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七百五十六章 蒂亚的另外一面
    “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贝雅甚至不大确信眼前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幻觉,用力拍了拍面颊。感觉到会疼,才骤然反应过来,这样大声喝斥道。

    对于她来说,眼前这一幕,与其说让她惊讶,到不如说像是原本看着一个拖着鼻涕的小丫头,还在牙牙学蒋,心里有了一股优越感,哪知道一回头,这个拖着鼻涕的小丫头手中就多出了一张哈佛硕士文凭,一举变成让自己只能在底下仰望的精英,心里所产生的那股郁结感。

    是的,到也不是说贝雅看不起蒂亚,只是在精灵族里面,向来被阿尔托莉雅和莱曼长老这些人当孩子看待的她,心里总是有些不服气,恰好遇到蒂亚,发现这个。身材虽然只比自己好“一点点”的女孩,在男女之事上却依然懵懂无知,张口闭口就是让那个笨蛋吴来要自己的身体,浑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而对男女之情已经有了朦胧意识的贝雅,向来被别人当成孩子的贝雅。自然而然的对此产生了一股优越感:哼哼,就算是身材比自己丰满“一点点”又如何,还是不是小丫头一个?

    哪知道如今一看,这个在她眼中已经被烙上小丫头烙印的赫拉迪克小公主,她那额头上的小丫头烙印,不知何时变成了金光闪闪,刺眼之极哈佛硕士证书,让贝雅产生一种想无力的瘫倒在地,承认自己已经输了的挫败感。

    “干什么?我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呀,有什么不对吗?”

    蒂亚舔了添湿润诱人的嘴唇。歪着头,露出困惑的表情。

    “你”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还有,你老是挂在嘴边那句身体属于这个笨蛋吴,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咦,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蒂亚微微提高音量,好奇的打量着贝雅。

    她将自己纤细健康的腰肢直起。好整以暇的保持着跨坐在家人腰上的暧昧坐姿。似乎有点赖在上面不肯离开的意思,也并没有因为贝雅的目光而露出丝毫害羞难为情的样子,那好奇的目光,让贝雅突然惊讶的觉得,此刻的蒂亚就像是坐在高高耸立的大山上,俯视着下面渺小的自己。

    “废”废话,我当然知道了,就是知道才这样问你呀!!”

    似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那股“自己输了”的挫败感,贝雅提高音妾,大声反驳道。

    “嘻嘻,是吗?贝雅真厉害,其实我当初和凡凡提起的时候,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爷爷说过,女孩子的身体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所以就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和凡凡交易了。”

    说到这里,蒂亚露出少许腼腆的样子:“贝雅你也知道,赫拉迪克族以前一直处于封闭状态,所以那时候我还什么都不懂得。”

    腼腆的地方错了吧,绝对错了吧。该感到腼腆不是因为你们赫拉迫克族封闭而造成的懵懂无知,而是你现在的行为才对吧!!

    唉,不行不行,跟那个笨蛋吴话说多了,说话方式和想法竟然也被他传染了,可恶,这就是阿尔托莉雅姐姐所说的强大感染力吗?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就这一点来说,这笨蛋的确蛮可怕的,

    贝雅用力摇了摇头。试图甩脱从家人身上传染而来的吐槽病毒,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惊叫一声。

    “你刚刚说什么?交易?你是说用自己最宝贵的身体,和那个笨蛋交易?!也就是说,这个笨蛋…不,是禽兽,这个禽兽吴,竟然想用卑劣的交易方式,占有你的身体?!!”

    这样尖叫着,贝雅已经拿出法杖,准备对床上躺着呼呼大睡的家人实行天诛。

    “不是哦,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出乎贝雅意料的,蒂亚坚决的摇了摇头。

    “当初凡凡还一脸被吓坏了的样子。好半天说不出话来的呢,从那以后,每次我和她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都会狼狈逃窜哦。”

    似乎回想起了以前那些事,蒂亚露出幸福的笑容。

    “凡凡虽然色色的,第一见的时候就躲了房屋顶上看人家,不过却是个大好人。”

    好人卡一张入手,梦中,家人打了一个喷嚏,将正在谈话的两个女孩吓了一大跳。

    “也就是说,你喜欢这个笨蛋。就算已经知道以前自己的那个决定是什么意思,依然不打算更改?”

    贝雅不大肯定的问道。

    “有问题吗?”

    蒂亚歪头看着贝雅,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问这样浅显的问题,现在自己的举动不是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吗?

    “可,,可是,,你这样也,,也太,那个了吧。”

    贝雅想表达的是,蒂亚平时不吭不声的,在笨蛋吴面前也只是表现出如同邻家妹妹一样的态度,让人很难看出来,这里面竟然存在着如此,呃,如此激烈的爱情在里面。

    可惜,仅仅对爱情停留在初步的理论知识的她,并无法很好的表述自己的感觉,但走出乎意料的,蒂亚却似乎理解了她的话一般,再次答道。

    “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爷爷说过。想要的东西,就要自己去争取。不然是会从指缝里溜掉的哦。”

    蒂亚威风凛凛的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结合着她坐在家人腰上的姿势。让一旁的贝雅看着,突然产生一股错觉一此刻的蒂亚,就像一个坐在失败者身上的胜利者一般,而那个失败者,被她压在**下面的笨蛋吴,则是已经被她那虽娇小却气势十足的秀气拳头,牢牢掌握在里面。

    败了自己彻彻底底的败了,,

    “可”可是,这样也太突然了吧。不是应该先表现自己的心意,从情侣做起吗?怎么一开始就接”接接接,接吻,而且是乘着对方睡着的时候,知羞了吧。蒂亚,你可是女孩呀,应该矜持点才对心叫

    贝雅重新振作,做出奋力一搏。没有错,不都是写着吗?年轻英俊的勇者,喜欢上了美丽动人的公主,然后从魔王手中救出公主。两人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也就是说,作为女孩子,应该等待勇者的表白才行,最不济,羌法掩饰内心的爱意的话,也要委婉的提示勇你这笨蛋怎么还不快点说喜欢我呀,欠揍吗,!

