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率直=呆毛?意料之外的意外!
    第七百三十五章率直=呆'毛'?意料之外的意外!

    听着一个个鼓起勇气,大声提出挑战宣言的精灵战士,我不断的翻着白眼,以高雅著称的精灵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要脸了?

    “当然,请凡阁下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是要一起上,只是希望凡阁下能够一一满足我们守卫女王殿下的拳拳之意,接受挑战,也好让整个精灵族心服口服。”

    我了个去,这家伙还真上纲上线了,让整个精灵族心服口服?他还真把自己当做是一回事,以为自己是雅兰德兰大长老或者是身为王的阿尔托莉雅,能代表整个精灵族吗?

    “你能代表整个精灵族吗?你能代表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以及所有精灵的意思吗?”

    左看右看都觉得超精王子这孩子,大概是在单纯的精灵族生活中呆久了,在脑子有点愣愣的,我不由顺口就回了一句,就这么一句话,把他给说傻了。

    “当……当然不能,但是凡阁下您刚刚不是也看到了,依然有不少族人对您和女王殿下的联姻产生质疑吗?难道凡阁下就不想在他们前面,证明自己的能力吗?”

    超精王子脑袋总算不傻,连蒙带混,总算将刚刚自己的失误给混了过去。

    “我说啊,超……咳咳,那个……是叫崔斯特吧,我想一个大型组织,只要有利益纠纷在,就永远也无法让里面的所有人意见一致,这时候只能兼顾大多数人的利益了,这样说或许你还听不懂,就打个比方,不说人员复杂的大组织,光是一个冒险小队,如果爆出一把好的武器,圣骑士想要,野蛮人也想要,这时候不是应该考虑谁得到,更符合小队的利益,更加能提升小队的实力吗?如果是野蛮人该得,圣骑士就算想要,也应该主动让出来,这才叫团队不是吗?”

    在超精王子呆滞的目光中,我缓缓说道,怎么说呢,或许超精王子的智商的确要高很多,但是我们两个的对比,就像一个在社会上混了七八年的上班族,和还在校园里做着伟大梦想的学生一样,这些经验不是智商能够弥补得了,超精王子想要成为独挡一面的成熟首领,还需要外出历练,真正体验过在染血的刀尖上起舞的艰苦磨练。

    实话实说,我并不是很讨厌超精王子,当然也不可能喜欢就是了,谁让这家伙长得太帅偏偏还喜欢耍酷。

    应该说,超精王子这人并不坏,身上带着未经血火历练的单纯,给我的印象和罗格营地那些学员们在某些方面很相像,眼下的行为也可以理解若是自己的崇拜暗恋的对象,和别的男人结婚,我恐怕也会忍不住跳出来千方百计的捣'乱'吧。

    恩,这样的话,是不是能反过来说,经过这**年的历练,我这位死宅,在某些方面也成熟了许多,已经是半个合格的冒险者了呢?

    心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目光看着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的超精王子,我下了最后的结论。

    “所以,按照一般情况,我并无需向这少数反对者买单,相反,他们应该明白这次联姻的重要'性',就算心里反对,但是为了整个精灵族,为了整个大陆,也应该主动放下心中的成见,因为团结,因为彼此谅解,因为有着共同的远大梦想,这样才能称之为【一个种族】,崔斯特,你说我说的话对吗?”

    “十分精彩的发言,凡。”

    没想到第一个出声的阿尔托莉雅,毫不掩饰感情的'性'格,让她那双碧绿'色'的瞳孔带着赞赏目光,让我原本站在义正言辞角度的我有些不好意思。

    这只是很简单的道理罢了,联盟里面,只要经过一段时间历练的冒险者都懂得,只是大多数限于文化水平,无法用语言很好的表述出来而已,我这个死宅比起其他冒险者,也就多了那么点十几年的正规应试教育文化。

    不光是阿尔托莉雅,虽然我没有故意大声说出来,但是也没刻意压低声音和崔斯特说话,靠近的台下观礼者总是会能听到的,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效果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是看那些原本反对声最为激烈的精灵们,也沉默了下去,很显然,我这一番话让这些心思单纯,独立独行的艺术家们上了一课。

    究竟什么才是种族,什么才是团结,在这个战火肆虐的年代,不光是冒险者,平民们也该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

