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 传说等级的侍女
    ”“蒂亚公主你你您”你这是什么打扮?!!”

    赫拉迪克的法师们指着一身黄色缎带侍女装,睁大透露着新奇意味的灵动眼睛,灿烂笑着的赫拉迪克族小公主蒂亚,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以至于让旁边一桌精灵法师,在心惊胆战的同时,也不禁暗地里发出嗤笑声。

    笑笑笑,你们这些赫拉迫克族的混蛋刚刚不是笑得挺开心么?怎么。现在一遇到同样的情况,就变成这副熊样了?!

    赫拉迪克法师和精灵法师,殊不知自己两家河蚌相争,却有其他人在一旁渣翁得利。没有错,就是在两家左侧桌子上的狐人族法师们,这些摇着狡猾的狐狸尾巴的家伙。眯着眼睛将这一场闹剧看在眼里。窃窃私语起来。

    “你看赫拉迪克族和精灵族的那些家伙,平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却不料原来是这样的德行,真叫我太失望了。”

    “是呀是呀,他们族也是,公主和女王竟然来酒吧当侍女,真是太胡闹了,哪像我们的露西亚殿下,永远都是那么的高贵美丽,那么的威风凛凛。”

    暗黑大陆上赫拉迫克族法师和精灵法师名来已久,正所谓同行相忌。不单是这两个族互相之间暗地里较量着,作为同样拥有法师职业的其他种族,对这两个族的名头也十分不爽。

    所谓三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固然你们两族有着远古悠久的历史,却不代表别人无法后来居上,论应变和对恶劣环境的适应,谁能比得上我们狐人法师?

    所以。狐人族法师也在暗地里发力着,誓要让自己族里的法师职业。达到这两个以魔法著称的种族一样的高度,然后超越。

    不过,两者之间在魔法文明程度上的确有着不小的差距,而且狐人的数量,整个暗黑大陆加起来,想必也不过百万之数,如何能与数亿甚至上十亿的精灵族这样的庞然大物。魔法帝国相比,而与赫拉迪克族相比,虽然在数量上差距不大,但是他们的天赋实在太逆天了,简直就像为魔法这个词而存在的种族,每一个时代,赫拉迪克族都要出现一至数化英雄等级的天才,再加上灵魂魔法的辅助,赫拉迪克这个种族在魔法造诣方面,简直就如同开了外挂一样,让拥有数亿人口,光法师数量就高达十万以上的精灵族也羡慕不已。明地里不屑,暗中却视为平生劲敌,若不是被封闭了上千年,等级修炼受到限制,恐怕赫拉迪克一族现在已经光芒耀天,为整个大陆增加第八英雄,第九英雄也说不定。

    这些诸多因素,再加上没有适合的事件能让狐人法师把握机会,在暗黑这个舞台上一展身手,绽放光芒,所以这帮子小狐狸们,那是相当的郁闷,如今看到赫拉迪克族和精灵族法师丢人现眼,免不了要落井下石,狠狠嘲笑一番以发泄内心多年的郁结。

    看看赫拉迫克族和精灵族那些法师的鸟样,如此大惊小怪,实在是有辱法师这个以优雅和冷静著称的职业,今天实在没有白出来一趟,痛快。太痛快了,这种时候怎么能没有酒呢?

    狐人法师心里暗爽着,下意识的往桌子上的酒杯一抓,等抓了个空。才发现自己的桌子上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上酒。

    看着比玻璃还要干净的桌面,狐人法师们不乐意了,你说这间酒吧是怎么回事?素质咋就那么低呢,人都坐那么久了,竟然也没一个侍女过来招呼。

    其中一个透露着文雅气质的狐人法师。轻轻敲击着木桌,发出“笃笃。的声音,用温和而不失法师威严的声音道。

    “有人吗?请给我们上三杯雪酒。”

    “来了”

    让人酥到骨子里的柔媚声音。紧接着响起,仅仅是两个,音节,就让整个酒吧里的犬部分男人,就仿佛全身被无数柔柔的小指轻揉慢捏着一般。说不出的酥软和舒服,一时之间,整个酒吧只剩下倒抽冷气和随着那柔媚声音响起的袅袅脚步声。

