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万众瞩目的战斗
    第七百三十六章万众瞩目的战斗

    “凡,难道是难以启齿的事情吗?”

    阿尔托莉雅既呆'毛',又敏锐的发现了我现在身处的困境。

    “这个……咳咳,阿尔托莉雅,这种东西就算不知道也没有关系。”

    我拼命咳嗽着解释道,前面莱曼那道敏锐的目光似乎也随着这句话缓和了不少。

    “凡,我不认同你这句话,无论是什么样的知识,哪怕是邪恶污秽,对于一名领导者来说,也有认识的必要'性',说不定那一天就能派上用场,就比如说凡你,说这种东西不知道也没有关系,但是不正因为它,才让冒险者缓和下来吗?”

    “是啊,哈哈……啊哈哈……”

    感觉前面的隐秘视线再次变得凌厉起来,我不由呵呵傻笑着,进行45度仰首的神圣仪式,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内牛就会从眼眶里涌出来。

    “不过,竟然凡感到为难的话,也就罢了。”

    阿尔托莉雅叹了一口气,似乎颇为遗憾的放弃了询问。

    谢谢,谢谢你迟来的体谅。

    感觉到周围的压力徒然消失,终于从眼角处闪过一道水光的我,就如同身穿囚衣,四肢脖子牢牢被铁链枷锁缚着,正跪在刑场等待侩子手的砍刀落下的犯人,突然听到刑场外面传来隐约的马蹄声并随着一声“刀下留人”的大喝时的心情一般。

    “女人街吗?难道如字面上的意思解释,里面的全部居民都是女'性'的街道?禁止男'性'进入吗?但是为什么要禁止男人进入呢?这样做并没有太大的意义,难道还有更深层次的意思在里面?看来,本王的知识面还是太浅薄了,竟然连这种常识'性'的知识(大概是从所有联盟冒险者包括女'性'都了解这一点判断其是常识'性'知识)都尚不清楚,看来有必要深入调查一下才行。”

    别调查呀混蛋!你不知道的常识'性'知识还有很多,给我去调查别的知识呀混蛋!!

    听到阿尔托莉雅嘴里的轻轻嘀咕,我和莱曼长老原本放松的脸'色',同时变得煞白起来,以一种十分隐蔽的方式,用眼神互相交流着。

    “凡长老,这都是你惹出来的,快点想办法解决吧。”

    莱曼长老以一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冷漠目光,传达过来这样的信息。

    “她是你们精灵族的王,将她引导向正确的道路,成为一名优秀的王,不应该是你们这些老一辈最重要的使命吗?”

    我以不甘示弱的态度回应着对方的目光。

    “说的好像你现在不是我们精灵族的亲王,女王殿下的丈夫一样,避免让心爱的纯洁妻子接触到污秽不堪的事物,不是身为丈夫最基本的责任吗?”

    莱曼长老不愧是老狐狸,口中的理由是一条充足过一条,竟然这样的话……

    “莱曼长老,你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每一个男人,都是让天使一样纯洁的少女堕落的禁果,丈夫也不例外,唯一的区别是丈夫只允许妻子为自己而堕落。”

    身为老光棍的你,听懂我这番看似深奥,其实就是一通屁话的辩驳吗?能听懂吗?哇哈哈哈哈!!

    “你说什么?!”

    果然,莱曼长老'露'出大吃一惊的神'色',这就是光棍的悲哀呀,唉!

    “女人街……女人街……”

    阿尔托莉雅嘴里依然不断嘀咕着,那隐藏着强大的天然属'性'的大脑里,似乎并没有考虑放弃由自己亲自去弄懂这个问题的样子。

    就在这样的微妙气氛中,很快,莱曼长老带着我们来到了精灵族的竞技场,穿过一扇约莫十米高巍峨的石壁,眼前豁然开朗。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颇具有西方格斗场风格的巨大圆型凹陷平台,宛如艺术一般,整个圆形平台以螺旋的方式凹陷下去,这些螺旋状的阶梯大概就是观众席,下面是一块巨大坚硬的石质平地,平地上摆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擂台,看上去估'摸'有十多万平方,也勉强够两个伪领域高手在里面随意折腾了。

    当然,最令人在意的,还是擂台边缘和整个擂台上面隐约浮现的魔法阵,虽然这些时不时闪烁起淡淡光辉的魔法线条,从高处俯瞰下去,难免会让我这样的魔法菜鸟眼花缭'乱',不过光凭冒险者对能量强弱的判断,就可以感觉到整个擂台上的防护能力十分强大,甚至比昔日比武大会时天使族所设立的巨大擂台还要坚固。

    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精灵族在魔法方面的造诣的确不是盖的,至少是现在的联盟所远远不能比拟。

    来到目的地以后,我和莱曼长老也终于放弃了对峙,老实说,我们两个都十分清楚,如果能让阿尔托莉雅放弃思考女人街为何物的话,我们都不介意劳烦一下自己,但是就是因为知道不能,所以才会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

