅对方菊花,但是它始终是被人所圈养的一头牛,想宰就宰,这点不会有任何改变。

    静静的,,静静的,,

    你所期待的未来,究竟是什么?

    似男似女,似威严似温柔又似没有任何感情,陌生,但却又熟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就仿佛温暖的羊水一般,在这片冰冷虚无的混沌识海之中,将自己包围。

    确认这不是自己自言自语之后。我对声音的主人产生了好奇,反正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了,就算大魔神巴尔突然现身对我说其实我是你的老爸,我也不会产生丝毫惊讶。

    一句话形容,我现在淡定的能让淡定的自己也惊讶万分。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对着那不知道是谁传入自己意识海中的声音,我回答道。

    “就像维拉丝问我今天晚上吃些什么,这总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她已经完全摸透了我的味觉。会做太多太多我喜欢的食物,哪怕是十张大桌也摆不下

    “所以,除非是有十分想吃的东西。不然我通常会笼统的说,做好吃的就行了,记住不用太多,最多三个普通人分量就够了

    如果我不加上后面那句话,那温柔害羞又迷糊的小主妇,满脑子就会被好吃的,完全占据,作为她行动的最高指令,然后一直在厨房里捣鼓,莎拉也同样也会在一旁助纣为虐,这样直到晚饭时间,做出来的东西至少能摆上三大桌,这我可是深有体会。

    “也就是说,未来太多变化了,或许还有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幸福之路。要我去一一筛选,,办大纠结了,消常我的答案会家都能获得绎栅未来。一个连我自己也觉得俗了点,但还是会毫不犹豫说出来的答案。””

    “是我回答的太罗嗦了吗?抱歉。因为一个人在这里太无趣了,好不容易来了个说话的,”

    见对方沉默许久,我抓着头不好意思道,当然,动作的话只能在脑海里想像出来。

    不,非常具有参考价有,

    仿佛由程序模拟出幕的,和第一句话相比音节上没有任何波动和变化的语句,缓缓传过来。

    你已经了解了自己身份所具备的含义吗?

    “什,,什么身份?”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没办法,对方问得太过于笼统了,我的身份多着呢,吐槽宅,斗篷男,准悲剧帝等等,哪个不是响当当亮堂堂。

    救赎者。

    声音没有丝毫犹豫的叶出三个字,让我很是疑惑。不过转眼想想这家伙竟然能进入自己的意识海中。就算知道自己另件一个隐藏职业也没什么好出奇的。

    “不知道,难道是让我去当救世主之类的玩意?”我很是光棍的回答道。

    大致”也是其中之一吧,那么我问你,你想当救世主吗?,

    “不想。”我回答的更快。

    为何?

    “救世主什么的太恶俗了,就像长大以后还将我未来的梦想是当超人,之类的话挂在嘴边一样。”

    想到在被沉沦魔的飞势压制瞬间回忆起的那两段记忆片段,我到现在还觉得浑身掉鸡皮疙瘩,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成为热血漫画里面的角色,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

    “当然,如果力所能及的话,让我拯救大陆什备的,还是会去做的。”

    想了想,我怕这把声音娱会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大致上,如果非要我走上救世这条路的话,让我选择哪一条,我的答案是平平稳稳而且不会觉的恶俗那条。”

    是吗?我知道了,现在的你。还无法理解救赎者的真正意义和责任,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因为还未到那个时复。

    不知怎么得,说到最后一句时,声音明显的顿了一顿,给人一种它原本似乎是要说漏什么,泄露天机,然后及时发觉,转而给出一个笼统暧昧的答案的感觉。

    看来,我有些操之过急了”

    听到这把声音撤退的打算,我着急起来。

    “等等,至少告诉我你是谁吧。”

    我,江

    微微犹豫的沉吟一声,然后,带着让人脑筋急转弯一样的语气道。

    我……既是你,也不是你”

    “喂喂,别老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呀,你分明就是不想让我知道才这样说吧,干脆明说出来不就行了?!”

    我立刻朝周围抱怨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声音似乎带上了一丝丝笑意。

    还有什么问题吗?,

    问出这句话,它真的有撤退意思了。

    犹豫了一会,我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能不能,让我看看外面的状况如何,如果挂掉的话,那刚才一切对话都是在放屁了。”

    没问题。爽快的一声回答,然后,这个漆黑混沌的世界,从上而下撕破了一道巨大口子,就仿佛,睁开,了双眼一般,外面的景象立刻传递进来。

    然后,我看到了一片笼罩在浓雾之中的黑暗世界,中间那仿佛支撑着整个黑暗世界的世界之树一般的巨大恶魔,还有脚下那些如蚂蚁般大小的沉沦魔。

    仅仅是第仁眼,我就认出了那只散发出纯粹而强烈气息的巨大恶魔。就是自己,这是一直发自灵魂的认识。

    “还,还真是不得了的变身。”

    完全出乎意料的场景,让我不由呆了起来,看着由自己变成的那只巨大恶魔。像是调戏蚂蚁一般,将脚下沉沦魔一只只捏死。

    一股强烈的感情。没有任何预兆,突然就从灵魂深处涌出,如果身体还在的话,我敢保证,这自己已经哭出来了。

    这是名为喜极而涕的感情,并非没有焦急、恐惧、愤怒和不甘,并非不想挣扎求生,只是所有的手段都已经使出来了,只能静静等待命运判决,直到看到眼前这一幕时,所有被无力压抑着的强烈情绪顿时化作一股汹涌洪流涌出,不禁热泪满盈。

