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七章 合体技
    其实冰之斩首剑也是一项威力强大的单项远程攻击只是我一直没有用过罢了咳如何使用。我靠了看谁不顺眼就直接砸过去了事呀你这笨蛋

    当然至今为止没有用过这种威力强大的投掷方式并不是因为有所保留而是有其他很让我抓狂的原因在里面。

    众所周知月狼体内的冰冻之力的量其实并不逊色于血熊体内的火焰之力多少其实按照这样算来的话月狼的身体要远远比血熊所以月狼体内的冰冻占力其实应该还要比血熊的火焰之力浓度高一此才对。

    不过从一开始进化成月狼的时候我就说过了因为血熊的畸形式提前进化也就是在贝利尔的投影刺激下本应该在很久以后大概是月狼进化那个时期才能产生进化征兆的血熊变身被硬生生的提前了好几年。

    这样的畸形催生结果再加上德鲁伊的前期兀素技能大部分都是火焰系最坏就是导致了自己的偏食”无论是血熊变身还是兀素系技能都偏使用于火焰系当时也根本没想到还有啥捞子月狼变身在等着自己想着光靠血熊变身就可以一招吃鲜了。

    这种结果直接就导致了自身对冰系力量的控制不足所以当进化成月狼之后体内的庞大冰冻之力我也只不过能操纵一两分而已虽然随着不断的使用月狼还有月狼本身具有的强大控制力让这段时间自己控制冰冻之力的精度提高了许多但离完全掌控体内的冰冻之力还差着一大截距离。

    冰之斩首剑这个技能其实如果控制得好的话应该是自己所有技能当中单位面积造成的伤害最强的一项二重技巧下的空气压缩拳威力的确不错但是力量太扩散了除非是在零距离的情况下完全命中。不然论单点伤害连血熊能量炮都不如至于二重火焰能量斩咳咳其实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维拉就是不喜欢无限火羽之维拉的平底锅,这个如此具有幻想力和既视感的招式名。那漫天的火羽和被她的平底锅拍中脑袋之后头冒无数星星的景象是多么的相似呀。

    至于以前所使用过的冰之斩首剑。无论是简化版的冰之斩首剑还是真正的冰占斩首剑其实都是缩了水的货色并不是真正发挥了全力的冰之折首剑所以一直以来冰之斩首剑看起来都比较挫和血熊能量炮无限火羽这此华丽丽的招式完全无法相比。

    真正完全版的冰之斩首剑是单体攻击最强的技能至于为什么以前只能发挥那么点威力那是因为它有一个巨大的缺点这个缺点便是

    月狼的力量较低控制力太弱。

    月朗的力量相时较低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所以每次施展出冰之斩首剑出来的时候都只凝聚了自己所能控制的量保持在这个能控弗的范围之内冰之斩首刻的重量才会较轻。

    而一旦超过控制范围的话那个就比如像是在集本的木剑上。突然吊上一块块巨大的铁块般变得沉重挥动缓慢投掷困难这样根本就无法击中敌人这才是我一直没有全力使用的原因。

    除非除非是考虑其他技巧比如说投掷出去之后瞬间变身血熊然后一个空气压缩拳给它加速当然这只是打个比方我变个形我容易么。你以为是魔法美少女那种只需轻轻挥舞几下魔法技衣服就能根据制片经费的多少换上几秒钟的衣服过程中卖出无数的福利后获得全新造型的变身啊。从月狼瞬间变成血熊可要足足经过四次变形为了情节需要,就非得牺牲自己这把老骨头不可吗。

    当然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敌人是个足够坚硬而且无法移动的靶子这样一来才能发挥完全状态的冰之斩首剑的威力。

    就比如说现在。

    源源不断的冰冻之力灌注在掌心间。已经远远超过了以前施展过的冰之斩首剑所凝结的量。

    曰沥联匹万胃匆四必。胃心房不断的更多的掌心中凝聚起来的冰冻之力已经呈现出一种妖艳的深蓝色漩涡漩涡表面则是倒影着镜子一般的雪亮光泽光这样眼就仿佛能将灵魂吸入里面水久冰封。