    没有充足理由的话,阿尔托莉雅要真那么好说服,她就不是那个思考方式一条直肠通到底的呆'毛'王了。

    “就在下面,看,各族代表和崔斯特已经在那里等待多时了。”

    莱曼长老指着下面自豪的说道,眼前这个竞技场,可同样是精灵族引以为豪的杰作。

    顺着他的手往下一下,果然,靠近擂台边的坐席上已经聚集了三三两两的身影,正是各族代表和崔斯特所带领的那上百个精灵战士,比我们要快上几步,已经在下面等待着战斗的开始了。

    ……

    围绕在竞技场四周的高打石壁上,仔细看的话,某个视觉最为广阔的位置,似乎有一个小黑点,正坐在石壁边缘,气息宛如和整个石壁融为了一体,不用肉眼看的话,谁也发现不了这里竟然会有人,然而这种偏僻的角度,又有谁会注意到呢?

    黑点坐在高高的石壁上面,正居高临下的观察着下面的擂台动静,将视线拉近的话,会发现这个黑点一身红'色'披风的亚马逊式劲装,手里挂着个小酒壶,正用一种吊儿郎当的姿势,半靠在石壁边缘上,眯着眼睛,似醉似醒的将目光落到下面的擂台上。

    “哎呀呀,这不是队长吗?难得有兴致光顾我们精灵一族。”

    淡淡的脚步声从后面响起,明明是布满碎石的石壁上方,但是那脚步声却似脚踏实地一般,似沉重,似轻灵,给人一种飘渺不定,无法用耳朵去捕捉的感觉。

    漫不经心的用眼角余光轻轻向后一瞥,老酒鬼再次将目光放到擂台下面。

    站在她身后的,是一名身穿红'色'短套,和具有银'色'线条的黑'色'内甲的高大精灵,和普通精灵给人的纤细高贵优雅的格调略有不同,这名皮肤呈棕'色',拥有一头白'色'短发,体格修长壮硕的英俊精灵,那高傲的笑容和冷酷的目光,和充满力量感的修长身材,给人更多的感觉是如同一把造型华丽优美的上满了弦的锐利长弓。

    让人稍稍在意的是那身红'色'短套,咋一看去,到是和卡夏那一袭红'色'披风的风格有些想象,但是略微认真分别,就会很容易发现,这是一套相当具有艺术造型和美感,说简单点就是相当风'骚'的外套。

    如果是认识崔斯特的人在场,恐怕还会发现,眼前这位男'性'精灵的面容和崔斯特有几分想象,不同的是那更加成熟稳重的气质和目光,嘴角那道冷酷的勾起,似乎永远带着看透世间沧桑的一抹讽刺,是现在的崔斯特所无法比拟的更具魅力的男'性'。

    当然,最让人介意的还是那一声“队长”,他和卡夏究竟是什么关系?或者应该说,这位散发着强大气息,一看就知道不是某个自称是半个合格冒险者的某人现在的实力所能抗衡得力的男'性'精灵,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据说卡夏曾经辉煌过的时代,究竟有着什么牵扯。

    ……

    刚刚从螺旋通道里走下去,迎面的某只笑面狐狸早就在通道上等着,托这只小狐狸的福,身为队友的马拉格比,库特和白狼三人,也能参与这次大型围观,不过察觉到小狐狸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这三个无情的家伙还是将我抛弃,装模作样的跑去和假笑王子商量事情去了。

    “哟,这不是不是尊贵的天狐'露'西亚殿下吗?”

    暗暗鄙视了这三个家伙一记,眼前气氛有点微妙,眼睛骨碌一转,我不禁用稍微夸张的口吻打着招呼道,希望能借此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好让这只小狐狸的行为收敛一些。

    很可惜,失败了,白狼和假笑王子那群家伙就不用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的凯恩,更是乐得我和这只小天狐扯上点不清不楚的关系,穆矮冬瓜眼中只有酒,名为崔斯特的邪恶团体,此时正组团坐在角落,垂头丧气的面壁反思中,根本没有心情将目光放到这边。

    咦。老酒鬼呢?怎么没看到她的身影,算了,大概又是在路上,被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的酒香给吸引过去,反正就算她在这里,也只有捣'乱'的份,没来更好,没来更好。

    啊,莱曼长老似乎被凯恩拉去聊天了,到是阿尔托莉雅去哪里了,左看右看没有发现那显眼的婚纱身影,我心里越发疑'惑'。

    “啊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是吧,这才不见了一会呢,就已经着急的四处寻找了,我们的凡长老还真是多情呢。”

    我东张西望心不在焉的样子,似乎让这只小狐狸的怒气到达了临界点,这样用着咬牙切齿的清脆声线对我说道,屁股后面那条棕'色'大尾巴像龙卷风似地桀骜不驯的拼命甩着,在空中留下一道道让我心惊胆战的残影,大概是在借此压制着扑上来狠狠咬自己一口的冲动。

    “哪里,我这不是在查探敌情,想和我们的'露'西亚大人好好说话吗?”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退后一步说道,虽然这只小狐狸狡猾冷静,而且责任心强,大概不会做出什么让狐人族害臊的事情出来,不过玛玛加长老也说过,天狐素来痴情,如果是有关爱情的话,还真不一定会做出什么胡闹的举动,比如说在这种场合扑上来咬我,更甚至是劫婚……

    “哼,你这个坏蛋,嘴巴到是越来越利索了,鬼才信你呢!!”