    是的,无论变成什么模样都好,哪怕是眼前这只巨大丑陋的恶魔也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自己还活着,还能活下去。

    这一刻,我才深深的体会到在那段回忆之中,老酒鬼曾用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冰冷双眼,留给自己那句话

    沾的。只有从死神指继中逃脱的人,回首顾望,才会深”诱到。没有任何比失去生命更加可怕。

    定了定心情,我开始为自己的身体打气,虽说这种说法有点奇怪,但是事实就是这样,那只巨大恶魔。无论是怎么样才能变成这般巨大和可怕,都是由自己的身体所衍生出来的,这是抹杀不了的事实,而我的灵魂和意识,却又在另外一片空间观看着这场战斗。

    “对,就是这样一掌下去,往那个地方”

    我在一旁鼓着劲,看着自己!高举巨大手掌,往地上狠狠一拍,不由高呼道,若是能做出动作的话。此刻我怕是已经和幽灵一样,身临其境的随着化作巨大恶魔的自己,的动作,左一拳,右一拳揍出去。

    “很好,就是这样!”。

    看着那只巨大恶魔大掌,如我所指的一样,往沉沦魔最密集的地方拍去,我不由兴奋的打了一个响指。

    “噢,该死的,又被复活了。”

    看到那几只被大掌拍成肉酱的沉沦魔,在沉沦魔巫师的复活咒文中重新站起,我不由懊悔的一拍额头。

    等等!!

    我突然发现一个不妙的事实。

    沉沦魔的数量,似乎没怎么减少过呀,粗略一眼看去,最多也就少了千多而已。

    “该死,先把那些沉沦魔巫师消灭掉呀,尤其是那十二只大的。”

    我开始焦急起来,这种情况,不用想都能猜出来,绝对是那些沉沦魔巫师的杰作,尤其是那十二只精英级的沉沦魔巫师,其中有几只也不知道是什么精英属性,鬼头技一挥,呼啦啦就复活起一大片的沉沦魔。

    不干掉这些沉沦魔巫师的话,这场战斗永远也无法结束!!

    心里这样想着,可惜却无法控制那只巨大恶魔,作为由纯粹的毁灭意识凝聚而成,似乎并没有擒贼先擒王的逻辑,只会单纯的毁灭眼前事物。

    “嗷!”。

    就在我暗自焦急的时候,巨大恶魔突然仰天咆哮一声,翅膀大张,雷光闪烁,蔡后就是无穷无尽的能量弹雨倾洒而下,对下面进行无差别式的覆盖攻击。

    “对,就是这样!!”

    看到除了双爪攻击意外”自己,竟然还有如此强力的攻击手段。我不禁转忧为喜。

    只要这招连续施展几次,那些沉沦魔就得死个干干净净了。

    持续一分多钟的覆盖轰炸后。的上满是沉沦魔的残肢断体,活下来的也是伤痕累累,但是让我气得七窍冒烟的是,本来这是追加一记能量弹雨轰炸的好机会,但是自己竟然停下来,继续改用双爪虐怪,而任由那些沉论魔巫师复活尸体。

    片剪之后,又是叫已大招,从巨大利爪中,直接发射出一道似乎要将整个黑暗世界撕裂成两半的黑色能量柱,从地面一条直线扫射过去,直接就将上百只沉沦魔化为了灰烬,想复活也复活不了。

    几分钟过后,又是另外一个大招,双爪握拳锤地,一圈肉眼能见的巨大冲击波肆虐大地,但是被杀死的沉沦魔却能被复活。

    “该死的该死的。

    我在一旁看得直跳脚,眼前的情形。多么像那些昭一样,明明。比玩家的人物强,却因为各种原因,像是大招不肯连发,或者攻击模式被摸透,又或者是得剩下多少血量才会爆发,这样活生生的被玩家磨死。

    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变成如同游戏里程序设定的。一样那么可笑。

    警告,警告。

    本以为已经走掉的那道声音。突然在四周响起,那宛如红灯闪烁一般的口吻,让我在愤怒之中多了一丝焦急。

    因构造存在缺陷。该变身无法充分利用和补充能量,能量将很快耗尽。

    “耗尽了会怎么样?”我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打回原形。

    声音给了意料之中的答案。

    纵使大脑极度慌乱,我还是能分辨出来,被打回原形之后自己将面临的下场那些被自己虐杀许久,死了又生,生了又死的沉沦魔,肯定会愤怒扑上来将自己朵成肉酱。

    这种由危机转而生机,又从生机回到绝望的打击,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愣愣的看着不知道能支撑到什么时候的那只巨大恶魔,在四处肆虐。原本强大无比的形态,此时在自己眼中,俨然变成了一只即将失去动力,任人宰割的纸老虎。

    需要帮忙吗?你死了会很麻烦。

    声音问了一句。

    嗯。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然后,眼前仁黑,意识沉睡了下去。心中只来得及闪过最后一个念头。

    我靠,你这也太行动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