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五章 战况
    第七百九十五章战况

    和西雅图克商量好的条件是如果干掉罗达门特之后,有合适我用的装备的话必须分给我一份。

    哦,别忘记罗达门特那最深处还有一个黄金宝箱,位置比较不起眼,像西雅图克这种不怎么喜欢将时间用在搜索装备上的家伙,很有可能会错过,得提醒一下他才行。

    西雅图克这厮的装备运虽然比不上自己,但绝对在普通级以上,看他和卡洛斯联手杀巴尔时把卡洛斯郁闷的那个样子就知道了,所以我对他这一行可是充满了期待,既能决绝一桩麻烦,又能免费分到装备,这种好事可不常有。

    还有就是,无论杀了罗达门特与否,最迟必须在五天之内赶回来,虽然解决下水道的问题很重要,但我们四个的主要任务,还是查清这次怪物暴动的幕后原因,可不能舍本求末了。

    看着西雅图克屁颠屁颠去找萨克雷的身影,我'摸'着下巴思索,下水道的系统构造极其复杂,记得在第一世界,当时自己领了当时国王给的任务,带她的宝贝女儿,也就是现在的三无公主下下水道进行叫那个什么【下水道物种生态研究之调查该环境下的怪物究竟是以一种何等变态的心理去面对自己所处的不利环境且是否能通过繁殖方式延续后代并在条件确立的情况下研究对方进行繁殖行为时的器官和各种体位与人类有什么不同之其一】.........

    呼呼呼呼.......好.......家伙,这研究标题可真够长的,光是在心里回忆就会下意识的产生一种气喘吁吁的感觉。

    虽然标题里隐藏着的吐槽点众多,不过早已经习惯三无公主行为模式的自己,是不会再去的吐槽的。

    总之,虽然对这小不点公主有些失礼,不过她那些研究,可以的话还是少去接触比较好,总觉得已经远远超越了普通的研究范畴,大概用猎奇形容也不为过。

    长长吁出一口气,我冲着目光时不时落到自己身上的莎尔娜姐姐一笑,空中闪过两道鬼魅一般的影子,向传送站的方向掠了过去。

    下一站是碎石荒野,也就是荒地之城,这里的怪物大军记得是由那个叫啥【爬行的容貌】所率领,爬行的容貌本体是一只烂腐尸,也就是木乃伊,这可是沙漠的特产,在原来世界,提起木乃伊,自然会想到金字塔,提起金字塔,又会想到人面狮身兽,还有那寥寥的金'色'沙漠,印象刚刚好和西部王国重叠在一起,只是暗黑大陆人似乎对充满谜团的金字塔并不感冒,在西部王国逛了好多回也没有发现过这玩意。

    爬行的容貌本来是生活在阴暗'潮'湿的石制古墓,原本只是一句普通的木乃伊物种中的二阶体烂腐尸,也不知道是进行了仙侠小说里的在棺材中吸收日月精华什么之类的勾当,久而久之就成了那里的老大,一只有名有姓的强大小boss。

    不过说到这位仁兄,我心里第一次涌起的就是悲剧,还清楚的记得几年前第一世界,自己和莎尔娜姐姐在西部王国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是在石制古墓,当时的契机就是这位爬行容貌兄以华丽的死亡姿态破墙而出,案犯......咳咳,错了,是剿贼英雄,就是莎尔娜姐姐。

    如今在第二世界,我们又来了,不知道这位爬行兄若是知道自己的杀星又来了,会不会将肚子里流出来的烂肠腐脏使劲往里一塞,以百米飞人之势逃回石制古墓里去呢?

    负责荒地之城作战的大队长,我想想,恩,记得当时在会议得知五名大队长的名字的时候,可把我给坏了,连吐槽都忘记了,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我想想,荒地之城的话应该是叫吉翁的圣骑士来着?应该没错了。

    不会吐槽的,我不会吐槽的,好马不吃回头草,事到如今我是不会再说什么的,想也不干。

    “吉翁,一切安好?”

    好不容易在城墙找到了这位如同纳粹士兵一样将五官严肃的挤到一块的圣骑士,我一跃而上,目光顺势往城外看去。

    恩,不错,虽然荒地之城的怪物不如鲁高因多,但隐约的似乎更有组织,更有规律一些,这就是有小boss坐镇的好处了。

    “是的,使者大人,一切按计划进行。”

    这时候,一旁的吉翁也开始答话了,笔直站立的姿势,听不出感情的声音,和刚硬到有些刺眼的炯炯目光,让我想到成为他的队友一定会比较辛苦,这是一个不懂情趣的圣骑士,就宛如古世界那些赤足缄口的苦修士一般。

    但作为指挥,这种'性'格,还有他所具备的冰一样的理'性'思考,无疑是非常合适的,至少不会徇私,大概其他冒险者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选择他。

    “各种补给品的库存充足,战士的精神状态良好,目光怪物的进攻完全在我们控制之内,如果不发生任何意外的话,今天会是轻松的一天。”

    顿了顿,吉翁'露'出稍微迟疑的样子。

    “只是.....大概使者大人你也察觉到了,有一点点意外.......”