    凝聚到了极点的冰冻之力根本就不允许有一空气这种软弱的事物靠近但是依然有清脆的咔啦咔啦声不断从里面传出仔细一看靠近冰冻之力能量团的空间竟然裂开以条条让人触目惊心的妹网状黑色裂缝那是连空间都被冻裂了。

    凹店咐员咀硼。傻。好了应该够了再凝聚下去联话。不用等头顶上的魔法阵能量暴动。自己手中的冰冻之力先要爆炸开

    双手颤颤的狂…月江团热怖的燕煮能量就像捧着个滴答滴答响着的定般这还是我第一次将冰之斩首剑凝聚到峨的程度以前实验的时候最多也就是达到凹度。

    呼呼真不应该逞强才对其实凹贻应该已经足够了。

    呼出一口粗气无暇去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手中那团冰冻之力已经逐渐翻滚形成一把晶莹别透的长剑。

    比起以前动辄宽几米长十几米的巨大冰之斩首剑手中这把比水晶钻石沐要晶莹的只有约一米长两尺多宽只比野蛮人手中的双手重要要稍微大上一点点的冰之斩首剑无疑要娇小玲珑很多但是能量却足足要强上十几倍里面蕴含着的力量已经接近。度级别的血熊能量炮的能量了。

    想想将口店级别的血熊能量炮凝聚成这样一把长剑就好比将十公斤的药提炼成一小撮般威力将会是何等的恐怖。

    但是相应的因为远远超过了自己所能控制的力量所以眼下这把比以前的冰山斩首剑还要小上数倍的超级冰冻剑却带给我巨大的压力。光是维持着让它飘在手心就让我感到了仿佛一座小山压在身上般。现在的我举步艰难。

    这种困状让我不禁想起了卡洛斯当他使用将祝福之锤凝聚使用缩水版的天堂的丧钟时大概也是这样的感觉吧。

    果然威力越大的招式要求就越高啊这是无论在游戏还是现实都让人无法回避无法否认的问题。

    另外这把冰冻之剑就是作为主人的我也不敢去亲手碰只能费力的控制着其浮空不用去试我就知道只要身体某全部位哪怕是一根毛发碰上了这把冰冻之剑整个人都会瞬间被冰封住虽然因为是自己的力量不会造成伤害但是只能通过慢慢回收冰冻之力让自己解冻

    这样一来起码要被冻上好几秒钟我没事找虐呀。

    不过无论如何这把有史以来单体攻击最高的超级冰冻剑算是完成了眼角瞄向阿尔托莉雅那边一个熟悉到了极点的既视感场景立刻映入视眶之中。

    如果说的剑代表着冰的话那么阿尔托莉雅手中的无形之剑就是风在她下定决心的一刹那剑无形之剑上仿佛有什么恐怖的力量被解封开来了一般突然爆发出青色的华光无穷无尽的风之力从郡主影无形的剑刃之中涌了出来一缕缕蕴含着恐怖威力的丰色能量如同薄纱一般在空中起舞着散发着梦幻般的殉丽光彩将周围一切不属于自己的事物统统排挤出去逐渐以阿尔托莉雅为中心形成了一道巨大龙卷。

    身处青色飓风中心的阿尔托莉雅。睁开双眼上身微微一沉随着她的轻微动作一切变了周围刮着的无穷无尽的青色飓风突然疯狂的重新涌入到无形之剑之中那把剑。就如同一头饥饿的巨龙源据不断的将这股由自己释放出来的庞大力量尽数的重新吸了回去。

