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寄托着彼此心意的战斗
    第七百四十一章寄托着彼此心意的战斗

    “要注意一点,阿尔托莉雅,真正的敌人可是会不择手段的。”

    手中的暗金剑轻轻一挥,一层冰冻之力再次覆盖其上,我对重新稳住脚步的阿尔托莉雅如是喝道。

    战斗中,我发现一个问题,阿尔托莉雅的战术太堂堂正正了,当然,这也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阿尔托莉雅有没有应付猥琐流的经验?

    恐怕没有吧,以她的身份看来,升到这个等级,不大可能是大老远的跑到第二世界去历练,虽然她有这个实力,大部分经验可能是从第一世界的怪物上获得,第一世界那些怪物的投影,我就不多说了,找出个智商高于9的都难。

    至于pvp……咳咳,好吧,是对战,擂台对战,先不论她究竟有没有这样的经验,就当做是有,那些精灵对手们,很可能也会因为阿尔托莉雅的身份,或者是受她那股堂堂正正的风格所影响,再阴险的对手恐怕也会下意识的光明正大起来。

    抱着这个疑问,稍微试探了一下,果然,阿尔托莉雅对这种手段很没辙,这样可不行呀,没有应付猥琐流的经验可不行,不说这个世界本身很多坏人,就是第三世界那些怪物的正体,也是一个个怪老成精,阿尔托莉雅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会阴沟里翻船呀。

    所以,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这场战斗的胜负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要让阿尔托莉雅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人或怪,还有这样那样阴险猥琐的手段,不然的话,这个世界的法则是很无情的,敌人不一定会给你幡然醒悟的时间。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真正轻视这场战斗的,看来是我才对。”

    全身受冰之匕首所创,覆盖着一层薄薄冰霜的阿尔托莉雅,呼出一口白气,再次将手中的无形之剑斜着举高,发出下一次攻击的信号。

    话说回来,阿尔托莉雅的战斗着装还真是保守呀,虽然不是全身铠甲,而是那种线条流畅的上半身'露'肩铠甲,不过从肩膀部分到手臂都有衣服保护,小手部分更是被那可以当做半个顿盘用的厚重银白'色'护手遮得严严实实,下身是及小腿的战裙,不过战裙两边有防止劈砍的银白'色'侧护甲。

    所以,就算被冰之匕首划破了很多地方,意外的也没有'露'出春光,出现传说之中的杀必死,真是一点也不给力的说。

    “……”

    事先说明,我心里可没有什么歪念头,最后那句话是代替擂台周围那些男'性'观众说的,反正春光什么的,今天晚上也能……大概……或许……看不见吧,无法想象和阿尔托莉雅做【哔哔哔哔】的事情呀混蛋!!

    总之,先撇下胜负不谈,得让阿尔托莉雅意识到真正的战斗世界里,还有许多可怕的招式从老酒鬼那里学来的,以免将来后悔莫及。

    不行,太大意了,得打起精神来才行,明明这场战斗是为了凡觉悟到自己的使命,如果自己都不拿出十二分干劲,谈何去让别人醒悟。

    抱着这样想法的两个人,再次一声轻喝,眨眼之间身影就交织在了一起,刀光剑影再次布满整个擂台。

    “呲!!”

    坐在石壁上的卡夏突然打了一个寒颤,放下到口的酒杯,不爽的嘀咕了这么一句。

    “总觉得自己,刚才好像被谁追加了一记吐槽的样子。”

    “嗯?”

    “老马,怎么了?”

    经受着再次进入剧烈花战斗的擂台上,那涌过来的能量风暴的不断冲击,将眼睛细细的眯了起来的库特,疑'惑'的看向旁边突然发出一声疑问的马拉格比。

    ”库特,你刚刚注意到了吗?好像有一颗大树从旁边飞过去。”

    “哦,是吗?你这样一说我到是突然有点影响,不过如此激烈的能量风暴,这些树就算被连根拔起也不奇怪吧。”

    库特歪头想了一会,见怪不怪的说道。

    “话虽然是这样说……”

    马拉格比低头沉思。

    “但是总感觉树飞过时,隐约听到了两道惨叫声。”

    “你的错觉而已,大树怎么可能发出惨叫声,而且还是两道!!”

    库特敲了敲马拉格比的额头,似乎是想确认这里面是不是空的。

    “大……大概吧,是战斗太激烈了,看的太入神以至于产生幻听吗?”

    这么一说,马拉格比也可以怀疑了。

    “你们联盟的长老,不去搭一下手吗?”

    石壁上,兰斯特指着被压在大树底下,从树枝里面'露'出来的不断抽搐着的一只老手,用围观路人一样的冷漠语气说道。

    “你们族里的长老,不去搭一下手吗?”

    卡夏头也不回的指着另外树底下的另外一只颤抖的老手,反问道。

    “……”

    “……”

    “算了,有些事情,当做没看到会让结果更美丽一些。”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

    ……

    “小心了,阿尔托莉雅,冰爆柱!!”

