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调兵遣将
    ,

    这群浩浩荡荡的女猎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尖叫着冲了上来。左手持盾右手握鞭,凌厉的鞭影不断在空气中抽响,挞挞挞的连成一片。竟然给人一种丝毫不逊色于惊涛拍岸的恐怖声浪。

    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女猎人的威胁反倒比沙漠跳跃者小一些,因为一旦让沙漠跳跃者逼近,它们的灵活就会愕到充分发挥,那如炸蛙一样蹦来蹦去的身形能使许多冒险者阵脚大乱。

    再女猎人,虽然攻击防御都不俗。综合实力要比沙漠跳跃者强,不过它们的行动模式却要比之好应付多了。

    浩浩荡荡的怕有一万多数量的女猎人,排成一个凌乱的长方阵型冲上。在城墙上看去,它们那密集叠涌的身影,甚至将脚下的黄色沙漠都覆盖起来了,一眼望去,脚下的整片大地只剩下它们身上的皮甲头盔盾牌闪亮的色泽。

    新一轮攻击很快开始,魔法的波动再次将整个城墙上面化作一片色彩缤纷的画卷,让我暗暗惊讶的是,和上一波的攻击相比,每一个法师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法波动频率,有了前一次的经验以后,似乎更加同步了。

    这些强大的魔法波动凝聚在一起,给人的感觉更加凝实和沉重,连带着每个法师所施展的魔法,威力似乎都强了一点点,这一点可以从这些法师脸上微微闪过的惊讶神色中看出。

    虽然只有一点点进步,威力只是强了一点点,对于那些体质和防御十分强悍的女猎人的伤害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如果每次配合以后。都获得那么一点点进步,千次万次之后,这些魔法波动岂不是要完全凝聚成一个整体?

    莫名的,我的脑海中闪过那么一道画面,当这些由数百上千名平均等级至少到达七十级的强大巫师,所凝聚起来的恐怖魔法波动,真正的溶为一体之后。

    天空之中,这些结合在一起的五彩缤纷魔法波动,逐渐化为一道人影。一个由能量构造而成的,仿佛经过放大之后投影到这个世界里的巨大影子,然后勾勒出清晰的轮廓仿佛从古世纪魔法最辉煌那今年代的画卷之中走出的古朴老法师。缓缓睁开他那双幽深睿智苍老的瞳孔。手中的形容拐杖一般朴素无奇的法技,轻轻向前一指,顿时,站在它前面散发着无尽煞气的千军万马都化作了灰烬。

    这究竟是什么力量?!

    隐隐的,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明恬,难道第三世界那些前辈们,就是运用这种集体作战方式,在抵挡着数量和实力都比他们高出不知多少倍的地狱怪物大军?

    “轰隆隆!!梭梭梭梭!!”

    和第一波一样,当这些五彩徇丽的魔法被发射出去以后,女猎人的阵营中升起了一道又一道的爆炸围墙。收割着一批批的怪物大军。

    正当我们以为这一波女猎人大军,可以以和沙漠跳跃者一样的手法平稳消灭时,骤然,从已经逼近到几公里之处,正笼罩在一波魔法爆炸后的烟尘之中的怪物群里面,裂空声四起,上千道一米多长的飞矛。带着宛如子弹一般的速度铺天盖地的向城墙这边抛射过来。

    “防御!!”

    一声洪亮的怒吼在每个人耳中响起。几乎下意识的,所有人都选择了圣骑士的反抗光环,而城墙上早已经开启了冰冻系的寒冰护盾和闪电系的能量护盾的法师,它们的反应也不慢,几乎在破空声响起之时,就瞬间将自己的力量所能拿得起的盾牌,挡在了前面。形成一拍盾牌墙壁。

    城墙底下的近战战士就更不用说了。前面的圣骑士微微蹲下。将一面面巨盾挡在身前,左躬氐着,右手推前,连成一片密不透风的钢铁墙壁。

    噔噔噔蹬蹬

    就在这些动作完成的下一玄。上千道飞矛撞击在了盾牌上面,发出沉闷的撞击声,不少被数道飞矛同时击中,抵挡不住那强大冲击力的圣骑士,闷哼一声,嘴角流出溢出鲜血,退了几步,后面很快就有早有准备的战士,立刻补上。

    德鲁伊没有闲着,拥有和野兽一样灵敏直接的他们,更早一步召回狼椎之心,换出召唤技能中的灵系一脉的终极技能棘灵。

    棘灵的棘刺灵气,可以让获得灵毛加持者,在受到伤害的时候,将自身所受到的伤害几倍十几倍的反弹回给敌人,这个在游戏之中比较鸡肋的技能,在有血有肉的暗黑世界里却十分有用,兼之作为终极技能。肯定会它的独特之处,这不。矛雨才刚刚落下,冒险者还未狠狠的做出反击,对面尘埃之中的怪物,就已经传出数百道大小不一的惨叫声。嗯,回头得想那些德鲁伊们请教一下。棘灵究竟有什么秘密在里面。凯恩之书里虽然也提到过,但凡紊受限干篇幅,里面没有说的很清楚六“允※

    “投石怪,这些该死的家伙!!”

