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竟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咽了一口口水,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来到床前,目光与横躺在床上的阿尔托莉雅那双明亮的碧绿眸子相遇。

    等”等等,这种时候,以本悲剧帝的经验之谈,怎么看都不可能会发生顺顺利利将这只精灵王吃掉的顺利事情吧。

    脑海里模拟可能发生的出各种各样的悲剧事件,我心里的色心一下子冷却了不用警惕的目光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

    虽然说,以阿尔托莉雅的性格判断,怎么看都不会像是那种在中途阴自己一把,让自己捂着要害嚎叫上一夜的女孩,但还是小心为妙。

    等等,仔细看的话,虽然现在她的目光十分平静,和往常一样,充满了自信和威仪,但是,目光移动,看向阿尔托箱雅摆在床上的两只小手,看看被她两只手抓着的粉红色被褥,分明已经变成了两团咸菜模样。我敢保证,这时候稍微再刺激一下阿尔托莉雅的话,被褥肯定会被她那两只小手给分尸了。

    灯险好险,差点就被她一脸镇定的表情给骗了,其实她现在的表情是职业病吧,身为王的职业病,哪怕内心再怎么紧张也不会在脸上流露出来。

    若是刚刚贸贸然的扑上去,说不定真的会给她下意识的一脚踹飞,,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心里暗叫侥幸,目光不断在她那紧张的抓着被褥的游离,结果一直看着我的阿尔托莉雅,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脸蛋若有若无的浮现出一丝红晕,双手立刻松了开来,在抓过的被褥上拍拍几下抚平,消灭罪证。

    好吧,这样的确是无法从出她在紧张了,但是一

    我无语的将目光移到她的脸上,再往上一点,往上一点,直到额头上那根标志性的金色呆毛上。

    “阿尔托莉雅,能不能先打个商量。”

    最后,觉得不能将生命当玩笑的我,还是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恩。凡,有什么尽管说吧,我说过了,今晚由你做主。”

    自我感觉良好的以为已经将自己的紧张心情,掩饰的天衣无缝的阿尔托莉雅,绿色的眸子投过来职业性的平静目光,点头说道。

    呆毛加速转动中…一

    “答应我,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不要踹我呃,至少不要踹我这里

    瑟瑟发抖的捂着**,我用一种几近哀求的口气说道,虽然对于冒险看来说,哪怕是被狼牙棒大砍刀命中这里,只要不死的话,也不会造成任何**上的飞功能障碍,但是心理上会呀

    “还有,不许打脸”

    突然记起什么,我补充说道。哥虽然不是靠这张脸吃饭,怕就怕在万一明天早上留下什么痕迹,会传出无数版本的八卦件。

    “凡,你在说些什么,我们是夫妻,我怎么可能踹你呢?”

    阿尔托莉雅微微皱起眉头,大义凛然的说道。

    不,没有说服力,你额头上那根越转越快的呆毛,太没有说服力了!!

    不过,她竟然这样说了,想必待会真的下手,也会留一份情吧,想到这里,我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颤抖的向爬了上床,仰躺在阿尔托莉雅身边。

    “那个,”

    轻轻握着放在旁边的小手,白天的时候,给自己纤细柔软感觉的手。如今只剩下生硬,让我终于迟疑着开口。

    “阿尔托莉雅,你……紧张吗?”

    “恩,果然还是瞒不了你,说不清楚原因,就是无法平静下来。”

    声音从旁边缓缓响起,带上一丝感情的起伏。

    其实我到真害怕等会做点什么的时候,阿尔托莉雅还是一脸冷静严肃的样子,所以看到她现在的表现。反而有一种松口气的感觉。

    “没关系,第一次都会紧张的,阿尔托莉雅也是女孩嘛。”

    想到这里,我的话里不禁流露出笑意。

    “凡也很紧张吗?”

