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后宫的【蜜月】之旅之其二
    第七百六十八章后宫的【蜜月】之旅之其二

    **********************************************************************************************

    有专门和自己作对的俏媚小狐狸。还有时不时发出感叹和撒娇的蒂亚和莎拉,兼之对许多事物都抱着一颗好奇心的阿尔托莉雅,这一路上到也不寂寞。

    虽然带着动物面具很幼稚,会让人觉得这是哪个动物战队在打怪兽也说不定,不过好在遮着脸,到也不怕别人在一旁暗中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反正等会面具一摘下来,谁也认不出来。

    终于知道那些什么什么超人,什么什么战队之类的,为什么都要带上面具,甚至弄全套夸张的行头了,原来如此呀,嗯嗯。

    做出想当然的结论,我不由心情大畅,步伐迈得更大了。

    不过,我很显然忘记了一件事。

    自己和阿尔托莉雅,都是身具吸引麻烦体质的事情。

    两种同样的体质凑在一起,本来就已经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而且现在还是身处人口最密集,触发事件几率最高的贸易市场上。

    于是,就在我们忘乎所以的时候。前面的十字路口出现了命运的分叉点。

    站在熙熙攘攘的十字路口中央,阿尔托莉雅额头上的那根金色呆毛,就像滴滴答答的发出电子声音的雷达一般,诡异的转了几圈,突然发现了什么似地,指着左边哔哔作响。

    而几乎在同时,我那向来精准无比的男人第七感,突然在意识海里响起一道惊天响雷,就仿佛道家的一朝悟道般,全身猛地一个激灵,然后抬头看向右方。

    “不如我们走这边看看吧。”

    “不如我们走这边看看吧。”

    指着完全相反的方向,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声音同时响起。

    然后,还没等我们各自回过头,打算用自己的理由说服对方,在我们两边指着的方向,同时传来两道哭喊声。

    “冤枉~~”

    阿尔托莉雅指着的左边街道,一名老妇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在她指着的一刹那,仿佛凭空蹦出来般,响了起来。

    只见一名身穿白衣白裤,头戴白巾的中年妇女,抱着一具中年男人的尸体在嚎啕大哭,时不时伸手一扬,将白色的不知名碎末扬上半空,如同雪花般飘洒下来,真是那个六月飞雪,奇冤无比。

    “冤枉啊~~我可怜的丈夫。被那该死的贵族活生生害死了,谁来为我做做主呀,家里没了顶梁柱,我们孤儿寡母的以后怎么活呀,啊啊~~~各位大人行行好,为我做做主吧......”

    阿尔托莉雅这一听,英气的眉毛顿时一扬。

    “虽然并非是我精灵一族的事情,不过既然看到了,就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

    这样说着,她习惯性的向腰间一抓,然后迈开脚步就想上前伸出援助之手。

    “啪”的一声,我拍了拍阿尔托莉雅的肩膀,制止了她的脚步。

    阿尔托莉雅回过头,纵使隔着那张狮子面具,我依然能想象出她现在看向我的困惑不解的表情。

    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四处张望几眼,眼看着一队巡逻士兵路过,我连忙拦了下来,亮出自己的身份之后,在士兵肃然起敬的目光中,指了指那名妇女。在领队的士兵队长耳边嘀咕几句,他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带着小半队士兵过去排忧解难了。

    还没等我松一口气,身后,我刚刚指着的右边街道上,又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喊声。

    “我那可怜的儿呀,你究竟去哪了呀?都快半年没有回来了,我想你想的好苦呀~~~”

    僵硬的转过脖子一看,只见一位七旬老人,正坐在道路旁边老泪纵横,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样子,别提有多让人揪心了。

    见众人的目光看过来,他立刻像找到救星一样,大声哀求道。

    “我可怜的儿呀,本来是我们那个平台上最优秀的猎人,可是自从半年前去了沼泽湿地,说要猎一只帝王鳄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哪个好心人帮帮我,找找我的儿,可怜我一家老小,都在眼巴巴的盼着他回来呀~~”

    好死不死的,这位老人的目光在街道数百人身上转了几圈,最后竟然落到我们五人身上,露出哀求的眼神。

    不......就算你这么看着我,沼泽湿地那么大,我哪找去,恐怕人没找到自己就先迷路了。

    “沼泽湿地么?的确有点麻烦,要是能锁定固定的范围就好了.......”

