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 在精灵族的那些小日子
    ”“去去去,一大早的看什么热闹,忙你们的去。”

    为了避免殃及池鱼和其他人一起狼狈的从房间里面逃窜出来,我立刻朝这帮家伙吹胡子瞪眼。

    这些人看到小幽灵的存在,也大致上猜到了我和阿尔托莉雅昨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打探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在我的催促下,都面带诡异微笑的离开了。

    赶走了这些多余的人后,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传出两大圣女代表爱与和平与正与胸围的打斗声的房间。我明智的没有选择去劝架,反正自己每次这样做的时候,最终结果要么就是让两个人越演越烈,要么就是自己成了两个人的撒气对象。

    空房子还有很多,我随便选了一间。将身上那套让自己别扭的睡了一夜的贵族礼服脱下,换上了平时的斗篷装扮,梳洗一番,我正打算看看阿尔托莉雅去了哪,刚刚出门。里面正好和一位眼熟的精灵侍女相遇。

    “早上好,亲王殿下。”

    这位身穿精灵族特有的侍女服,在所有女性精灵中也属之姿的绝色精灵侍女,面带着盈盈微笑,气质优雅的行了一礼,让我大半响才回过神来。

    “恩研,你好,请问

    “亲王殿下,您叫我卡露洁就行了。”

    我了个去,我还高露洁呢。

    转而一想,我到是记起来了,这个眼熟的精灵少女,不就是经常呆在阿尔托莉雅身边那位吗?

    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眼,我不由赞叹起来,不愧是精灵女王的专用侍女,那份灵动优雅的气质就是与众不同,而且似乎是由于侍奉阿尔托莉雅,长期呆在她身边,那双美丽的瞳孔里也能找到一丝阿尔托莉雅的冷静与认真。

    “从今以后,我是女王殿下的专用侍女,也是您的专用侍女,有什么需要的话,请尽管吩咐吧。”

    高,哦。咳咳,卡露洁再次行了一礼,盈盈说道。

    “嗯对了,正好,我想问一下,你看到阿尔托莉雅没有?”

    “女王殿下的话,她现在正在书房里面。”

    卡露洁指了指其中一个房门,正是昨天晚上阿尔托莉雅带我在屋里逛的时候,和我说过的她专用的书房。

    “就在那里?”

    我有那么点众里寻她千百度的小滋味,虽然根本就还没开始找就是了。不过阿尔托莉雅就在离自己隔着一扇门的位置,到真的让我吃了一惊。转而看看传出打闹声的房间。思索着是不是该冒点险,让这两个圣女消停下来,以免打扰到阿尔托莉雅。

    “放心吧,亲王殿下,书房已经设置了隔音结界。”

    一眼看出了我的疑虑,卡露洁笑眯着眼睛,柔柔说道,声音犹如深谷溪涧,清澈动人。

    “那你忙吧,我去看看。”

    得到想要的情报以后,我朝卡露洁颌首致谢,移步来到阿尔托莉雅的书房门前,轻轻推门而入,映入视线里的。正是如昨天晚上那一幕般一只有一根高高翘起的金色呆毛。从堆积如山的文件里面探出。

    感受到脚步声的不同,金色呆毛抬了起来,露出阿尔托莉雅的俏脸。那双碧绿幽静的眸子里,闪烁着让人觉得稳重和认真的思考之色。

    将手中的羽毛笔轻放,那微蹙的眉头舒展开来,阿尔托莉雅朝我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没有打扰到你吧?”

    看阿尔托莉雅的样子,我有些心虚的掂量了一下桌子上面的文件,脚步驻留在门口处。

    好像比阿卡拉的桌子还要壮观好几倍呢,当然,那只老狐狸处理联盟事务的能办,也不是现在的阿尔托荷雅所能比拟的。

    “没有的事,进来坐坐吧。”

    阿尔托莉雅摇了摇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露出不似勉强的欢迎之色。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样说着,我信步进入书房,目光还是没有离开桌子上的文件堆。

    “这些”都要处理掉吗?”