    阿尔托莉雅微微偏头看过来。说招呼出的热气吹在耳边,带来一丝丝酥痒。

    “嗯,挺紧张的。”

    我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刚刚自己的确很紧张,因为怕被你给踹飞了。

    话落音一会,抓着的小手突然反握。十指相交,紧扣在一起从手心传来的触感,逐渐由刚刚的僵硬转至柔软温润。

    “听到你这么说,心里好像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她轻笑着道,余光一看,果然,那根呆毛转动的速度变慢下来,看来这次的确没有骗自己。

    “凡,我已经准备好了,无论接下来是痛苦,亦或是快乐,我都可以接受,请在今天晚上,好好的教导我作为一名妻子的本分吧。”

    越发炙热和柔和的气息在耳边吹着,让我忍不住也转过头,和阿尔托莉雅面对着面,只是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离那张美丽的脸蛋,已经不足半尺了,近到就连眼帘上的一狠狠修长睫毛都能数清楚,温热的鼻息

    相交日用亡随点而来的是阿尔托薪雅所独有的香味。“※

    淡淡的体香,只有在如此靠近的距离才能闻到,有些像那高崖上的雪莲幽香,洁白无暇,一身正骨,高贵冷澈的气息,正如阿尔托莉雅的性格般。

    精致小巧的五官,就连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也找不到任何瑕疵那染上了一层淡淡红润的脸庞,与平时那个高高在上,总是保持着一本正经的严肃表情的阿尔托莉雅相比,让人觉得十分新奇和有趣,当然,带来更多的是惊艳,原来这个高高在上的王,也会有如此女人味的一面。

    似乎对这种危险的距离感到不适,阿尔托莉雅脸上的红晕更添一分。给予我的感觉,就像冰雪消融的初春草原上,那原本枯黄的草地突然开遍了灿烂的太阳花一般,如此的芬芳美丽,让人再也无法将视线

    开。

    微微一动,她似乎打算将彼此的距离拉开些许,却被我转过身来,另外一只手轻抚上那如玉一样温润细腻的脸蛋,同时也阻止了她的动作。

    “阿尔托莉雅,不行哦,说好今晚由我做主,不允许你退却。”

    痴迷看着近在咫尺的绝色容颜。我喃喃着说道,抚着脸蛋的手不断往下,从那白哲优美的颈项戈过。顺着香肩,不断下滑,最后握上了她另外一只小手,紧紧十指相扣着。

    总之,先抓着她的双手,避免被打脸的危机吧。

    心里仅存的一丝理智如是想到。

    听了我一番话之后,阿尔托莉雅也停止了本能的退缩,只是面对越发凑近,鼻尖都快要凑在一起的距离。她那双总是带着冷静和自信的绿色眸子,也终于开始动摇起来,王的面具在不断破裂,里面所展露出来的风情,是一个作为普通女孩,在新婚之夜所应该涌起的紧张和害羞情绪的真实一面。

    最终,彼此的距离不可避免的拉近为零,轻吻那香腻的俏脸,我心里涌起无限豪情精灵族的王。高贵威仪的阿尔托荐雅,此废正如同柔软女孩一般,被自己搂在怀里亲吻着。

    轻微干燥的嘴唇,在如凝脂般的俏脸上留下一道道吻迹,落在那翡翠一般清幽醉人的碧绿眼眸上,咬上可爱耳垂,舔着精致圆润的鼻子,最后,在阿尔托莉雅全身僵直的颤抖中。吻上了那双诱人的樱唇。

    安全触垒,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双唇相叠那一刻,我的脑海里响起了约翰内斯堡足球城体育场上的十万观众的欢呼声,无数的礼花绽放开来,差点就没有老泪纵横,就仿佛经历过了无数次的精神摧残,终于来到某变态游戏的最后一关和助《遭遇。结果发现接下来只是一段和最终助《圈圈叉叉的过场动画,然后屏幕一黑,浮现出凹。刚。字样一样。

    “恩,思”

    从头脑一片空白,就连呆毛也丧失了机能而停止转动的阿尔托莉雅喉咙里,发出一声柔软的颤音,更是让我兽血沸腾,不能自抑。

    能将那个威风凛凛的王,变成眼前一副柔软女孩的模样,内心的男人成就感瞬间破来

    从那香唇之处摄取的集软湿润触觉。还有带着淡淡酒味的香甜气息。不断传向四肢百骸,刺激着神经末梢,让我有一种变身血熊时全身血液化作火焰燃烧起来的感觉,不由加大楼抱的力道,将怀里的娇身体紧紧贴紧,充分感受那压在胸膛上的,规模和小幽灵一般大小的高耸。只可惜两手还要防着阿尔托荷雅暴走,无法空出来去更加清晰的感受那柔软和弹性。

