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 战斗拉响
    “装备吗?当然装备好了,不过男人换装备可没有那么麻烦。”

    终于来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直偷偷的躲在角落里默默苦练着。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终于到了第五个念头,绝招大成,但是却一直没有机会使用。

    如今。终于能够在这一天在所有人面前展示,哼哼,在我的绝技面前战栗吧。你们这些卑微的凡人。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嘶啦”一声。总是让自己束手束脚的贵族礼服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被我抓在胸前的手大力一撕,化作漫天碎布。

    而在衣服撕裂的一刹那,一身流光溢彩的全身铠甲暴露出来,黑色的披风自肩甲处展开,在风中凛冽飞舞着,狰狞的钢铁构造,只留出眼睛鼻子和嘴巴缝隙的银白色高级头盔,和铠甲连在一起,将全身覆盖在钢铁之中,厚实的铠甲让身体猛然之间涨大了一圈,就仿佛钢铁组成的野兽般。和对面即是穿着上了铠甲也依然灵活无比的阿尔托莉雅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种钢铁紧密包裹的沉实感,才是真正的战士啊!!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模仿无数动画里面的登场动作,苦练多年的吴氏自创绝技一吴氏瞬杀换衣流!!只需要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就能将全身装备切换上哦,现在只需教凹金币的学费,就能包教包会,你还不快点行动?

    一片葬场。

    怎么了。都被我的绝技给吓呆了吗?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是苦练多年嘛。

    “凡,很不错,”

    气氛沉默之中,依然是阿尔托莉雅开了口,这熟悉阿尔托莉雅的人都知道。她是不会骗人的,她说了不错,那就肯定是不错。

    顿了顿。阿尔托莉雅带着微妙的笑容,补充说道。

    “很不错的内裤,上再绣的狮子,很可爱。”

    我:

    围观弃:

    “是”是吗?是维拉丝给我做的,都已经三番五次让她做普通的就行了

    猛然醒悟到坏了,虽然在零点一秒内将全身装备切换,的确是很了不起,的确是能让普通人眼花缭乱,但是对于冒险看来说,想要在零点一秒的切换瞬间,内看清楚里面的构造,似乎也不是特别困难的说”

    难,难道是我从今以后又要多上一个露体狂魔的称号?

    还有,还我这五年浪费的青春呀混蛋!!

    “这坏蛋已经笨的无药可救”

    露西亚脸蛋通红的双手捂脸,从那张大的十指缝隙里面露出来的,聚精会神的看向擂台上家人的咕噜噜乌黑大眼睛,却让旁边的白狼三人很是一阵无语。

    “露西亚也到了对男人的身体好奇的年龄了呀。”

    还是口无遮拦的马拉格比,又是他,又是他用大多数人能听到的音量,说出了只能在心里想一想的禁语,白狼和库特立刻和他拉开十米以上的距离,并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下一刻,马拉格比**上多了一把匕首,摸了摸突然隐隐做疼的臀部,看了的一滩艳红鲜血,再转头看一眼陷入黑化状态,两只光洁共夹着六把飞刀作势扔过来的露西亚,马拉格比这时候到是很识趣的将舌头一伸,到了下去。

    “真是不得了的绝技,虽然乍一看似乎没什么用,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能起到奇兵的作用,凡长老真是未雨绸缪呀。”

    这是凡人组合,莱曼和凯恩两位,无法把握住那零点一秒精彩时刻的他们,露出了赞叹有加的目光。

    “难道”这种咋看之下很丢脸的举动。蕴藏着什各深刻的含义?”

    这是崔斯特邪恶组织,在认识到幼稚的自己和家人在某些方面的巨大差距以后。家人的每一个举动,在他们眼中也变得高深莫测起来,现在他们正陷入一场毫无意义的冥思之中。试图将对方每一个动作分解以研究里面所蕴含着的深刻道理。

    “做衣服”,绣”

    此刻。阿尔托莉雅真因为我一句下意识掩饰内心羞耻的话,而陷入沉思之中,片刻之后才抬起头,用很严肃的目光看着我。

    “凡。告诉我,在你们人类世界里,一个合格的妻子,一定要回做内裤。而且能在上面绣狮子图案,是这样吗?”

    “不”没有必要非得强调内裤,而且是绣狮子图案。”我承认,我被阿尔托莉雅那强大的思考角度给吓了一跳。

    “但是。并没有否认,不是吗?原来是这样,内裤,狮子”

    我都说了,内裤也就罢了,毕竟制作简单,是裁缝里面最容易学会的东西,从简单做起的思路并没有什么不对之处,但是为什么非得要拘谨于狮子图案呀你这金色呆毛!阿猫阿狗。哪怕是大象就不行吗?!!

    不”绣上图案本来就问题吧,我想要没有图案的内裤呀混蛋!别给我染上维拉丝,一六狗狗的低俗品味呀混蛋!我是爷们要个屁图案呀混

    “呼呼呼…”

    糟糕,心里一口气吐槽太多了,大脑都有点缺氧了。

    话说回来,现在是讨论内裤的时候吗?