    矛再过后,受伤的冒险者大声怒吼起来,刚网那一波恐怖的矛雨,是沙漠王国里面另一种常见的怪物投石怪,这些家伙和女猎人长的十分相似,应该说是同一个种类的怪物,同样是一身油亮的皮甲头盔和盾牌,唯一不同的是,女猎人右手拿的是鞭子,而投石怪则是握着一根。

    因此,这些狡猾的投石怪隐藏着女猎人里面,将手中的飞矛隐藏起来。就连眼尖的亚马逊一时也没发现;才被它们偷袭成功,所以冒险者准备充分,反应也不慢,才有惊无险的抵挡了下来。

    被怪物调戏了一次的冒险者顿时大怒,这还是分身呢,万一以后步入第三世界,面对怪物的真正实体。岂不是反要被它们牵着鼻子走。

    于是,城墙上的亚马逊,妇军了它们精准的射击,隔着几公里的距离将那些棘灵没有反弹死的投石怪,逐一点杀,然后,随着投石怪第二波有气无力的数百道飞矛攻击过后。这些隐藏在女猎人里面的杀手就沉寂了下去,再也翻不起什么浪头。

    很显然,女猎人的存在就是为了掩护投石怪,投石怪死的七七八八之后,这些女猎人也就是炮灰的命,虽然强悍的防御和血量,让不少女猎人冲到了城墙下面,但是早就虎视晓眈,感觉手中的弓箭左右握着都别扭的近战战士。一窝蜂的冲了上去,和数百只伤残的女猎人战在了一块。

    还有上干名只女猎人饶过了近战战士的防御圈受数量限制,近战战士只能在以城门为中心的附近。倚靠着城墙形成一个半圆防御阵,自然无法阻拦下所有的怪物。但是,城墙脚下已经挖出了一条十米深的壕沟,怪物跳下去,抬起头一看,挡在它们面前的是城墙的几十米高度加壕沟的十米高度的超级巨人。

    大感上当的女猎人,犹自不甘心的用鞭子忿忿在上再抽了数百下,可是经过数千年无数法师将魔法防御阵加持在上面的魔法城墙,又岂是它们那截小鞭子能撼动得了的,每个女猎人在上面抽了几十下,连个浪花都没有激起,就被城墙上站着的亚马逊和法师,探出带着浓浓杀意的脑袋,九十度垂直的将箭矢和魔法倾洒下去,不一会儿壕沟里就躺一层薄薄的怪物尸体。

    乘着攻击的间隙,大家整理了一下刚才投石怪那两波攻击,还有近战战士和攻到城下的数百女猎人混战所造成的损失。

    后看到是没有上面,数百名女猎人的话,其实只要有十几个实力相当。配合不错的冒险者,就能慢慢清理掉,当然会付出一些时间和伤害作为代价,然而,当冒险者这边的数量增加到五六十人的时候,就能将要付出的时间和伤害压缩到一个极低的数字了。

    我所担心的是前者,这些投石怪的分身都已经具备一定智力,知道攻击力集中一点会比较好,所有这两波飞矛投射攻击力都比较集中,往往一个点少则受到两根飞矛攻击。多则甚至遭受到几十根的豪华招待。

    几十根长矛,已经足以秒杀一个圣骑士了,所以我十分担心会不会因此出现阵亡情况,要知道这只是第一天,怪物现在所做的攻击只能算是前锋试探,真正的艰苦还在后头,所以。虽然有沙尘暴的不利环境因素。但总得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要是第一天就出现伤亡情况,那就由不得我们担忧在之后更加艰苦的战斗里,究竟会出现什么样的惨重战况了,这样对士气的打击也是十分严重的。

    很快,圣骑士扎古就汇报了这次波攻击所造成的伤害,城墙上面我是看着的,因为有着几十米的高度的优势,那些投石怪只能将大部分的攻击落到城墙脚下,所以上面相对防御比较薄弱的法师和刺客,只有几个倒霉的受了伤,集于亚马逊,虽然是远程攻击好手,但她们的防御和血量却一样不俗。面对这样不痛不痒的攻击,纷纷表示毫无压力。

    下面的近战战士惨了一点,在第一波上千根飞矛的攻击中,就有十多名圣骑士所站立的点,遭到我刚刚所说的几十根飞矛招呼的豪华待遇。所幸的是他们在涤荡不住的时候,后面的圣骑士插队补了上去,共同承受了这几十根飞矛的伤害。不然。虽然在光环和巨盾的加持下,不至于阵亡,但肯定会被横着抬回来。

    而后和数百名女猎人的战斗中,和我所料的一般,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有些近战战士,扛着还在滴血的武器一边往回走,一边砸吧着嘴。还嫌来的太少,都不够分。

    牛牛牛,让你们牛气,过几天后看你们还会不会闲怪物太少不够分。

    对于这种状况,我只能翻着白眼,这样暗暗想到。

    统计下来,这波攻击被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影响,除了一个十分到霉的野蛮人重伤昏迷,被抬了回来,还有十多个圣骑士受到中等伤害,但可以在现场喝生命药水回复之外。呃,其余的,只有上百名战士被冻

    顺便一说,第二世界分身级的投石怪,所投出的飞矛有一定几率附带冰冻效果,这才是它们最令人讨厌的地方,而第三世界的投石怪实体。更是五毒俱全,什么元素伤害都有,让冒险者防不胜防。

    “对了,扎古,箭矢的数量够用吗?”