    唇分,近距离的看着目光迷离。与平时威严庄重的精灵王大相庭径的阿尔托莉雅,我的脸上带上了狡黠微笑。”如何,阿尔托莉雅,新婚之夜。身为妻子所该做的本分,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

    嘴巴若取若离的点在那双香唇上,呼着炙热难耐的气息,我轻声,却不容她忽视的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别,别问我,我也不知是”

    呼吸一窒,那双朦胧水雾的碧绿眸子闪过一道羞涩,阿尔托莉雅将头一偏,避开了我的视线和嘴唇的挑逗,脸上泛起的深深红晕,却更加迷人美丽。

    “骗人是不对的哦,阿尔托箱雅。告诉我,究竟怎么样?”

    一看那根开始转动起来的呆毛。我就知道阿尔托莉雅是在口胡了。不由在她那正对着自己的耳朵上,轻轻吹着气。

    颤标颤抖

    哦?好像耳朵是她的敏感地带呢。

    眼看在自己的吹气下,全身不断颤抖着,不知道这时候自己究竟该忍耐下去,还是宁愿回过头继续接受我的调戏,而紧紧合上双目,睫毛轻颤,紧咬着唇口,将内心的天人交战淋漓尽致表现出来的阿尔托莉雅,我偷笑着想到。

    实在太可爱了。那些小精灵们根本不可能想到,她们的王,在撕破了那层名为王的角色面具以后,会有如此单纯可爱的一面。

    “告诉我哦,不想学习妻子的本分了吗?”

    听到我这番话以后,她终于回过头,正时着我,睁开双眼,那双碧绿眸子里带着一丝少女的责备。

    “凡,戏弄别人可不是身为一个王所该做的事情。”

    正当我在阿尔托莉雅责备的目光中,开始自我反省的时候,她用力的咬了咬香唇,仿佛心里下定了什么决心般

    “但但是,如果这是妻子的本分的话那也没办法了”

    在我的惊讶目光下,这样说着,阿尔托莉雅再次将脸蛋偏向一边,正对着自己的侧脸上,可以更加清晰的看到上头红晕的泛深,直至血红

    红。

    “虽然有点怪,但是的确不难受,不或许的确应该说是愉悦才对。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吧?”

    呜心

    看到露出如此憨态可掬一面的阿尔托莉雅,那让人发狂的可爱样子。鼻子顿时一热,我连忙用手捂着,陶醉的看着眼前火烧一样的俏脸。

    “没办法了,竟然我的阿尔托箱雅说到这个份上,那我就好好的给你指导一下妻子该尽的本分吧。”

    感觉**辣的鼻子终于冷却下来。我喃喃着,终于放开阿尔托莉雅的双手,将她的脸蛋转过来,轻轻吻了上去。

    带着醉意的吻不断厮磨着,有了一次经验以后,阿尔托莉雅似乎放松了一点,被动的接受着亲吻,身体没有了一开始的慌张和无措的反应。

    随着那双碧绿色的眸子越发迷离,我终于如愿以偿的攀上了那座高峰。隔着柔软的婚纱布料,感受从手中传过来的丰盈柔软,心里顿时涌起一股痴狂的冲动。

    颤颤的双手逐渐滑至后背,不断在上面摸索着,记得婚纱的开口链子应该是在这里才对。

    摸索了一阵,我才发现摆在自己面前的阻碍,不单单是那条让人枰然心动的拉链,链子外面还有一层交错的缎带系着,想要将链子拉开,就得先将这些缎带解开才行,当然。暴力接破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以阿尔托莉雅的性格,应该不会喜欢这样的行为吧。

    于是,白天还看着可爱的婚纱。现在变得可恶起来,你说那些小精灵是不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干,将衣服弄的那么复杂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阻止我脱下来?太可怕了,这种深沉的心机,实在是太可怕了。

    仿佛又回到了我和维拉丝相爱的那个晚上。那一个妙曼涟漪的夜晚,作为神诞日表演的服装,维拉丝那身线条美丽的带着民族特色的袍子。同样让我束手无策,最后还是维拉丝强忍着羞耻自己解开,回忆起那一幕,为维拉丝的害羞而神魂颠倒的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作为男人的压力。

    这年头,男人如果不善解人衣的话,可是会被淘汰掉的。

    “我来帮你好了。”

    正在束手无策的时候,背后突然伸来另外一双小手,利索的将那对自己来说仿佛天险一样的缎带解开。顺便还嘶啦一声,将链子也拉到了腰部。

    哦哦,这样一来就能继续了。

    将敞开的婚纱礼服褪至肩部,我放开阿尔托莉雅的娇唇,搂着她坐了起来,狠狠将心灵里面的桌子一掀。

    继续你妹呀!!

