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任务目标
    “呜。

    躺在帐门外的椅子上晒着太阳,我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仰视着头顶上的阳光,眼睛眯了起来。

    从库拉斯特回来已经是第三天,虽然只在精灵族呆了不到一个月,不过大概是发生的事比较多,总觉的在那的时间老长老长的,很久没有呼吸过家的味道了。纵使在这里,在拂面的清风和和煦阳光下趟上个把天,也是不够。

    说白了,也就是闻到家的味道以后。身子骨又变得懒洋洋起来了,和在精灵族最大的不同在于,在精灵族闲着的时候,总觉得索然无味,而在家里闲着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不够用。希望能将一天瓣成一个月。

    阿卡拉那边我去了,虽在传到精灵族那里的手札上,说的到是挺严重的,让我尽快回营地,不过回到那天去她的黑店走一趟,却又被告知不用着急,可以在家里休整几天再出发也不迟,看来这只老狐狸是摸准了我的习性,知道得让我在家里和小维拉丝她们补魔一段时间,才能拿出干劲去做事,嗯,这点我喜欢,哈唔

    继续打着哈欠,我迷迷糊糊的合上双眼。

    维拉丝她们,在小雪的陪同下逛街去了,两个女儿也在牧师哟练营。就连卡洛斯她的宝贝女儿卡洁儿,也被阿卡拉老狐狸预定了未来,给送到牧师练营里去了。

    听两个宝贝女儿说,卡洁儿那一去牧师练营,可不得了了,拥有二分之一天使血统的她,虽然在那双迷你型的、毛耸耸的天使翅膀是天使与人类结合所造成的畸形其实超可爱,但是除此之外,她身体素质方面却是实打实的,一点缩水都没有,完全继承了她老爸卡洛斯的天才属性和老妈安洁丽尔的天使属性,学起牧师基础知识,那简直就像是失忆了的英雄级牧师混进牧师学园里一样,据说没过几天,许多其他牧师学员就泪奔了。

    恩,完全可以想象那些牧师学员的心情,就好比一个人类儿童和一头幼霸王龙在一起锻炼力量般,有时不得不承认,再多的汗水也比不上拥有一个好爸妈,尤其是一今天才老爸和一今天使老妈。

    啊啊,真清闲呀。

    “嘎哦心嘎

    脚下传来十分既视感的类恐龙所声,目光斜斜一瞄,哎呀,这不是那只死狗吗?

    今天它又练成了什么神功,不自量力的找我挑战来着了?

    虽说我一老早就建议维拉丝是不是将这只死狗的毛给剃掉,尤其是在夏天,金灿灿的毛发在阳光底下一晃,怪晃眼的,结果维拉丝苦笑着没有说话,死狗到是扑上来和我拼命。屡败屡战,就连睡觉的时候也不放过偷袭,最终在它没日没夜的骚扰战术下。我也只能放弃将它剃光的。

    虽然被我揍的很惨,不过毕竟这只后备干粮竟然让身为主人的我放弃了打算,可谓是虽败犹胜,这一点让我尤其不爽,这种结果直接导致一人一狗的战斗频率,在一段时间内也成倍增长,而所带来的战绩

    一脚将高高跃上几米高空,先自转三周半,然后侧转三周,再于空中翻五个筋斗,最后目光闪过一道利芒,似乎以为我已经在它华丽的招式下目瞪口呆而露出巨大破绽,狗体一个舒展,那只毛耸耸的小短腿仿佛威风凛凛的“哇嚓。一声,凌空飞踢而下的死狗。踢成流星。我掏出笔记和一根羽毛笔,用舌头舔了舔,在上面写道。

    口刀胜0负。

    这可是实打实的数据,绝对没有在后面添加尾数。

    对了,去老狐狸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吧,顺便去看看莱娜。小狐狸的四人小队,已经在昨天离开,正如她在库拉斯特所说的那样。只在营地里呆了两天便回群魔堡垒去了。

