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 【努力】的莎拉
    “真是不可思议。”

    确认小幽灵已经撤了警戒范围后,洁露卡走过来,瞪大眼睛着着我和怀里的小幽灵。

    呵呵,的确不可思议,所以才被我称作是灵异现象级的能力呀。

    “能碰碰吗?”

    想着的瞬间,洁露卡已经来到跟前,大概我们的小圣女睡着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简直就是男女老少通杀。所以犹豫了会,她还是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指,在小幽灵那散发着光洁的柔软脸蛋上比划几下,问道。

    “我想最好还是不要,虽然这小笨蛋撤了警戒,但是如果陌生人直接碰触的话,她还是会立刻惊觉过来的。”

    “意外的警恢心强呀,和她的外表比起来。”洁露卡颇为遗憾的收回指头。

    “是呀,本她傻乎乎的外表骗了那可就糟糕了,她对外人的警惧心。可是要比夹泰兽还强上百倍。”

    怜爱轻抚着怀里披洒下来的月色长发,仔细的凝视那张永远也看不腻的,透露着静谧甜美安心可爱的睡脸。我呵呵笑道。

    “亲王殿下真幸福,能得如此女孩的如此信任。”

    凝视着小幽灵良久,洁露卡轻轻说道。

    “怎么说呢,应该算是幸福的烦恼着吧。”

    我不大好意思的摸着鼻子,其实到现在为止,回忆起八年前在大教堂底下和小幽灵相遇那一刻,我依然有些不大敢相信,这样的女孩竟然会选择自己,这种飘渺虚幻的感觉,就和当初被拉尔那条子一口决定和莎拉的婚约一样,毕竟在那时。我还是以一个纯正的不能再纯正的宅男身份自居,像莎拉这种只值存在在梦幻之中的美丽女孩,是以往的我连想都不敢去想的。

    虽然随着时代的大浪潮,我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改变,比如说思想上从纯正的宅男变成了如今的宅男冒险者,再比如说属性上由原本的普通级吐槽,普通级悲剧,上升到了现在的吐槽帝,准悲剧帝。

    这还真是令人高兴不起来的变化呀。

    总之,要说我吴凡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其中一件,就是八年前的大教堂事件,在大教堂地下室崩溃。和小幽灵一起逃出来以后,自己果断回到大教堂,将这只寂寞的幽灵给抱了回来。

    要知道,当时我也是下了很大决心,明知道那时的小幽灵生命已经所剩无几直到后来发生的吃钻石事件,才知道这小笨蛋竟然可以这样补充能量,现在每次回想起来,若是当时没有爆出那枚钻石,我都会陷入深深的恐惧和虔诚之中,依然选择了继续将这段必将悲剧的羁绊。

    明知道生死离别的痛苦,尚对一个将死之人付出感情,尤其是我当时身处的那种背景和状况,对于当时还是一个半吊子的冒险者,在这个暗黑世界,心智还远远称不上成熟和坚强的自己来说,做出这个选择真的很不容易。

    “究竟是如何骗来了。”

    正当我沉浸在大教堂那一幕幕回忆的时候,洁露卡那相当让我不愉快的话响起。

    “为什么你就一口咬定是我骗来的?”

    我相当不爽的看着洁露卡,虽然我这种大街上电线杆砸下来就是砸中一大片的凡人,的确是有点委屈小幽灵了,但也不能断定就是我骗来的吗?将当时坐在高高的十字架上。宛如一具失去灵魂的空壳般唱着圣歌的小幽灵抱回家。这明明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呀,怎么就被你说的那么不堪了。

    “因为有前科呀,赫拉迪克族的蒂亚小公主。”洁露卡毫不犹豫的直指问题核心。

    “我个人认为。如果你有这个时间是关注那些空**来风的八卦,不如多为精灵族的未来着想一下,虽然这两种做法对你来说同样都是属于浪费人生的事情。”

    这种时候若再不回以犀利吐槽的话。那我就不配叫德鲁伊吴凡了。

    “啊心,亲王殿下还真是的。人生本来就是用来浪费的不是吗?啊哈哈哈”

    洁露卡罢了罢手,给了一句夹在哲理柳俊话之间的回答,顺带几声傻笑,轻松的就将话题带了过去。

    “对了,和你说正经的,今天这家伙都干了些什么,一整天都在这里啃树吗?”

    “没错哟,看,爱丽丝大人的辉煌战绩。”

    顺着洁露卡的手指,我看到了其中一根树枝上,被东咬一口,西咬一口,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眼熟牙印的缺口。好好一根漂亮的水晶树枝。在小幽灵的利口下就像经历过枪林弹雨回来的战士一般,全身满是流着血泪的伤口和沧桑。

    话说你是黄鼠狼吗?难道就不能好好的给我瞄着一个地方吃?!

    要是被其他精灵知道,他们心目中的圣树竟然被小幽灵如此糟蹋,恐怕会引起空前的暴动吧,将这小家伙绑

    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边寻思着该怎么和雅兰德毛解释,我继续问道。

    “除了吃以外,没有其他动作?”

