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八章 战后的闹剧
    第七百四十八章战后的闹剧

    不过,竞技场就这么大,而且全部人都在这里,能逃到哪去呢?总不能偷偷溜出去吧,那样极有可能会被当成是逃婚而被愤怒的精灵们撕成碎片的。

    这时候,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小狐狸那身为天狐殿下的理智上面了。

    “这完全是个意外,就是想刻意去做也做不到吧,喂,小狐狸,你应该也知道是这样没错吧。”

    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小狐狸不断变幻着的脸'色',虽然感觉莫名其妙的,不过现在自己内心,就是有一股被捉'奸'在床的心虚感。

    深呼吸,再深呼吸,小狐狸低下头,看不出是什么态度。

    不过看动作,应该是我的解释再加上身为天狐的自觉,起到了作用,让她冷静了下来,心里大概在想着现在人那么多,自己代表着狐人族的领袖身份,不好出手,好歹以后找个夜深人静的地方把我给“处理”掉也不迟。

    “……”

    话说,这样也不好呀混蛋,难道就没有让我继续快乐的活下的去支线么?!

    “完了,已经完蛋了……”

    出乎意料之外的阴沉声音,从低着头的小狐狸那发出。

    完蛋?

    “马拉格比那家伙……老娘一定要把倒刺狼牙棒从他屁眼里捅进去挂在水晶之树上……”

    “他……他说了什么吗?”

    被小狐狸语气上那股并非是恐吓而是真的想这么做的决心所摄,我不由菊花一紧,心想果然是自己和阿尔托莉雅被关在擂台里面的时候,马拉格比那张大嘴巴又捅了什么'乱'子,才让这只平日狡猾多智的小狐狸,理'性'和忍耐力下降到了一个危险的临界点。

    “反正……反正已经完蛋了……”

    “等……等等,'露'西亚,冷静下来,好好听我说。”

    突然从小狐狸身上爆发出来的自暴自弃的消沉气息,让我大感不妙,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从灵魂深处感觉到了,这只笨狐狸脑子里的某条重要神经,发出的“喀啦”的一声崩断声。

    “'露'西亚,愤怒吧,就让心中积累的这股熊熊燃烧的怒火,尽情的爆发起来。”

    暴风雨前的几秒寂静时间过后,小狐狸仿佛刚刚重启完毕,程序还没能完全运行的机器人一般,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拳手一握,抬头远目,说着哪部热血漫画出现过的激昂台词,闪着委屈泪光的黑宝石瞳里,反'射'出深仇大恨的目光,直直投向天空上的心形云彩。

    如果拉开距离看的话,这只小狐狸的一举一动,怎么看怎么都像是面对夕阳呐喊的复仇少女。

    不……不好,这只笨狐狸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

    当我惊吓一跳,不知道该怎么去吐槽现在失去理智的小狐狸好的时候,她突然转过头,同时将看向云彩时所带着的深仇大恨的目光,直接移到我身上。

    喂喂……

    “接受本天狐的天诛吧!你这坏蛋~~!!'露'西亚,要上罗~~!!”

    “你……你确认你不是喝醉酒了?!不……等等……”

    面对着仿佛智力突然下降到十岁,呼嘿嘿的娇笑着,散发出可爱的萝莉气质的小狐狸,我话还没说完,转身就跑。

    因为,根本就不打算听我说下去的小狐狸,已经两手握着匕首,朝我身上比划过来。

    救命啊~~!!

    染着金蓝'色'彩的竞技场上,两道身影你追我逃,不断在整个竞技场上四处'乱'窜着,小狐狸那骤然降至10岁的天真可爱的笑声,伴随着她那闪过的一道道凌厉白光,每一道都带着能将一个普通人切成两半的力道的匕首,在自己身后不断比划着的行为,显得尤为让人'毛'骨悚然。

    “嗯~~”

    凯恩和莱曼两个学术派低头沉思,顺便解释一下,凯恩最近正在研究心理学。

    “看来,'露'西亚殿下是平时积累了太多的压力,现在一次'性'爆发出来,才会变成整个模样啊。”

    凯恩冷静的分析道。

    “是啊,看她身边的伙伴(主要指马拉格比)就知道了,'露'西亚殿下真是辛苦了,这次大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你们别在那里说风凉话快点来救我呀,什么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我被这只狐狸切成碎片吗?”