    “但是……”

    虽说我并没有义务为这少数人着想,但如果能让事情变得更完美一些,这也是一件美事,所以我答应你们的挑战,我会让你们知道,我的确有这个实力和决心,成为精灵族的亲王。”

    在崔斯特依然呆滞的目光中,我说出这样峰回路转的一番话,先从大道理上压住这些小精灵们,让自己处于一个高度,再依照他们的要求,在实力上彻底让他们心服口服,从精神和**上全面将他们打垮,一来他们应该没话说了吧。

    太可怕了,说不定我会成为一个智深若海的可怕家伙也说不定。

    至于为什么要如此蛋疼的将事情尽量完美化,而不是依照自己以前一贯的懒散作风,能混则混因为本来将这一番大道理说完以后,只要阿尔托莉雅再站出来说几句话,崔斯特他们十有**也会乖乖退下去了。

    这里面其中的原因,很是有些深沉,用言语难以表述,简单点来说,就是对于这场万众瞩目的婚姻,作为主角之一的自己心里很是有点小紧张,这一紧张,就想找点什么东西宣泄一下,让心情重新平复冷静下来,现在难得有几个沙包跳出来,当然要抓住机会,大概就是这样……吧。

    咦?

    刚刚好像听到谁骂我腹黑了,是错觉吗?应该是才对,像我这么善良和气的男人,怎么可能和那只小幽灵的属'性'搭上边呢?

    “凡阁下,你真的确定?”

    不愧是高智商人士,崔斯特深呼吸一口气,很快便平静下来,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落在下风,如今已是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对方说到这个份上,如果再表现出退缩态度的话,他以后也别想在族里面抬起头,不光是他,他身后的上百名精灵战士也是,这一战纵使是输,是死,也不得不战。

    “等等!!”

    就当我们打算迈开脚步的时候,一把耀眼的黄金剑鞘突然横'插'在中间,阿尔托莉雅那清脆严肃的声线,缓缓在耳边回'荡'起来。

    “作为王,的确应该首先考虑大多数人的利益,但是,如果因此而放弃剩余的少数人,那充其量只是一个随波逐流,平庸无为的王罢了,凡,我对你刮目相看了,你有着成为一名优秀的王的思考高度。”

    “不,你过奖了,阿尔托莉雅……”

    我呆呆的看着一丝不苟的'露'出赞许之'色'的阿尔托莉雅,她的确是过奖了,自己只不过是想揍几个人发泄一下而已。

    “不,并没有丝毫过奖,凡,你今天的表现十分出'色',我要为有你这样的丈夫,精灵族有你这样的亲王,感到庆幸,只要你能够继续发挥自己的优秀能力,我对大陆的未来将充满信心。”

    优秀能力?你是在说吐槽能力吧,是在说吐槽能力是吧!!除此之外我还有其他能力吗?

    阿尔托莉雅越来越夸张的赞美,并没有让我感到飘飘然,反而产生一种深深的危机感,捧得越高,摔得越重,这个道理谁都懂,避免这种状况的最好办法就是有多少能力挑几斤担,千万别打肿脸充胖子。

    “辅助丈夫是妻子的义务,所以,凡,请让我来祝你一臂之力,迈出成为优秀的王的脚步吧。”

    这样说着,阿尔托莉雅缓缓将手中的长剑举在手中,洁白婚纱包裹着的娇小身体里面,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意。

    喂喂,都说了我和优秀的王这种东西根本打不上边,而且也压根本不想当什么王,我的愿望是混吃等死让后寿命比平均寿命长一些就已经足够了呀,等等,助我一臂之力?

    看着从那洁白婚纱里面,缓缓散发出来的沉重战意,我的大脑一下转不过弯来了。

    阿尔托莉雅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打算和我站在一起,来个夫妻合体,给这群烦人的小精灵每人一张单程火星旅游券?

    不过,这和她刚刚说的那番话似乎扯不上多大关系吧?

    一时之间,我的脑袋里塞满了问号。

    “崔斯特,现在你知道你和凡的差距在哪里了吗?”