    “是的。”

    阿尔托莉雅点点头,叹息一声。

    “为了准备婚礼,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处理过族内事务了,这可不是两三天就能完成的分量呀。”

    顿了顿,似乎怕我误会一般。她淡淡笑着补充道。

    “当然,我并不是在抱怨我们的婚礼,正因为觉得婚礼比这些事务都要重要得多,我才能安下心来,听从莱曼长老他们的吩咐,好好的为婚礼筹备和练习。”

    想起这场婚礼的事前工作,我不由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自己也不是一样,被凯恩逼着将仪式形成和礼仪练习了一遍又一遍吗?还好这场婚礼一切从简,要是按照联盟和精灵族的最隆重仪式操办起来,可能得花一两个月的功夫去熟悉和练习也说不定。

    当然,练习的过程中也不是一味枯燥,趣事到还发生了不少,比如说排练的时候,在凯恩的安排下。蒂亚这小丫头负责临时担当阿尔托莉雅的角色,结果平时挺聪明伶俐的小丫头,却差点将我的鞋子给踩烂了。

    比阿尔托莉雅韦福的是,虽然婚礼练习花了汁间,不讨我众个打杂长老却不像阿尔托崭雅样,大胞节洲着做。在婚礼过后,立刻就变得游手好闲起来了。

    “辛苦你了,阿尔托莉雅,有任何帮得上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吧。为妻子分忧,也是丈夫的本分。”

    本来这句话多半是客套话,不是我不想帮,而是没那个能力,偏偏阿尔托莉雅却不是一个分得清客套话和实话的认真家伙,而且,她眼前的最大心愿,似乎也是想让我变成一个优秀的王。

    所以,当看到她听玩我这番话以后闪闪发光的眼睛,我立刻就感觉不妙了。

    “叩叩卑

    这时候,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救了我一命。

    进来的正是刚刚在大厅遇到的精灵侍女的卡露洁,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热腾腾的事物,轻步走了上来。

    “女王殿下,亲王殿下。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带着迷人的微笑,卡露洁将盘子轻轻放下,伸长脖子一看,早餐都是一些清淡的食物,我不由立刻胃口大减。

    “恩,不用了,卡露洁,我吃肉干就好了。”

    说完,我煞有其事的拿出一片巴掌大的肉片,大口嚼了起来,哦哦,来到精灵族以后,都快被绿色食品的味道给淡出鸟来了,就连久违的干肉片,现在一吃也是风味十足。

    “不行哦,亲王殿下,总是吃肉干的话,对身体可不好。”卡露洁皱了皱眉头,出乎意料的表现出来强势的一面。

    “平时冒险的时候也是吃这个,只要提供足够的能量就好了。”

    我不甘示弱的反驳道,说什么都行。但是唯独否认冒险者公认的两大神食之一的肉干这一点,我绝不认同。

    “正因为平时老是吃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所以现在才要尽可能的补充一下。”

    卡露洁面带着侍女的温和与恭谨,语言上却是一点都不想让。

    阿尔托莉雅已经开始吃起来了。她还有许多工作,所以并不想介入这两个人的战斗当中。

    “阿尔托莉雅那么忙,不也对身体不好吗?你应该多劝劝她才对。”

    话锋一转,我将枪口对准置身事外的阿尔托莉雅道。

    以一种优雅却迅速到几点的速度,将眼前的食物消灭着,阿尔托莉雅额头上的金色呆毛摇了几下,似乎在说,你们两个扯着扯着,怎么就把货烧到我身上来了?

    “事关整个精灵族的安稳,女王殿下这么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亲王殿下却绝对可以将偏食的习惯纠正过来。”

    卡露洁并没有上我转移话题的当,紧咬着要点,一步也不让的说道。

    “而且,要是心疼女王殿下的话。亲王不是可以帮女王殿下分担一下吗?”

    呜呜,被击中要害了,我输了,又输给了一个小侍女。

    为什么会说“又”呢?

    “卡露洁,刚刚的话太失礼了,凡也有他自己的责任。”

    吃饱抹着嘴巴的阿尔托莉雅。轻轻一声,立刻让卡露洁低下了头。

    “抱歉,亲王殿下,我忘记了您还是人类联盟的长老,一定也有很多事务要处理吧,刚刚那些话实在是太冒失了,请您原谅。”

    不要道歉啊,不要道歉啊混蛋。这不是更让我无地自容吗?我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打杂长老呀!!