    至于为什么说大部分男人,而不是所有。并不是说里面还有哪个男人能够抵抗得了这媚人极致的糯糯之音,而是这腻人柔媚的声音,对其中三个男人来说,有着另外不同的意义。

    没错,就是那;个暗爽中的狐人法师。声音响起的时候,属于他们的镜头瞬间就被定格起来,那总是能牢牢吸引其他族眼球的漂亮狐狸尾巴。猛地竖得跟棍子一样笔直,上面的蓬松柔顺的绒毛狠狠炸起,让原本就硕大的尾巴足足又放大了一倍。看起来到有几分像松鼠的尾巴一样了。

    然后从笔直竖起的尾尖处,仿佛有一股强烈的电流通过般,猛地一个激灵,这股电流,由尾尖处一直蔓延而上,直至全身,让三个狐人猛地浑身打了一个寒战,从冰封之中苏醒过来,扭着僵硬的脖子回头一看。

    可不是吗?身穿着青白搭配的侍女服,但与阿尔托莉雅和蒂亚保守式的过膝长裙不同,而是及大腿部位的洁白长袜,搭配只是堪堪遮住大腿的短裙。

    那随着步伐不断飘扬的裙摆。只要再扬,就能看到里面露出那双修长白哲诱人的大腿,却始终差那么一点点,让那些看直了眼的冒险者恨不得立刻到地跪拜。跪求上升气流。

    仅仅是这条若隐若现,让人心痒直挠的短裙,就将赌证举世赤双的奴媚与质。衬托的淋漓尽致。如果说阿尔接浙性和蒂亚出场让整个酒吧鸦雀无声的话,那么露西亚的出场,就是让里面的所有男人都倒抽冷气,鼻头发痒,两只眼球都快凸出来了。

    当然,还是那三个狐人法师除外,两腿一软,眼看这三人就要沦落前面赫拉迫克族和精灵族九个法师的后尘了,就在这时,他们那颗争强好胜的心终于发挥了余热,身子一转。反手抱住椅子,总算没有和前面九人一样狼狈倒地。

    三个法师暗自嘘了一口气,心中有些小得意,却不知道他们现在像树袋熊一样紧抱着椅子的滑稽姿势。比起前面九个。滑到在地的法师看起来更是狼狈不堪。

    精灵族的女王,赫拉迪克族的公主,还有狐人族的天狐,纷纷以侍女的装扮出现,一时之间,整个酒吧比之深夜的墓场还要安静,所有人都张大嘴巴,看着这三个位高权重的女孩,面带微笑着站立于自己族人的桌子旁边,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

    但是,有一桌联盟冒险者不同,至少,他们认为自己是不同的。

    这四个冒险者以库拉斯特第一八卦自居,曾经宣称哪怕是哪个冒险者在哪个时候,哪个地方放了一个屁,第二天他们都能够打探的一清二楚。虽然这话夸张了不止一点点,不过也足以说明这四个人是库拉斯特的资深八卦者,总是能打听到最新鲜情报的他们,是整个库拉斯特冒险者的焦点之一。

    当其他冒险者相续离开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跟着挪动脚步,内心的八卦之魂,让他们感觉到接下来恐怕会发生点什么。

    所以,对手里面大部分新来的客人们来说,他们是少数几个知道网网来了什么特殊人物,发生了什么事的顾客,相比其他人看着眼前三位高贵美丽的狐人圣女,赫拉迫克公主以及精灵女王,以侍女装扮出现在这里的大脑混乱,这三个人心里却雪亮一片。

    眼前的不可思议场面,咋一看就像千缠百结的丝线,让人毫无头绪。但是,只要找对了那一个结点,轻轻一拉,所有的丝线就会迎刃

    解。

    没有错,就是那个结点!!

