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 兰斯特的交易
    ,

    “对了,我说老酒鬼,刚刚擂台的时候你跑哪去了。”

    突然想起,自己和阿尔托荷雅比斗的时候,身为最喜欢凑热闹的老酒鬼,不是应该坐在观众席最前面,喝着美酒吃着花生,时不时用她那尖锐的声音调侃我几句才对吗?

    可是翻遍记忆,我竟然发现。当时场上并没有老酒鬼的踪影。

    “哈呼呜哈卡啥啊,”

    嘴里塞满了食物,手中还端着一瓶吏酒的老酒鬼,含糊不清的说道。

    “虽然我知道你只是在冒充人类,但是拜托冒充的敬业一点好吗?至少说点人话才不会被别人轻而易举的揭露哈比兽的身份。”

    注:哈比兽,和猪一样蠢的生物。

    “你才是哈比兽,你全家都是哈比兽!!”

    费力的将食物咽下去,老酒鬼顿时怒道。

    “那么请不是哈比兽的卡夏大人告诉我,比斗的时候究竟跑到哪里去了。该不会是乘机潜伏到精灵皇宫里偷酒去了吧。”

    突然想到这种可能性,我立玄担心起来,真是的,这家伙一点都不能放松,一转眼不见又闯祸了。

    “喂喂,东西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大家熟归熟,你这样说我一样会告你毁谤。”

    老酒鬼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咳嗽几声,目光突然变得深沉起来。

    “听好了,我是去办一件大人的事情,像你这种小屁孩就别多问了,知道的太多,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大人的事情?你该不会是因为没钱买酒,终于决定找个会酿酒的精灵嫁掉算了吧。”

    我的目光不由变得鄙夷起来,这家伙,实在太没节操了,简直就和因为喜欢喝酒而想娶个会酿酒的女人的西雅图克一样恶劣。

    “你这小子,真是越说越过分了,”

    卡夏很快就意识到,如果自己再耍迷糊的话,指不定对方还会想出什么样的谣言。恨恨切了一口。才无奈的开口说道。

    “遇到了一个昔日的老熟人。”

    “老朋友?”

    疑惑的打量着老酒鬼,似乎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我自言自语的嘀咕起来。

    昔日的老朋友,和老酒鬼的过去有关吗?呼呼,这样的话说不定很有趣呢。老酒鬼这家伙,明明喝醉了嘴巴就像漏斗一样,什么东西都能倒出来,但是偏偏对自己的过去,老是用一些一看就知道是从某本骑士里原搬照套的剧情来敷衍过去,现在,说不定能从她那位朋友身上。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当然,八卦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想弄点有用的资料,威胁这个负债累累,不知道哪天就要被阿卡拉当猪愕一样卖掉还债的家伙,尽快将借我的钱还回来而已。

    “什么样的朋友?介绍来认认吧,该不会一样是个酒鬼吧。”

    我试图用激将法让老酒鬼上当。

    “哈,朋友?不不不,吴小子,你错了,他只是本卡夏大人的跑腿小弟而已。”

    老酒鬼很是得意的将鼻子翘起,在我看来,就差没扬着她那猩红披风做超人状了。

    嗯,微妙的将我的激将法给破解了吗?这家伙,究竟是偶然还是有意为之?

    我无奈的看了一样哈哈大笑的老酒鬼,最后只能放弃。

    “算了,你这家伙,只要不给联盟惹麻烦,我也懒得管你。”

    “你这小子说什么,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本大人在罗格当长老的时候。你妈说不定都还没出生呢。”

    身后传来老酒鬼骂骂咧咧的声音,不过,因为她说的是事实,我也就没去反驳了,反正她越是这样说,只能越证明她是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罢了。

    “恭喜恭喜,凡长老。”

    没走走多远,库特凑了上来,眼睛眯了起来,看来是喝了不少,白狼跟在他后面,向我点点头,就算是祝贺了,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个无口酷男兼妹控。

    “马拉格比呢?”

    从战斗结束以后一直到现在。我就没见到四人组里的圣骑士同学,心里憋着这个。问题,现在总算有机会问出来。

    “他呀

    两个大男人突然露出沉重的表情,然后,库特默默的掏出一本册子。

    “凡长老,你出个,主意,老马去了以后,谁比较合适代替他的位置。”

    “原来是这样,马拉格比他

    我露出深深的震惊表情,虽然隐隐能猜到这大嘴巴圣骑士,在自己和阿尔托荷雅被困在里面的时候,大概是捅了什么不得了的马蜂窝,才会让小狐狸发飙,但是没想到竟然那么严重。

    “他现在在哪,好歹大家朋友一场,道个别也是应该的。”

    意思意思的露出震惊表情过后,我随手将一个果子塞入嘴里,一边接过册子翻着,一边含糊不清的问了起来。

    “不知道,离开的时候似乎嚷嚷着要去女人街见识一下。”库特耸了耸肩膀。

    “哦,是这样吗?真是个可悲的家伙,对了,精灵王城有女人街吗?”我突然想到一个对马拉格比来说比较重要的问题。

    “没有,,吧。”