    风完全消失了仿佛刚刚只是一场梦境般吸入了庞大的风之力后。阿尔托莉雅手中的无形之剑被金色光芒包裹起来然后那层刺目的光芒逐渐褪去露出一把笼罩在朦胧金光中的黄金之剑。

    阿尔托莉雅似乎也在承受着自己所无法承受的力量她低沉着身子。紧咬牙根的样子让她美朋的面庞上呈现出一股让人心醉的少女的倔强。握着展露出完全姿态的毒金之剑的那双总给人纤细娇小感的双手。此刻也无法抑制的剧烈颤抖着。她双脚所站立的位置那魔法加固过的如钢铁般坚硬的地板也被踏出了两个小坑。

    呃顺便一说我的小腿已经完全陷入了地板之中。

    真是的这不是完全就像一对喜欢逞强的导致现在承受着自己无法承受的力量的患难夫妻一样吗。

    彼此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这样的笑意虽然无法和狐狸那样灵魂交融但是彼此的目光已经能说明一切。

    阿尔托莉雅准备好了吗。”

    两条腿打着颤我艰难的出声道现刻也不想再控制这把可怕的冰冻之剑只想着早点将烫手山芋扔出去了事。

    嗯”

    当阿尔托莉雅清脆的一声鼻哼响起毛时猛地吸一口气将全身的力量爆发出来。

    去吧冰封之剑暂命名”

    誓约胜利之剑”

    手中冰冻之剑如同拉开了半弦的利箭一般在我的全力催动下以不紧不慢的速度朝目标飞了过去没办法负荷实在是太大了这个速度已经是自己所能做到的极限所以才说它只能攻击固定靶子。

    但是威力却教越了以前的任何招式。那到冰冻之剑慢吞吞划过的杜迹全部被强大冰冻之力所吞噬在空中形成一条让人目瞪口呆的碎空黑色通道缓慢却笔直的速度向目标刺去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什么超乎想象之中的庞然大物在前进着移动虽缓但是所经之处万米的高山。就如沙堆一般被踩平无底之海就如浅水一般被践踏着。

    在冰冻之剑飞出的

    川站在旁动的阿尔托崭雅。年中男形的黄金!剑也爆知出士阳一样的光辉随着那强烈既视感的招式名被喊出手中的黄金之剑高高举起猛地向下一划。

    金色流星。

    我只能用这个词去形容阿尔托莉雅的绝招是的看见了吗。就如同夏日的夜空上一颗流星骤然划过般唯一不同的是这颗熊熊燃烧。绽放着耀眼金色光芒的流星就在你眼前不到五米远的地方掠过。

    轰”的一声这道流星以接近血熊能量炮的庞大无比的威势轰击出去跟在冰冻之剑的后面那闪电一般的速度瞬间就追上了冰冻之剑。若是放在平时两个不同的能量这样相碰撞那肯定是火星撞地球

    爆发出来的威力比整个魔法阵爆炸或许还要强大。

    可惜现在的我和阿尔托莉雅心灵和力量都进入了一种奇妙的融合状态让彼此的力量都带上了一对方的属性。

    在阿尔托前雅那如同流星一般的誓约胜利之剑追上冰封之剑以后

    两种不同的能量就如同进入了发情期的雌雄动物一般小心翼翼的接触着碰撞着耳鬓厮磨着却一触即分若即若离直到玩够了大家的性趣都来了才融合在一起由阿尔托莉雅的誓约胜利之剑发出来的金色能量化解开来如同柔情似水的妻子一般一层又一层的将冰封之剑萦绕在里面。

    刹那间原本还慢吞吞的冰封之剑就如同吃了般速度骤然提升带着外层那耀眼的金光萦绕。宛如穿上了金甲的天将一般咆哮着。一路将空间统统冻冻粉碎留下一条可怕的黑色通道朝目标点冲了过去。

    没有任何意外甚至连料想之中的巨大声响都没有出现如果说黑色的暴动能量层是一层薄纸那么萦绕着金色能量的冰封之剑就如同一枚坚硬的利针几乎没有收到任何阻碍的就将黑幕穿破。

