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六章 何为英雄?!
    第八百一十六章何为英雄?!

    “城墙上那数百名法师散发出的奇怪气势,是不是就是我们冒险者的【势】。”

    我在一旁也不失时机的寻求确认答案。

    “没错,只不过毕竟是无意间产生的,缺乏经验和技巧,根本比不上那些沉沦魔的纯粹和完美,称之为【势】的话,或许还有点勉强。”

    卡洛斯说完,忽然感叹一声。

    “其时在万年以前,也就是地狱势力入侵之前,人类与人类之间的军团战斗,那时才是【势】这种能力技巧的发展巅峰,一场战斗的前锋战,就是【势】与【势】之间的交锋,如果一方的【势】取得压倒'性'胜利的话,那这场战斗也就不用打了,身为将帅,不但必须拥有高深谋略,而且必须能熟练运用自己手中的【势】才行。”

    卡洛斯一边说着,那平素冷静无比的脸'色',在此刻也抑制不住的通红激动起来,让我和西雅图克在一旁看了面面相窥,暗地嘀咕起来,卡洛斯的梦想该不会是当一名统领万军的将帅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那还真是……该怎么说嗯?有够纯真的梦想呀,在现今的暗黑大陆,还梦想着以后要当大元帅的人,简直就像和大学毕业那天老师咨询大家的工作志向时很自豪的站起来抬头挺胸的回答老师我以后想当大魔王的家伙,和菲妮一样稀有。

    “哈啾喵~~”

    原来的第一世界库拉斯特绿林酒吧,一身俏丽女佣装,在上百道'迷'恋的目光下轻轻挥动着扫帚的菲妮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生病了?”

    一旁欧娜问道,冒险者会感冒还真是稀奇呀。

    “不……不是的喵~~,总觉得我好像被被哪个失礼的家伙和很不好的东西联系到一起了,咕喵~~”

    菲妮有点委屈的'揉'着鼻子道,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再次让酒吧响起一片男'性'的兴奋喘气声。

    ……

    想到卡洛斯竟然还会有这种【伟大】的梦想,我和西雅图克两个再次化身成不良少年,对着眼前的辛勤园丁卡洛斯老师指手画脚窃笑起来。

    “你们两个似乎还没听懂的样子,干脆破开你们的脑壳,将书直接塞进去怎么样?说不定混合了纸墨之后的你们的脑浆,会让你们变得知道该如何去尊敬那些孜孜不倦教导你们这些废物的伟大者!!”

    不知道是刚刚的将军梦那股激动劲头来不及消却,亦或是被我们大脑中那根最敏感的神经被我和西雅图克指手画脚窃笑的行为碰刺激到,总之平素冷静沉稳的卡洛斯黑化了,两眼冒起红'色'凶光盯着我们。

    “对不起!”

    我和西雅图克爽快的低头道歉,被惹火的老实人是很可怕的,请务必谨记。

    “你们两个也好歹给我认真点,多知道一些,就多一份安全保障,这点不用我教你们也知道吧,可为什么就是学不乖呢?”

    见我们认错态度良好,卡洛斯瞬间重新切换上了园丁光环。

    “嘿嘿,这个……其实在卡夏老师那,我还是学了很多东西,只不过实在是太多了,有些忘记罢了。”西雅图克'摸'着光溜溜的额头笑道。

    “是学了很多关于酒的东西吧,是把酒的东西记住了其他有用的东西忘光了吧!!”卡洛斯冲着西雅图克就是一记吐槽二连弹。

    “别拿我的脑子和你们相比,我这里的存储量只有你们的十分之一不到,所以有选择'性'的遗忘一些东西也是必须的。”

    我觉得自己和西雅图克那酒货不同,是有充足理由的,因此得意的瞟了低头认错的西雅图克一眼,才昂首挺胸,十分自豪的向卡洛斯解释道。

    “你得意个屁呀,别堂而皇之的给自己的懒惰找借口,给我先有选择'性'的将那些偷懒的念头忘掉,全部忘掉!!”