    白狼和库特相视一眼,不大肯定的说道。虽然**这种事物,位面任何时代都不可避免,但纹里毕竟是以共术。的高傲的精灵一族,他们会允许这种职业出现吗?歌女舞女大概有,纯粹出卖**的**,就真的难说了。

    “不,肯定没有

    突然想起阿尔托菲雅,在去竞技场的路上,就询问了自己有关女人街的问题,如果精灵王城有的话。作为王的她不可能不知道才对。

    三个人相视一眼,眼中均露出了兔死狐悲的伤感。

    马拉格比这家伙实在太可悲了,临死之前就连这么点卑微的愿望都无法实现,说不定站在我左手隔着一个人的位置的人,就是他,顺便解释一下,左手旁边那个。胸挂金牌手持鲜花,流着泪水高唱悲剧帝国歌的人是菲妮。

    “对了,露西亚呢?”

    她该不会是已经得知自己在步技场失态的事情,千里追杀马拉格比去了吧。

    “哦,队长呀。你这么叫叉我也觉得奇怪了,明明刚才还跟我们在一起的。但眼就不见了

    库特左右看了一眼,满脸为难的样子。

    “什么时候不见的?!”。

    我心里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不由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呃,大概就在你将那条”咳咳,那条围巾送给精灵女王的时候库特沉思片剪,不这么确定的说道。

    其实我很在意,为什么库特说到围巾的时候要停顿一下,咳嗽几声。你对我花费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做出来的心血有什么不满吗?!

    阿尔托荷雅,你还将那条围巾戴在脖子上吗?快取下来呀你这呆毛!我的脸都要丢光了!!

    刚刚在心里吐槽完了库特,眼角无意间瞄到被十多个位高权重的精灵围着的阿尔托荷雅,见她依然没有取下围巾,我不由再次发出悲鸣。

    看来,对这条围巾最不满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

    唉,糟糕,那只小狐狸究竟在想什么?这种重要的场合,身为狐人族的代表也会缺席,算上这次,已经是她第二次在众多代表面前。打破她高贵稳重,机智美丽的天狐殿下这一完美身份了。

    难道说她想辞职不干了?!

    告别了白狼和库特之后。很快,我或,再次遇到的熟人。

    “表哥咕。

    “喝你妹。

    这是我们两个的第一句打招呼。

    “你怎么会混入这里?。

    按道理来说,像菲妮这种没有身份的小人物,只能在水晶之树广场下面和其余冒险者一起欢庆才对。

    “哼哼,表哥别小看菲妮咕,只要是菲妮想要混进来,办法多仙得是

    这只伪娘有点小自豪的拍了拍胸膛,这样回答道。

    看了看她身上穿着的侍女装。耳朵不知道用什么伪装,做成了精灵的尖长形状,再看了看她现在手中托着的托盘,我大致上能猜出这家伙是用什么办法混进来了。

    “你跑这里来干什么,这里又没金子捡,欧娜呢,不用管她了吗?”

    “没有这回事咕,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恭喜表哥,以表妹的身份

    这样说着,这只伪娘又不知道在为什么而自豪着,再次骄傲的仰起头。

    话说回来,这家伙是我的表妹,已经成了设定了吗?

    “呼,想见表哥一面,还真不容易嘴。不过总算是做到了,那么表哥,菲妮先走了嘴心。

    这样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以后,呼出一口气,露出让附近的人纷纷为之侧目和惊艳的灿烂笑容,这只伪娘一边回头向我招手,一边小跑着消失在人群里面,”

    然后,“咚。的一声,撞在巡逻的士兵身上。

    “等等,你是哪个。侍女小队的,似乎很面生啊。”

    一丝不芶的精灵士兵立洌露出怀疑的神色。

    “瞄呜灿,菲,菲妮是

    突发行的意外一时让菲妮结巴起来,恰在这时,耳朵上的精灵伪装”啪的一下掉了下去。

    “就,”就是这么回事唔。

    菲妮对着目瞪口呆的精灵士兵,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状似迷糊的轻轻在自己额头上敲了一记,看样子是妄图装可爱蒙混过去。

    “有奸细啊!”。

    但是,能被派来维持重要宴会的精灵士兵,又岂是那么容易被美色所诱惑,虽然有那么短暂的几秒钟迷醉失神时间,但是很快,就放应过来,大声以喝,顿时,整个。会场乱了起来。

    哎呀哎呀,悲剧帝的名头果然名副其实呀。

    避开骚乱的人群。我在一旁冷眼旁观的看着这场闹剧,至于菲妮的安全。到是不用担心,先不说这只伪娘极其滑溜,死板的精灵士兵们未必能够抓住,就算抓住了,在场的许多人,如库特,白狼,凯恩等等。也都认识她,不会拿这只伪娘怎么样。

    受不了了,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等待宴会结束吧。

    看着左边的一片人群,被菲妮引起的骚乱所牵引,变得像一锅粥般热腾。

    而右边一片,则是老酒鬼和穆拉丁这两个死醉鬼的天下,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旁若无人的品头论足。将宴会搞的乌烟蟾气,所谓的一颗老鼠是坏了一锅汤,就是这个道理吧,更何况现在有两颗。

