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宅男式的觉悟
    西部王国的沙漠深忠漫天的黄沙如刀割仁般,茫茫滚滚的暗黄色沙的海洋,几乎每半个时掀起一次的沙尘暴,让这里终日伸手不见五指,形如地狱,人只要在这里分钟,就会彻底被沙尘所淹没。

    炙热太阳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散发着它的热量,让狂暴的风沙多了一个火烫火烫的温度,就如在旺盛的火炉里埋烧片刻后取出的通红铁屑一般。

    煎熟鸡蛋,对于这些滚烫沙子来说只是小事一桩,它们将整个沙漠变成一片没有丝毫水分的干燥火炉。任何呆在这里的生物,在片玄之后就会被烤成干尸。

    这就是西部王国的沙漠深处。是生命绝迹之处,就连怪物也不愿意呆在这种鬼地方。

    然而此时,若是破开那滚滚的严尘暴,在深处的某一个位置,会惊讶的发现,这里正有十几双猩红的目光,在里面不断闪烁。

    它们身上散发着强大的魔法气息,将外界的巨大沙尘暴阻隔开来。形成一个直径约公里许的结界。对于在暴风沙尘和太阳肆虐下颤颤发抖的沙漠深处来说,风平浪静的结界内部,简直就宛如是这片沙漠的绿州或是天堂一般让人安心。

    平静的结界内部,那十几双猩红目光的主人身影,逐渐清晰,竟然是十二个全身赤红色,手握鬼头技,散发着非同一般气息的沉沦魔巫师。

    从它们身上散发出幕的强大气息,绝对不是第二世界的沉沦魔巫师分身所能比拟的。那确确实实的存在威压感,足以证明它们每一个都是正牌的货色。

    此时,这十二个沉沦魔巫师。将鬼头杖放在一边,以略为滑稽的姿势坐在一起,脑袋凑在一处,研究在放在正中央的一张皱巴巴图纸。十二个赤红脑袋你推我搡,挤在一块。只能依稀从缝隙之中看到图纸上面似乎画着一个魔法阵的样子。

    它们嘴里,不断叽里咕噜着。偶尔能听到类似安达利尔、贝利尔和督瑞尔的字样,似乎在正为什么事情而争执着,不过,声音逐渐减它们似乎达成了一致意见,拍拍**站了起来,握着各自的鬼头杖向结界四边散开,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

    另外一边,名为爱丽丝旅馆的房间里,三个大男人的还在谈论着。

    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那里得到不甚完整的信息,我更是忧心仲仲。这次怪物暴动来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大,每个城几乎都有几十万数量的怪物包围,尤其是鲁高因城,更是受到了重点照顾。

    站在城墙往外看去,只要你的眼睛足够锐利,恩,大概能达到刀点左右的照亮范围加成的话,就能破开那重重黄沙,看到几十公里以外的怪物海洋。

    当然,数量是其中一方面,比起罗格营地的状况,虽然这边的兵力分散了,但也不是没有优势,那就是城墙,比起罗格营地由圆木筑起的简易木墙,这里经过法师魔法加固过不知多少次的石砌巨墙,估计就连血熊能量炮也无法一击轰塌。

    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而且听说每个城还有一个大型魔法阵,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可以启动,虽然这个巨大魔法阵,和精灵族的王城魔法阵比起来,简直就是巨人和小孩的区别。也比不上库拉斯特的防御魔法阵。但好歹能有个保险,应付一下紧急情况是绝对没问题。

    然后,还有最后一道防线,那就是在真的无法挽回的时候,向哈洛加斯的冒险者求助,相信那些招就已经蓄势待发,等看来鲁高因几日夜游的高手们,绝对不会吝啬于在后辈面前施展一下他们的本领。

    有了这三道防线在,我到不大担心这些数量庞大的怪物能击出什么浪花,冒险者这边,牺牲肯定是会出现的,但是凭着三道防线,可以很好的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不会造成像八年前的怪物袭村一样的惨重结果。

    真正让我忧心的是这些怪物背后的头头,那三个狡猾的魔王,究竟在打什么主意,虽然阿卡拉说这三个家伙,这次是冲着第三世界的天使族大本营去的,但无风不起浪,为什么第一世界没有出现怪物暴动,而第二世界却出现了呢?