    好不容易兄妹重逢,却只相聚了短短两天,小狐狸队伍到也挺拼命的,话说回来,自己离上一次战斗。已经过了多久?好像也才一个多月吧,总觉得已经过了很漫长的时间似地。

    去阿卡拉的小黑店途中,我意外的和老酒鬼迎头相撞,这老女人这几天更年期,脾气不大好,老是板着一副臭脸,我猜大概是她觉得自己被阿卡拉骗了,回到营地却没点屁事。白白失去了在精灵族混吃混喝的机会,营地里的美酒,可是远远比不上库拉斯特,更遑论是精灵族了。

    “老酒鬼,不如给我说说你和精灵族那个红红衣白发的家伙,是什么关系?”

    老酒鬼越是臭着脸,我心里就越是乐呵,而且绝对不介意往她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

    果然,听到精灵族三个字,她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随即不屑的用眼角膘了我一眼,那副模样说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哼小子,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你觉得那家伙在精灵族的地位怎么样?”

    “很高吧。我想。”

    歪着头,我说道,虽然未曾就红的存在,问过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不过看那时候他的言行举止。就可以知道这位隐藏在精灵族里面的超级高手,地位肯定不低,再加上他的模样,似乎还是超精王子的什么长辈,超级王子又是精灵族的太子党。这样一想的话,红在精灵族至少也

    “没错,你说的对,他在精灵族的地位,可不比莱曼老头低。

    老酒鬼这样牛烘烘的将背后的红色披风一扬,鼻孔都快要翘上天

    了。

    “但是,听了你别吓一跳,这家伙,仅仅只是我的一个小跟班而已。”

    “哦。”

    我神色漠然,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你到是给我惊讶一点呀混蛋!!”

    老酒鬼被我意料之外的淡定给激怒了,就像在贵族舞会上向其他贵妇人炫耀自己手上的意大利顶级车工八心八箭钻戒,却收到众人冷场一样。

    “不是你让我别吓一跳吗混蛋!!”我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混蛋,你这混蛋,我是吧。你知道吗?我以前可是被称为酒红色的恶魔。那是人见人怕,鬼见鬼愁,就连天使听了本大人的名号也要夹着翅膀往上逃。”

    得,给她三分颜色,还真尾巴翘上天了。

    我冷冷的看了她一样:“卡夏大人,您就别说以拼了,就算是现在,你也依然风姿不减当年呀,实在是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营地第一号人物。”

    结果,我们的口角就没停过,走到阿卡拉的小帐篷时都差点扭打起来了。

    “话说未来。你也是来找阿卡拉吗?”

    挺在门口处,我看了神色迷茫的老酒鬼一眼,偷笑不已。

    “不好,和你这臭小子说着说着,竟然走到这种鬼地方,你这混蛋是故意的吧。”

    老酒鬼顿时大惊,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

    卡夏本来只是想和往常一样。在营地四周随处晃晃,看能不能逮着一个冤大头让他请酒喝,没想到途中遇到这臭小子,结果吵着吵着就来到这里,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似乎一开始就被这臭小子给算计上了。

    “可恶,今天一定要好好教教你,让你明白什么叫尊老爱幼

    想到英明神武的自己,竟然会被一个算术白痴兼路痴,唱歌还特难听的家伙给忽悠骗了,卡夏本来就郁闷的心情,更是不爽起来,手中一挥。骤然出现的长枪就响起了破空声。

    “你也知道自己老了呀。”

    我冷眼相对的拔出长剑,话说自和阿尔托莉雅一战之后,就没怎么碰过武器了,正好有点手痒。

    “你们两个想将老婆子我的帐篷拆掉吗?”