    刚刚哪个特殊人物来了?这个问题大部分人都答不上来,但他们四个却是一清二楚德鲁伊吴凡。那个全身上下充满了传奇气息,且同时具备神秘与平凡两种矛盾气质,为他们这些八卦冒险者所深深喜爱的联盟长老。

    阿尔托莉雅是谁?凡长老的新婚妻拜

    蒂亚是谁?传闻“被凡长老骗了身体。的纯真女孩。

    露西亚是谁?已经被确认和凡长老有暧昧关系的绝色狐女。

    这三个。看似毫无交集的高贵少女。一旦被凡长老这个关键结点相连。眼前这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没有错,这分明就是凡长老的后宫队伍!!

    当然,这种简单的推理,对他们这些资深八卦看来说,简直不值一提。甚至懒得拿出来炫耀,他们现在讨论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问题。

    凡长老一行共五人,由于一开始穿着斗篷带着面具,他们不敢完全确认,现在,精灵女王阿尔托莉雅,赫拉迪克公主蒂亚,还有狐人天狐露西亚已经纷纷亮相。

    那么,第四个”最后那个女孩,究竟是谁?

    四个人的脑袋凑在一块,稀啦啦的翻着他们收集来的资料,脸色的神色越发激动。

    结合凡长老最近的八卦资料,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孩的高度,他们已经完全可以确定。

    没有错了,她绝对是暗地里已经有大陆第一美女之称的罗格小公主一莎拉小姐。

    得出这个结论的四个八卦冒险者倒抽一口冷气,结合刚才精灵法师,赫拉迫克法师以及狐人法师遭遇的一幕幕,心中仿佛有什么突然炸开了一般。

    难道说难道说这时候,只要自己和那些三群法师一样,轻轻敲动桌子,催促上酒,那位让所有男人梦寐以求,魂牵梦思的大陆第一美女莎拉小姐。就要穿着侍女服出现在自己面前?

    四个冒险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不约而同的捂起了发热的鼻子。

    “笃笃笃笃笃笃,”

    急促的敲击声突然响彻整个安静的酒吧,没有错,就是这四个冒险者在拼命敲着桌子,生恐迟了一步,被其他人捡了便宜。

    “酒,我们要酒,无论是什么酒都行!”

    话才落音,然后,脚步声靠近。

    哦哦哦哦哦哦哦!!

    四个冒险者已经等待不及,纷纷从椅子上蹦起来,要么伸士的半跪在地,要么泪流满面的举着双手高声欢呼,就宛如那十八罗汉一样,用着不同的欢迎方式,迎接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到来……欢迎您,尊贵美丽的联盟公拉小姐!!”

    一个肌肉结实,四肢粗壮,头戴着熊面具,身穿侍女服的粗壮侍女。顺着四个人的欢迎手势,手里托着四杯劣质的麦酒,出现在他们面前。

    啪啦啪啦,

    整个酒吧一片喷饭和心碎声。尤其是直接受到冲击。由天堂掉落地狱的四个冒险者,掉落在地的心之碎片仿佛被追加了一百记战争践踏般。碎的不能再碎。

    挂在他们脸上八条泪柱,由小溪变成江河。

    “几凡长老

    “我是熊。”

    从技面具里传来沉闷的晏性说话声,打断件正了对方。

    “你就是凡长

    “我是熊。”

    熊面具对自己的身份依然确信无比。

    “胡跷”

    “碰”

    沉重的撞击声响起,那名坚持熊面具是凡长老身份的冒险者,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整个脑袋已经镶嵌到了厚实的木桌里面,冒着白烟。

    “施主,你着相了。”

    像是解决掉了一袋垃圾般,轻松的拍拍手掌,从犯人的熊面具里面,传来让人摸不着脑袋的话语。

    “诸位要吃点什么?”

    将托盘的劣质麦酒一一甩到四个冒险者面前。熊面具男收回托盘。接着问道。

    三人石化,一人倒地中。

    “什么,难道你们想光点一杯劣质麦酒,就在这里赖上一天?我可不记得联盟有培养出如此无赖的冒险者。”

    见没人反应,熊面具的声音变得沉闷而阴森。身体散发出阵阵杀气。将不堪他那结实肌肉而绷得紧紧的侍女服鼓的猎猎作响。

    “请随随意,来点什么都行!!”三个尚且存活的冒险者以泪洗脸。

    “这样吗?诸位现在胃口怎么样?”