    在擂台外面包括水晶之村广场那边的数十万名观众都看到了让他们水生难忘的一幕。

    擂台那边宛如有第二个太阳升起一般突然绽放出万丈光芒随着光芒的涌出一条金蓝色的笔直光柱如同太阳般自光芒中心冉冉升起笔直冲上云霄紧接着蓝天白云的天空随着这道奇异光柱联**突然风起云涌在精灵王城整个上空卷起了个以光柱为中心的巨大漩涡。

    原本在蓝空中悠闲自在的飘着的雪白云彩被突然形成的巨大漩涡卷了进去连成一片将精灵王城的上空聚集起来炙热的太阳被厚重的云彩遮盖天色宛如进八傍晚般骤然暗了下来。

    但是让人最为着迷的时刻出现了。在遮挡住阳光的下一刻这此云彩又被那道仿佛永恒不灭的金蓝光柱的光芒所染天空的云彩变成金一朵蓝一朵让置身于下面的观众如身处异世。

    这样的景色大概十万年也见不到一次吧这一刻所有人都迷醉

    这还不是最让人目瞪口呆的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这此散发金蓝色光芒的云朵不断扩散开来最后竟然在空中形成了明显的心形形状。

    静静的静静的看着过了片刻之后反应过来的人们开始了疯狂欢呼。

    这道光芒是从竞技场那边传来的。而散发着光芒的云朵也形成了代表爱情的心形形状这一切的一切。让富有幻想力的精灵们宁愿认为这是神在时他们的王的婚礼进行祝福如此美丽的景色如此巧合的心形云朵出现在隆重的婚礼日子里这种景象除了神还有谁能够做到。

    终于那道金蓝色的光柱在持续了将近一分钟以后消失弥漫散发着金蓝色霞光的心形云彩也变的暗淡乃至消失让众人纷纷发出遗憾的惊呼声。

    上空的巨大漩涡跟着平静下来。唯独那此被漩涡聚集在一起已经变得暗淡下来的云朵依然没有飘散还遮盖在精灵王城的天空之上。

    所有人都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天空。仿佛这样看着刚刚那副如梦似幻的景色就会再次到来。

    突然仰有看着的其中部分人。感到鼻子一凉不由在上面轻轻一抹放下粒洁白美丽的冰晶缓缓在他们手心中融化。

    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了这股不可思议的凉意终于有人大喊了出来口

    雪天再是雪”

    精灵王城位处于热带森林之中没有罗格草原的季节分明没有路高音的炎热没有群魔堡垒的严酷。更没有哈洛加斯的冰寒。

    这里哪怕是在严寒的冬天也依然能感受到太阳的温暖雪对于精灵王城来说是奢侈的事物那此老辈的精灵都已经不记得究竟是在多少年前精灵王城才经历过一场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的小雪。

    然而在这种并非严寒而是初春的季节在这种身处于热带森林

    已经能感受到闷热温度的时间天空上面竟然飘下了雪花。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和刚刚看到金蓝色的云朵般惊呆了。

    恩赐这是森林女神的恩赐呀”

    寂静之中不知道是哪个精灵…心悬呼喊声打破了申静刹那间。原本落针可闻的与氛姿渐默烈起来。

    那此冒险者或者矮人都是没什么毕竟在除了库拉斯特以外的冒险区域谁没见过下雪。至于狐人族和狼人族就更是淡定了时于生活在严寒的哈洛加斯山的他们来说。或许一天不见到雪才是奇怪的事情。

    但是对于许多没有能力离开库拉斯特的精灵平民来说雪却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只在书中看到过的梦幻之中的景色而恰巧这此家伙。又是一般优雅浪漫以美丽和艺术的种族自称的狂热分子。

    所有的这此因素综合起来于是。这此平素以优雅高傲著称的精灵们。展现出了让其他种族为之膛目的疯狂一面。

    雪可以是一幅画雪可以诗雪同样可以是一曲天籍。在不同的艺术家眼里雪有着不同的境意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于这些精灵来说雪就是艺术。

