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天空一声巨响
    “费奥尔多刺客。”

    从传送阵里走出幕的第一道身影。身材略微消瘦,带着一股子刺客的阴暗和调侃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眼扫过,那滴溜溜的眼光,看上去像狐狸一般狡猾,不过并不令人生厌,并不是那种冷冰冰的难以相处的刺客类型。

    ,正

    “霍克,乃级巫师。”

    第二道身影站出来,身材匀称健壮。一副中年沉稳大叔的模样,若不是身上穿着显眼的法师袍,还有眼睛里时不时闪过的闪电光芒很难让人第一眼就判断出他的职业竟然会是一名巫师。

    “多鲁多野蛮人。

    最后一道明显要比前面二人高上一个半身不止,如同大黑熊一般的巨大身影,到是很容易能够猜出来,除了野蛮人以外,实在很难想象还会有谁有如此高大的体魄。

    三人站在卡洛斯后面,一副标准的小弟打手模样,目光不断在我们身上转动着,透露出一丝好奇,不过并未放肆,看来卡洛斯也是事先和他们打过招呼。

    嗯嗯,惹了我到没什么,毕竟在冒险看中咱也算是老好人了,不过身边还有一个莎尔娜姐姐,那就不同了,哪怕你就是压低帽檐从离她一百米的地方身边经过,只要她心情一个不爽。或者突然看你不顺眼,也会毫无压力的将你教一顿,死大概不会。在床上躺了三两天却是必然的。

    “妇级德鲁伊吴凡,这是我的姐姐莎尔娜。”

    目光越过卡洛斯,对三人微微一笑,并未对我的等级产生惊讶,很好,看来卡洛斯果然是做了预防工作,这样就简单多了。

    法师公会会长塔巴他们,也一一介绍起来,卡洛斯带来这三个队友。虽然无法一眼看出实力,但却能感觉到已经突破到了伪领域境界,无愧于强力这一称号。

    虽然多了三个伪领域级高手。还是无法在这场战斗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不过好歹也相当于我们这边多了五六个小施,要是三人组合起来,至少能挥出十几个小。的力量。想想十几个小凹《一起冲锋,那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呀。

    带着这种想法,我们不禁都露出了笑意。

    安顿好卡洛斯的三名手下之后。我们几个,除了西雅图克还在下水道本回以外,再次聚集在小房子里,商量着接下来的计划。

    “预言师那边早有了消息。邪恶的气息直指南方,虽然没有其他具体的信息,不过好歹也有了行动的方向。”

    巴恩轻轻啜着一口茶,如同午后坐在亭子里晒太阳的老头一般。平和气缓的说道。

    “南方啊。”

    我们丹个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唯有刚刚听到的卡洛斯,皱起了眉头。

    南方是沙漠深处,在第一世界。为了寻找昔日塔拉夏的痕迹,强大自己,卡洛斯曾不止一次涉足沙漠深处,可是强如他,也被那的恶劣环境所阻挡,最后还是偷偷的跟在某个由四长老组成的豪华旅行团后面,才找到赫拉迫克一族。

    三大魔王在那种鬼地方要搞沙漠阴谋?

    “先不管他们在干什么,总之,等到明天西雅图克回来以后。我们就立刻向那边进吧。”

    几番讨论之后。大家对三大魔王的阴谋各有说辞。似有千万种可能性,不过面对贝利尔这种老狐狸,光在这里猜可没有用,还是得实际探一探才行。

    我这个万金油式的结论,得到了大家纷纷的点头肯。

    “对了,费奥尔多、霍克和多鲁多怎么安排?”