    很显然,就算三大魔王的真正目的是冲着那些天使去,它们也未必对第二世界没有想法,估计是把第二世界当成一碗青菜汤,虽廉价,但是好歹可以塞塞牙缝,蚊子小也有肉麻。

    虽然现在的状况可能只是三大魔王的即兴行为,但是却由不得我们放松,别忘记这三大魔王里可是有一位阴谋魔王,就算是一次即兴行为。如果不好好应付的话,说不定也会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在这里愁眉苦脸个什么,依我的话,干脆我们三个直接杀出去。一天杀上三个来回,半个月不多。就能将一个城附近的怪清理掉了

    西雅图克这蛮子,大咧咧的剔着牙,不满说道,嗜杀的目光里满是战意,看去就像一头疯狂的铁甲犀牛。

    听了西雅图克的豪迈发言,我和卡洛斯都忍不住给了一记鄙视的目光。这家伙不是没脑子,相反,在野蛮人里也算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我州,只是大多时候比较喜欢用奉头说话而“半个月等我们杀完这边,另外一边的怪物又重生了。”卡洛斯冷冰冰的提醒对方。

    “重生就重生,剩下的交给其他小家伙就行了,我们只要战斗!战斗!战斗!哇哈哈”

    西雅图克杀气冲天的三个“战斗”更是让我和卡洛斯长叹一声。

    果然,这好战如痴的家伙,根本就不在乎这五座城和里面的人的生死存亡,他就过打酱油哦。不。是用酱油瓶砸人的。

    不能指望这家伙能对我们的行动所有帮助了,我和卡洛斯相视一眼。决定将西雅图克一脚踢开,竟然它喜欢战斗的话,干脆就发挥他的长处,帮防守的冒险者减轻点负担也好。

    “调查幕后的计划先放到一边,现在紧要的,是先汇合法师公会的塔巴,联盟负责人,迪卡家族一员,凯恩的不知道第几代远房亲戚加恩。还有佣兵公会的会长萨克雷,先将五个城市的冒险者重新调配一下,做出最合理的分配。”

    卡洛斯在一旁轻轻点了点头,我则是捂着脑袋,抱怨起来。

    “阿卡拉那家伙也真是的,为什么连组织战斗的任务,也要交到我们去做,加恩,塔巴,还有那个佣兵工会的萨克雷,不是比我们经验更加老道吗?放着好好的人才不用,录削我们的剩余劳动价值,这算怎么回事呀?”

    我看了旁扳着手指头数一天杀多少,几天重生多少,需要多少天才能自己一个人杀完的西雅图克,再看了看露出淡淡笑意的卡洛斯。

    “抱歉了,卡洛斯,这次组织分配的任务大概要由你去完成了,我对这种工作实窍不通。”

    “我拒绝。”

    话网落音,就被卡洛斯面带酷酷微笑的一口回绝了,回绝的如此爽快利落,以至于我呆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

    “吴师弟,你似乎到现在还没有明白阿卡拉大长老的意思呢。”

    面对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目光,卡洛斯缓缓解释。

    “为什么放着经验老道的加恩和塔巴他们不用,让你来负责不,非要说来,为什么要让我们过来解决这次的危机,而不是更加强大的卡夏老师和法拉长老,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说到这里,卡洛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还没有待我反应过来便说出了答案。

    “全都是因为你呀,为了培养你。为了树立你的威望,这一切一切都是阿卡拉大长老的苦心,我,西雅图克,还有莎尔娜,只是你的影子而已。”

    从他的口中,句,坚定无比的下定结论。“这样说吧,如果说若干年后。联盟获得与地狱势力抗衡的力量,揭竿而起,那么,领头的必定是你。如果说我们成功的将地狱势力击败。那么史书上,你必定是联盟最大的功臣,超越七英雄的名望。成为人们所敬仰,永世传颂的救世主。”。

    难以想象,这番能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热血沸腾,斗志激昂的话,竟然是被卡洛斯,淡淡的喝着茶说出来。

    更让我难以想象的是,能成为卡洛斯所说的那样的人,这种像做梦一样的事情?