    阿尔托莉雅回过头,如同幽月般的清冷目光直视这崔斯特,威严问道。

    “是的,女王殿下。”

    崔斯特深深的低下了头。

    “等回过后,你,还有其余的人,自己去雅兰德兰大长老那里领罚吧。”

    “是的。”

    上百名精灵面'露'沮丧,但是在阿尔托莉雅的威仪面前,他们依然本能的响亮齐声应道。

    “那么,凡,请让我来履行身为妻子的义务吧。”

    教训完这群小精灵后,阿尔托莉雅回过头,带着淡淡的柔和笑容,王那一瞬间展'露'出来的少女风情,让台下看个清楚的数千人一时间都屏住了呼吸,生怕将这份珍贵的美丽打破。

    而她这种丝毫不掩饰自己感情的耿直举动,更是让一旁的崔斯特看了更是心死如灰,最大的差距,最大的差距就在这里啊。

    履……履行妻子的义务?

    我咽了一口口水,虽然知道阿尔托莉雅绝对不是在表达那种意思,但无奈自己身为宅男的想象力太过天马行空了呀。

    在我张大嘴巴,想象力无限扩展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将身子转过来,正对着我,将手中的双手剑轻轻一顿,原本便一本正经的神'色',变得更加庄严肃穆,迎着那神情严肃,轮廓优美的脸庞,阿尔托莉雅缓缓开口。

    “凡,就让我代替崔斯特他们,成为你的对手吧。”

    “……”

    “哈……?!!”

    一时之间,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而发出如是的感叹声。

    阿尔托莉雅刚刚说了什么?她是想说让自己一起和我作战,共同对付名为崔斯特的邪恶团体,是这样没错吧,只是一时紧张,咬了舌头,才将话说错,是这样没错吧,毕竟是呆'毛'王嘛,出现这样的失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其余上百名精灵,包括崔斯特,包托台下将阿尔托莉雅的话听在耳中的观众,也'露'出呆滞神'色',似乎怎么也没想到,阿尔托莉雅竟然会做出这样让人出人意料的决定。

    “女王殿下,您……您究竟在说什么?”

    崔斯特反倒先反应过来,不由失声的开口问道,这是他如何也没有预料到,也不想看到发生的神展开事件。

    “崔斯特,你在怀疑自己的判断能力吗?”

    阿尔托莉雅叹了一口气,看也没看崔斯特一眼,这样的事情,如非必要,她也不想发生,毕竟这是婚礼,就算某些方面再怎么天然呆,阿尔托莉雅心里也十分清楚,在婚礼上,特别是这种万众瞩目的婚礼上,丈夫和妻子互相对决,这无论怎么看都是十分荒唐的事情。

    但是,为了凡,自己的丈夫,能够树立仁义和威望,为了凡,自己的丈夫,能够贯彻【王】这条伟大道路,这些代价,都是自己和整个精灵族可以负担得起的。

    我:“……”

    虽然不知道阿尔托莉雅现在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但是看她看着自己的双目闪闪发亮,整个人闪烁着太阳一般伟大耀眼的光辉和决心,就可以知道,她心里绝对是在冒着一些比如说将死宅改造成超人蜘蛛侠刚大木铁臂阿【哔】木等等不切实际的危险想法。

    “但是……王啊,请您再考虑一下……”

    并不知道阿尔托莉雅心里的真正想法的崔斯特,很显然是考虑到了在这种万众瞩目的婚礼上夫妻打架的荒唐行为会给精灵族带来的严重后果,而急着阻止。

    “怎么,崔斯特,你认为本王的实力不如你们吗?”

    阿尔托莉雅好歹停止了擅自脑内不完的妄想,闪闪发亮的眼睛恢复正常,用威仪的视线看着崔斯特发问。

    “当然不……”

    崔斯特连忙低下头应道。

    阿尔托莉雅是整个精灵族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这是连三岁的小精灵都知道的事情,没有理由不是第一高手,那一身神器套装穿上去,哪怕主人是一个体态发胖,战斗力只有0.5的死宅,只要能发挥神器套装的属'性',都能成为精灵族第一高手,更何况是无比优秀,并且拥有着精灵族最珍贵和崇高的特殊职业【骑士王】职业的阿尔托莉雅。

    而像崔斯特这些【内部】人员,更是知道,虽然身为王的阿尔托莉雅,因为族务繁多,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历练,提升自身实力,就算如此,凭着精灵族的神器套装和完美到了极点的才能,他们的王,也拥有这可以战胜伪领域高手的强大实力。

    “也就是说,只要凡能够打败我,就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你说我说的对吗,崔斯特?”