    回头一看。阿尔托莉雅已经进入了援助者的角色,低头托着下巴,开始转动起了她那根金色呆毛。

    远目中.......

    “那个.......你,过来.......”

    指着另外几名士兵,我勾了勾手指让他们过来,在他们耳边轻声问道。

    “有没有办法帮帮那位老人。”

    其中一名机灵的士兵立刻点起了头。

    “长老大人,如果对方真的是去猎捕帝王鳄的话,其实并不难找,肯定是在庞大湿地西边那块地方,也只有那里的环境,才适合对付帝王鳄这种恐怖家伙,其实联盟每个月都会组织人手,对这些地方进行巡逻,以便寻找幸存的佣兵猎人。”

    顿了顿,这名士兵复又补充道。

    “不过,这种全范围搜索难免会有疏漏和时间延迟,长老大人如果想尽快找到目标的话,最好还是雇佣铁狼佣兵团,那些家伙虽然狂傲,但的确有几分本事,无论死活,都能在半个月内找到信儿。”

    “很好......。”

    歪着头想了想,我对这名士兵说道。

    “能否帮我在铁狼佣兵团发个公告。报酬的话,一件上品的蓝色装备够吗?”

    “够了够了。”

    士兵羡慕的点着头,在库拉斯特,能有金色装备的都是精英冒险队,一件上品的蓝色装备,再加上任务本身没有任何挑战性,足够那些佣兵抢破头了。

    塞了十多枚金币作为跑腿费之后,这名士兵便乐呵呵的跑去铁狼佣兵团那边做事了。

    呃......铁狼佣兵团是吧,记起来了,主要是以剑法师为主,团长艾席拉也是联盟在库拉斯特的负责人之一。记得第一次来库拉斯特拜访她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大跳,不光是那火爆的…式衣服,她脖子上缠绕着的那条大蟒蛇也同样让人记忆深刻,是属于绝对御姐型的女强人。

    回过头看看阿尔托莉雅,见她颇为遗憾的样子,我不禁大汗,这呆毛难道惹麻烦惹上瘾了?还嫌自己忙的不够。

    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她,作为一族之王,事情应该分清主次才对,不能因小失大,因为一两个人的生命而牺牲了集体的生命,虽然冷血了一点,但是作为领袖,这时候应该学会取舍。

    “咳咳......那个.......阿尔托莉雅,就像刚才那些那样,你所遇到的最**烦,能和我说说吗?”

    我再次用熟手的迂回路线,试图点醒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闻言一愣,然后陷入沉思,片刻之后才道。

    “最麻烦到也算不上,就是时间长了点,有一次路过一个精灵村落,接受一个小女孩的请求,去哈洛加斯雪山上寻找一种叫希图卡斯的草药,只有这种草药才能挽救她妈**生命。”

    听到哈洛加斯这个词,我的神经就猛地一跳:“然后呢?”

    “然后,我立刻回王城向皇宫药师询问。”

    还好,这呆毛不笨,没有一时热血,立刻就杀向哈洛加斯。

    “结果王城没有这种草药储存,所以我就去了哈洛加斯一趟。”

    “……”

    前言撤回,她就是一呆毛。

    “哈洛加斯.......果然是苦寒之地呀,而且没想到希图卡斯草竟然生长在悬崖边上......”

    好吧,决定了,我已经正式决定了,就将这种本身就能吸引无数麻烦。偏偏还喜欢一头往里面撞进去的属性,正式命名为天然呆的麻烦属性,简称呆麻属性。

    “被暴风雪刮上半空,被雪山的霸主雪地龙追杀,一脚滑落峡谷里面,误食有毒草药,发现了一种居住在洞穴里面,状似人类,但是全身长满了白毛的奇怪物种.......”

