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八百零一章 燃烧吧,少年——无敌的熊间大炮!
    第八百零一章燃烧吧,少年无敌的熊间大炮!

    “卑鄙,实在太卑鄙了,竟然十二个打一个,有种单挑,你说是吧,小幽灵。”

    面对沉沦魔法师不要脸的群殴战术,深知实力差距甚大的我,只能在嘴巴上发泄一些闷怒,心里苦思着其他办法。

    “那个……你要是想让我安慰你的话,就直说吧。”

    不用猜,我都能想象出项链空间里的小幽灵,轻点着樱唇,眼里闪烁着狡黠目光说出这句话的样子。

    “拜托了,请安慰一下我这颗受挫的心吧。”我立刻双手合十。

    “嗯,乖,乖。”

    嗯嗯的点着头,感觉小幽灵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

    “你们十二头笨蛋怪物,靠着数量将小凡打的屁滚'尿'流,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以至于不得不向本圣女寻求安慰,这算什么英雄!!”

    “……”

    “小凡,怎么样,心情好过一些了吧。”

    小幽灵发出邀功的愉悦声线,完全可以想象出她现在正在双手抱胸仰起下巴做出一副快点夸奖我吧的得意姿态。

    “你丫给我睡觉去好了。”我冷冰冰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哎呀哎呀,小凡害羞了,真可爱~~”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害羞了!!”

    “哼,忘记了吗?本圣女可是曾经被教廷最厉害的裁缝大师夸过目光如炬呢。”骄傲的口吻从里面传出。

    “那只是大人式的奉承罢了,哼,只不过是区区一只躲在胸坠里的笨蛋幽灵,要是本大人把这条项链扔掉的话,你的家也只能坐落到凹凸曼的'乳'沟那去了。”

    “哈呜~~”

    就算隔着两个不同的空间,我也能感受到小幽灵从项链里投'射'过来的险恶目光,就像不断摇摆着肢体并出拳试探对手的破绽的拳击手目光一般锐利。

    “呜呜~~小凡是笨蛋。”

    “别说的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你又了解我什么,只不过是个思想肮脏的大人罢了。”

    “……”

    “怎么样,无话可说了?”

    “就算你特意扮演这种角'色',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才好呀?”

    小幽灵的语气里充满了困扰,看样子似乎不是很擅长应付中二病吐槽的样子。

    “不……你已经在吐槽了……”远目中。

    “算了,还是帮我想想该怎么找回场子吧。”

    看了看万米下的沙漠地面,那硕大的魔法阵现在在眼中也变成了一个绿豆大的点,十二个沉沦魔巫师,恐怕得拿高倍望眼镜才能看到了。

    “干脆灰溜溜的夹着尾巴逃回去如何?”小幽灵信口胡言。

    “那还真是抱歉了,我是无尾熊。”我翻了翻白眼。

    “那么试试无限火羽吧。”

    顿了顿,小幽灵这次到是很认真的给出建议。

    “哦,无限火羽之维拉丝的平底锅是吧,这到是个不错的注意。”

    “……”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眼看项链里面,我不由好奇问道。

    “不,维拉丝姐姐告诉我,要是小凡你还在外面用这个招式名的话,就帮她记下来……”

    “你这个小间谍!!”

    我顿时气得牙痒痒的,为什么,这可是我冥思了一天一夜才想到的好名字呀,维拉丝究竟不满意在哪里?!

    难道说……难道说她并不是对名字的不满,而是对我产生了不满?结婚六年后的见异思迁吗?噢噢呜~~呜呜~~~绝对不会这样的,我的维拉丝绝对不会这样的!!