    开玩笑吧,我宁愿回家生孩子。

    看看老神在在的喝着茶的卡洛斯,再脸聚精会神的扳着指头的西雅图克,我勉强定下心神,挤出讨好的笑容。

    “那个。两位大爷,如果的丰功伟业,难道身为男人的你们不心动吗?难道你们甘心只做那个影子吗?只要你们开口,我保证立刻将位置让给你们,还犹豫什么,赶快将雄性灵魂深处的野心,大声说出来吧!!”

    我用着卡洛斯刚刚所没有的激昂语言。发出魔鬼的诱惑,男儿在世,无非就是建功立业,流芳百世,这种好康的事情,只要是男人就抵抗不了吧,心动了吧!快点将“我愿意”说出来吧!!

    “我只要找回安洁丽尔,和卡洁儿一家三口在一起就好了。”

    顾家男,寻妻男,女儿控卡洛斯淡淡说道。

    “我只要有架打就行了,哦。最好能找个会酿酒的婆娘。”

    战斗狂,酒鬼男西雅图克将头一撇,鸟也不鸟我。

    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到莎尔娜姐姐身上么?想想姐姐的性格,我立刻像是拔开气嘴的气球一般,身体焉了下去,软绵绵的趴到在桌子上。

    “吴师弟,好好干吧,大陆的和平,人类的希望,全都落在你身上了。”

    两个无良的家伙面带笑容,说出了这样不负责任的话。

    “你们给我等着,我要去当魔王!”

    愤愤的看了二人一眼,我发出无力的抗议。

    “吴师弟,我还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有屁快放,本大爷肩负着大陆和平,忙着呢。”

    软绵绵的趴在桌子上,瞄了卡洛斯一眼,见他满脸的凝重,我才重新坐起来,没好气的说道。

    “这次怪物暴动,主要涉及西部王国和罗格营地,我想跟你讨个任务。罗格营地那边的调查任务,交给我行吗?”

    “哦,能够由吗?”

    我好奇的看着卡洛斯,虽然这家伙是一个顶正经忠诚的圣骑士,不过却不是那种没事将和自己无关的任务主动往自己身上揽。江,:工好?儿。加今竟然丰动请缨,实在让我丹法直接点头怖,

    竟然阿卡拉将这次行动的指挥权交给我,那就好好利用一下,说不定还能打听点关于卡洛斯的八卦**咳咳,是军情,是军情才对。

    “不知道你从阿卡拉大长老那里听说没有,这次怪物暴动,堕落者联盟那边,似乎想要做点小动作

    “听说了。一群跳梁小丑而已我的脸瞬间冷却下来。句饱含着杀气的说道。

    堕落者联盟,已经很久没听听过这词了,只是因为这些年,除了前几年第一世界的鲁高因事件之外,他们再也没有激起多大的浪头,况且。堕落者联盟原本的三个头头,就是做在我面前的卡洛斯,西雅图克,还有莎尔娜姐姐的父亲,巫师亚罗,其实都是联盟的人,你说这样的组织,在冒险者联盟这座庞大大物面前,能蹦醚到哪里去?说他们是跳粱丑一点都不为过。

    虽说现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已经改邪归正”亚罗也死了,不过阿卡拉似乎又在堕落者联盟里面打下了新的埋伏,正因为这些年不成气候。而且堕落者联盟里的大多成员,怎么说呢,几乎都是一个个浓缩着这个残酷世界的各种悲哀的聚合体。所以阿卡拉就没让我再处理过这方面的事情,以至于我逐行将他们忘记了。