    “是……是的,女王殿下,如果凡阁下能打败女王殿下您,那他的实力和决心,毫无疑问将获得所有族人的认同。”

    事态的急剧发展,让崔斯特大脑已然一片空白,现在只是凭着本能在回答阿尔托莉雅的提问。

    “那么,你还有其他疑问吗?”

    明眼人都可以从阿尔托莉雅的语气中看出,她对这位崔斯特,是真的动怒了。

    “是的,女王殿下,属下已经没有任何疑问,等事情结束以后,属下将立刻向大长老领罪。”

    崔斯特的语调出奇平静,他已经完全明白,现在的糟糕状况完全都是由于自己的不成熟一手造成的,所以哪怕是领到死罪也死不足惜。

    “这样便好,等会你们跟上来,用自己的眼睛好好验证一下吧。”

    这样说完以后,阿尔托莉雅便没有再理会已经做好了觉悟,并陷入巨大的自责漩涡之中崔斯特和那上百名精灵。

    “等等,阿尔托莉雅……”

    我哭笑不得看着一副煞有其事模样的阿尔托莉雅,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联系她前后的意思,我总算是能理解一些她脑海中整个的,让人全身无力的决策过程。

    自己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之中最强(十分自信地)代替崔斯特他们应战更有说服力,能让更多人信服贯彻了丈夫身为【优秀的王】的理念。

    该……该怎么形容这种思路呢?打个比方,就好比一头狮子啊~~!!狮子肚子饿了,所以要去填饱肚子了;啊~~!!河对面的兔子最好抓,所以游过去吧;啊~~!!悲剧呀,遇到鳄鱼了……

    这样。

    真是相当让人无语的直肠子,率直到能让我察觉到阿尔托莉雅深深隐藏的,不能暴'露'出来的另外一面。

    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了,她头顶上那根金'色'呆'毛',绝对不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出现在那里。

    当然,身为本来能够以平时能混则混的作风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因为一时无聊而心血来'潮'想揍人最后让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的第二元凶的我,也得自己吐槽自己一句你丫的犯贱,活该!

    事情的发展已经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下面数十万的围观者,'乱'成一团,喧闹的声音覆盖了整个水晶之树广场,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之后,熊熊的八卦之魂在人群之中燃烧起来,这样一来,我和阿尔托莉雅这场战斗,便已经成了无法回头的事实。

    很快,莱曼长老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带着十多名士兵赶了上来,和我和阿尔托莉雅商量了一会,感到事情无法挽回之余,只能在战斗的前提下,做出一些决策。

    最后,事情决定下来,最后,莱曼长老拿出魔法扩音器,用掩盖整个广场喧闹声的音量,大声咳嗽,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咳咳,诸位族人,还有远道而来的客人们,相信事情的经过你们已经知道,我就不再重复了,现在请听我一言……”

    我们商量的对策很简单,竟然无法避免,也不能辜负了阿尔托莉雅的一番“好意”,战就战吧,问题是在什么地方,总不可能在这里立刻开始吧,要真在这里打起来的话,台下占了百分之八十以上数量的精灵平民,恐怕要在战斗的余波下死伤无数了。

    总之,像这种级别的对战,坚固安全的擂台是必要的,精灵族不是没有这样的地方,但是却无法容纳数十万人观看,甚至无法容纳平民以外的数万冒险者,所以大家主要决定的,还是这场战斗的见证人,竟然无法全部见证,那么干脆贵精不贵多,各族的代表,还有崔斯特那上百名带头的闹事者知道结果,也就行了。

    莱曼长老现在想要向台下观众表达的,就是这么些意思,不过想要说服台下的观众,尤其是那些燃烧着八卦之魂的冒险者,更尤其是八卦之魂最为旺盛的联盟冒险者,可真一点都不容易。

    精灵族还好说,毕竟莱曼身为长老,不能不卖几分面子,很快,大多数长耳朵们安分下来,默认了莱曼长老的决策,但是成千上万的联盟冒险者可不乐意,莱曼是谁呀?我不认识。

    “凡长老,您看……”

    眼看联盟这边的冒险者越闹越凶,莱曼无论如何都无法沟通,他不由回过头来,用为难的目光看着我。”