    “但是偏食这一点,我还是无法认同,请亲王大人务必爱惜自己的身体

    说完,带着优雅动人笑容,卡露洁将我那份轻轻递到面前。

    “来来,吃掉吧,这可是我精心制作的,请亲王殿下好好品尝一下吧。”

    好吧,我总算明白了,从今以后。绝对不要和名为侍女,的生物作对,她们都是披着可爱外表的刚大木,外表清纯柔弱,里面却是倔强无比,且战斗力惊人。

    不得不说,味道还真的不错,

    吃完早餐后不久,按照行程安排。接下来,我和阿尔托莉雅这对新婚夫妇还要在外面露露脸,官方上的解释走出巡游街,和众人来个近距离接触。

    等回来以后,已经是下午,太阳都快下山了,回到家的阿尔托莉雅打了一声招呼,立刻又埋房里面,看来的确如她所说,书桌上堆积的那些文件,哪怕是拼上性命。也不是两三天就能够完成。

    房间里的吵闹声还在继续,冒险者的持续战斗能力可不容小视,当然。这也和狐狸刻意相让不无关系,毕竟两个人一个十几级的小圣女。一个四十几级的高级刺客,哪怕小幽灵的职业再逆天,也无法弥补这上面的差距。

    于是,当太阳就要从森林边缘沉下去那一刻,房门终于啪的一声被大力推开,一道白色发光的身影带着哭泣声,笔直朝我的怀里扑了进来。

    “呜呜呜呜小凡。那只骚狐狸欺负”

    绝美的俏脸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小幽灵,往我怀里的衣服狠狠一抹。仰起头,一讲可怜兮兮的样子。

    “技不如人就要找帮手吗?太丢脸了,哼,这样的你,一辈子也不是本天狐的对手。”

    双手抱胸,得意洋洋的高翘尾巴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小狐狸,面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小幽灵道。

    “哼,等你这只骚狐狸的胸部赶上了本圣女,再说这话也不迟。”

    幽灵是谁,口头上的交锋她可不输给任何人,这么,回头一句叭壳刻就让狐狸脸上的骄傲笑容崩溃,转而露出毒急败洲神色。

    “少在那胡说,本天狐才不会输给你这只发光体呢。”

    嗯,看小狐狸气恼中带着一丝羞愤和不甘的样子,看来的确是输给小幽灵一点点没错了。

    我心里暗暗想到,然后咳嗽几声,打断了两个人的争吵。

    “嚷嚷什么呢?你们两个也太不像话了,真是的,要比较的话那还不简单,都过来,让我揉一揉的就知道了?。

    这样说着,两只手做出抓奶龙爪手之势,我不怀好意的目光在两个小圣女的尖耸胸部上不断徘徊着。

    “多,比就比,谁怕谁。”

    小狐狸大概是气急了,也不顾我红果果的不怀好意,上前几步,将她那呼之欲出的美妙胸部,凑到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至于小幽灵,她更简单,本来就已经自投罗网的扑到自己怀里了。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可自抑的吞了一口口水,我微颤颤的伸出双手,像那两团不同主人。但是规模相近软肉抓了上去,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就能同时将两个圣女最圣洁美丽的胸部把握于手心了。

    就差还有那么零点几分的时候。两只拳头从天而降,将我四脚朝地砸落。

    “你以为老娘会上这种低级幼稚的当吗?”

    一只莲足踩在脑袋上,不断用脚跟在上面旋转着小狐狸那女王式的高傲声从头顶上传来。

    “小凡,脑子笨不是你的错。但还要出来骗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小幽灵将从我那里偷师而来的句子稍作改编,带着圣女特有的高洁怜悯之音让她看起来神圣无比,然后神圣的圣女殿下,若无其事的抓起家人的一条胳膊,似有着几十年主妇经验的妻子在菜市场上挑拣着一般,在上面打量了片刻,终于寻找到最合适的目标,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噢噢噢!!”