    一记激烈的碰撞,带着强烈的惯'性',各自退后一段距离后,我立刻将手中的冰剑'插'入地上,庞大的冰冻之力涌入,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从阿尔托莉雅的落脚,几十根水桶粗的尖锐冰柱破地而出。

    “没那么容易。”

    已经逐渐习惯了我从老酒鬼那里学来的出其不意的招式以后,阿尔托莉雅轻喝一声,似早有准备的脚跟用力一蹬而起,一个翻空,头朝下的倒飞着,手中的无形之剑狠狠向朝自己刺过来的冰柱劈了过去。

    清脆的断裂声响起,由冰冻之力形成的冰柱不可谓不坚硬,换做是其他普通的冒险者,即使手持高伤害的暗金级武器,一时半会也别想砍断。

    但无奈阿尔托莉雅的力量超强,而且手中的武器也是比暗金武器更胜几筹的封印神器,再加上技能威力的加成,这样迎面挥剑劈去,那把无形之剑仿佛将空间都割裂了一般,几根直接命中她的冰柱,顶端更是直接被砍成粉碎,再也无法造成伤害。

    不过,用来对付贝利尔的时候也说了,这招的主要效果,并不是为了对敌人造成伤害,而是将敌人围困起来。

    等阿尔托莉雅将威胁自己的几根冰柱斩断,才猛然醒觉,周围剩余的十多根冰柱已经高耸到十多米的头顶上,并呈现出合拢的姿态,像鸟笼一样将自己关在狭隘的空间里面,这样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恶魔的锋利爪子突然从地里突出,将人牢牢围困在自己的掌心里一样。

    “太大意了,阿尔托莉雅!!”

    这时候,我已经毫不留情将手中的冰剑,挥起一道冰蓝'色'的白光,庞大的冰冻之力涌动着,化作如同洪水一样迅速凶猛的冰之冲击波,向被围困在里面的阿尔托莉雅咆哮着笔直扑了上去。

    如果被这股强大的冰冻之力命中的话,就算拥有着极强的抗寒属'性'的阿尔托莉雅,也不免会受到巨大的伤害,我以前也说过,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攻击无效属'性',所谓的xx攻击无效,这种属'性'的存在意义只是为了被更强大的力量粉碎而已。

    当然,伤害对于阿尔托莉雅极高的体质来说,或许还不算什么大碍,更糟糕的是身体会被冰冻之力延迟,甚至完全被冰封住,像这种级别的战斗,如果出现这么糟糕的负面状态,那等于是和输掉没什么差别了。

    事已至此,阿尔托莉雅也只要破釜沉舟,在刹那间,她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庞大的让人心惊的力量突然爆发出来,却一闪而逝,就是在这爆发出来的片刻之间,伴随着前所未有的炙白剑光闪起,阿尔托莉雅的身影同时消失,手持无形之剑,保持着劈砍下来的姿势出现冰之牢笼十米远的地方。

    “……”

    这……这该怎么形容呢?致命一击?一击必杀?

    虽然强大的威力让我震惊,不过更在意的还是那股强烈的既视感,这样说或许能很简单的理解,就好比acg里面剑客时常使用到的“一闪”,由或者说是拔刀术,瞬杀术什么,用肤浅一点的说法形容,就是突然爆发自己的潜能,发挥出数倍的速度和力量做出一击的样子。

    总之,威力究竟如何姑且不论,我也没那个兴趣尝试,只是视觉上看,这样的招式真的很华丽,而且也很实用,似乎有诚哥的背影在泪流满面的闪烁着。

    好吧,吐槽完毕,得让阿尔托莉雅知道现实的残酷,别以为那什么一闪十割关灯杀之类的作弊手段,就能一招吃遍天下。

    只是距离冰之牢笼十米左右而已,这时候,只要稍稍将冰之冲击波的攻击角度,调整那么一下下……

    那股刚刚才消失的窒息危机感,如今再次涌上心头,阿尔托莉雅回过头,发现笔直冲向冰之牢笼的冰冻冲击,像是一条有生命的咆哮冰龙般,转过一个微小角度,再次正面朝自己扑上来。

    糟糕,太大意了!

    心里暗骂一声,耀眼的金'色'光辉,再次从阿尔托莉雅身上爆发出来,而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冰蓝'色'与金'色'相撞,就如同激流打在岩石上一般,轰的一声,一朵巨大而绚丽的冰花随之绽放开来。

    等这朵绽放的巨大冰花凋零以后,以阿尔托莉雅为中心的百米范围擂台,已经被一层一尺来厚的冰层覆盖,唯独闪烁着金'色'光辉的阿尔托莉雅,所站的位置,滴冰不溅,看起来就如同另外一个世界般。

    “……”

    所以说,圣骑士的金蛋壳真的很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