    小狐狸娇俏的双手抱胸,这种姿势让她胸前的丰满在我眼中变成了特写镜头,然后重重的一哼,不过好歹,那条狐狸尾巴的甩动速度缓和了下来。

    “哼,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我告诉你,那个精灵女王,可是拥有精灵族的神器套装,你这坏蛋,说不定等会就被人追的像史泰兽一样呢。”

    哦哦,这是在关心我吗?

    我感动的泪眼汪汪,这只小狐狸什么都好,就是嘴硬了一点,好好的关心到了她嘴里,非得经过一波三折,不过如果能接受这种蹭得累属'性'的话,那简直就是萌呆了。

    “我告诉你,要是输给那个精灵女王,可别想我饶过你。”

    “是是,'露'西亚大人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为小狐狸的魅力所深深吸引,我不断的这样点着头。

    得到我的答复以后,小狐狸反倒'露'出复杂的微妙表情,考虑片刻之后,又重重的摇了摇头。

    “不,你这坏蛋还是输掉好了,输掉就好了。”

    “……”

    “也……不行,还是一定要赢,不然的话联盟和精灵族……”

    “不,给我输掉,给我在一秒钟之内输掉!!”

    我:“……”

    看着在私心和大义之间挣扎的小狐狸,我带然无语,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个道理我懂,但是如此具体形象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到还是第一次。

    “恩,没错,干脆平手好了。”

    将两边的想法相加除以二,最终得出折中办法的小狐狸如是说道。

    “这个……我尽量吧。”

    冒险者都知道,输赢都很简单,但是想打成平手,除非是双方的实力真的持平,或者自己的实力比对方强上一大段,而据我的猜测,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实力对比,都不在此列,所以想制造平手的结局。

    难。

    小狐狸大概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强人所难了点,虽然表情上没有一丝放松,却没有再将平手两个字挂在嘴边,让我不禁产生狠狠将这只善解人意的香喷喷小狐狸搂在怀里亲吻一番的冲动。

    徒然之间,场上多了一股威势。

    就如同耀眼的太阳一般,身穿银白'色'铠甲,手持利剑的阿尔托莉雅,以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势,出现在了场中央,附近的各位代表和崔斯特邪恶组织,无论是喝酒的,无聊的,沮丧的,聊得正欢的,打情骂俏的,都被这股气质所吸引,纷纷将目光集中到对方身上。

    那无可忽视的气势宛如太阳般灼目,但是阿尔托莉雅的碧绿'色'瞳孔,却给人一种如幽月般的宁静感,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结合在一起,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座笔直耸立的巍峨大山般,浩大威严,冷静沉稳。

    不知不觉中,小狐狸的手紧紧抓住我的衣角。

    “放心吧。”

    轻轻将小狐狸伸过来的小手,放在手心中握了握,感受着少女的光滑柔软,还有从上面传达过来的担忧,我对着将目光投过来的小狐狸,报以笑容。

    “我家的'露'西亚,可一点都不输给对方呀。”

    “哼,那当然,本天狐是谁?”

    骄傲的将头颅抬起,脸蛋有些泛红的小狐狸,用自信的目光看着我。

    “想你这种呆头呆脑的坏蛋,本天狐看上你,可是你天大的福分,所以,所以要是敢抛下本天狐不管,我……我……”

    呆了一会,小狐狸猛地抬起头,将她那两颗锐利的小虎牙'露'出,上面闪烁着的寒光,就如同在太阳照'射'下的哈洛加斯冰面一样,神情也变得严肃和认真。

    “我就将你杀了,然后'自杀'!!”

    虽然透'露'着一股寒意,但是,心里却感动到了极点。

    “放心吧,不会给你这只笨狐狸'自杀'的机会。”

    '揉'了'揉'眼眶,感受到阿尔托莉雅投望过来的视线,再次将小狐狸的手一握,松开,大步的朝竞技场擂台上走去。

    一时之间,百多双目光齐齐聚焦在我和阿尔托莉雅身上。

    这场战斗,是大陆双子星的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战斗,其代表的重要意义,或许在某些人的心理,一点都不逊'色'于我们两个的联姻。

    “凡,没有准备好装备吗?”

    提步跳上擂台,和阿尔托莉雅对角相望,阿尔托莉雅突然开口发问。

    嗯,原来她刚刚消失的时间,就是去换衣服了吗?看着阿尔托莉雅身上的银白'色'铠甲,护手,和蓝'色'战裙,披洒下来的金'色'长发已经重新盘起,上面带着一顶金黄'色'王冠,显得高贵而威仪,我暗暗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