    两个老头的冷血行为,让我愤怒无比。

    “放心吧,吴,这种程度死不了人的,这是身为男人的你的责任,勇敢的去面对吧,而且,'露'西亚殿下的压力,我想大部分还是来自你身上吧。”

    勇敢你妹呀,有本事调换一下处境试试?

    不过,对于凯恩下半句话,我无言以对,默默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复又低下头,突然一个埋头加速,与此同时,身后的小狐狸也跟着加速,一直将她手中那两把匕首锋芒和我的'臀'部保持在一个危险的距离。

    “碰碰”

    两记冰弹,以差之毫厘的距离,从我的耳边擦过,冰冻麻木的感觉,就好像将耳朵埋在冰雪里冻上好几分钟一样。

    “太过分了,凡凡,这么有趣的事情也不凑上我一份。”

    一边拼命狂奔,一边战战兢兢的回过头,只看到不远处,一身'性'感猎人装扮的蒂亚,正挺直着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手握法杖,气鼓鼓的对我说道。

    你从哪里看出现在的状况有趣了?

    我一边泪奔一边发自内心的疯狂呐喊道。

    不对,从蒂亚身上,似乎隐约能感觉到一股黑'色'气息,这是说她是来真的?我……我哪里招惹她了吗?

    ”为……为什么?蒂亚。”

    被小狐狸追着不断在竞技场上绕圈子,某次从蒂亚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含泪问道。

    “哼,因为凡凡太坏了,当初离开我们部落的时候明明就已经说好了,我的身体你可以随时来要,可是人家都已经来了,你却一点儿都不理会,一定是已经把我们之间的约定给忘了,没错吧!!”

    我当时就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脑海的记忆不断翻滚,总算找到了那一段被遗忘的记忆,在打开被困千年之久的赫拉迪克一族的通道以后,自己离开之时,蒂亚在数千赫拉迪克人面前大声对我喊过的那句,让我至今都被赫拉迪克族的年轻男法师用刺客一样的锐利目光上下寻找着致命破绽的话。

    “我的身体,随时都能准备好,你随时都可以来要哦!!”

    归根到底,这只是一件法师袍惹的祸罢了,只是没想到,蒂亚到现在依然还记得,这种事情,一般来说不应该都是男的那一方念念不忘,然后某一天和已经变成学园第一千金大小姐的女方重逢,被提起,而引发一段充满酸甜苦辣的后宫喜剧才对吗?

    “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忍受着除了凯恩之外(这老头是知情的)的所有人的异样目光,被小狐狸追杀着再次绕了竞技场一圈回来,我苦笑着问道。

    “现在……现在知道那个……知道一点点了,讨厌,凡凡真是坏透了,竟然问女孩子这种羞人的问题。”

    蒂亚轻轻低下头,俏脸上染了一片美丽的红霞,将手中的可怜法杖不断扭曲着,忸怩万分的低声说道。

    害羞的方向错了吧!你的害羞点未免也太奇怪了吧!说出刚刚那句的话你更应该害羞才对吧!!

    “总之,总之是忘记约定的凡凡不对!!”

    通红着脸,有些蛮不讲理的闭着眼睛大声宣布完毕,然后,漫天的冰箭开始加入了追杀行列。

    “你这个女'性'公敌,有了阿尔托莉雅姐姐还不够,竟然还敢用花言巧语去骗取其他女孩的身体,真是罪该万死!!”

    随着另外一道娇凛的声音响起,噔噔噔几声,正要迈出去的脚边上,已经'插'上了数根绿羽箭矢。

    娇小的身影一闪而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身上的淡黄'色'连衣长裙换下,换上了一身凸显修长身材的弓手贴身皮甲的贝雅,也来凑热闹了。

    “……”

    你们……

    也该给我适可而止了吧。

    “碰!”