    这一刻,卡洛斯俨然化身为了吐槽帝。

    “是!”

    我和西雅图克再次低头认错。

    “你和卡洛斯谁大?”

    见卡洛斯一副大师兄的派头,我在西雅图克耳边悄悄问道。

    “他比我早一个月和卡夏老师学习。”西雅图克点头。

    “……”

    果然是我们四人里的大师兄呀,我恍然的点点头,难怪那么喜欢'操'心,这也怪不了他,想想西雅图克的'性'格,想想莎尔娜姐姐的'性'格,再想想我的'性'格。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以后还要继续辛苦你了,卡洛斯师兄,我由衷的低下头去。

    “你们以后自己好自为之吧,我也不可能一直在你们身边,哎,话题都偏了,关于刚才的【势】,我还有最后一点要和你们说说。”

    叹口气,卡洛斯目光望远方的黄天之处,那凝重和向往的目光,让我和西雅图克也不禁屏住了呼吸。

    “你们知道所谓的英雄,是什么吗?”他突然开口问起来。

    “英雄?我只听说过七英雄的故事。”不明白卡洛斯为什么问起这些,我挠着头回答道。

    “我们野蛮人的祖先布尔凯索,可是仅在塔拉夏之下的七英雄第二。”

    西雅图克双手抱胸,不容置疑的扬起下巴。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七英雄,会被人们称之为英雄?”卡洛斯头疼的拍了拍额头。

    “他们……他们都达到了世界之力的境界?”想了一会,我说出自己的答案。

    “哦?看来你们也知道世界之力的存在了,我还以为要再浪费一番口舌和你们解释呢,没错,正是因为他们达到是世界之力境界,这是根本原因,不过不是直接原因。”

    卡洛斯先是肯定的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用稳重之中显得狂热的语气道。

    “只有达到世界之力,才能无视敌人的【势】,七英雄之所以被大家称之为英雄,就是因为他们曾经一击之力,击溃过数万以上的怪物军队,听清楚了,不是我们所击败的那些孱弱怪物分身,而是比刚才上万沉沦魔大军数量还要庞大,【势】还要强大数十倍的真正怪物大军!!”

    说到这里的,洛斯无限意气风发的大手一扬,仿佛破开了层层风沙一般,整个天地都在挥手之中变得更为宽广。

    “所以,他们才被冠以英雄之称,而我们,迟早也会有一天踏入这个领域,封号英雄,列入传奇,永传于世,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

    卡洛斯重重的看了我们一眼。

    “前提是,你们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走到那一天。”

    “哈哈哈,卡洛斯,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们可是被别人称为有九条命的男人呀,怎么会轻易挂掉。”

    西雅图克豪爽的大笑起来,并且将我也绑到了一块,让我直翻白眼。

    你就好了,可别拉上我,我可不想到时候又被强制冠上【九条命的男人】之类的奇怪称号。

    不过,卡洛斯言语之中对我们的关心和鼓励,我们确实的感受到了,身为大师兄的他,和天底下所有死要面子的男人一样,他对我们的关心温和而含蓄,只会通过这种方式传达。

    “不过……英雄啊……”

    脑海里翻腾起卡洛斯刚刚那番话,我和西雅图克不禁热血沸腾起来。

    刚才那上万名沉沦魔联合起来的【势】,我们都真真确确的感受到了,绝对不是现在的我们四个联手能够抗衡得了的,但是,世界之力的强者,那些被人称为英雄的传奇人物,却能凭一击之力,将更强于数倍,数十倍的【势】,斩断,斩破,斩碎……

    那该是何等的痛快和强势呀,世界之力境界,就仿佛是一座直穿天际的剑山,高高耸立在我们面前,那些英雄们就站在剑山顶端,俯视着我们,让我们只能看到他们苍穹般的广阔背影。

    “……”

    现在,我开始有点能理解西部王国那些冒险者看到我们赶跑城外怪物大军时的心态和目光了。

    “好了,说完的话就赶快回去吧。”