    塔巴突然出声问道,我们这才想起,卡洛斯带回来的三个级帮手似乎还可以派上用场。

    以他们三个的实力,成为负责一城的大队长,那是绰绰有余,不过现在大队长已经选出来了,再更换而且是换上一个不认识的人的话。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而且这三个人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是指挥能力还是个疑问。

    不过,若是将他们放到任何一个城市里,接受指挥,那也不妥,三人可是刚刚从堕落者联盟跳槽过来,心高气傲着呢,哪里可能会接受实力比自己弱的人的指挥。

    “这样吧,让他们组成一个特殊小队。自由行动,怎么样?”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众人一致将目光落到卡洛斯身上,毕竟他才是那三个人的领。

    “没问题,我会和他们说的。”

    卡洛斯心领袖会的点了点头,然后这场简短的会议就宣布解散。

    “对了。吴师弟。”

    走到门口的卡洛斯突然回过头。一脸的严肃。

    “哈加丝大长老要我转告你小心一点,不要相信别人,不然很有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

    “哈?”

    我歪头不解的分析着卡洛斯的话。

    竟然是身为大预言师的哈加丝说的。那自然有她的道理在里面。不过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先从简单一点的最后面那句分析,自己会遇到危险,按道理来说,这场战斗,就算二分身参与在里面,自只也不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打不赢。以月狼的度难道还跑不成?

    也就是说,自己那从来没给过好处,反而麻烦不断的主角光环,又开始闪烁起悲剧的光辉,要将自己扯入莫名其妙的常规事件之中了。

    好吧,这一点我接受,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问题是,让我不要相信别人,这一点让我费解。

    说起来,我又不是那种会被怪蜀黍一根棒棒糖拐走的萝莉,自问警惧心还是蛮强的。一般人别想忽悠我,而能让我无条件相信那几位,也绝对不会将我往火坑里退的说。

    哎哎,想不通,总之小心点就走了。

    我朝卡洛斯点了点头,竖了一个大拇指。洁白的牙齿闪过一道光亮“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卡洁儿每天都在泪眼汪汪的盼着我回去呢。

    “我该将哈加丝的话忘掉才对。”

    卡洛斯难得黑化了一次,可怜的大门承受了女儿控的强大怨念,碰一声被重重关上,整个房子似乎都颤抖几分。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莎尔娜姐姐。本来接下来是温馨的姐弟时间。不过事实难料,正当我这么认为的时候,怀里突然如同四凸曼胸前那颗水晶一眼,一闪一闪的闪烁起了光芒。

    呃,这种现象,该不会是

    “轰隆隆,天空一声巨响,本圣女闪亮登场,愚昧的人类呀,快点跪下来膜拜吧。”

    ,正习比北

    圣洁的白光在下一刻将整个房间填满。故意在背后形成一双洁白天使翅膀的小幽灵,带着无比华丽的声视效果。随着骤然浓郁温暖起来的神圣之光一起出现在上空,两只圣洁光的小手展开,好一副圣母慈悲。照耀世人的姿态。

    如果能忽视前面那句笨蛋气息加腹黑气息十足的出场宣言的话。

    谁来教教我。这时候我该吐槽吗?

    “嗨呀”

    当我还在考虑着要不要吐槽的时候,小幽灵的手刀连着她的身体一起落下,准确无误的击在我的额头上。

    “竟然敢无视本圣女的闪亮出场,天诛啊啊啊呜”

    “我说,你不要太嚣张了。”

    用一只手指,轻轻抵着像张牙舞爪的小狗一样向自己扑咬过来的小幽灵的额头。任她怎么挣扎也无法向前一分。

    “臭小凡,笨小凡,算了。本圣女不需要你这样的仆人了,再也不需要了心”

    幽灵一边摇头,一边露出心的表情道。

    突然感觉到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从背后直刺过来,这小家伙立刻像噢到危险而刺溜一声窜上树上的松鼠一样,以让人惊讶的度一转身躲到了后面。

    “呃”

    眼看小幽灵突然打一个冷战。迅躲到自己身后,探出一束滴溜溜的银色目光,看向对面的莎尔娜姐姐。样子活像一只自以为躲在安全的地方,而从树上探出脑袋看向地下游动的蟒蛇的无知松鼠。

    “哦嚯,有趣”

    半靠在床上,女王式的交叉着修长**的莎尔娜姐姐,散着寒意的海蓝色眸子微微一眯;就像现了猎物的蟒蛇一样,迎向小幽灵的目光。

    “呜咕”

    突然现即使窜到衬上也不怎么安全的小松鼠同学,连忙收回胆怯目光,整个身子埋没在我的背后,瑟瑟抖起来。

    喂喂,刚刚圣女的架子到哪里去了?