    “队长,你们联盟挑选出来的,还真是一个笨蛋呀。”

    石壁之上,身穿红衣黑甲的壮硕精灵,嘴巴一点儿都不留情的这样说道。

    “兰斯特,你的嘴巴还是那么毒,一点儿都没有变啊。”

    卡夏目光愣愣的看着擂台。按照平时的她,现在恐怕早已经毫不留情的给予台下那个。笨蛋毒辣的嘲笑和讽刺,然而现在却是十分漠然的神色,给人一种感觉,虽然眼睛在看着擂台,但是她的心早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但是队长变了,变得几乎我不敢认出来,那些人恐怕打死的不会相信,他们所知道的,昔日的血腥女王,竟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

    名为兰斯特的强壮精灵。笔直的将背靠在石壁上,双手抱胸,以一副悠闲和嘲讽的姿态,继续毫不留情的说道。

    “是啊,不知不觉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我变了,你的头发也白了。”

    面对兰斯特锐利的语调。卡夏并没有动怒,轻轻啜了一口酒之后淡然说道。

    “我的头发本来就是白的”兰斯特叹了一口气。

    “啊,是吗?”卡夏将错就错的随意口吻,也跟着响起。

    “不过,我说到这个份上。队长你依然没有反应,看来已经从那阴影之中走过来了。”

    随后,兰斯特露出淡淡微笑。不是那种带着看透一切的嘲讽微笑,而是发自真心的开心笑容。

    “不是走出来了,而是忘记了。

    含着一口酒的卡夏,眯起眼睛,含含糊糊的说道,目光由始至终都没有看着兰斯特,看得出来。她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讨论,很可惜,兰斯特也不是一个会去体谅他人的家伙,或者说,他是带着某种目。

    “是吗?我看也是,看你现在堕落的样子,大概就能猜出来了。”

    兰斯特这样靠着墙壁,双手抱胸,目光仰视着头顶上的天空,似乎穿梭到了不知什么时代。

    “队长”不,是卡夏长老,我兰斯特,可不会承认现在的你。”

    合上眼睛,脑海中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似地,一会儿之后缓缓张开,在那瞬间,那双深黑色的瞳孔里面,闪过一道让人心惊的狂热。

    是的,我兰斯特所认识的队长,只有那一个,那一个狂傲强大的酒红色恶魔。

    数十年前的那一幕,直到现在依然深深的烙印在兰斯特的脑海之中。

    作为精灵族年青一代的高手,被誉为最有天赋的精灵,当年的兰斯特,混杂在冒险者之中。来到第二世界仅仅是第二今年头,就已经突破到了伪领域境界,他的确有着高傲的资本。

    但是,如此骄傲的他。却被一个女人,仅仅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打败了,输的彻彻底底。

    不可能的,就算是哈洛加斯的伪领域高手,也绝不可能如此强大,只有领域级的强者”但是。这今年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一点的女人,的确是用伪领域的实力打败自己。

    兰斯特几乎不敢相信。那一瞬间,长久以来建立的信心之坝崩溃,无尽的绝望之水崩堤而出,将兰斯特整个淹没。

    “你这家伙,还有点实力!”

    狂傲的女性独有磁性声音,自耳边响起,兰斯特知道,是那个女人,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女人。将自己彻头彻尾的击败,哪怕是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的,那个恶魔一样的女人。

    没有丝毫怜悯,兰斯特沾满了鲜血的白色头发,被用力一扯,整个人随之被提了起来,在头上拉扯的力道控制下,跪坐,仰视着。

    他的视线,映入了一张女性的面孔。

    那是兰斯特从来没有见过的面孔,不像精灵女性般,纤细,优雅,高贵,同样的美丽,但是血红色的眼睛之中,却充满了邪恶的笑意,嘴角总是勾着一抹狂傲的微笑,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仿佛要将她身后天空那一轮挂在夜空之中的血月所吞没的自信和高傲,让兰斯特深刻的意识到,自己以前所拥有的自傲。是多么的幼稚和肤浅。

    太狂妄了,这股气质。实在太狂妄了,喘着粗气的兰斯特这样想到,但心深处,却不自觉的涌起一股认知,就是这股狂妄才对,这个女人,就应该这么狂妄才是真理,这个世上,也只有她有资格拥有这种狂妄。

    那锐利的红色瞳孔,一抹邪邪的高傲笑容,酒红色的长发扎成一条长长的马尾,随意的垂至腰间,背后的红色披风凛冽鼓着,还有处处透露着锐气和傲气的美丽面庞;这一切便组成了她,酒红色的恶魔,就连那挂在她高傲身影的身后。那个被世人所歌颂的血月,在她的的狂傲面前也成了陪衬。

    “正好,身边缺一个跟班,就决定是你了,能成为本大人的跟班,感到荣幸吧小子。”