    莎尔娜冰冷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她有点小不爽,冷冰冰的瞟了刚才大出风头的卡洛斯一眼,占有欲极强的内心里泛起一种自己最宝贝的弟弟被被人抢走了的感觉。

    没办法,虽然卡洛斯说所的一切,莎尔娜都知道,但人的才能是有区别的,卡洛斯适合当一名教导者,而如果是换做她来讲解,肯定会让这两个笨蛋一头雾水吧。

    心高气傲的莎尔娜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自己比不上卡洛斯,所以当卡洛斯在一旁讲解时,纵使对自己的宝贝弟弟'露'出的佩服目光不是看向自己,感到心情极度不爽,也没有'插'嘴打断。

    现在,是时候结束了。

    卡洛斯的话刚刚落音,她就一把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拉入怀里。

    咦咦?

    突然被莎尔娜姐姐一把拉扯过去,牢牢将自己的脑袋按在她那高耸柔软,满是少女幽香的双峰之间,我是一头的雾水。

    “哈哈哈哈~~~”

    西雅图克大笑起来,目光揶揄的看着卡洛斯谁让你在我们莎尔娜女王的宝贝弟弟勉强抢了她的风头。

    “没错,事不宜迟,我们快点回去将情况上报联盟吧,相信阿卡拉大人一定会有应对的办法。”

    卡洛斯苦笑一声,随即正起了脸'色'莎尔娜说的没错,现在是必须争分夺秒的时候,好在刚才那一番教导也并没花多少时间。

    很快,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已经拿出回程卷轴,发动起来。

    “呼……呼哇~~,姐姐,你这字么呼哈拉呜呜~~”

    好不容易从那充盈着美妙触感和'乳'香萦鼻的窒息天堂中抬起头,我不解的看着莎尔娜姐姐,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捏着两边的脸颊用力一拉,后半段的话也化作了悲鸣。

    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揉'着两边发红发烫的脸颊,看到莎尔娜重重的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展开回程卷轴,一副十分生气的样子,我心里满是问号。

    不过,莎尔娜姐姐喜怒无常的'性'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罢……

    叹着气,我看了一眼启动回程卷轴,正在等待传送光柱成型的三人,鼻子得意轻轻哼起,按地里朝三人的背影轻摇起了食指。

    啧啧啧啧,现在可是魔法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你们手上的回程卷轴已经落后了!!

    看看我手上的最新研究成果吧!等会可别吓坏才好!!

    在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微微惊讶的目光中,我留下一抹神秘诡笑,得意洋洋的踏入了迟他们几秒开启,却早几秒成型的光柱。

    紧接着,卡洛斯、西雅图克和莎尔娜也相续踏入了完成的传送光柱里面。

    “咦,吴师弟呢?”

    从遗失之城的传送阵里,几乎同时现身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着少了一人的队伍,顿时傻了眼。

    ……

    沙漠深处的巨大传送魔法阵中心,随着安达利尔从魔法阵里踏入,那颗镶嵌在法阵核心的菱柱体水晶,里面最后一丝能量都被耗光,只剩下在传送过程中泄'露'出来的万分之一不到的能量,形成点点白光,在环绕着水晶飞舞,并且很快就会消散在空气之中。

    突然,这些原本如同萤火虫般悠闲飘舞的白光,似乎受到了一股巨大吸力的作用,化作一道道光线被中枢的菱柱形水晶重新吸收回去。

    然后,本来已经被怪物们认定为失去作用的魔法传送阵,再次、也是最后闪过一道白光,这道白光和十多公里外闪起的一道白光同时亮起。

    白光消逝,在安达利尔、十二只沉沦魔巫师和上万名沉沦魔【回眸一笑】式的惊讶目光中,似乎受到了众星拱月般的迎接的身影,出现在了魔法阵正中心,手里仍然抓着撕成两半的回程卷轴,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

    然后,他呆呆的,呆呆的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安达利尔。

    法!拉!你!这!不!得!好!死!的!老!匹!夫!!!

    如若灵魂能也发出声音,那怕是此刻,整个沙漠已经回'荡'起了这一声悲壮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