    感受到小幽灵一举一动的我暗地里偷笑,这下遇到克星了吧。

    “哼哼,佣人吗?把我可爱的弟弟当佣人是吗?看来,你还不是很明白自己的身份,需要我教教你吗?”

    莎尔娜姐姐露出了让我毛骨悚然的有趣目光,每次她露出这种自光的时候,我就要倒霉了,不过这次的对象并不是我,可以在一旁喝茶看戏的样子。

    “哼,哼哼。小凡就是本圣女的佣人,这可是他亲口承认的,就算你这个女魔头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实事。”

    小幽灵探出头,输人不输阵的反驳道。

    哦哦,不愧是吐槽圣女。反驳了。竟然反驳了,而且还敢骂莎尔娜姐姐是女魔头,真的没问题吗?这样说真的没问题吗小幽灵同学?!!!!

    此刻的我,就好像看到吸血鬼电影中的吸血鬼,已经悄悄的潜伏到了美女身后并张大獠牙一般,紧张的瞪大眼睛,恨不得往嘴里塞上一把爆米花,再用力的吸上一大口冰冻可乐。

    “哦。是吗?看来有必要调教一下才行,关于谁才是这里的主人,谁才是佣人。”

    莎尔娜姐姐就像优雅的女王。轻轻将鬓上的金色丝挑到耳后,用不温不火的语气呵呵笑道。

    呃,感觉就像猫戏老鼠一般。

    然后,在小幽灵紧张的目光中。手心轻轻一晃,一张玩具似地短弓出现在了她的手上,没错,就是训练营里射箭场上供给初级学员练习用的,有着新手之中的新手短弓称号的练习新手短弓。

    “乡哼哼,以为那种东西能吓得了吓得了本圣女吗?”

    我说小幽灵,你的声音在打颤哦。

    莎尔娜姐姐并没有回应小幽灵。而是自顾自的捣鼓着手中破旧的”目米微微失神,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般。神煮既有此怀,叉有些咬牙切齿。

    片刻之后。在小幽灵逐渐不安动摇的闪烁日光中,她才轻轻掏出一扎箭矢,将箭头扳断,眼角余光瞄了小幽灵一眼,漂亮的唇口轻轻勾起一道戏德微笑,不知怎么的,给人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感。

    “呜呜暴力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

    明明就经常对我施以牙印之刑的小幽灵,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啧啧,

    “呜呜呜,我”我可是很强壮的”眼睛闪烁着泪光。

    “小凡,给我冲。”

    下一刻又变成威风凛凛的女将军。指着莎尔娜姐姐拉起来的箭口对我说道。

    刚刚有一刹那为这个笨蛋圣女起了求情之心的我,真是个傻瓜。

    把玩了好一会儿,莎尔娜姐姐似乎气氛终于酿造够了,才搭起一只箭矢,轻轻拉开弓弦,朝前方射出一箭。

    顺便一说。莎尔娜姐姐半靠在床边,我站在莎尔娜姐姐的左侧,小幽灵则是躲在我身后,也就是说,莎尔娜姐姐的前方是和小幽灵呈现九十度角的。

    结果,这根射出的箭矢,自然落在了墙上,因为失去箭头无法**。而反弹出去。

    “哈哈,笨蛋女魔头,以为想靠这种手段吓唬本圣女,告诉你,,啊呜”