    “碰!”

    两声清脆的敲击声响起,蒂亚和贝雅抱着额头悲鸣起来。

    小狐狸也被一手捞着小腰,提了起来,这只理智线崩断的小东西还在不断挣扎,呲牙裂嘴的可爱样子,似乎想用她那两颗小虎牙给予我致命一击。

    “滴答!”

    灵魂深处,突然传来这样的接合声。

    “碰”的一声,搂在腰间的小狐狸一个身体柔软到不可思议的高难度扭腰飞腿,将我踢上半空。

    “你这大坏蛋在干什么,想乘'乱'占本天狐的便宜吗?”

    落地的小狐狸看了周围的目光一眼,脸'色'微红,'露'出陌生的高傲优雅的姿态,正是她那身为狐人族天狐殿下的伪善正经的一面。

    “碰”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抬起头,入目的正是休息完毕,正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和我对视的阿尔托莉雅。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凡,你一定很辛苦吧。”

    '露'出仿佛天使一样的圣洁微笑,阿尔托莉雅朝我伸出了手。

    呜呜~~

    果然,还是这只呆'毛'最可爱呀。

    在阿尔托莉雅的帮助下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我这才想起,那件天蓝'色'礼服似乎已经被自己用装酷的登场方式给扯成碎片了。

    待会的婚礼该怎么进行下去好?哼哼,没办法了,只好穿着这样的衣服直接上场了,让那件束手束脚的礼服见鬼去吧。

    凯恩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凑上来,不知道从哪里又递过来一件同样的礼服。

    ”放心吧,为了今天的婚礼,我们已经准备了十件替换。”

    “……”

    崔斯特……

    一脸无奈的从凯恩手中接过礼服,不经意的回过头,目光和直直注视过来的超精王子对上了。

    无言的对视了片刻,超精王子缓步走过来,站在面前,在我的惊讶目光中,弯腰的行了庄严一礼。

    “恭喜您,亲王殿下。”

    说完这几个字以后,他不待我回答便转身大步离开了,离去背影中带着一股突然之间变得成熟起来的萧瑟,那忍不住紧紧握着的颤抖拳头,似乎在述说着他此刻内心的无奈和痛苦。

    爱情的世界有你无我,本来就是如此残酷,奋起反抗政治联姻,通过不断的努力争取和战斗,最终达成愿望,和心爱的人走在一起,这样的剧情的确美好而感人,可惜崔斯特并不是主角。

    随着崔斯特的离去,名为崔斯特邪恶组织的上百个成员,也纷纷挫败的低着头,看了这边,自己的女王一眼,跟在崔斯特后面黯然离去。

    看来,这一关总算是过了。

    和阿尔托莉雅相视一眼,抬起头,天空似乎也在为这场婚礼的顺利进行而庆祝,洁白美丽的雪花,像是那婚礼的彩花一样,洋洋洒洒的飘舞而落。

    虽然我知道,这只是冰封之剑在天空上爆裂开来而引发的一系列效果罢了。

    “这场婚礼,必将塑造辉煌。”

    颤颤的伸出枯老之手,接住那一片片洁白冰凉的雪花,莱曼长老铿锵有力的如是激昂说道。

    当一行人,在亦梦亦幻的雪花祝颂之中,重新回到水晶之树广场以后,出乎意料的欢呼声响彻了整个广场。

    本来还以为会备受关注的战斗结果,现在却似乎完全被数十万观众所遗忘,他们热情的欢呼着,祝福着,除了他们的女王殿下以外,就连亲王殿下这个词,也有了一定的人气。

    要知道,联盟那边的冒险者,除了偶尔打趣之外,是绝对不会用亲王殿下这个称呼,这个词只属于精灵一族。

    也就是说,原本的不被重视,甚至是抱着眼红,记恨自己的态度,进而冒出崔斯特邪恶组织这样的拦路虎的大多数精灵,如今竟然翻了个脸,完全认同了自己,认同了这场联姻。

    真是一个奇怪的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