    “还一还不错。”

    虽然想回答一点胃口都没有尤其是自从你出现以后,不过个。脑袋都镶嵌到木桌里面,生死不知的那名可怜兄弟,三个冒险者还是明智的选择了保住小命的唯一选项。

    “恩,很好。冒险者不吃饱的话,可是没有力气出去历练。这样的话,就按照本店今日供应的菜单。全部来一份吧。”

    熊面具状似十分理解对方的点了点头,然后从面具里面说出了让所有酒吧顾客不寒而栗的决定。

    全部点一份哪怕是一个小酒吧。每天也会有三十道以上的菜肴提供,就算他们是四个饥肠辘辘的野蛮人,也不可能吃得完。

    “不凡,不,熊大人,我们”

    其中一个冒险者脸色一变。正想开口解释。

    “什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对了,你们是四个人,全部一份怎么够呢?应该是全部来四份才对,我说的没错吧。”

    熊面具一边恶狠狠的压着自己的拳头。发出咔啦咔啦声,一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杀气直接锁定了对面三人。

    “是是的,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三个冒险者点头应是,脸上的六道泪柱,终油江河变成大海。

    “那么请诸位稍等片刻,菜很快就会上。”

    说完以后,就是一片沉静。

    另外三个女孩,阿尔托莉雅,蒂亚。还有露西亚,看到这一幕之后。若有所思,然后有样学样的问了起来。

    “诸位,请问要点什么?”

    阿尔托莉雅威严的眸子轻轻一扫。好不容易才从起来的四个,精灵法师吓的两腿一个哆嗦,差点又滑了下去。

    他们那装载着大量知识的优秀大脑,高速运转着,刚刚女王殿下的目光看向那个恐怖的熊面具那一幕。他们可是收在眼底。

    也就是说,女王殿下没有经验。不懂得接下来该如何做,现在只是有样学样的学着对方的动作。

    所以,自己四个。绝对不能让女王殿下为难,应该积极保持同步才行。而且自己这边也才网好是四个人。

    打算为女王殿下的前进步伐铺好每一块石头的四个睿智而忠诚的法师,在得出这个结论以后,互相点了点头。

    “女咳咳,麻烦给我们照着菜单。全部来四份。”

    紧接着是蒂亚那边。

    “各位叔叔咳咳,尊敬的客人,请问你们要点什么?”差点说漏嘴的蒂亚眨了眨可爱的眼睛,改口问道。

    怎么能输给精灵族那些家伙,让蒂亚公主失了面子呢?

    五个赫拉迪克法师熊熊燃烧起来,毫不犹豫的点了五份“大餐”

    “尊敬的客人,你们想要点什么?”

    露西亚妩媚的轻摇了摇指头。让三个狐人法师脸红害臊的低下头。脑海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同样点了三份“大餐”

    “请稍等片玄,你们的菜还要一会儿才好了。”

    站在桌子旁熊面具大咧咧的说道,不像侍者,到像是吃了霸王餐的流氓。”

    三个冒险者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请稍等片刻,你们的菜还要一会儿才好了。””

    三人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重新流了出来,老大,你究竟想干什么,就明说了吧。

    “我都说了稍等片刻才好,难道你们就忍心我一直站在这里?联盟没有教过你们虐待平民吧,哪怕是地位低下的侍者。”是,是的,请坐,请坐。”

    三人吴着让位。

    另外三张桌子的法师们看到这一幕,看到竟然让族里的领袖公主们。站在旁边那么长时间,自己却在一旁大咧咧的坐着,要是传到族里。自己还不被其他人生撕了,冷汗嗖嗖的他们连忙让座,赫拉迫克族五个法师刚刚好五个位置,不够,其中一个干脆就站起来,像侍者一样站在旁边伺候着,别说,他可比蒂亚专业多了”

    章节题里的传说等级指的是谁,大家都应该知道吧,嘿嘿,这章不知不觉又写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