    好吧,我已经能想象这段寻药之旅的波澜壮阔了,大概都能编写成一本百万字的雪山求生记的小说了。

    “足足用了五天五夜,我终于不负使命,找到了希图卡斯。”

    阿尔托莉雅一握拳头,有力的说道。

    “啪啪啪——!”

    大家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只是每个人的脑后勺上似乎都滴下了一滴囧汗。

    “只是,阿尔托莉雅啊......”

    我觉得火候够了,咳嗽几声打断了大家的掌声。

    “这样的事情,交给其他人做不就好了吗?或许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解决呢,我只是打个比方,说不定你去的这五天五夜里,就因为一件重大的事情没能及时解决,而导致更多族人牺牲,这不是舍本逐末了吗?”

    “的确......”

    阿尔托莉雅轻轻合上双眼,思考片刻之后,叹了一口气。

    “这个问题,我其实早有想过,但是像刚刚那种状况,我在大雪山上遇到了那么多危险,如果让普通的士兵去,岂不是害了她们?”

    “……”

    不......我到觉得那些危险完全是冲着你的呆麻属性去的,如果让其他精灵士兵去的话,说不定就能一路顺利,一两天就能找到草药回来了。

    虽然心里有九成九肯定是这样,不过我可不会傻到当着阿尔托莉雅的面说出来,否则她身后那头狮子,绝对会再次显形的。

    “所以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

    阿尔托莉雅神色一正,肯定无比的说道。

    “我还是觉得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够,才会导致这种情况。”

    “……”

    你这样都还能力不够的话,那些天才都要泪奔了.......

    “不过,这也不是能够立刻解决的事情,所以我便想到了折中办法。”

    说着,阿尔托莉雅做出了一个取东西的动作,然后郑重的托出一个闪烁着魔法符文的水晶球,展现在我们面前。

    “这是雅兰德兰奶奶让精灵法师给我做的传送水晶,可以传送一些小东西,这样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处理那些紧急的文件,不会耽误时间了。”

    “……”

    你辛苦了,雅兰德和精灵法师们,你们也辛苦了,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照顾我这位一根脑筋的呆毛妻子。

    看着将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能力问题,而不断努力,再努力的阿尔托莉雅,我哭笑不得之余,同时不由升起一股佩服之情。

    并非阿尔托莉雅不善于合理运用人才,做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是她想借此不断的提醒自己的不足,不断勉励和鞭策自己继续努力罢了。

    正是由于这种热忱和执着,才会让阿尔托莉雅能在如此的年纪,就成为精灵族高高在上的王,并获得直逼精神领袖雅兰德兰的威望和人气。

    我也真是太笨了点,自己能看到的,智慧如雅兰德兰肯定早就发现了吧,为什么她不站出来劝解阿尔托莉雅?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强忍着心疼,默不吭声的看着阿尔托莉雅勉强自己,独自努力,这是成为王的孤独探索道路,谁也帮不了她。

    不单是我,莎拉,琳娅,甚至自信好强如小狐狸,也不由露出淡淡的佩服之情,她自认自己作为狐人族的领袖,一直以来脚踏实地,发奋图强,让狐人族安全的度过了最为残酷的严冬,已经是相当不错,但是现在和阿尔托莉雅相比,却还是差的老远,这种傻的可爱,也强的可爱的执着和努力,天上地下,也唯有阿尔托莉雅一个人能够拥有。

    算了,竟然雅兰德兰都不说,虽然心疼,自己也只能任着阿尔托莉雅去胡闹了,希望这呆毛也给我快点发现人总是会有力穷的时候吧。

    不过,至少在今天,我不能让这些麻烦打扰了我们的蜜月旅行。

    想到这里,我大手一挥,指向前方的道路。

    既然左右两边都有陷阱,那就走正前方吧。

    “我的孙呀,我的乖孙呀,前两个月跑到码头里去玩,不知道上了哪条大船,现在可能已经被带到鲁高因去了,谁能帮帮我这把老骨头,找找我那可怜的孙子呀~~”