    “哈啾~~哈啾~~”

    憎恨神殿第一层深处,连续传来了某只小狗一样忠诚可爱的女孩的可爱喷嚏声。

    “很好,就让你看看我化悲愤为力量之后的强大实力吧。”

    空气猛地一声振'荡'开来,随着鸡蛋壳碎裂一般的咔啦咔啦声响,血红'色'的伪领域猛地扩展开来,逐渐形成一个直径一公里的巨大球型才停止下来。

    对于上万米的高度上来说,如果出现一个一公里直径的血红能量球,在地面看还是蛮显眼的,张开伪领域之后,我不敢在原地停留,开始在不断移动起来。

    果然,才刚刚飞出没多远,十二道黑'色'能量柱就笔直穿透自己的伪领域,在声势十足的从附近冲击过去。

    不过,这并没有多大用处,虽然血红'色'伪领域的出现,让下面一直警惕的十二个沉沦魔巫师找到了目标,但是它们的视力,并不足以透过伪领域捕捉到里面的正主,因此,想要用黑炎火弹柱命中直径一公里圆球里面的一道熊影,对它们来说和中彩票头奖的几率差不多。

    这些沉沦魔巫师智力不低,两轮攻击过后,立刻就想明白了这一点,攻击也停了下来,仍然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上面的动静,那副样子活像是饥肠辘辘的人在等着天上掉下馅饼一样。

    沉沦魔巫师的攻击停下来以后,我开始专心的制造火羽,背后双翼不断闪动着,每扇动一次,就有上千根鲜红'色'的火焰羽'毛'脱离下来,向四周散去,扇了几十次以后,已经有约莫两三万根绚丽的火焰羽'毛'在伪领域里静静漂浮着。

    停止下来,轻轻嘘出一口气,我看了静静漂浮着数万根火羽的周围一眼,不由立刻感叹起来。

    不论威力,无限火羽这个技能,的确是自己掌握的所有招式中最唯美的一个。

    控制这些火羽,我也没必要像和卡洛斯战斗一样,'操'纵它们进行各种高难度动作了,将数万根火羽分散开来以后,瞄准地下面那个绿豆大的点,顿时,原本如同小猫一般优雅温顺的漂浮在空中的数万枚火羽,突然化身成咆哮的猛兽,带着一条条火焰尾巴笔直向地面坠落。

    “呼呼呼”

    如同数百挺机关枪里倾泻出来的子弹一般,这些火羽带着撕破空气的呼啸声笔直而去,长长的火焰尾巴,还有密集的数量,让它们远远看去就如同天空中有无数流星雨坠落一样。

    为了看看那十二个强大的不像话的沉沦魔巫师,究竟会用什么办法应对这些火羽,我小心翼翼的跟在火羽后面,朝地面俯冲下去,结果立刻看到了震惊的一幕。

    十二个沉沦魔巫师,以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不断挥舞着它们手中的鬼头杖,每一次挥动,在它们身边都会产生数十枚脸盆大的火弹,迎面向上空袭来的无数火羽撞击过去,托火羽密集福,每一枚威力不小的火弹,都能将数枚到数十枚火羽圈入火焰爆炸里面。

    于是,整个半空立刻绽放出来数百数千多火焰之花,就好像无数枚导弹对上无数枚拦截导弹一样,视声效果极为华丽。

    当然,还是有不少漏网之鱼,穿过沉沦魔巫师的火弹拦截继续前进,这时候,沉沦魔巫师另外一项恐怖能力施展开来,只见它们一边维持着火弹拦截,一边抽出手中的小片刀,身影突然化作鬼魅,不断在巨大魔法阵上面挪移着,用手中的小片刀将漏网的火羽熄灭。

    “……”

    虽然知道作为伪领域级高手,这些沉沦魔巫师不可能没有近战能力,但这未免也太夸张点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从火羽落下到沉沦魔巫师拦截,也不过是过了数秒时间而已,就是在这数秒时间内,空中绽放开了数千朵火焰玫瑰,而沉沦魔巫师表现出来的强大近战能力也把我给吓了一大跳。

    最后,数万枚火羽,仅仅有可怜的几百枚,真正逃脱了沉沦魔巫师的火弹拦截加上近战拦截,落在魔法阵上,可惜,单片的火羽威力太小了,魔法阵本身有一定的防护能力,这数百枚分散爆炸的火羽,自然无法对整个巨大魔法阵的结构造成损坏。

    在火羽消耗完之前,我已经重新掠上万米高空,大口大口喘着气。

    好险,没想到这些沉沦魔巫师的近战能力竟然如此彪悍,亏我刚刚还想乘着火羽的'骚'扰冲下去,给它们一点颜'色'瞧瞧。

    要是当时真这么做的话,这些智商不低的沉沦魔巫师,很有可能会选择拼着魔法阵损坏,放弃拦截火羽而将自己包围起来,面对十二个伪领域级且身手不弱的强敌包围,就算自己有着五小强一样的生命力,也不敢保证能够安然逃脱,毕竟当年的五【哔哔】也是靠着十二【哔哔】放水才能一路过关斩将,有如神助,最后成功闯过【哔哔】救下【哔哔】。

    想到这里,我不由心里一阵余悸,但是同时,象征着血熊暴虐和毁灭的本'性'也被激发出来。

    这些十二只先天残废,还真以为自己是十二【哔哔】来着?