    回想起刚刚漫天的箭雨,我不禁开始担心箭矢类的库存,究竟能不能挨到这场战斗结束。

    “是的,大人,这些消耗品还在大量赶造,再加上怪物爆落,我想如果这场战斗不是拖上半年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扎古笔直行礼,有板有眼的肃然回道。

    “嗯,箭矢和药水这些消耗品的库存,还要麻烦你关注一下。”

    我点了点头,道。

    大多数圣骑士和野蛮人都是铁匠好手,肃然比不上那些专业铁匠,但是只要有工具和材料的话,制作一些简单的箭矢还是不成问题。

    至于药水方面,在前几天那次会议里,法师公会的会长塔巴就已经表示了公会的大力支持,这些药水将会视情况,以一个低廉甚至是免费的价格供应给冒险者,我私下里和他打听,才知道这老头和库拉斯特的法师公会那边关系不错,竟然通过自己的手段就从那里弄到一大批物资支援,难怪当时在会议上拍胸膛拍得那么用力,我本来还打算以联盟长老的身份从其他区域调派一些物资呢,看来暂时是不需要了。

    “鲁高因城这边就麻烦你了。我们去其他城市看看情况如何。”

    告别扎古,我和莎尔娜姐姐和西雅图克。跳下城墙,往传送站方向疾奔而去。

    “太无聊了,太无聊了啊啊

    奔驰之中,西雅图克一边摇着头,一边大呼小叫的发泄内心的郁郁。将过的民宅房子里面本来就在瑟瑟发抖的平民,更是吓了个分飞魄散,声音波及之处,顿时传出无数声小孩的哭喊声。

    “觉得无聊的话,不如直接杀入怪物堆里如何?”我冷冷看了他一眼。心怀险恶的提议道。

    “你当我是傻子呀。”西雅图克立刻睁大眼睛。

    哪怕是伪领域巅峰强者,要是贸贸然冲入数十万怪物的包围圈里,也会被啃的骨头不剩。

    “要是克得无聊的话,我到是有一个好去处可以介绍。”

    我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个地方。不由一拍手心之前这么就没想到呢。这不是充分发挥西雅图克同志勇猛无畏的革命打手精神的最好位置吗?!

    我想到的那个地方,就是鲁高因城的下水道。

    没有错,还记得罗达门特兄吗?那个在第一世界被小雪的光列怒破击直接镶嵌到墙里面的可怜家伙。想起它的话,那么对于鲁高因城下水道的印象,大概也就有印象了。

    我一直就在想,为什么包围鲁高因的怪物,虽多却没有一个小助《级的怪物率领呢?要知道,数十万怪物军队,有一个聪明的小助《率领。和没有小。率领,各自占地为王,区别是很大的。

    这其中,有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鲁高因的怪物,原本是由督瑞尔这个大魔王亲自率领的。不过在半路上,我们辛勤赶路,不远万里赶来的督瑞尔烈士,不幸与莎尔娜姐姐来了一次热情和鲜血迸发的碰撞,最后只能拖着半截上半身赶过来。这种死不放弃的精神实在是可歌可泣。

    第二,就是我刚刚所说的鲁高因下水道,大多数鲁高因人都不知道。其实他们日常所生活着的城市的下。早已经变成了怪物的老巢,我想。这些有下水道三层的小比罗达门特率领的下水道大军,就是这次怪物攻打鲁高因的一支伏兵。

    城墙再高,也挡不住内敌来袭呀。

    这一点我和扎古当然是早有预料,不过就算知道也没有很好的办法。毕竟下水道的出口遍布鲁高因城,我们根本无法一一去防范。

    如今,正是发挥西雅图克打手精神的最佳时机了。

    “哪里?哪里?事先耸明,让我去送死我可不干。”

    果然,西雅冉克立刻两眼放光,凶光大盛,不过对于我刚刚建议他冲入数十万大军里去的建议依然耿耿于怀,才有后面一句补充。

    “放心吧,那里的怪物虽然不少,但地形狭窄,绝对难不倒你。”

    我嘿嘿的笑了起来,为终于能解决这个困扰了自己好几天的难题而高兴。“狭窄,是地下古墓之类的地方吗?那到是没问题,不过你让我去那种地方有什么用?”

    西雅图克眉头皱起,不解的看着我。

    “咳咳,不是那些地方,是这里。”

    我指了指地下。神秘一笑“有个有名有姓的小助《哦,怎么样?只要答应我的条件的话,就给你指路。”

    西雅图克顿时哈哈狂笑的点起了头,看着他一副迫不及待的嗜血狂态,我不禁兔死狐悲的为即将再次悲剧的罗达门特兄哀悼起来

    求月票,求推荐,十月新番求实妹被拍飞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