    在兰斯特呆滞的目光中,眼前这个如同红色恶魔一样的女人,便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命令口吻宣布道,“理所当然的口与,理所当然的让兰斯特真的以为心,殿该感到荣幸才对。

    从那以后,酒红色魔鬼的身边,就多了一个小小的跟班,尽管这个。小小跟班,也被其他冒险者敬畏其强大的实力,而拥有着红色死神的称号。因为他那神出鬼没的速度,总是留给敌人一道淡淡红影。

    “呼从回忆之中苏醒,兰斯特用力的摇了摇头,挪移着他那飘渺的步伐来到卡夏旁边,一**坐下。

    “不介意我坐在旁边吧,卡夏长老。”

    “请便。”

    “不介意一起喝一杯吧。”

    兰斯特很自然的从身上掏出两个空酒杯,几瓶上好的朗姆酒,将两个杯子倒满,端起其中一杯,在散发醇厚果香的澄清酒液上轻轻一噢。含在口中,一口倒下。

    卡夏也在同一时间将另外一杯喝下肚子。

    两个昔日的队友,就这样并排坐着,目光落在擂台上面,一声不吭的你一杯,我一杯喝着

    “凡,是时候开始了。”

    身为王的阿尔托莉雅,做出了明确判断。

    “也对,早点开始,早点结束,待会还有宴会呢。”微笑的朝对方点点头,我赞同道。

    “那么”

    这样低声沉吟一声,阿尔托莉雅缓缓从金黄色的剑鞘里面,将她那把神器之剑抽出。

    上面前没有?

    在上百双目光的紧紧凝视中。当剑刃从剑鞘中露出那一刻,所有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都下意识的发出这样的惊叹。

    直到阿尔托莉雅将“整把剑”从剑鞘里面抽出,雕刻着魔法纹理的金黄色剑鞘,也被她收了起来。

    为什么要特地强调“整把剑”这三个字?因为这时候肉眼看去,阿尔托莉雅手中握着的,分明只是一把剑柄,一把没有剑刃的剑柄,这样凝重的被她握在双手之中,看起来很是有几分搞笑的意思。

    不过,我却丝毫没有笑出来的意思,不说通过以前的宅知识早已经预料到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光就从对面那把隐形剑刃的每一次轻微移动。都能带起空气被撕破的裂空声的事实,就让我的嘴角,哪怕是用两只手指用力拉扯也难以向上勾起。

    这可是神器呀,自己现在面对的。可是货真价实的神器啊!

    “抱歉,我的能力不足,无法发挥这把剑的真正力量,就连让它显形也无法做到。”

    阿尔托莉雅这样轻轻叹道,神器也有神器的高傲,哪怕认同你,但是只要你的能力不足,无法解开上面的封印,那还就是跟家人仓库里那把刚剑没多大的区别。

    “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将它身上的封印全部解开,让它的光芒撒播大陆。”

    残酷的现实并没有打击到阿尔托莉雅,她高高将手中的剑柄举起。那把隐形剑刃,就仿佛在回应着她的宣言一般,在太阳底下闪过一道耀眼光辉。

    “是吗?竟然说到这个份上。那我也要全力以赴了。”

    狼人变身!

    月狼变身!

    伪领域启动!

    一瞬间,随着月狼的现形,淡蓝色的伪领域世界,像一头疯狂猛兽的大嘴般,向四周扩散出去,没有丝毫停顿的将阿尔托荷雅包裹在里面。

    话说,其实狼人变身可以将全身的衣服融合,不是比什么瞬杀换衣流都要好用吗?还不用担心对方的眼里太好而曝光。

    很快察觉到这个事实的我,再次为这五年以来那个时不时抽出一点时间练习换衣流,期待着某个时刻可以凭此闪亮登场的自己,感到莫大的悲哀。

    “凡,你的实力又进步了许多。”

    身处在自己的变异伪领域世界里。阿尔托莉雅一点都不慌张,而是用在一种赞许的目光看着自己。

    “每一次看见你,都能确实的感受到你的实力在飞速上涨。”

    “是吗?就算你这么说,我现在也没有信心能打败你。”

    右手一翻,泛着暗金色彩的长剑已经握在手心,从剑柄开始逐渐向剑身蔓延,直至将整个长剑遮盖的氤氲冻气,让整个擂台上的气温骤然下降了几十度,就连魔法抗性极佳的擂台地板,也开始覆盖上了一层洁白的冰面。

    “不必谦虚,虽然实力上无法判断,但以战斗经验和技巧而言,我的确不如你。”

    阿尔托莉雅缓缓将无形剑刃。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微微拖在身后。握着剑柄的双手一紧。

    “这场战斗,我希望你能赢。但我是不会留手的。”

    “早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了,不过真的不能让一点点吗?”

    我面带微笑,腰身微微俯下一个微妙的角度,身体顿时涌起了一股拉满了弦的巨大张力。

    对于我的调侃,阿尔托薪雅报以淡淡的微笑。

    下一刻,飓风专起,我们两个的身影同时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