    头发花白,两手颤颤的拄着拐杖,看似半截身子已经埋入黄土之中的垂暮老人,在街道上用微弱而颤抖的声音,不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哭泣着对过往的路人哀求道。

    “让法师公会通知一下鲁高因那边,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小孩,找到的话让他们用远程传送站送回来,费用我出就是了。”

    早有准备的将一队士兵带着身边的我,远目瞭望了片刻,对其中一名士兵说道。

    “卖身葬父~~”

    一名面有菜色的清秀少女跪在父亲的尸体旁边哭泣不已。

    “你~~,去将这代金币给她吧。”

    我再次默然远目,然后将一大袋金币抛给旁边队里面最年轻,看似还没有结婚的忠厚老实的士兵手里。

    年轻士兵将金币袋子递给可怜的少女,那名少女一愣,然后立刻感激涕零的抱着对方的大腿放声哭泣,同时坚定无比的说道。

    “谢谢你,恩人,从今以后就算做牛做马,为奴为婢,我也无所怨言。”

    那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决绝态度,让人相信只要士兵稍微露出一点犹豫的样子,她绝对能够以死明志。

    啊~~,真是一段美好的因缘呢,看着面红耳臊,不知所措的士兵,我如是想到。

    如自己所料,幸好没有亲自去给。不然还不得被小狐狸的杀人目光还有宝贝莎拉的幽怨目光盯死?

    那一大袋金币,给少女埋葬父亲是绰绰有余了,剩下的就当是给他们两个的新婚彩礼吧,足够一个普通人家过上好几年了,嗯嗯。

    “轰——!!”

    没走多远,突然一声爆炸,码头仓库那边顿时冒火光冲天。

    “火,快点救火!!”

    水手的呐喊声顿时乱作一团。

    这事简单,德鲁伊的极地风暴应该能很快将火浇灭吧,我心里这么一想,脚步才刚刚迈开,顿时停了下来。

    不对,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就解决,一定有后续任务,一定是这样没错。

    果然,没等我反应过来,码头那边似乎有冰系法师,火很快就被浇灭了,然后就传来商人的尖锐哭嚎声。

    “噢,药材,我的药材,这可是要挽救整个村子的,只有【哈洛加斯的万丈雪崖上】才能采摘得到的【不可代替】的主药呀,完了,这次真的完蛋了。”

    阿尔托莉雅的脸色顿时一紧,看了看我。

    “……”

    心里突然有冒起一股负罪感,是不是因为我和阿尔托莉雅凑在一起,这些人才会如此倒霉的呢?

    “找商人问问究竟是什么药材,然后去史努比老头那看看,他那应该有才对,如果那家伙不肯给的话,你就告诉他别想再研究下一阶段的永久生命药水了。”

    我吩咐一名士兵道。

    “凡,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的确有着成为优秀的王的潜力。”

    见我有条不紊的将一件件事情处理好,阿尔托莉雅高兴的点着头做出定论。

    不.....只是因为我有着和你一样的吸引麻烦的体质,不同的是你喜欢事事亲劳,而我则是动动嘴皮子,这样长期以来锻炼出来的能力而已,和你比起来,实在是没什么好值得夸奖的。

    看着听到阿尔托莉雅说我有成为“优秀的王”的资质以后,莎拉一副为我而自豪,小狐狸却是笑的不行的表情,我无力的暗暗吐槽道。

    “呜呜,叔叔,叔叔,我在哪里,我家附近明明是一片沙漠,这里究竟是哪里,呜呜,我好害怕呀,谁能帮帮我……”

    不一会儿,又有小孩的哭声响起。

    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受够了!!

    ***************************************************************

    下章有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