    洁露卡摇了摇头,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目光中,好一会,似乎才想起什么,一拍手心说道。

    “对了,在爱丽丝大人吃饱前的几分钟。身体好像闪过一道金色先,芒。”

    “哦,你没看花眼?不是夕阳的反射?这家伙本来就会发光呀。”

    “不,这点眼力我还是有自信的。虽然爱丽丝大人会发光这一点很有趣。”洁露卡继续摇着头。

    喂喂,后面一句是多余的。

    “那道金黄色的光芒,根据我的经验判断,应该是升级的光芒才对。”

    “噗!!”

    虽然嘴里没有茶,但我还是喷出空气。

    “你一确信?!!”

    我瞪大眼睛看着洁露卡,这性格古怪。隐藏颇深且喜欢作弄人的绝色精灵侍女,让人很难分清她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调侃。

    “亲王殿下,请看着我的眼睛。如果我说的话是真的,那瞳孔就会变成淡紫色。”洁露卡将她光洁脸蛋微微仰起。让我看个仔细。

    “那你说句谎让我看看会变成什么颜色?”我没好气的对着她原本就是淡紫色的漂亮双瞳,瞪了一眼。

    “心会变成黑色哦。”

    洁露卡半捂着嘴巴轻声笑道,身上仿佛真的冒起一股名为腹黑的黑色气息。

    完全无法跟上这家伙的天马行空话题呀混蛋!!

    “总之,你确认这是升级光芒没错吧。”

    话题绕了一个大圈又回来,洁露卡坚定的点了点头。

    看样子是没有骗我了,不过这样也太诡异了吧这小圣女,吃钻石能够进化,吃水晶之树能够升级,她是口袋妖怪么?

    不,现在还不能确认,得等到家伙醒过来之后再好好才行。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是天大的好消息了,要知道这小家伙的圣女职业,缺攻又贫血,升级不是一般的难,虽然用治疗术也能获得一定经验。但不过是车水杯薪罢了。

    如果吃水晶之树能够升级的话。那以今天的速度看来,这小家伙的升级速度,恐怕就要刀换大炮。不。是换核弹了,这速度,可足足比我在力多级时在蜘妹森林全力刷怪升级的速度还要快上十几倍呀。

    “这件事,能否麻烦你也问一下雅兰德兰奶奶,怎么回事?”

    我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脱口说道。

    昨天晚上带着小幽灵一起去请求雅兰德兰给予吃水晶之树的许可无论怎么说都觉得很别扭时。虽然雅兰德兰表现的很正常,不过,男人的第六感却告诉我,或许这位活了十年的老人,知道一些连我都不知道的关于小幽灵的秘密。

    如果真有这回事的话,雅兰德兰不愿意告诉我,我问了也没用,不过对于现在发生在小幽灵身上的事情,她多少也应该给我一个说法吧。

    “那么好了,这小笨蛋就由我接受了,你回去和雅兰德兰奶奶报告吧。”

    说着,我将怀里的小圣女轻轻一提,搂紧几分,正想离开,洁露卡却又突然在身后问道。

    “亲王殿下,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

    那严肃的口吻,让原本想装作没听话,无视这死腹黑侍女的我,回过头了头去。

    “关于我和卡洁露的名字的由来。除了父亲告诉我的以外,还有好几个版本,你真的不想知道吗?”

    顿了顿,见严肃的气氛炒热的差不多了,洁露卡才悠悠然的双手合十。轻轻一拍,露出俏脸上绽放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没!兴!趣!”

    几乎是从牙缝里恶狠狠的蹦出这三个字,感觉自己脆弱的心理备受这腹黑圣女的摧残,已经伤痕累累的我,头也不回的连续纵身,一瞬间就将那道穿着侍女的身影,抛到了密密麻麻的树叶和树枝后面。

    “真是有趣的人。女王殿下说不定是做了这一辈子最明智的选择。”

    轻点唇口,看着那道身影消失在树叶的缝隙之间,洁露卡将耳鬓上的发束微微一挑,轻轻勾起的嘴角。让她看起来妖艳而神秘。紧接着身影一闪。她已经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洁露卡出现在雅兰德兰的房间里面,面带微笑的站在她身后。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洁露卡。麻烦你告诉我们的亲王殿下,这对于爱丽丝来说。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雅兰德兰的脸上,已经不复昨晚的激动和流泪。那如同古树一般勾勒着年龄轮廓的老脸,透露出沉静而安详的气息,然后抬起,仰视着窗外摇曳的水晶树叶,微微笑道。

    “是的,大长老阁下。”

    洁露卡笑着应道。可随即笑容却变得有些惊讶,下一刻,房门被重重打开。一道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身影一双胞胎妹妹卡露洁,面带惊恐和愤怒的冲了进来,微微朝雅兰德兰行了一礼,然后二话不说,抓着洁露卡,放风筝一般的,…删颍午问号苦笑着洁露卡双脚离的的拖着飞快离…※