    随便一说,这是贝雅的流氓式委婉提醒。

    现在,哪有像蒂亚这样,不等勇看来表白,也不委婉的提示,甚至,甚至没有任何一点预兆,没有任何的”那个”那个”前戏,就将睡着的勇者给逆推了!!

    再说,那个笨蛋吴也不是什么勇者。

    眼前这种情况,完全和贝雅心中的爱情理论相悖,让她有一种美好的事物被打破的感觉,当然还有一种隐隐的感觉,她是不会承认的,那就是羡慕,对于蒂亚敢作敢为的羡慕。

    “是吗?”

    蒂亚轻轻歪叉想着,然后说道。

    “其实这种办法,我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怎么说呢,凡凡虽然好色。但却是一块木头,对我的感情,也是对待妹妹的成分居多,期待他有一天能够觉悟,会主动向我告白的话。即使等待白发苍苍也未必能够实现哦。”

    在贝雅目瞪口呆的样子中,蒂亚用着一种近乎睿智的冷静眼神,继续条条有理的分行道。

    “至于暗示的话,也曾经考虑过,不过我觉得有很大可能会弄巧成拙。贝雅你不了解凡凡的性格,他想过的是平平稳稳的日子,不适应太剧烈的变化,在他心目中,我还是几年前那个懵懂无知的蒂亚,她所熟悉的蒂亚,要是表现出太大的改变,让他看出来的话,说不定会产生陌生和隔膜的感觉,逐渐的被疏远。”

    说到这里,蒂亚重重叹了一口气,也不是知道是在埋汰家人那混吃等死的个性,还是在后悔自己当时的懵懂无知,以至现在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局面。

    而此时的贝雅,已经是长大嘴巴。美眸圆睁,呈现出一种机能停止的呆滞状。

    在她那双瞪大的秀气眼眸中,说完这番话的蒂亚,已经变成了一个手特权杖,头戴皇冠,身披王袍,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王者,一时之间。甚至隐约和自己最崇拜的阿尔托莉雅姐姐有齐肩并进的势头。

    由此带来的打击,对她来说的巨大的,甚至大到让她想就此无力的跪,彻底的承认自己败给了对方,而且是完全彻底,体无完肤的失败,自己从骑士小说中萌发的爱情观念,在对方面前是如此的肤浅和简陋。

    挫败的悲鸣一声,贝雅将娇躯靠在门边上,以支持自己摇摇欲醉的身体,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由猛的抬起头看着蒂亚。

    “我承认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很有道理,但是现在呢,你现在这种不害羞的做法,又能起什么作用呢?难道以为作用乘着这笨蛋睡着以后。偷偷亲他几口,就能让他爱上你?”

    “灿”

    蒂亚的再次变得困惑起来,看着贝雅,回忆了一会刚才的对话,才不怎么肯定的问道。

    “那个”我刚刚有说过,现在这样做,是为了让凡凡爱上自己吗?”

    “那到是没有,但是既然无法实现目的的话,这样做不是没有任何意义吗?”

    “贝雅,你好奇怪哦。”

    蒂亚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贝雅,看的贝雅全身发毛。

    “我只是单纯的想和凡凡接吻哦。希望和喜欢的人进行亲密接触,这样有错吗?怎么能说是没有意义呢。”

    说完,蒂亚似乎在回味刚刚那一吻般,不由自主的再次舔了舔湿润诱人的樱唇,再次让贝雅见识到了蒂亚身上的,平时为了迎合某个笨蛋所深深隐藏起来的成熟娇艳。“再说,也不是没有用哦。”

    在贝雅不知道是第几次露出来的呆滞目光中,重新将上半身趴下去。一手支撑着从那优美白哲的颈项。不堪一握的柔软腰肢,再到圆润挺翘的小臀,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形体型。蒂亚的食指轻点娇唇,就像一头趴在猎物身上的体态优美的猎豹。妩媚诱人的风情尽露无遗。

    “稍微稍微的练习一下,如果以后用各种办法,都无法让凡凡接受的话,那就只好用最后的办法了”

    “最后的”什么办法?”

    贝雅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心里隐隐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问下去,因为这个看似懵懂无知,实则为了爱情指饰自己狡猾的一面并且什么羞人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大胆丫头,肯定会做出一些胆大包天的举动,但她却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蒂亚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逐渐的俯身下去,直指和对方那宽广的胸膛紧密贴在一起,用自己柔软的身体。在上面轻轻厮磨着,从那湿润诱人的唇口中,似有似乎的发出一丝引人遐思的**,那纤纤玉指,也似有意无意的停留在胸前那天蓝色贵族礼服的胸襟开口处,指头灵活的把玩着上面的扣子,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将扣子接开”

    贝雅鼻子一热,里面似乎有什么想流出来了,眼前隐隐散发出**气息的一幕,对于只停留在骑士小说的爱情故事的她来说,实在是太儿童不宜了。

    将俏脸埋在那宽广的胸膛上,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丝陶醉的样子,蒂亚才转过头,侧脸贴在对方的胸膛上,看着捂着鼻子不知所措的贝雅,神秘的笑道。

    “几凡,可是很容易醉的哦,而且一定会负责到底的”所以对我来说,机会还有很多。”

    “你”你嘴里说这笨蛋是色狼,其实你才是色狼吧。”

    贝雅终于忍不住,捂着俏鼻大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