    话还没说完,从墙上弹飞的箭矢,经过几次弹跳,精准无比的落到了小幽灵额头上,让她那骄傲的宣言只说到一半,就捂着脑袋蹲在地上。眼眶中的水光四溢,活像一只瑟瑟抖的可怜仓鼠。

    不过,莎尔娜可不是会因为对方表现出来的可怜样子,而轻易放弃调戏猎物的人,她再次搭起短弓。将第二根箭矢射出,几经反弹之后,这根箭矢旋转着,再次往小幽灵的脑袋上弹去。

    “天天真了,同样的招式对本圣女来说是没有用的。”

    刚刚还蹲在地上抱着头抖的小幽灵。突然化身骇客帝国的主角,一个高难度仰身,箭矢差之分毫的从她身上掠过。

    莎尔娜脸色漠然的射出第三箭,几次反弹给小幽灵带来了足够的反应时间,让她再次以分毫之差躲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呜呜”

    “碰碰”两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两根被小幽灵躲过去的箭矢在空中相撞,几经反弹,从毫无警戒心的得意笑着的小幽灵背后,再次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她的后脑勺,结果笑声到了中途就变成悲鸣了。

    “嗖嗖嗖。

    一根接着一根的箭矢不断从莎尔娜姐姐手中射出,在不大不小的房间里,任由小幽灵上蹿下跳。飞来飞去。无论躲闪多少次,最后每一根箭矢都能命中她的脑袋。

    如果硬要说这是因为房间太小的关系,那么,为什么莎尔娜姐姐所在的位置,这些看似四处反弹的无头箭矢,却一根也没有碰到她呢?

    这一刻,哪怕知道莎尔娜姐姐的强大。我还是被她可怕的计算能力吓了一大跳,以至于自己也莫名其妙的中了数十根箭矢依然没反应过来一这时候离开房间不是最好的办法吗?

    此时此刻,非要形容幽灵现在的处境的话,就像一只想躲开头顶上落下来的雨滴而在破礴大雨的大街上仓皇乱窜的可怜仓鼠一样。

    会甘心就这样落败吗?我们的圣女同学。

    默默的用手指头弹开数根袭向自己的箭矢,我心里想道。

    果然,这样的念头才刚网从心头里升起,空中就传来小幽灵一声冷喝,只见她笔直扑向莎尔娜姐姐。

    “就让你这个女魔头看看本圣女号称无论是凡人还是笨蛋还是佣人还是傻瓜被咬了都会说很疼的绝招。我咬呜!!”

    等等,佣人说的是我吗?话说,这样的话我难道是被夹在了一个十分微妙的位置?不,再等等,由自己认识小幽灵那一天开始,貌似她就只咬过我一个吧,那岂不是这些称呼都是给我的?!!

    可恶啊,就算到了这种关键时刻也不忘记吐槽我吗?这种这种这种敬业的精神,实在是让我彻彻底底的产生了一股挫败无力的感动呀。

    不过,莎尔娜姐姐真的还打算坐着不动吗?不是我想夸小幽灵,只是她的牙齿的确是乎异耸的存在,连宝石,水晶树这些让人望而生畏的东西,都能啃得津津有味,就算被列入吴氏几大不可思议之也不是不可能。

    不躲的话,一定很疼,很疼,很疼!

    等等,这股越了身临其境的疼痛感是怎么回事?

    我迷糊在看了四周一眼,突然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床边。右手被莎尔娜姐姐拉着,手臂挡在小幽灵面前。

    “放手啦,笨蛋,咬错人了,是我,是我呀!!”

    是我的错觉吗?手臂上的力道,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似乎更加重了

    份。

    小幽灵“(咬着手臂含糊不清)呜呼呼哈唔系唔”

    我“(怒吼)真!千佛手零式。

    莎尔娜“(倚床燎望窗外)真是和平的下午呀。”

    那啥,求什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