    正当我们剑拔弩张的时候,帐篷里面出来阿半拉淡然的声音,顿时让我们记起来这可不是刮练场,而是阿卡拉的小黑店门前,要是让其他来买药的小冒险者们看到这一幕。被吓哭回去,那影响多不好。

    悻悻然的收回武器,老酒鬼眼睛骨碌一转,就想转身跑人,结果阿卡拉似乎早就猜出了她那点小心思,淡淡的声音又从里面响起。

    “竟然来来,那就别走了。”

    高手风范,高手风范呀,听了这一句,我就足以大叹不枉此行了。

    你瞧瞧这句话,这口吻,像是不像武侠子里的隐士高手识破,而说出“竟然来了,就把命留下来吧”一样?

    这一刻,我对阿卡拉的敬仰之情那是诣酒不绝。

    赶着崔头丧气的老酒鬼进了小黑店,阿卡拉早已经准备好两杯清神水,笑呵呵的等着我们进来,那副慈祥的样子,很难想象刚刚的淡漠语气是从她嘴里说出。

    “你来的正好,吴,我正想让士兵叫你过来一趟呢。”

    阿卡拉眯着泛白的眼睛,轻轻将黑色的修女袍子一拍,坐在属于她的椅子上。

    “是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听阿卡拉这么说,我顿时明白自己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没错,那些怪物在今天早上开始,就已经蠢蠢欲动了。”

    阿卡拉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感觉到卡夏投过来的困惑傻笑,脾气再好的她,也忍不住怒着将拐权朝对方脑门敲了下去。

    “你这懒人,身为长老好歹也关注一下吧。”

    “唉哟,阿卡拉长老,您息怒,息怒。”

    天不怕地不怕唯一就怕阿卡拉的卡夏,连忙抱着头赔笑起来。

    “你瞧我这不是信任凡长老吗?只要事情交给他,我知不知道也无所谓了。”

    “你什么时候把欠我的钱还了。再和我谈信任吧。”我朝老酒鬼翻了一个白眼,毫不犹豫的将她伸过来的求救之手拍开。

    “听说你在精灵族闹得挺欢是不,昨天特地来了一群精灵。跑去法师公会围观法拉,也有你一份功劳呀。”

    阿卡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平静的看着老酒鬼说道,可是谁也能看出她平静底下所酝酿着的巨大风暴,正在帐篷里面慢慢吹起。

    “阿卡拉长老,你这可是冤枉我了。”老酒鬼顿时将巴着一张臭脸。可怜兮兮的悲鸣到,不知道她为人的,还真会上当呢。

    “这一切都是那个老冬瓜穆拉丁干的,我也是被他逼的。你想想。如果我不参与的话,这老头还不知道要将作为死对头的法拉,贬低到什么程度呢,多亏了我在一旁明劝暗阻,才将法拉长老的名声损耗降至最低。”

    “这样说来。感情你到还敌人内部的勇士?”

    阿卡拉也被这没脸没皮的家伙给气乐了。

    “别这么说,我也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卡夏挠着酒红头发,状似被老师夸张的腼腆孩子一样,不好意思起来。

    “请问尊敬的卡殿:如果你不尖阻止穆拉丁的况究竟会坏道什么稳世儿我可想不出还有比眼前更加糟糕的情况了。能否请卡夏勇士给我们说明一下。”

    我在一旁实在看不过去了,不禁阴阳怪气的露出求知若渴目光。

    “等你先算清自己的眉毛究竟有多少根,再和我讨论这个问题也不迟。我怕说的太深奥你听不懂。”

    老酒鬼的嘴皮功夫不是盖的,一下子就开始瞄准我的数学帝称号开。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说了。这事我心中有数,卡夏,这几天你就先去伐木场闭门思过吧。”

    “天啊!!”