    据说那天晚上,许多居住在水晶之树附近的精灵居民都听到了水晶之树的悲鸣声,不由吓的连连向森林女神跪拜,祈求平安。

    新婚第三天,一大早迷迷糊糊起床,我就震惊的发现,睡在一旁的幽灵竟然不见了。

    看看她的蜗居项链,也不在里面。我心里就道了一声糟糕。

    轮到惹事的本领,整个。营地小幽灵就逊色老酒鬼和吝啬鬼那么一点点,要是任她出去转一天不管,还不知道能惹出什么样的惊天大事呢。

    这样一惊,真是什么睡意都没有了。我连忙一跃而起,冲出房间,将卡露洁唤了过来,结果就连她也不知道小幽灵跑哪去了。

    “爱丽丝小姐的情况我不大清楚,但是”

    见卡露洁一副吞吞吐吐,难以启齿的模样,我不由追问下去,结果她指了指水晶之树下面,道。

    “下面似乎有很多族人冲着亲王殿下来了。

    冲着我来?

    我困惑的抓了抓后脑勺,该不会是那帮小精灵们现在又想悔婚,将他们的女王殿下多回去吧。

    不过,自己和阿尔托莉雅都已经结婚两天了,现在才反悔不嫌太迟么?就好比将一头肥嫩嫩的羊羔借给饿狼,在两天后要求其偿还一样。估计还回去的只有骨头了。

    虽然因为小幽灵的因素,我这头饿狼,的确还没有将阿尔托莉雅吃下去就走了。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我出到外面。往下一看,这可不是,下面前已经聚了好几百个精灵了,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如果光是这样的话,我也懒得理会,但问题是自己出现的一刹那,下面几百双目光立刻集中过来,然后传来喋喋不休的吵杂声,让我起初怀疑卡露洁说这些人都是冲着自己来的判断,立刻粉碎。

    目光在下面的人群里兜转几圈。我立刻就发现两道特殊的身影,不由一愣,随后牙齿恨得痒痒的磨了起来。

    老酒鬼还有矮冬瓜,又是这两个到处惹事的老混蛋!!

    不用说,下面冲着自己来的精灵们,十成十都是他们搞的鬼。

    暗里思索片刻,在下面数百声失落的叹声中,我将身子缩回了回去。快速绕到水晶之树的另外一边,以最快的下树方式两脚一蹬,嗖的一声化作抛物线跳了下去,百米多高的距离对于我来说还不成什么问题。

    只是脚掌会发麻罢了。

    骂骂咧咧的揉着脚,这笔账,还是要记到那两个老混蛋身上才行。

    将斗篷帽子往头上一罩,绕过聚在水晶之树下的数百上千名精灵,我偷偷来到老酒鬼和矮冬瓜身边。两个家伙大概正处于极度亢奋状态,所以并没有发现我的靠近。

    在他们面前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大箱,一旁的矮冬瓜在助威,而负责实际操作的老酒鬼则是像在街边买狗屁药膏的小贩一般,拿着魔法扩音器大声向路过的精灵们宣传。

    想看到婚礼那天如梦似幻的美景吗?

    想回味要的艺术吗?

    想再次体验雪白世界的冰清无暇吗?

    不要再犹豫了!

    机会就在眼前!

    我以联盟长老的名誉保证!

    只要参与这次活动!

    只要向我们伟大的奇迹创造者整个联盟为之自豪的德鲁伊吴凡!

    同时,也是你们的亲王殿下!

    只要向他请愿!

    就有可能让那天的奇迹重新降

    人数越多,几率就越大!

    来吧,只需要一个金币的报名费!

    一个金币的奇迹!

    你还等什么?!

    虽然这些小精灵们并没有弄清楚为什么非得要交这个似乎可有可无的报名费才能去请愿,不过心思单纯的他们并没有往深处想,出于对艺术的朝圣,便一个一个排队将金币扔到箱子里面,然后聚在水晶之树下。愣愣的抬起头望着上面。

    听着一个个金币掉入箱子里面的清脆响声,卡夏和穆拉丁的两眼都快要变成金币颜色了。

    “矮冬瓜,事先说明,这次行动可都是由我出面,冒的风险也最大。所以我应该拿大头。”

    一边向不断经过的精灵们摆出维肃然面孔,卡微微侧脸,用无法察觉的声音对旁边的穆拉丁说道。

    “不是我想出来的办法,你能一个字赚吗?大头你可以拿,但是我那一份绝对不能少。”

    穆拉丁哼。多几声,瞪了对方一眼。

    “二八。”

    卡夏不甘示弱的回了一记眼神。伸出两个指头。

    穆拉丁脸色一变,愤怒的看着卡夏,比出四个指头。

    “四六!”