    血熊的两大绝招都被完美阻击,让心中的【激情】彻底被释放出来。

    二重空气压缩拳?这招威力太扩散了,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等到了地面,最多也就给那十二个家伙扇扇凉而已。

    二重火焰能量斩?也不行,过于显眼和直来直去的招式,也只会遭受到和血熊能量炮一样被狙击的命运而已。

    看来……也只有这个了。

    '摸'了'摸'下巴,我估算了一下高度,熊嘴不由裂了起来。

    “总觉得……小凡你又想干什么危险的事情了。”

    小幽灵极度怀疑的声音响了起来。

    “话可不能'乱'说,我可是将安全防在第一的和平主义者。”对于小幽灵的说法我表示完全无法接受。

    “一般来说的确是这样没错。”小幽灵似乎在困扰的眨着眼睛,随即补充道。

    “不过小凡人来疯起来也是不一般的。”

    “口胡,小时候邻居家的阿姨都夸我是一个不会人来疯的好孩子。”我立刻反驳道。

    “那你说说,现在打算要做什么?”小幽灵捂脸一般的声线传了过来。

    “这还用问吗?”

    小幽灵这问题可算问到我的心坎上了,满脸兴奋加狂热的将熊掌重重划过,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她道。

    “当然用熊间大炮直接撞下去了!”

    爱丽丝:“……”

    “小凡,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个办法具备哪一点安全'性'。”过了好一会,小幽灵无力的声响响起。

    “这种小事就不要理会了,很好,我们出发吧!!”

    气势满满的大吼一声,不等小幽灵回答,我就开始做起了准备。

    首先,当然不能有勇无谋的直接飞撞下去,先制造一些掩体再说。

    火焰之翼轻轻扇动,片刻之后,周围再次被无数火羽所充斥。

    “做好装备了吗,我的圣女殿下?”

    一边计算着冲撞的角度,我轻声问道。

    “反正从跟着小凡那一刻开始,本圣女就有这种觉悟了。”

    项链里传来小幽灵掩饰不住温柔的重重叹息。

    “只是约定好了,小凡不能比我先死,没有了骑士圣女会很困扰的,不过要是我先死的话,小凡肯定也要哭的死去活来,所以比我后死也不行,嗯嗯。”

    “真是个爱拐弯抹角的笨蛋圣女。”我不由温声笑了起来。

    “罗嗦罗嗦罗嗦,要你管!!”不用猜,我也能想象项链里小幽灵的凶巴巴表情。

    目标,瞄准

    “出发了。”

    轻轻吐出三个字,大掌一按,数万枚火羽再次如同暴雨般落下,紧跟在火羽后面,深深仰头吸入一口气,下一刻,翅膀一收,头脚一百八十度掉转之后,浑身沐浴着至强之焰的血熊躯体,已经化作一颗流星笔直向地面坠落.......

    “嗡嗡嗡!!”

    正在忙于应付第二波火羽的沉沦魔巫师,敏锐的耳朵突然捕捉到了掩藏在火羽后面那仿佛有什么巨大之物坠落的空气震鸣,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瞬间笼罩了它们的第六感,几乎在同时,它们放弃的拦截那些威力甚小的火羽碎片,目光穿过那重重的火焰羽'毛'。

    “轰呼!”

    带着能将一切摧毁掉的坠落速度的巨大火焰【陨石】,就仿佛从密集小鱼之中突然现身的大白鲨一样,毫不留情的将挡在它前面的无数火羽吹散,以震撼之姿倒影在沉沦魔巫师的惊愕瞳孔之中。

    “不!!!!”