    如今阿卡拉和卡洛斯骤然一提醒。我才想起还有这群人,不过,无论这些人有着什么样的可怜过去。在这种火烧**的时刻,他们还要添上一把油,就实在让我无法再将怜悯之心给予他们,心中所剩的只有。

    感受到我**裸杀意的卡洛斯,不禁苦笑起来。

    “咳咳,吴师弟,你听我说,我从阿卡拉大长老里打听到了,这次堕落者联盟的来人,有几个是我以前的属下,所以”

    顿了顿,卡洛斯的目光中透露出坚定,痛楚和决然。“所以,我想亲自去一趟,看能不能说服他们,如果不能的话,那么。死在我的剑下,也总比死在其他人剑下要好,至少还有个埋骨之处。

    那股夹杂在铿锵语气里的忧伤。在小房间里缓缓流淌着,一时之间。我们三个都说不出话来,低着头,默默沉浸在那股悲哀之中。

    “好吧,我没有理由阻止你,罗格营地就交给你了片刻之后,我深深呼吸一口气,拍着卡洛斯的肩膀说道。

    “就交给我吧,就交给我公”

    卡洛斯喃喃着,复杂沉重的目光落到窗外,似乎隔着那黄沙,隔着那一望无际的迷雾森林,落到了营地那昔日的伙伴身上。

    “也不知道哪些怪物究竟什么时候会发动攻击,事不宜迟,我们立玄去找加恩他们吧

    决定好之后,我一拍桌子,站起来,向门外大步走去,竟然要做负责人,那就做到底吧,阿卡拉给自己量身定做的道路,我不会完全顺着走,我会用自己的意志去感觉,去判断,但是,如果她所给的道路真的是最好的选择,真的可以给自己的妻子们,给自己的亲人们,给自己的朋友们,带来幸福,那么这个救世主,当一当又何妨呢?

    一直以来,自己都以宅男自居,以混吃等死为目标,想着只要保护好重要的人就好,因为这股狭隘的执念,明里不说,我暗地却抗拒着阿卡拉的愿望。

    其实我心里十分清楚,要实现这些愿望,最便捷的方法莫过于一劳永逸的将地狱势力击败,只是,宅男那股好逸恶劳的思想,却总是如同恶魔的咛呢一般在耳边作祟一为什么非得是自己呢?等等吧,再混一些日子,说不定真正的救世主就会降临,自己就可以在家里一边和维拉丝她们亲昵这,一边吃爆米花。等着暗黑大陆从那位救世主手中获的解放。

    但是,现在是该觉悟的时候了。形式到了这种地步,竟然没有救世主。那么就由自己来做吧,与其等待着那飘渺的幸福从天而降,倒不如自己亲造!

    思念及此,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灵魂深处涌动着,就好像蒙尘之处被清水洗过一般,灵魂变的无比剔透,清晰,纯净,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气息,自然而然的从灵魂深处焕发,酝酿,并散发出来。

    淡淡的,有着阿尔托莉雅气息的莫名自信和干劲。

    走在后面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脚步突然一顿,彼此相视一眼,露出了微笑,挤眉弄眼的交流起来。

    卡洛斯:吴凡师弟终于有了领袖的觉悟了,不容易啊!

    西雅图克:阿卡拉那头老狐狸为了这一刻,可是千方百计,要是换做普通人,恐怕早就以救世主自居了

    “我们出发吧!!”

    出了旅馆,迎着那炎热的太阳,我朝身后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朗声

    道。

    出发吧,向宅男救世主,迈出第一步,嗯嗯!

    下一章,莎尔娜女王出场,到时候看看有时间否,将角色歌也一起弄上去吧,虽然我觉得还不怎么合适莎尔娜,但却找不到更加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