    看比听更有说服力,带着这种想法的吉翁将视线指向城墙那些魔法波动凝聚在一起的精神亢奋,超常发挥的法师身上。

    “没关系,这是正常现象,到了第三世界你自然会了解。”

    我拍了拍这位比自己要高出一个头的高大圣骑士,明着微笑,心里却暗暗腹诽,鬼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你问我我问谁呀?

    不过,为了不落使者的名头,我只好这样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看来是将这位吉翁老兄给镇住了,一时神'色'严肃,目光带着炙热,望远方,仿佛云端那边就是他所向往的第三世界一样。

    回去问问老酒鬼那家伙吧,她有可能会知道。

    看了下面的战场一眼,在吉翁的指挥下,下面剩余数千干尸完全成了炮灰之中的炮灰,本来干尸的速度就慢得可以,不过皮硬肉厚是它们的特'色',大概爬行容貌以为能成为合适的肉盾,所以将投石怪打散在干尸群里面,徐徐前进。

    但是,群体攻击魔法本来的就是范围攻击,也就是说在这个攻击范围之内,无论里面是有一只怪物,还是有十只怪物,一个魔法下去,受到的伤害都是一样,不会受数量所影响(不过如果是数量太密集的话的确能削减一些伤害,这一点我也是到后面才知道的)。

    所以,爬行容貌的算盘很明显打错了,这招应付一下箭矢没问题,但是对魔法来说却是一窝端。

    看了一会儿,我没了兴趣,正如吉翁刚刚所说,荒地之城今天会度过安稳的一天。

    片刻之后,莎尔娜姐姐回来,在传送站的时候我们两个就分开了,她说要去外面逛一逛,找点事做,不过我却知道,她无非是想去看看能不能抓到爬行容貌干掉而已。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感动万分,能独自将督瑞尔斩杀的莎尔娜姐姐,又怎么会对一只区区小boss级的爬行容貌感兴趣呢?她这样做,无非就是想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弟出一份力,但又不好意思直白说出来,所以才找的这样借口罢了。

    很多亲近的家伙,比如说拉尔他们,都戏谑我和莎尔娜姐姐的关系,说我们和姐弟这两个字完全搭不上关系,我知道他们指的是外貌和'性'格这两个最突出的地方,前者我到没意见,有意见那也是自恋,不过后者,关于我和姐姐的'性'格,我却不敢苟同。

    虽然表面上看来,高高在上喜怒无常的女王莎尔娜,和一副人畜无害,毫无高手气势可言的本人,明显是搭不上边。

    不过我却认为,某些十分重要的'性'格方面,或者说是心境,态度,我和莎尔娜姐姐却十分相似,尤其是初来咋到暗黑世界那会,更是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其他能获得莎尔娜姐姐认可的东西,主角光环?或许在穿越者身上十分合适,但对我来说那只是悲剧光环的同义词罢了,'奶'爸光环........话说,这对莎尔娜姐姐有个'毛'吸引力呀!!

    有一搭没一搭这样想着,我也没有去揭穿莎尔娜姐姐对自己的傲娇式关怀,投以询问的目光,莎尔娜姐姐摇了摇头。

    也是,爬行容貌这家伙虽然不怎么聪明,但是得出隐藏在怪物大军中心最安全这个结论的智商还是有的,一开始我就没抱太大期待,只是知道拗不过莎尔娜姐姐的女王脾气罢了。

    告别在战况安稳的皇帝之城,我们来到遗失之城,负责这里的大队长是一个叫夏亚的圣骑士。

    “……”

    我不会吐槽的我不会吐槽的我不会吐槽的.......

    站在城墙上的夏亚显得格外显眼,盖因为他那一头能耀瞎狗眼的金'色'短发,实在太闪亮了,站在那里,就宛如一片对着太阳的镜子在朝自己眼睛晃动着一般,想无视都困难。

    跃上城墙,我的目光落到这个浑身满是吐槽点的圣骑士身上,上下打量起来。

    这家伙身上实在有太多标新立异的特征了,比如说据其他冒险者洗澡的时候都不会取下来的钢眼罩,眼罩下面的英俊轮廓,加上那头耀眼金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不逊'色'于卡洛斯多少的俊美。

    所以说我讨厌帅哥呀混蛋(锤地)。

    除此之外,这家伙还喜欢红'色'的贵族礼服,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把铠甲套到衣服下面去的但他就是做到了,而且还让人丝毫不觉得突兀,加上风度翩翩的举止和冷静过人的'性'格,足以让精灵族那些帅哥们见了也掩面泪奔,我想他这个大队长的位置,有七成票是女'性'投的,嗯!!