    于是接下来的一幕便让所有冒险者目瞪口呆。

    有此精灵仰头静静的看着雪花飘落不知不觉脸上已经布满了感动的泪水有此精灵蹲捧起一撮刚刚积起浅浅一层的雪花脸上露出狂热神色恩大概是有此立刻冲回家或拿画板或拿笔纸将心中狂涌的灵感纷纷倾注于上有此精灵展开双臂呈大字型躺任由雪花飘落在自己身上总之。你能看到各种用千奇百怪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艺术之路的艺术家。

    虽然各自的表达方式不同但是在这一刻所有的精灵内心都已经达成一种共识那就是时这次的两族联姻时自己敬爱的女王殿下的出嫁再没有任何的异议。

    当冰封之剑和誓约胜利之剑融合在一起组成超级的合体技能真誓约胜利的冰封之剑自我感觉良好的命名突破黑幕以后。那层狂暴的黑色能两层也如同精灵法师所说的一般如同潮水一般退却睛朗的天空终于出现在我们的头顶上

    呃抱歉一时说顺口了。

    和阿尔托蔚雅抬起头看着金蓝光柱直冲天空的一幕我们相视一笑迎向众人。

    哈哈哈不愧是大陆双子星。就连这种危机都能轻描淡划的化解刚刚可是担心死老穆我了看来暗黑大陆的未来真的要交给你们两位了。”

    一个矮冬瓜率先冲了上束喷着浓重的酒气说着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翻白眼的恶心台词还真以为自己是德高望重的啥来着。

    抱歉你认错人了。”

    时于穆拉丁的招呼我极其果断的报以无视态度将他留在**后头。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凯恩抚着他那保养甚好总是让吝啬鬼眼红不已的白胡子乐呵呵笑了起来笑的我是一头雾水。有什么值得这么高兴吗。

    女王殿下请先休息一会。”

    阿尔托莉雅毕竟不能和自己的月狼。血熊两种超乎变态程度的变身相比释放王胜利之剑以后她的剑重新变回了无形之剑体力也下降到了一个极低点对着我报以个淡淡的微笑以后便按照莱曼长老的吩咐开始闭目养神以免接下来的婚礼让人看出疲态。

    目光四处一集很快我变发现了独自人气呼呼的坐在远处惬着气的小狐狸。

    一两句摆脱凯恩他们以后我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摸了过去坐在

    小笨蛋生什么气你看我这不是按照你的吩咐和阿尔托莉雅打成平手了吗。”

    想想最后的比赛结果出现这样的意外应该是按照平手解释吧。这样的话不是和狐狸当初要求的一样吗。她还有什么不满。

    哼是啊,都已经和那个精灵女王融合成一体了想不平手也难呀是吧凡长老。”

    小狐狸气呼呼的将头一撇掩饰不住酸意的语气中带着浓重的火药味。

    那个我也不知道是集么回事啊打着打着就”

    终于明白小狐狸生气的原意我一边赔笑一边解释道这可真不是我的错我怎么知道那什么融合感会出现在战斗之中也不是受自己控制的虽然很受用就走了。

    小狐狸还待气呼呼的说此什么。突然远处的水景之衬广场上传来一阵震天欢呼再加上头顶!闪烁着的金蓝色光芒让大家都不由纷纷将注意力放到天空上。

    只见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合体技所形成的能量柱将大片云朵染成金色和冰蓝色煞是好看就连始作俑者的我都沉迷在了里面。

    不过看着看着很快从我的额头上脖子上全身各处都嗖嗖的冒出了冷汗。

    那此散发着金蓝色霞光的云朵。逐渐的扩散变成了一个心形

    心虚的看了看旁边的小狐狸只见她那玉俏红润的小脸也跟着天空上金蓝色霞光一闪一闪变得阵青一算绿。

    不好发时候还是逃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