    十二沉沦魔巫师发出一声惊天怒吼,手中毫不迟疑,鬼头杖重重往坠落的【陨石】方向一指,顿时激'射'出十二道水桶出的黑'色'火焰柱,在空中交缠在一起,形成一条巨无霸能量柱,笔直向【陨石】冲去。

    这道集合在一起的巨大黑'色'能量柱,正是将血熊能量炮击破并留有余力那一招,十二个沉沦魔巫师有信心,虽然那枚带着恐怖加速度坠落的【陨石】威力的确很强,但是集合自己十二人之力的最强一击,足以将这种速度和强大统统都粉碎,就像刚开始那道血红'色'能量柱一样。

    这是身为伪领域强者的骄傲和自信。

    但是,令它们不可置信的一幕出现了,就在那道黑'色'能量柱迎向陨石的那一刻,它们已经眯上了眼睛,等待着冲天爆炸那一刻降临的时候。

    那枚【陨石】,却突然诡异的转过了一个微小角度,就是这个角度,让那道黑'色'能量柱与之擦身而过。

    结果,巨大黑'色'能量柱笔直冲向天际,而那枚【陨石】,也其势不减的继续坠落,就好像两列交错而过的高速列车一般。

    怎么可能?!!

    十二个沉沦魔巫师投过不可置信的目光,但是有着无数战斗经验的它们很快明白过来。

    那颗坠落的【陨石】,里面的并不是能量,也不是死物,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物体,很有可能就是刚刚那个让它们恨得咬牙切齿的捣'乱'者。

    不是活物的话,根本无法做到在如此高速的情况下还能偏转角度,除非对方拥有魔王级的控制能力。

    这家伙疯了吗?竟然把自己的身体当做武器这样撞下来,这简直就像在'自杀'一样!

    相通这一点,就连在地狱里混了无数年,见识过不知多少疯狂嗜杀的恶魔的沉沦魔巫师们,也不禁为眼前这个【怪物】的疯狂举动感到震惊,同时不可抑制的涌起佩服之情。

    不愧是和那位毁灭之神有着相似气息的怪物,就连疯狂程度也是不同凡响。

    不过,佩服归佩服,并不影响它们打算垂死挣扎一下的行动。

    竟然集合十二人之力的超级黑炎火弹柱无法起作用,那么就分散攻击,好歹试一试吧。

    于是,十二沉沦魔巫师各自扬起手中的鬼头杖,一道道黑炎火弹柱不断向那位疯狂的敌人发'射'过去,这方法的确管用,那颗坠落【陨石】无论怎么偏转角度,也无法应付接连不断,将所有躲闪角度都锁死掉的黑'色'能量柱。

    一一的撞上,爆炸。

    可惜,这些沉沦魔巫师绝望的发现,单独的黑炎火弹柱攻击根本就无法阻止对方的坠落脚步。

    远远看去,一颗带着半透明鸡蛋壳的陨石,终于和地面接触,只见天际间一道红光闪起,然后,平坦的沙漠上升起了一个半圆形的能量波,能量波不断扩大,直至扩大到直径五六公里,强大的冲击波更是将方圆几十里的沙子统统掀起,丝毫不下于刮过一阵沙尘暴。

    纯粹以破坏力而言,恐怕连200%的血熊能量炮都比不上这一击。

    余波过后,落点的中心已经变成一片熔浆,上面不断冒着让人心惊的黏稠火焰气泡沙子的熔点本来就不高,被这么一撞,直接就撞出了一个直径几公里的熔浆湖。

    原本的巨大魔法阵,包括那条江风沙阻隔的圆形界线,都在这一撞击之中统统化为灰烬,满漫天的黄'色'沙子再次刮起,似乎想将这片熔浆湖埋没。

    受撞击的余波影响,熔浆湖上的炙热熔浆不断翻腾着,或掀起几十米高的熔浆巨浪,或者形成一个巨大的,将一切吸入里面的熔浆漩涡,渐渐的,过了十几分钟以后才逐渐平稳下来,而受风沙的不断填埋,熔浆湖的面积也缩小到了原本的三分之一,而且还在不断被沙子填埋,似乎想告诉所有人,在这片沙漠里,沙暴才是永远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