    看着坐在我们两个旁边,笑意盈盈的小幽灵,我全身突然升起一股无力感

    阿尔托莉雅似乎也对突然出现的小幽灵感到惊讶,碧绿眸子里的目光。瞬间闪过惊奇,警愕,松懈。然后变得温和。

    将凌乱的婚纱礼服和那头金子一般的发丝稍作梳理,俏脸上的红霞也逐渐视去,面对着小幽灵,正襟危坐在床上,目光呈现出冷静,她似乎又恢复到了那个处事不惊,一丝不芶的精灵女王。

    “怎么,不继续下去吗?”

    小圣女那银色眸子里掠过一丝失望神色,就好像看到煮熟的鸭子飞走了一般。

    那困惑的眼神,和我咄咄逼人的目光对视着,她似乎突然醒悟过来了。

    终于察觉到了吧,你这小笨蛋打扰了我们两个的好事。

    我嗯嗯的点着头,先不说知错能改,单单能让这只小圣女知错,其实我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我知道了小凡你想玩丑!!”

    小幽灵的答案让我一头栽倒在床上。

    “不行哦,我是没什么关系,但是对阿尔托莉雅可不公平。”

    小幽灵没有一丝身为罪魁祸首的觉悟,抬头挺胸,摇着可爱的指头。反倒对我说教起来了。

    目光与阿尔托莉雅相触,不知道为什么表现出出奇温和目光的阿尔托莉雅,虽然不知道劾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顺着小幽灵的任性,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你这家伙呀,还真是一点悔过之心都欠奉呢。”

    十指不断揉动着,我脸色阴沉的朝这只圣女摆出了千佛手五式的起手式。”

    突然,从小幽灵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声,让一切动行都停止下来。

    “呜呜凡,我肚子饿了。”

    像小孩子一般含着自己的指头。朝我露出可怜巴巴自光的小幽灵,那娇憨可怜的姿态,让我心里不由自主的泛起一股罪恶感。

    虽然这完全是她自己一觉睡到肚子饿醒,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就是了。

    不过,这笨蛋圣女的下句话,就将我内心的负罪感冲刷全无。

    “呜呜,爱丽丝真是太可怜了,被小凡像奴隶一样秦养在身边肆意亵玩也就罢了,还老是只给吃一些冷冰冰硬邦邦的食物,呜呜呜呜

    一副弃妇的幽怨模样,轻抹着眼角,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到还真让人觉得她有

    “好吧,冷冰冰硬邦邦的东西就不给你吃了,吃热呼呼的就行了吧。以后也是,你就呆在营地里,想去哪就去哪吧。”

    我咬牙切齿的将脸凑上去,忿忿盯着这只在装可爱装可怜的小幽灵道。

    “呜呜小凡欺负人,人家才不要热乎乎的东西呢,人家才不要离开小凡身边呢。”

    这一次小幽灵是真的是泪光闪烁,眼泪汪汪,委屈的就像被主人抛弃的小动物一样。

    这小圣女,命中注定是自己的克星吗?

    心疼的将小幽灵搂入怀中,我连声哄了好一会儿,保证提供足量的钻石,保证只要她想跟着,就可以一直跟在身边,这才将她哄停。

    心亨,少自以为走了,本圣女刚刚只是故意装出那副样子的知道小凡你无论如何都要跟着本圣女。却拉不下脸来相求,才故意这样做的。这可是即使小凡你感激涕零的跪恩发誓耍效忠本圣女永生永世,也无法回报的恩情。”

    将脸上稀里哗啦的泪水和鼻涕一股脑的擦在天蓝色贵族礼服上”幽灵鼻子一哼,仿佛打了一场大胜仗般,双手抱胸神色骄傲起来。

    “是心是触,我知道了。”

    泪流满面的,我忙不迭的点着头。

    “是字只要回答一遍就好了。你在敷衍本圣女吗?”