    另外保守的一边,则是以阿尔托菲雅,莱曼长老和凯恩他们为首,组成一个小圈子,自顾自的交流着,完全将周围的骚乱当成了背景,不知道是不想管还是管不了。

    且二玉个小一丫头蒂亚和贝雅,泣两个、原本互相不对劲的女月。小知道是什么原因暂时走到了一起,在人群里东张西望,时不时拉住人询问。

    该不会是在找我吧,在竞技场上还嫌闹的不够吗?我闪先。

    伸手要了一杯果汁,我果断的绕到了宴会场背后,一个不怎么引人注目的角落。

    嗯嗯,乘着这个功夫眯一会,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正当我一**坐了下去,背靠着树干懒洋洋的伸一个懒腰,打算补充点睡眠时间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把冰冷的声音。

    小子,你打扰到我了:”

    惊讶的回过头,就在我后面不芝十米远的距离,一名魁梧修长的红衣男子,背靠在树上,目瞻着远方,这样淡然说道。

    冷静,这时候一定要冷静,竟然出了呆毛,那么再出一个红,也没什么大不了了吧,这时候应该见怪不怪才对,吐槽我就输了。

    将全身的重量靠在树干上,感觉到紧绷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放松下来,一边享受着水晶之树反射过来的,让人全身暖洋洋的光芒,我不由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要是永远能这样该有多好呀。拯救大陆的使命,就交给其他人好了。

    “你是谁?。

    将身体调节成最舒服的姿势。我才半眯着眼睛问道。

    对于这个极具既视感的红衣白发男人,为什么呆在身后不到十米远的地方,自己竟然一直没有留意到,也没有表示太大的惊奇,因为能感觉到,这家伙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耍远远强过于我,应该和老酒鬼一样是领域级的高手。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偌大的精灵王城怎么可能没个高手压场呢?

    “当,天知道呢,或许就是那个人口中的跑腿小弟吧。”

    兰斯特保持着瞻望远方的姿势,略带自嘲的说道。

    “哦,你听到了?”

    我吓了一跳,当时自己和老酒鬼的对话,离这里起码也有千米远的距离,再加上宴会吵杂声响,就算这家伙是领域高手呀太夸张了一点吧。

    “没什么好值得惊讶的,因为我是弓手,只要想听,就能听到。”

    忍住,要忍住,这时候吐槽的话,我就真输了。

    红,咳咳,是红衣白发的高大男性精灵,从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双手抱胸背靠树干仰目瞻望状,压根本没往这边眼。

    相对的,离他大概呈四十五度角,约有七八米距离的树干另外一边,我斜斜的背靠着树干,坐,眯起眼睛,目光同样深远。

    简单点来说,就是我们现在谈话的方式,十分,十分的”呃,装那个。

    “竟然你这样说的话,那家伙一定已经告诉了你我的名字吧,那么我该怎么称呼你才好呢?”

    为了避免老是被红这个词引发吐槽本能,我只好先解决称呼问题。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他酷酷的回了一句。

    我靠了,这家伙比白狼还要酷。

    “那能跟我说说你和那家伙的往事吗?透露那么一点点有用的消息,最多等我用来威胁她还钱以后,大家平分怎么样?”

    比起老酒鬼那的有借无还,至少用这种方式还能要回一半,因此,我心如刀割的提出了这个建议。

    “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很可惜,她的事,只有她自己知道,我的事,我不想让你知道

    红衣白发男子,嘴角带着那抹总是带着嘲讽意味的勾起,如是回答道。

    所以说我在动画片里就一直很不爽这个家伙,第一因为他比我帅,第二因为他比我酷,第三因为他嘴巴比我还要毒。

    “那么,你和我见面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你是不是搞错了点什么,是你过来打扰了我才对。”

    “啊啊,是这样吗?那真是抱歉了,我现在就走。”

    说完,我拍拍**站了起来。准备看能不能找个其他可以睡觉的地方。

    “看来,你还不是完全傻。”

    这时候,这讨人厌的家伙终于收回了那由我来做的话十分装但是由他做出来却十分自然的酷酷姿势。站起来,如鹰一样的锐利目光看着我。

    这目光,果然是弓手呀。

    在他的视线偷过来一刹那,我的身体上竟然隐隐有被无数把刀刮过一样的生疼感,心里不由暗暗惊讶的这样想道。

    “算了吧,我可不会以为你这种人,会无聊到没有任何目的的现身跑过来和我闲聊废话,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感觉终于在气势上占了一点儿上风的我,微微这样得意说道。

    小鬼,帮我做一件事,完成以后,我身上的东西任由你选择

    说着,他的左手骤然出现一件闪烁着暗金光芒的装备,右手则是一颗璀璨耀眼的完美宝石,让我立玄将准备稍微矜持一下的“我不是那样的人。这句话,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

    “帮我把卡夏,变回那个酒红色的恶魔吧。”

    他仰起头,淡淡说道,却无法掩饰目光中的疯狂。

    好困,今天只睡了四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