    “哎呀哎呀。看来我们古灵精怪的洁露卡,也被亲妻殿下摆了一道呢

    看着消失在门口处的烟尘。雅兰德兰不以为意的呵呵笑道。

    哼着愉悦小调,一手抱着小家伙,一手推开了大门。

    意外收获呀,没想到刚刚在门口处竟然和正在焦急的寻找着“失踪。了一整天的姐姐的卡露洁相遇。在树上被洁露卡耍了一道的我自然不会客气,将她站在树枝末端,脚下就是五千米以上的高空的行为,加油添醋的说了一番,虽然话中一个。字也没有提到她在想不开,但却紧紧围绕这个主题,让卡露洁觉得她的姐姐又要给大家添麻烦,去做一些让整个精灵族鸡飞狗跳墙的傻事。

    要说一肚子腹黑的洁露卡还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就是她这个严谨得有些过分的妹妹了。

    “大哥哥,爱丽丝姐姐”

    门一打开,莎拉小天使就像小狗一样迎了上来。

    “阿尔托莉雅呢?”

    左右看看,大厅里只有萝拉一人,我不由问道。

    “阿尔托蓟雅姐姐在书房里面。”

    莎拉用钦佩的目光看向书房门。阿尔托莉雅的努力,着实吓了她一大跳,唯有这样的毅力和付出,才能成为配得上大哥哥的优秀妻子。

    小天使的那点女拜卜心思高速转动着,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也一定要更加更加努力的练习,虽然无法和阿尔托莉雅姐姐相比,但至产在努力上不能输给她。

    “唉,都是笨蛋。”

    意料之中的答案让我无奈摇起了头。有必要将自己鞭苔到这种地步吗?

    不过现在对我来说,还有另外一件糟糕的事情,那就是被小幽灵给缠上了。

    以前也说过,一旦被这小圣女赖在怀里,想再将她放下来就不是什么容易事了,虽然强行的话还是能做到,但是稍稍用力,那在睡梦中如被抛弃的小动物一般不断梦呓着“小凡灿呜呜心”的话语,就让我再也狠不下心来讲她扯开。

    当然,吵醒这张熟睡的可爱脸蛋也太可怜了,我一样做不到。

    所以很多时候。我身上都挂着一只发光的小树袋熊。

    “玩了一整天,也累了吧,去洗个澡,今天早点睡吧

    无奈的搂着小幽灵坐下,我伸出一只手,摸着旁边莎拉的脑袋柔声说道。

    “恩。”

    乖巧的点了点头,莎拉很快进了房间,留下我一个,抱着小圣女,默默看着她的安心睡颜,大厅静静的,有点小安详。

    不知道过了多久,咐呀的一声声响,终于打破了大厅的宁静,抬起头,洗澡过后,身穿可爱的纯白色睡衣的莎拉,正带着一阵白色武器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大哥哥,我洗好了。”

    在我的目光注视下微微羞涩的小天使,一边擦着湿漉的粉色长发,一边露出窑羞笑容。

    那虽然贫乳,但是纤细精致,有若精雕细琢的娇小身材,在微微沾湿的睡衣承托下透露出别样的青涩魅力,诱惑力丝毫不逊色于性感成熟。

    啪嗒啪嗒的爬上沙发小天使如同倦鸟归巢般,将怀里的小幽灵微微即开,霸占了我另外一边怀抱。

    “小宝贝,想什么呢?”

    在怀里仰起头,看着那双绯红色的威凛瞳孔上,开始笼罩起一层羞涩的水雾媚气,空气中满是少女洗浴过后的清新体香,我心里微微一动。嘿嘿笑迎着莎拉的羞涩目光。

    “真是个小傻瓜。”

    眼看天使的俏脸泛红,我不再忍心捉弄,轻轻挑起那精致滑腻的下巴,吻了下去。

    片亥之后,唇分,绯红双眸已经完全笼罩在媚色之中的小莎拉,有些幽怨的看了旁边的小幽灵一眼。

    “办法不是没有哦,只要用钻石暂时吸引一下你的爱丽丝姐姐的注意力,还是可以的”

    我轻轻在莎拉耳旁呵着气,看着害羞中夹杂着期待。青涩与成熟的诱惑完美籽杂在一起的莎拉,也不禁一阵口话燥。

    莎拉那点小心思,我又怎么会看不到?正因为知道。才更加的怜惜这个默默的退到一旁,微笑着放任我任性下去的天使女孩,才更加不能辜负她的心意。

    “而且,你的阿尔托莉雅姐姐也要在书房里呆到很晚,房间的隔音效果也很好

    我继续刺激着怀里的小天使。话刚刚说完,香风带过,脖子被搂着一紧,那摇曳着火焰光芒的炙热美丽骤然逼近,紧接着嘴唇传来温润湿滑的触感,一条小小香舌已经自口中钻儿继续召唤月票和推荐票,这个月大家真的一点都不给力呀,无奈。

    防:神了,我的书架已经足足有两天打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