    “是!!”

    “太简短了,一点诚意都没有。”

    仁慈商量貌若天仙智勇无双目光如炬的圣女殿下,你就给我个痛快行不?

    “好吧,先跪下来谢恩吧,然后将钻石高举头顶,供奉给本圣女享用。呼哼”

    “别给我太得意忘形了笨蛋!!”

    下一刻,一记手刀击在这只小圣女的额头上,让她立刻抱着头呜呜悲鸣起来。

    一味纵容这小笨蛋的话,她立刻就会闹翻天。

    头疼的摇了摇,顺手从物品栏里取出一枚钻石。

    咦?

    捏在手里,我才发现自己拿出的并不是钻石,而是阿尔托莉雅送给自己的信物。阿蒂丝女王送给她的,用水晶之树的木头雕刻成的雕像。大概是因为闪闪发光的外形和钻石类似,所以被自己信手当做钻石拿了出来吧。

    危险!!

    一股莫名的危机预兆从内心升起。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将手中的雕像一扯,下一刻小幽灵张大的嘴巴。就取代了雕像的个置,狠狠一口咬下。

    “锵”

    那雪白的牙齿合上一瞬间,我仿佛听见了金石相撞的火花四迸,额头不由梭梭冒出了冷汗。

    自己这些年来,究竟是如何在她这口牙齿的淫威下熬过来的?”

    死死盯着我手中的雕像小幽灵咬着指头,那双银色瞳孔完成只剩下雕像的到影,口水都快要从嘴角流出来了。

    终于找到新口味了吗?话说你就不能给我找点正常的食物吗?

    一边侥幸的连道好险好险,我一边连忙将雕像塞回物品栏里,要是在阿尔托莉雅面前,让雕像被小幽灵吃掉,那漏子可就捅大了说不定我们两个。会被立刻赶出去。

    “凡”

    衣角被拉了拉,一看,是小幽灵摆出一副饥饿小狗的样子,仰起头。闪烁着雾水的美丽瞳孔,眼巴巴的看着我刚刚握雕像的那只手。

    “那个绝对不行。”

    我狠下心肠摇了摇头,将一颗完整钻石摊于掌心,摆出一副你爱吃不吃的态度。

    结果,在整个进食过程中,一直被这小家伙用深仇大恨的目光着着。一口一口小啃着钻石,声音比往常还要响亮,头皮发炸的摸着脑袋。上面隐隐存在的牙痕让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这小圣女绝对是将手中的钻石想象成自己了。

    肚子填饱以后小幽灵的怨念似乎也逐渐消失,满足的拍了拍平坦光滑小腹,呼出一口气,然后,这只小圣女便理所当然寻着她的御用宝座。将脑袋埋在自己的怀里,两只小手像树袋熊一般紧紧搂着,在上面小猫似地蹭了几下,露出安心满足的表情,呼吸逐渐变得细微均匀。

    “抱歉了,阿尔托莉雅。”

    如同搂着这些上最珍贵和脆弱的宝贝一般,将小家伙轻轻搂在怀里。我抬起头,朝一直坐在旁边。带着淡然笑意将刚刚一幕收入眼底的阿尔托莉雅露出歉意眼神。

    摇了摇头。阿尔托莉雅轻轻说道。

    “凡,该说抱歉的是我,在没有获得你的同意下,我已经从阿卡拉大长老那里听过这位女孩的故事。”

    “是吗?嘿嘿很让人头疼的小家伙是吧,明明都已经活了上万年了。还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轻抚着那一袭柔顺披散在床土的月色长发,我有点小自豪的微微扬起嘴角说道。

    “是呢,或许的确会让凡你感到头疼,像这样全心全意依赖你而生存。无法割舍的可爱女孩。”

    阿尔托莉雅伸出手,想和我一样。摸摸那如同稀世瑰,宝一样的月色发丝,没想到才刚刚做出伸手的动作。小幽灵便如同被突然惊醒的猫一样,呲牙裂嘴的从怀里抬起小脑袋,朝阿尔托莉雅呜呜低鸣着,眼睛里满是警惧的神色,给人一种只要那只手再朝这边伸过来一点,她就会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下去,然后迅速躲回项链里去的小动物一般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