    所以说红'色'有角三倍速什么的我绝对不会去吐槽,别在后面用人的目光盯着我呀混蛋!!

    “夏亚队长,战况如何?”

    定了定神,我上前几步,向一直观望战场以至于没能发现自己的目光的夏亚打招呼道,虽然过于阳光帅气的外表不怎么让我爽快,不过这家伙的敬业精神还是值得赞扬的。

    “哎呀,这不是使者大人吗?有劳您千里迢迢赶过来视察,放心吧,遗失之城一切安好,我以阿兹纳布家族的名义发誓。”

    耀眼的金'色'短发轻轻一扬,仿佛'荡'漾着阳光照耀下波澜湖面一般的反光,这闪亮的让男人泪流满面的家伙,优雅单手抱胸,行了一个贵族敬礼。

    “……”

    说什么千里迢迢的,其实也就是一个传送而已,贵族真是一群让人搞不懂的家伙。

    “莎尔娜殿下呢?没有和使者一起来吗?”

    在我身边左右张望片刻,这位闪光男颇为失望的叹道。

    “她有点事.......”

    忍着冲上去掀飞他的眼罩的冲动,我面带笑意的回道。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夏亚.阿兹纳布,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瞻仰女王殿下的风采呢。”

    夏亚用一点也不掩饰他内心失望的失落语气叹道。

    啊啊,只有我这个既不帅也没有王者风范的家伙来还真是失礼了呢。

    “那样的话,还真是可惜了。”

    赶快走人吧,要是等会让莎尔娜姐姐转一圈回来,这家伙还这样胡言'乱'语,我可不担保姐姐会不会教训他一顿。

    “那么,遗失之城就拜托你了,夏亚队长。”

    目光望城外快要崩溃的秃鹰大军看了一眼,我轻轻一挥斗篷,转身离去,身后传来锵的一声清脆拔剑,然后是夏亚这闪光男的肃然宣誓。

    “我以阿兹纳布的名义发誓,定不负使者大人的重托,誓死守卫遗失之城。”

    我立刻加快脚步离开。

    “唉.......”

    传送站旁,我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猛然发现莎尔娜姐姐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

    “怎么了?”

    见我叹气的样子,姐姐轻轻走上来,一把将我搂在怀里,摁着脑袋直往她高耸柔软的胸部上埋去。

    “呜呜~~”

    刚刚到喉咙里的话立刻变成了呜呜悲鸣。

    “呼呼呼~~,姐姐,我说过了,在外人面前不要这样,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堂堂的使者大人。”

    从那让人疯狂'迷'恋的高耸凶器里逃脱出来,我大口喘着气,轻声抱怨道,一边挺起胸膛,一边将披风高高扬起,还真煞有其事的有那么点味道悲剧反面角'色'的气派。

    “就算是这样,你也是我的弟弟。”

    莎尔娜姐姐傲气的将精致眉头一扬,再次以极快的速度搂了过来,对我施展那痛并快乐着的怀中抱弟杀。

    “还是说,长大了,对姐姐产生了叛逆心理?”

    整张脸被埋在那柔软温香之中,耳边传来姐姐呼着香息的耳语。

    “呜呜~~呜呜~~”

    我连忙摇头,别看莎尔娜姐姐这话说的温柔似水,我的回答要是迟疑片刻的话,肯定就被当场调教。

    “那样就好。”

    抱着头的手一松,我连忙仰起头,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正对上了那双海蓝'色'的明亮眸子。

    “刚刚为什么叹气,你还没说呢。”

    “没什么,只是遇到了不擅长应付的人罢了。”

    “哦,是谁?”

    姐姐的目光里闪过一道寒冰。

    “不,真的没事,我们去下一个城市吧。”

    我连忙摇头,要是将名字说出来,以姐姐的'性'格,没事就要变成有事了。

    “对了,疯狂血腥女巫找到了吗?”

    包围遗失之城的怪物头头,是死亡之殿三层的疯狂血腥女巫,以暴走闻名,据说是个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有八万六千四百秒的时间处于极度亢奋之中的家伙。

    “没有。”

    简单的摇了摇头,我们向下一刻城市传送过去,下一个城市是绿洲之城,那里的特'色'怪物'药'稍微难应付一点,也不知道现在战况如何。

    带着一丝担忧,我和莎尔娜姐姐踏入传送阵,随着白光闪过,来到了绿洲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