    “我试试吧,不过能不能说服这些家伙,我也没有自信……”

    回以一个苦笑,这里面没有任何人能够比我了解这些桀骜不驯的冒险者了,惹急了他们,就是阿卡拉来了,也未必能够安抚得下,所以台词得好好斟酌一下才行,恩,尽量缓和语调,大家有话好商量……

    从莱曼长老手中接过魔法扩音器,强忍着在众目睽睽之下高歌一曲的**,咳嗽几声,让那些联盟冒险者安静下来。

    “咳咳,各位兄弟姐妹,很感谢大家的支持,不过……”

    看着台下一瞬间安静下来的联盟冒险者,莱曼长老满意的点着头,心里想,凡长老在联盟的威望,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高啊,看来大长老和女王殿下对他的评价并没有过于高估。

    “搞'毛'啊你们!!我们自个夫妻打架,你们凑个屁热闹啊!!要不这样,下次你们去女人街的玩的时候找个人在身旁一直盯着,看看是什么感觉?!”

    下一刻,从耳朵灌进来的巨大吼声,让面带微笑的点头嘉许的莱曼长老,差点双腿一软掉了下去。

    台下的联盟冒险者安静片刻,然后立刻传来一阵暧昧的哄笑,男的起哄,女的娇羞,只有一大群天真可爱的精灵们,'露'出莫名其妙的目光你望我我望你,和人类接触不深的他们尚且无法理解女人街为何物。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不打扰凡长老您享受了。”

    “凡长老,祝你们【'性'】福!!”

    “凡长老,扬我男儿雄威吧!!”

    “凡长老,可千万不要输呀,哈哈哈~~”

    “……”

    这是一大群男冒险者的起哄声,然后是那群女冒险者其中又以女罗格为主,她们那银铃一般的害羞娇俏声。

    “'色'狼~~!!”

    “不要脸~~!!”

    “凡长老,我要向维拉丝大人打小报告……”

    只有最后一个饶了我吧,面带微笑的听到最后一句,我双腿一软,差点从台下面滑了下去。

    见我'露'出一脸狼狈的模样,台下的冒险者笑得更欢了。

    笑笑笑,笑什么笑,非要'逼'我来记虎躯一震吗?恼羞成怒的瞪着台下的冒险者,大感长老颜面无存的我,连忙催促莱曼长老快点带路。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让那群家伙安静下来了。

    “哦呵呵呵,凡长老可真有一手啊。”

    一路上,莱曼长老温和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见笑了,让你们看到我狼狈的样子。”

    沮丧的低着头,随口应了一句,我心里思索着什么时候跟这些冒险者一点颜'色'瞧瞧,尤其是那几个闹得最凶的,我可是记住了他们的样子,恩,要不下次从吝啬鬼那弄几块记忆水晶,将他们去女人街的全过程录制下来,制作暗黑大陆第一部'毛'片吧。

    “凡,你太谦虚了。”

    走在身边的阿尔托莉雅转过头,正面严肃的看着我道。

    “我认为,这是你最了不起的能力。”

    是……是吗?在台上作为搞笑艺人的能力是吗?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非常的了不起也说不定,哈哈……啊哈哈哈……

    得到阿尔托莉雅的中肯评价的我,转过头去,在谁也发现不了的位置,抬头45度泪流满面。

    “凡,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从来不知道,阿尔托莉雅还是个好奇宝宝,擦擦眼角,我回过头报以“有什么就尽管问吧,我保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微笑。

    “凡,【女人街】究竟是什么?对于我无法理解的你那些话,为什么会让那些冒险者如此开心,我觉得这个词十分关键。”

    阿尔托莉雅一板一眼的认真发问道。

    “……”

    猛然之间,前面的莱曼长老微微侧脸,那双平日温和的眼睛,此时如同金鱼一般凸起,里面混杂着恐惧和惊慌的信息,然后以一个十分隐蔽的角度,朝我传递过如同万年冰刃一样的锐利视线,一副“敢说实话就将你天诛”的恐怖表情。

    “这个……哈哈……这个……”

    同时面对着莱曼长老杀人的视线和阿尔托莉雅那纯洁无暇的好奇目光,我除了傻笑之外,还是傻笑……