    “二八!你只配拿这个份了。”

    “四六!一分都不能少。”

    “二八!”

    “四六!”

    “二八!”

    “四六!”

    “十零,我全要了。”

    “你欺人太甚,竟然想独吞十成,好,最多大家一拍两散,谁也别想得这钱。”

    咋一听卡夏竟然要独占十成。穆拉丁顿时暴怒了。

    “这话不是你说的吗,好啊,现在反倒反咬我一口,是你这混蛋想独吞才对吧,还算全部都给我?。

    卡夏顿时也气乐了。

    片刻的沉默之后,两个。脑袋被填满了金币的家伙,才反应过来齐齐僵硬的将头转向发声处。

    “一大早就起来帮我赚钱,真是辛苦二位了。”

    冷笑一声,我大步上前,将两人挤了出去,把桌子上的箱子牢牢把握在手心。

    “不!!”

    两人发出绝望的凄厉呐喊。

    “至少至少分给我们一半吧。”

    眼看形势不对,穆拉丁果断的壮士断腕,如果是别人还好办,但是他知道,眼前这个斗篷男可是不折不扣的里格第三抠门,而且现在是占理又占势,能确保一半的利益就已经不错了。

    “是啊是啊,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说是不,亲爱的吴触”

    老酒鬼谄媚的声音也跟着响起。让我掉了一池子的鸡皮疙瘩。

    “不给,一个子都不给。”

    我眯着眼睛,打量脸色大变的两个老家伙,冷笑连连。

    “你们两个混蛋,不打声招呼就给我玩这套,不也是想少一个人分。你们两个自己独吞吗?你们能这样做,我为什么不能?”

    在这两个自作自受的家伙绝望的目光中,我将箱子扔到物品栏里面。拍拍肚子,做状吃饱,突然想起行么,回过头,一把从老酒鬼手中夺过魔法扩音器。

    我说婚礼过后怎么就不见了。果然又是被这家伙给偷去了。”对了,麻烦你跟那些精灵们说一声,今天是不可能了,至少也得等天上的云层厚一些再说。”

    看着一高一矮两道灵魂高度出窍,苍白化的身体看似随时都要随风灰散的身影,我大是舒畅开怀,像这种将两个老鬼同时坑上一把的机会。可真不多呀。

    无缘无故多了一笔收入,我心情自是大为舒畅,不过总算还记得要先将随时都有可能将整个精灵族闹的天翻地覆的小幽灵找回来,精灵王城内城溜达着,一边暗暗思考小幽灵可能去的地方。

    应该不会离得太远才对,隐隐能通过灵魂联锁感觉到自己和小幽灵的距离,我心里暗自判断到。

    小幽灵也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主呃。除了针对我的热闹之外。这小圣女基本是个家里蹲,平时不轻易和别人说话,甚至在别人面前出现,就算在外出,据维拉丝她们说。也走到那些偏僻无人的地方一个人静静的发呆。

    所以,先从那些最偏僻的下手吧。

    才找了一会儿。集立刻露出绝望之色。

    精灵王城不比罗格营地,依照精灵们对安静优雅的环境需求,所以人口密度不足营地的百分之一。

    也就是说偏僻的地方有很多啊啊啊啊啊!!

    足足溜达了一个上午,我没有丝毫收获,虽然感觉小幽灵的位置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变化,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但问题就是不知确切方向和距离呀。

    是不是回去,让阿尔托莉雅发动一下精灵士兵去寻找比较好呢?

    这样想着,我来到一个幽静的小湖旁边。

    等等”

    停下脚步,我警怯的看着笼罩在一层神秘薄雾之中的幽静小胡。

    这种地方,无论在游戏还是。都是触发重要事件的高发地点,比如说有脱光光的绝色少女在湖里洗澡,刚好被主角撞个正着,再比如说突然从湖里冒出一只精灵,将宝剑和拯救世界的使命托付到主角手上之类的。

    宝剑什么之类的,就不用了。储物箱里还有一把呢。

    揉着发痒的鼻子,我前几步,来到湖边,左右张望,终于发现了触发事件的重要物品一落在湖边草丛中的一条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