    老酒鬼顿时发出一声悲鸣,无力的瘫倒在地,要说被罚去伐木场砍树,她到没什么意见。反正作为冒险者,她有得是力气,还有方便装木头的物品栏。

    最重要的是,伐木场没有酒啊。

    “先正事。你也给我好好听着。”

    阿卡拉没有再理会瘫软在地老酒鬼,续而和我讨论起了这次面临的问题。

    简而言之,就如同八年前营地遭遇的怪物袭村一样,只不过这次地点换做是第二世界,而且规模要大的多,那些怪物竟然一口气包围了罗格营地和西部王国的五大城市一王都鲁高因之城,还有荒地之城,绿洲之城,遗失之城。

    八年前的怪物袭村,是因为大魔王贝利尔现世,而这一次又意味着什么呢?这才是隐藏在这次攻击背后。我们应该考虑的真正的问题,那些包围城市的怪物到是其次,反正灭城是不可能的,大不了就将在哈洛加斯的那些已经跨入伪领域境界的强者拉一些回来。

    有可能,这一次攻击只是四大魔王的一次即兴节目,但是也有可能,说不定是另外几位魔王也要降临大陆,或者是其他对暗黑大陆的生命来说并不怎么美妙的消息。

    这些都应该是我们这些长老去思考,去解决的问题。

    “吴,这次又只能麻烦你去转一圈了。”阿丰拉信任的看着我……

    总觉得她这股信任之中,饱含着一股很大的,知道我的吸引麻烦体质,认为只要我去了就一定能够将幕后事件引发出来的,让我不爽的成分在里面。

    “也罢,不过这次应该不用组织什么小队吧。”

    我想起八年前那次怪物袭村。不由这样问到,说实在的,那个特别行动小组的身份还真让我为难,自己也是连一个小队的人都没带领过呀。如何调配几千冒险者?

    若不是有拉鲁夫这位领导一把手的小组队长,说不定维塔司村会被怪物攻破呢。

    “放心吧,这次不会了,第二世界不比第一世界,那里的冒险者已经不用我们操太多心,而且,第二世界营地的附属村落也不多,在怪物来临的时候,都已经回到营地避难了,力量集中之下想要守住也不是十分困难,反到鲁高因那边,有五个城,力量分散,也要麻烦你多留意一些。不要让宝贝的战士付出太大伤亡。”

    “哎心,还真得又着战士又当娘呢。”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心中却并不是十分在意,只要不让我带领一大队人马就好,自己一个人单干的话。无论做什么都要舒服上许多。

    “哦,还有一点,这是昨天传来的情报,听说这次三大魔王可都齐齐出动了。”

    “督瑞尔,贝利尔,还有安达利尔吗?”

    我情不自禁的吹了一个口哨,真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庞大阵容啊。

    “让人奇怪的是,这次袭击,第一世界却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也不知道那三个魔王在打什么注意?”阿卡拉叹气道。

    “第三世界没有问题吗?那可是三大魔王呀。”

    眼看阿卡拉一直将话题关注在第二世界,却对真正面临最严峻情况的第三世界,只言不谈,我不由好奇问道。

    “第三世界的话,反到比第二世界更安全一些。”

    阿卡拉眼睛一眯,让我觉得她后面有杂老狐想的尾巴摇了起来,只见她压低声音,看了我们一眼。

    “听说这次三大魔王的攻击对象,是天使族那边,我们联盟的营地和鲁高因城,只是受到波及而已。”

    哎呀哎呀,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这次阿卡拉比八年前的怪物袭村事件更加淡定呢,这种微妙的心情。应该能说是隔山观虎斗之怡情吗?

    “好了,那些怪物说不定随时都会发动攻击,你还是早一点出发吧。对了,卡洛斯,西雅图克,还有莎尔娜那边,也收到了通知,到时候你们四个自己看着办吧。”

    莎尔娜姐姐?

    我心里一个激动,有一年多没有见到姐姐了呢,不知道她现在在第二世界的鲁高因,是否也获得鲁高因女王的称号

    竟然大家这样说了,那么加快一点进度,多写战斗。多写装备,多写数据,少写女人。

    比:刚刚在看了一个传。本书好几个女主都是以传颂为原型。喜欢的话大家不妨,当然没兴趣或者看过的请无视。

    传送门友2飞飞口弥尸力旧然互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